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两千零五章 绝杀机会
    阵法壁障被撤去,左风的速度反而再次提高,迅速的朝着前方冲去。

    即使后方紧追而来的殷岳,都没有发现,快速狂奔中的左风,同时还在悄悄的以精神力向传音石中发出一道道讯息和指令。

    因为同样运用念力,而且左风还是通过身体之内的经脉传送念力。并未释放到身体之外,而是直接送入到胸口处的传音石内,所以殷岳根本无法察觉。

    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传音石有波动传来,左风立刻就发出讯息,其中关键的一条就是让对方不要传音,一切听从自己的安排。

    这样做的原因是左风身处殷岳的精神领域之中,所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窥探之下。如果这边有声音通过传音石送来,那对方必然很快就会有所察觉,那就算自己的计划仍旧能够执行,但是会比预想中要增加许多的困难。

    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实在有太多的不容易,尤其是其中许多不确定因素,如果脱离掌控立时就是截然相反的结果。

    自己拼尽全力在阵法中,与敌人周旋了半天,不仅击杀了不少的普通武者,而且还抹杀了画家的家主画形,这么好的形势左风当然希望能够好好利用,决不能在最后一步时出现差错。

    左风与殷岳两人,就如同两颗流星般,飞快的在夜空下疾驰。如果有人此时还有闲情观察天空,会发现漆黑的天空上,星辰都变得暗淡无光,为阔城提供了一晚光亮的月亮,此时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天色的这种变化,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漫漫的长夜正在过去,眼下正是黎明前的短暂黑暗。

    有的人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一段,可是只有真正经历过阔城今夜,并且能够活下来的人,才能够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长夜漫漫”。每一刻,每一瞬都是一种煎熬,不论是最终胜利的一方,还是被击溃的一方,都有同样的感受。

    漆黑的夜空之下,左风与殷岳一前一后飞快的奔行。此时的殷岳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仿佛服用过某种药物般,脸颊通红目光炙热的紧紧盯在左风的身上,弄得左风浑身都不自在。

    不管怎样,左风一直保持着极高的速度,全力的向着前方飞驰而去。看起来他好像在不断的调整飞行轨迹,试图躲避和甩开后方的殷岳,可若是仔细观察,左风并未偏离最初的飞行方向。

    时间不大,远处天际上一道身影快速的飞驰而来,从那飞行的速度来看,修为绝不会低。在看到那身影的瞬间,左风便立刻调转方向迎了上去,而殷岳差不多一眼就认出了那远处飞驰而来的身影,正是之前制造空间崩塌,害的自己收到重创的伊卡丽。

    原本殷岳来到阔城后,一切行动都还算顺利,直到自己遇到了伊卡丽,并且对其出手,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开始急转直下。

    伊卡丽用炎晶火雷制造的空间崩塌,使得殷岳不得不舍弃殷劫,而自己也在空间崩塌内,身体和念海都受到了损伤。

    再之后利用鬼画家对城西老城区的战斗失败,击杀城主郭通,挑拨城主府与鬼画家联手。最后仍旧以失败告终,反而还中了伊卡丽释放的毒物。

    这是与伊卡丽的第二次碰面,自己不仅仅受伤,而且还中了毒,最后不得已舍弃掉殷仲。可以说每一次见到伊卡丽,自己就吃个大亏的同时,还会损失掉一名手下。

    这一次殷岳已经认准了左风,可是在看到伊卡丽出现的时候,他心中还是升起一种“仇家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

    因此在看到左风调转方向朝着伊卡丽冲去的时候,殷岳反而阴冷的一笑。

    这左风的秘密和一身宝贝我定要得到,这伊卡丽每每搅了我的好事,也绝不能够放过。正好在这里遇到,那我就将你们全部解决掉吧。

    如果有人一直在高空俯瞰左风的前行轨迹,会发现左风躲避时调整的方向十分特别,就好像在寻找某一个最合适的方位般。只是殷岳此时兴奋过头,根本就没有察觉。

    在伊卡丽出现后,左风依旧在飞掠之中不断的调整方向,同时他的速度反而变得时快时慢。这种变化看在殷岳眼中,那明显就是左风超负荷的飞驰,现在已经坚持不住。

    从远处来到的伊卡丽,看起来倒没什么特别,除了在左风改变方向朝她飞去后,她只是自然而然的调整方向迎上来而已。

    双方在快速的接近着,左风虽然始终留意着身后殷岳与自己间的距离,可是他的目光却是迅速的在前方游弋着,仿佛在找寻某一个特定的目标。

    大家都在告高速驰,转眼之间左风与殷岳之间的距离就拉近到不足五丈远。虽然此时是一夜之中最黑暗的时候,可是彼此还是能够将对方看得十分清晰。

    看清此时伊卡丽的情况时,左风和殷岳都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此时的伊卡丽身上有着深浅不一的多处伤口,破损的衣衫上更是有着大片的殷红血迹。

    不光是身上的伤口,伊卡丽此时的气息也显得有些不稳,那种感觉看上去就好像受了重伤,修为都要跌退了一般。

    当然,最为吃惊的还要数左风,因为他能够看得出,伊卡丽现在的情况并非是装出来的。而且就算是为了行动,也不需要将自己搞成这幅样子,那身体上的几处伤口,到现在还有鲜血流淌而下。

    两人除了眼神,再也无法运用其他的交流方式,因此左风满肚子的问题就只能勉强咽下来。

    伊卡丽倒也干脆,双手翻转间取出一对弯刀,朝着旁边一闪,绕开左风径直朝着殷岳冲了过去。

    “锵”

    巨大的炸响声传荡而出,与此同时阵阵的水波向着周围荡漾开去,同时还有着一大片火浪,以二人武器碰撞为中心,朝着周围席卷而去。

    两人之间的实力毕竟有所差距,伊卡丽甚至只支撑了一瞬间,整个人就向后抛飞而去。在其后退的同时,嘴边也有着无数的鲜血流淌而出,明显在这一击之中受了暗伤。

    左风并未丢下伊卡丽独自逃走,而殷岳也特别在注意这个,如果他发现左风趁机逃跑,肯定会第一时间丢下伊卡丽去追左风。

    眼看着此时的伊卡丽如此状态,左风暗暗一咬牙,便来到了伊卡丽身边。询问的目光落在伊卡丽身上,只见伊卡丽脸色苍白如纸,却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有时间去检查伊卡丽的伤势,对面的殷岳已经挥舞着手中的冲了过来。对于他来说,伊卡丽让自己恨之入骨,决不能放过,而左风是一座巨大的宝藏,那就更加不能放过。

    手中挥舞之间,狠狠的朝着二人斩来,与此同时其精神力也跟着幅散开来,殷岳毫不犹豫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领域。

    这可不是之前在阵法中,释放的那些单纯用来探查的精神领域,此时那精神领域之内,带有的是恐怖的高温。

    这是炼神期强者才能够施展的手段,连伊卡丽都没有办法应对。可是左风却是双目一凝,念海之中数十根念丝迅速释放出念力,直接将自己与伊卡丽包裹在了其中。

    那笼罩而来的精神领域,在殷岳的操控下疯狂冲来,却是突然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一道球形壁障,将左风和伊卡丽与殷岳的精神领域隔绝开来。

    看向左风的目光中更加贪婪了几分,舔了舔嘴唇,殷岳大笑着说道:“小子你果然浑身上下都是宝,修为时而感气巅峰,时而纳气期三级,竟然还拥有比我还要强大的念力,我真的要爱死你了。”

    一边说着,殷岳毫不犹豫的挥舞着,想着左风和伊卡丽两人冲来。可是身形刚一动,他就不禁皱眉向着身边望去,只见周围无数水波涌动,自己好似身处水中,一举一动都有阻力。

    只不过这点阻力根本不被其放在眼中,冷“哼”一声,嘟囔了一句“雕虫小技”。目光陡然间变得凌厉异常,同时他手中的火光大盛,将周围数里范围都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只不过在火光照耀下的殷岳,身体剧烈的颤抖,嘴角和鼻尖有着一丝丝殷红的鲜血流出,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明显处在强弩之末,眼下这一击差不多也是他的极限了。

    “他的肉体攻击与精神攻击由我来承受,灵气需要你全力化解,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左风在说道最后“机会”二字的时候,明显加重了语气。

    目光微微闪烁,伊卡丽突然开口,大吼道:“斩杀老贼!”

    持着的殷岳快速来到,向着左风和殷岳狠狠劈下。左风却是手中的盘龙棍一展向上迎了过去。而伊卡丽却是灵气释放开来,重重叠叠的护在左风身前,用来抵挡殷岳那恐怖的一击。

    这一击便是殷岳此时全部实力所凝聚,破坏力自然极为惊人,可是这一击后的殷岳便也将会极为虚弱。

    左风和伊卡丽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而下方还有个人,也在等待这个机会,这个一击绝杀的好机会。

    当听到“斩杀老贼”这四个字的时候,下方之人的也悄然动了,鬼魅般的窜出,无声无息的向着殷岳逼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