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两千一百一十三章 向山走去
    第一次尝试在混战的战场发动逆风行,而且还是借助各种乱流来加速移动,开始的效果让左风大吃一惊,而后来的结果更是完全出乎左风的预料。

    现在左风发动的逆风行,实际上要用“顺风行”更加恰当一些,因为他只单纯的利用顺风来飞行。最初之时他能够操控自如,可是到了最后左风在不断利用顺风移动后,速度也直接超出了一种极限。

    这种极限速度导致的结果,便是超出左风本人的控制范围,现在的左风只能勉强在各种气流中不断的变换,可是速度却是在加快的过程中。

    这就是一种惯性导致的结果,在左风不断的加速的过程中,惯性会在他的身上不断的叠加,直到超出了极限后这惯性导致左风自己都无法控制下来。

    如果他现在放弃运用逆风行武技,自然不会受到周围气流的影响,但是他整个人也会朝着一个方向飞出去很远。直到身体上的全部惯性慢慢减少,到了自己控制范围内才能够平稳停下来。

    而如果左风现在强行停下来,那么加速移动时携带的巨大惯性,会直接转化为冲击力作用在他的身体上。

    再如果左风此时,不去利用顺风,而是反过来利用逆风。那么冲击力会直接翻倍,最终化作翻倍的巨大扭曲力量轰击在身上。那就算是左风拥有再强大的肉体,到那个时候也差不多会被直接挤压成肉沫。

    原本左风也只是考虑过这种逆风行的运用之法,但是实际战斗中却从来都没有使用过,直到今天真正使用后,他才知道其中还有着不小的弊端。

    他心中自然是郁闷万分,一边暗自喷着脏话,一边责怪自己不该在运用这个方法前多考虑一番,结果将自己陷入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可就在这个时候,左风突然看到远处的琥珀,此时的琥珀正面对四只四阶幽冥兽的攻击,另外一只五阶幽冥兽也正快速的朝着琥珀冲去。

    可以想象琥珀之后要承受的压力有多么大,甚至抵挡不了多久,就有可能直接殒命。看到这一幕的左风先是心中焦急一片,自己现在想要从逆风行的恐怖加速中脱身都困难,偏又是在琥珀深陷危机之时。

    下方的战斗此时虽然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大部分的四阶幽冥兽几乎要被全部消灭。可是指望这些人救琥珀,显然是来不及了,而另外一边的吴长老虽然勉强抢回了一点主动,可是自顾已经不暇,哪里还有能力分心救助旁人。

    就是在如此危急的关头,左风不仅没有心灰意冷,更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是头脑冷静的迅速思考着。

    一边思考着的同时,左风仍旧在不断的寻找着气流,突然间左风的脑中好似有一道闪电划过,险些兴奋的惊呼出声。

    当初还是在叶林村时,师父藤肖云曾经跟自己说过一句话,据说是一位古圣所说。既然山不肯向我走来,那我就向山走去。

    眼下左风需要的是尽快赶到琥珀身边出手救援,那么他需要的是在复杂轮乱且多变的气流中,找到那一道能够冲向琥珀的那一股。

    可是越是武者交战的位置,气流越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琥珀就算现在找到,当靠近的时候早就已经改变原本轨迹。

    就在刚刚他灵光一闪,想到了藤肖云的那句话,解决眼前问题的方法也迅速浮现。

    随即还在快速飞掠中的左风,突然间张嘴大声呼喊道:“前冲三丈,下沉两丈,左移四尺,聚!”

    因为现在的左风移动速度太快,想要传音都已经做不到,他只能运用灵气从喉咙中将声音直接逼迫出去。

    如此一来他说话的内容,未加任何掩饰,而左风本来也就没有打算掩饰,他根本就不怕那些幽冥兽听到,因为他不担心幽冥兽能够明白话语中的意思。

    五阶幽冥兽虽然有着不俗的智慧,就从之前那只能够施展冥爪的五阶幽冥兽,对战时的应变就可以看出来了。

    可是拥有智慧是一方面,而对于语言的理解就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为何,有的幽冥兽明明已经达到画形阶段,但是语言仍旧显得有些生硬。

    再加上刚刚左风说的那些话,不光是幽冥兽听不懂,相信除了琥珀之外的人,都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而琥珀其实也不是太清楚左风的意图,但是却知道左风是要自己按这种方式移动。所以在听到后,琥珀便立刻展开身形,甚至不顾与眼前两只幽冥兽硬拼,仍旧直直的超前冲出三丈远。

    接着琥珀在对方包围过来前,又迅速的下降了两丈,到了这个时候琥珀并未立刻再次移动,而是故意停留了一瞬间。

    如此一来不光是四只四阶幽冥兽都围拢过来,连那一只五阶幽冥兽也在这时候来到。眼看着自己已经要陷入包围之中,左风这才咬着牙怒吼一声,向着左侧快速掠出四尺。

    到了这里的琥珀,仍旧没有丝毫的放松,而是竖起耳朵认真听着,听着左风下一步的命令。

    恰在这个时候,左风的声音再次响起“上”。这声音刚一喊出,琥珀整个人就毫不犹豫的向上拔升,这一次他是拼尽全力,而且是直直的朝着上风飞去。

    而包括那五阶幽冥兽在内,一共五只从后方紧追而来,一个个纷纷的从下方追来。那后来的五阶幽冥兽十分精明,它虽然一直跟来,但是却始终小心的观察周围,到了这个时候不见有变化,这才奋力朝着琥珀扑过去。

    琥珀的身形向上爬升的时候,一道微风在其脚下吹过,那风的速度很快,却好似轻柔如同绸缎从身体表面拂过。

    那些四阶幽冥兽一个个眼中带着嗜血的凶芒,它们此时眼中就只有逃窜中的琥珀。唯有那五阶幽冥兽,小眼睛中突然闪过一抹惊色,向上移动的身体略微一滞。

    可是那微风仍旧还是从五只幽冥兽身上吹拂而过,隐约之间那风中仿佛有着细微的“噼啪”声响起,而且声音非常细微,好似纤细的树枝被人随手折断时的声响。

    而在那微风拂过后,又向前走行了十几丈后,这才缓缓的停下。风本是空气流动时所产生,若风真的停止,那风也将不再是风了。

    可是眼前的风在缓缓停下后,却有着一道身影缓缓浮现而出。那是一道瘦削的有着一头红发的身影,那身影出现后,好似不受控制般的左右晃动,一副酒醉未醒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怪异。

    随着那一道身影同时出现的,还有着一根如风车般转动着的金属棍,金属棍分为三节,其中一节被握在手中,另外两节就那样高速旋转着。

    “啪啪啪”

    之前细微的声音继续响起,只不过那声音在不断的扩大,最后连远处战斗的人和兽,都能够清晰的听到这种细微的声响。

    听的最为真切的要数琥珀,正在向上飞掠中的同时,他的耳边能够清晰的听到,是从自己脚下传来这种怪异的声响。而且那原本气势汹汹追杀过来的幽冥兽,现在的速度已经缓了了下来。

    当琥珀好奇的低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到那一只只幽冥兽,此时一个个眼耳口鼻都有着鲜血流出。猩红的小眼睛中,充满了恐惧与不甘,可是那小眼睛的情绪已经在慢慢的消退。

    那种破碎的声音还在持续,琥珀能够看到幽冥兽的皮肤一道道的被撕裂,好似布匹被用力撕裂般,裂痕十分粗糙明显不是被利刃划开。

    透过破开的皮肤,能够看到皮肤下方的肉体已经一团团的变成了肉末,一片片碎裂的骨骼碎片,混合在肉末之中。

    如此恐怖的伤势,完全是遭到打击后留下的,仿佛在一瞬间被锤击了成百上千次,而且每一次都是能够直接致命的力量。

    试想一下,每一次都是致命的攻击,却一瞬间承受了数百次,而且身体的每一处都遭受到了攻击,结果就是眼前这样。

    借助逆风行连续顺风飞行带来的恐怖惯性,左风的速度超过了他的极限。利用这样的速度顺势发动的攻击,哪怕只是随便的一拳一脚,都堪比育气期巅峰强者的一击。

    当然,如果是用拳脚,左风的身体也很难承受反震的力道,因此他利用御风盘龙棍释放的攻击。

    利用风属性将御风盘龙棍舞动到了极限,接着就是将自己速度携带的力量尽数宣泄出去,宣泄到了那些幽冥兽的身体上。

    并且利用这次的攻击,左风也卸去了身上积压的惯性,所以当那些幽冥兽身体直接被轰烂之后,他也终于从逆风行之中顺势退了出来。

    之前每一步让琥珀移动,都是让其来到一处左风寻找好的气流轨迹处。并且借助一逃一追,将那些幽冥兽聚集到了一起,整个过程便是将这群幽冥兽,送到左风面前来承受攻击。

    这就是那句“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