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两千零四十七章 抽精炼血
    听到左风的话后,琥珀有些惊讶的抬起头,随后目光瞥向了左风身边的冥玉,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

    缓缓收回目光的左风,再次望向那空间绞杀之中的冥玉,此时那其中已经感觉不到生命气息的存在。不过他仍旧按照原本的计划,不断的收拢着外部的扭曲空间之力。

    如此强大的空间之力,左风当然没有能力去操控,可是他能凭借自身与阵法间的联系,以阵法来控制空间之力的变化。不论是之前在空间通道之中,还是此时操控空间扭曲之力无不是以此方法。

    随着空间绞杀之力的不断收缩,那冥玉的肉体也几乎都被粉碎掉,并没有消失,而是融入在了那空间绞杀的能量之中。

    眼下冥玉的骨骼在空间能量与朝阳天火的共同破坏下,已经碎裂开来,能够看到那些破碎的骨骼之中,有着丝丝缕缕的金色液体流淌而出。

    看到那些金色液体的同时,左风眼中一丝兴奋之色闪过,开口轻轻吐出了一个“凝”字。那一字出口的同时,左风面前的空间绞杀之力,再一次向内收拢,只不过之前是由外而内,这一次却是能量向内部冲击后,在内外同时发力。

    如此强大的能量,内外同时施展后,冥玉那残破的躯体,也开始慢慢的被摧毁。整个过程之中,左风将注意力都放在那些金色液体之上。

    冥玉的强大,主要都来自于那金色液体,那些液体便是幽冥一族的皇者血脉。正是这道血脉,压制得琥珀连反抗都做不到,也正是这道血脉,将会对左风身边,那些来自菊城之人的最大威胁。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破解这血脉上的缺陷,那就必须从源头上来想办法,直接利用幽冥一族最高贵的血脉,无疑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

    空间扭曲之力所蕴含的压力,可以说是最为恐怖的,而朝阳天火可以说是温度最高的火焰,对于炼化一切天地间的罕有之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两种力量相互配合,很快那一丝丝的金色血脉便已经被其抽取而出。在左风小心翼翼的开始收取的时候,特意从其中分离出了一丝。虽然只有一丝金色的皇者血脉,但是那中间蕴含的气息仍旧让左风有些心悸。

    略一犹豫,左风便从纳晶之中取出了一只精制的玉瓶,瓶子中盛放的是翠绿色的液体,那些是左风当初在陷空之地地底收取的地之精华。

    有过为武者改造身体的经验,左风知道若是单纯运用兽族的精华,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在改造的过程中便会死去。

    也许只有左风一个人能够承受,当初的除磷之毒便是一种霸道的改造身体方法,而左风凭借强悍的肉体,就这么硬生生的挺了过去。

    如今要使用这皇族血脉救助琥珀,左风当然不会吝啬地之精华。金色的皇族血脉,与翠绿色的地之精华彼此靠近之时,相互之间的气息便已经开始慢慢的吸引。

    看到这一幕,左风毫不犹豫的将那一滴地之精华,与另外那一滴金色的血液相互接触。二者仿佛本就为一体,被人分开后再次重聚,一下子就融合到了一起。

    而且左风能够感觉到,融合在一起的金色血脉之中,似乎隐隐多了一丝特别的味道。仿佛那地之精华,让那血脉变得比之前更加完整。

    看到这一幕,左风脑海之中,也是飞快闪过无数思绪。当初自己的身体第一次接触地之精华的时候,便是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后来为琥珀改造的时候也是如此,虽然当时使用的是普通幽冥兽的兽血精华,可是同样与地之精华接触后,好似变得更加完整了一些。

    难道说,这地之精华,与兽血精华,与我身体内的能量,都有着某种联系?了解到的情况越多,左风发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反而越多,而自己的好奇心也变得更浓了几分。

    “关于地之精华,恐怕只有灵药山脉核心区域的那些老怪物才能知道。可是在临山郡的时候,我好像是把那帮家伙得罪透了,恐怕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待有机会的时候向那个叫小喵的魔兽询问一下了。”

    左风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便彻底收回思绪,同时用念力包裹牵引着那一滴融合了地之精华的金色血滴,缓缓的向着琥珀飘飞而去。

    “也许会有一些特别的变化,也有可能出现某种强烈的反应。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出问题的。”

    还没等左风说完,琥珀已经笑着点了点头,那眼中似乎在说“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我还能信不到你不成。”

    左风收敛心神,随即控制着那金色血滴,缓缓的落向琥珀的胸口位置。琥珀身体之上本就有着无数伤口,左风寻了一处距离胸前最近的伤口将血滴融入其中。

    那血滴刚一入体,琥珀的身体就是猛的一震,整个人也是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若非左风早有准备,立刻动用自身的念力去压制,琥珀很可能再次受到重创。

    看到琥珀如此强烈的反应,左风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太过急于救治琥珀,结果此时自己伤势也还很严重,如今想要帮忙也做不了太多。

    只能凭借强大的念力,压制着琥珀身体内血脉的流转,让那一滴金色的血液能够缓慢而柔和的融入到琥珀的身体之中。

    本来左风还考虑,之后再让琥珀多融合一些。可现在看来,毕竟本身不是幽冥一族,单是这一滴便已经让琥珀有些承受不了了。

    就在左风全力帮助琥珀之际,他却没有注意到,在那空间绞杀力的中心位置,已经差不多彻底毁掉的冥玉的躯体内,有着一丝隐晦的波动传出。

    若是左风此时全神贯注在冥玉这边,立刻就会捕捉到那是一丝精神力,而且那精神力的主人就是冥玉。

    就在琥珀这边出现变化的时候,空间之力与天火共同炼化之下,飘飞而出的金色血珠突然有着三滴飘飞而去,径直落向了那精神波动传出的地方。

    本来那精神力似乎还想要收集更多的金色血液,可是它现在太过虚弱,收集更多的血珠耗费将会很大,而且还容易被左风察觉。

    当那三滴血液落向中心位置后,其中核心位置便有着一道淡淡的虚影冲出,一下子钻入血珠之中。接着便猛的全力向外冲击,几乎在瞬间就冲出了那空间扭曲之力的核心位置。

    如果左风一直将力量分布在外,那么这血珠绝没有能力逃走。可是现在力量内外平均分布,外部的压力也缩减了一半。

    当那血珠冲出的瞬间,左风便已经感应到,可是他现在能够动用的就剩下念力,大部分还都要帮助琥珀控制身体内正爆发的巨大排斥力上。

    因此左风只轻轻扫了一眼,目送着那几滴金色血液飘飞而去后,便收回了目光。

    想不到,这冥玉不仅拥有精神力,而且精神力已经足以将灵魂凝于其中。这家伙从这里逃走,应该没有办法返回坤玄大陆,不过有它存在对我们来说终究还是一个祸害。

    眉头微微一皱,左风心中虽然有些不甘,但偏又无可奈何。眼下琥珀也到了关键时候,他直接将心神都放在琥珀的胸口位置。

    此时的琥珀情况不好,但也算不上太糟糕,主要在于那金色血脉太过霸道,所谓的融合竟然变成了吞噬。如果由一滴血吞噬掉了琥珀身体内的血液,那么到时候琥珀也将难以活命。

    发现这种情况后,左风当机立断,选择不让其直接融于血脉,而是让其融入到肉体之中。可是排斥依旧存在。

    快速的思考着,之前看到那冥玉骨骼上的画面浮现脑海,那是金色斑点一样的符文凝聚在骨骼上。

    想到这里左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控制着那金色的血滴继续深入,直接落入琥珀的骨骼之上。并且在其操控之下,用金色血珠向着骨骼之上刻画而去。

    琥珀身体剧烈的抖动,虽然他此时十分痛苦,却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那布满血丝的眼睛,仍旧坚定的望着左风,对于左风他没有半点怀疑。

    大约半刻钟后,左风感到琥珀骨骼上的能量慢慢稳定,不再有排斥反应传出,而琥珀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平稳下来。

    与此同时从那刻画在骨骼上的三枚符文上,慢慢的有着能量释放而出,那些能量不仅在慢慢的改造着琥珀本身的血脉,同时也在不断的修复着左风受损严重的身体。

    到了此刻,左风也终于稍稍放心了一点,随即转头朝着那空间之力的核心处望去。最后一缕金色的血液,自其中飘飞而出,缓缓的落在了左风的面前。

    在念力的操控之下,那些金色血液都被左风收入到了一只玉瓶之内。略一犹豫,左风从其中抽取出了一滴,控制着慢慢的向自己的伤口处落去。

    好似干涸的海绵一般,那金色的血珠在触碰到伤口的瞬间,便彻底消失无踪。正奇怪为何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下一刻就有着剧烈的冲击传来,全身上下的伤口齐齐有着血液喷溅而出,仿佛受到某种力量的排挤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