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借用能量
    经过数次改造,到了今天左风的身躯已经异常坚硬,恐怕将这身躯看做是一件高阶“器品”也并不算太夸张。

    肉体本身已经具备修为,甚至达到了纳气期巅峰层次,偏偏就是如此变态的强大身体。在对方一击之下,被直接折断,肢体被折断的痛苦,左风已经很久没承受了。

    虽然是折断,毕竟左风的身躯还是非常强大,因此臂骨只是在内部断裂,却并未出现扭曲变形的情况。可是毕竟骨头被折断,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就是在这样的剧烈的痛苦下,左风却依旧咬着牙,疯狂的爆发着修为和肉体力量向前顶住,因此并未在遭到攻击的瞬间就被击飞。

    在左风冲出来阻挡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唐斌一眼,当时唐斌心中还充满疑惑。但是当看到幽冥兽施展“冥爪”,其上缭绕的恐怖破坏力后,他便完全明白了过来,同时也明白了那瞬间左风目光中传达的意思。

    因此就在左风遭到攻击手臂折断,仍然无法顶住对方强大的肉体力量时,唐斌的手掌从后方伸出,重重的抵在了左风的后背处。

    有了唐斌的帮助,自然能够半步不退的挡住那幽冥兽的冥爪,可是双方强大的力量碰撞,却完全集中在了左风断裂的手臂,以及幽冥兽那只兽爪上。

    对方本身就拥有强悍的肉体力量,在这种碰撞中当然不会败下阵来,可是左风的手臂此时伤上加伤,而且压力在骨骼折断的位置继续施加,连左风这样的汉子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本来唐斌心中不解,可下一刻他就明白过来,因为距离这般近,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兽爪前端那恐怖能量的变化。

    当然那幽冥兽也在碰撞的最初时刻就感觉到了,只不过它当时携着一腔怒火而来,几乎要丧失理智。哪怕在与左风腕上囚锁碰撞时,察觉到了异常的变化,仍旧认为直接能够凭着一击杀掉眼前两名该死的人类。

    可是在唐斌的帮助下,左风顶住了,在囚锁的帮助下,对方的冥爪虽然破坏力恐怖,但终究未能越雷池半步。

    这种僵持的结果,自然是在那发动“冥爪”的尖端位置,大量的兽能被囚锁快速吸收了去,颜色也在快速变淡的同时,甚至连身体内的兽能也被迅速的吸收了去。

    直到这个时候那幽冥兽才勃然变色,知道自己着了眼前这青年人的“道”,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自己的全部兽能,最后恐怕都要被对方吸收了去。

    仅剩下的一只血红小眼睛中,闪过一抹愤怒和恐惧,接着他后背就有着一道“鞭影”闪过,左风下意识的甩动盘龙棍竖立在身旁。

    那“鞭影”轰在盘龙棍上发出金铁交击的巨响,左风一口血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喷了出去,整个人也直接被击飞了出去,那道“鞭影”正是幽冥兽的尾巴。

    唐斌本来想要伸手去接,可是左风却反而是扭身躲过,冲着唐斌说道:“不要管我,不能给那家伙任何喘息的机会。”

    明白过来的唐斌再不敢稍有耽搁,赶忙挥舞着长枪反身朝着幽冥兽杀了过去,如此一来也阻止了对方向左风继续发动攻击。

    本来那六阶幽冥兽已经认准了唐斌,无论如何都要先将他除掉。可是现在遇到了左风,尤其是在左风手腕上的囚锁,竟然能够化解本族的“冥爪”技艺,又能反过来吸收自己的兽能,这让它感觉到了威胁。

    因此它将左风击飞的时候,心中也在考虑着要不要先将左风杀掉。可是唐斌的出手,阻止了它,让它只能再次专心应付起眼前这育气期巅峰的强者。

    本来幽冥兽具备了绝对优势,可是在“冥爪”被化解,自己的兽能被吸收了一部分后,它的优势反而不再那么明显。

    本来一直在战圈外游走的琥珀,迅速填补了左风的位置与唐斌合作发动攻击。冯吴二老也不敢有丝毫携带,这个时候也迅速加入了战团。

    六阶幽冥兽顿时陷入了被动,四个人对自己的狂轰滥炸,让它只能全力防御根本无法发动反击。

    可现在的它身形在发生变化后,皮肤和身体就好像一件武器般坚硬。因此明明处在被动状态,却仍旧能够顶得住所有攻击,只是暂时无法发动反击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这只六阶幽冥兽已经陷入被动,完全可以呼唤同族的低阶幽冥兽过来,如此战斗将会很快结束。

    但是这六阶幽冥兽却非常骄傲,且性格中有着极强的报复心理,明明身陷被动挨打的局面,却仍然独自应对。

    随着战斗的持续,正在不断对六阶幽冥兽发动围攻的几个人,不仅没有丝毫喜色,反而一个个面色变得更加凝重。

    因为那六阶幽冥兽虽然被动挨打,可是它的气息却在不断的增强,或者说它在挨打的过程中反而不断的恢复。

    有了这种感觉,又稍微仔细观察后,众人立刻就发现,那六阶幽冥兽身体外原本沾染了厚厚一层的血肉,此时竟然已经变得非常稀少。

    看到这些大家便明白过来,这六阶幽冥兽看似被动挨打,可实际上它确是在偷偷的吞噬血肉能量不断恢复。之前被击杀掉的三名武者,都有着纳气中期的实力,而且之前并未参与大战,血肉之内的灵气非常丰富,对六阶幽冥兽正是恢复的佳品。

    如此明明占据主动,不断发动攻击的四个人,难免要慌了神,甚至攻势开始变得散乱,两组人配合上也开始渐渐出现疏漏。

    而那只六阶幽冥兽,现在反而不急着发动反击,依旧在全力防御着全身。它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借由吞噬那些血肉精华让自己恢复过来,然后再一举杀掉眼前的所有人类。

    突然,正在发动攻击的唐斌,脸色微微一边,好似在认真倾听着什么。只过了一会儿,唐斌的脸上便突然浮现出了一丝喜色,同时大声喊道。

    “大家不要担心,先全力对它发动攻击。只要我们持续进攻,就能够拖延它的恢复,再坚持半刻钟便有逆转的机会了。”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番话,大家恐怕难以相信,但是现在说这番话的人是育气后期的唐斌,这由不得大家不信。

    因此本来已经有些失去战意的冯吴二老,也勉强振作精神,调动自己现在所剩的全部灵气发动起进攻。

    就在这种尴尬的境况下,在场四个人又掀起了一场进攻的小高朝。即使大家不明白,唐斌为何如此笃定,更不知道半刻钟之后扭转局面的契机在何处,但大家愿意为这一线希望努力拼到最后。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武者,不管是正在参与战斗的四人,还是那些留在不远处观看,根本插不上手的一群人,已经完全忽略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之前被击飞,直接向着地面落去的左风。

    从空中栽落下来,如果左风没有任何准备,就算身体十分强硬,也必然还是要受到重创。而左风看似受伤颇重,向着下方栽落,可实际上他心中还是有些数,在落地之前他已经动用风属性能量短暂的滑行了一小段,又在地上翻滚出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虽然左风有些狼狈,可却不是他真的就已经伤的完全动不了,而是现在的左风正在疯狂的调动着身体内的一股能量。

    那是裂天留给自己的强大能量,天火,是左风在玄武帝都时,偶然间激发出来的朝阳天火。

    获得天火和使用天火,终究是两回事。尤其是知道了天火对念力的严重损害后,左风已经不敢再随意使用,甚至担心一次调用的天火太多,无法用来对敌反而是用来自杀。

    可就在刚刚交手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点变化,这变化来自囚锁,更准确的说,是囚锁从那六阶幽冥兽的“冥爪”中获得的能量。

    前几次吸收“冥爪”的能量,都直接被囚锁吞噬一空,不知是六阶幽冥兽凝炼的“冥爪”之力太强,还是其他原因,刚刚吸收到囚锁中的能量,竟然有一丝缭绕在囚锁边缘,并未被立刻吸收掉。

    那个时候恰好被对方用尾巴击飞,左风已经对那能量产生了好奇,所以故意躲开没有让唐斌接住自己。

    趁着在空中没有遭到攻击的机会,左风已经调动念力,将那囚锁边缘缭绕的能量剥离出来。这一股能量十分奇特,好似空间之力,又有些像某种特殊的阵法之力,虽然搞不清楚,但却能够肯定这是规则之力的一种。

    这股力量被左风以念力操控着,很快就想到了利用之法。接着他就尝试着将这股能量送入眉心,并且以这道能量为缓冲,从眉心之内悄悄的剥离了那么一丁点的朝阳天火。

    一开始左风万分小心,可是直到那能量与天火彼此接触后,竟然没有像念力那样被迅速焚烧掉,左风便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只不过剥离只是第一步,后面左风还要更加小心,因此在他剥离出一丁点天火后,便悄悄的通过念力传音给了唐斌,让他再稍微坚持半刻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