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兽祖誓约
    本来听到冥海的话,还要反驳的术佳,在听说冥海会将一部分幽冥兽留下,到了口边的话立刻又咽了回去。

    与其他人不同,他属于林家长老团执事,对于家族和幽冥兽间的约定还了解一些。尤其是幽冥一族虽然是野兽,但是却坚决遵守对兽祖的誓言,那兽祖誓约似乎会对幽冥一族产生某种制约。

    术佳虽然对于这些不甚了解,但是他却知道这当初的誓言,眼前的冥海不会违背,所以才在刚刚来到的时候就提了出来。

    既然有誓言的制约,术佳便没有在争执下去,尤其是看到冥海在挥手之间,差不多有六十多只幽冥兽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虽然这些幽冥兽中有四十多只三阶,十几只四阶,只有四只五阶,两只六阶层次,但是再加上泥塘召集的这一批强者,倒也有着觉对的实力可以防御城门。

    再次抱拳施礼,这一次术佳的态度明显比之前更为恭顺,他望着冥海郑重的说道:“现在城内的武者主要有几批,东南方向集中在素家府邸的一批势力。血屠大人的手下,之前集中了一大批杀过去了,但是……好像并不太顺利。”

    闻听此言,冥海那充满傲然的脸庞上,顿时阴冷下来,如同罩上一层寒霜般。不过毕竟是八阶幽冥兽,最后它也只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术佳。

    轻轻的咽了口唾沫,术佳也想不到对方会如此沉稳,急忙又说道:“除了东南部的素家府邸外,城中心和城西部分,似乎还有不少的势力集中在一起,他们应该是选择中立,如果血屠大人前去,他们必然会望风而降。”

    话到此处术佳已经乖乖的住口,冥海却是冷冷一笑,说道:“我自然知道该如何做,阔城现在已经是我的阔城。反抗者我会一律格杀,愿意就此乖乖侍奉我族者,自然会留下他们的性命。”

    这番话恐怕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明白,那所谓的留下性命,也不过是暂时而已。实际上在幽冥兽的统治下,能够真正活下来的,毕竟都是少数而已,而且生存的条件甚至有的都不如野兽。

    将手中的一部分幽冥兽留下的冥海,不再停留的缓步而行,只是它看似闲庭信步,却是速度堪比纳气巅峰强者全力飞行。

    在距离城门处不远的安逸馆三层,一群人正紧紧盯着城门处的变化,尤其是在冥海挥手间,便留下了六十多只幽冥兽后,红丸的脸色就骤然变得十分难看。

    “玄衣妹妹,这,这可不妙啊,如果只是林家那帮杂碎,我们还能够处理,可是如果再加上那些幽冥兽,我们可就很难应付了。”

    “红哥哥,你……害怕了!”玄衣似笑非笑的望着红丸,眼中有意无意间流露出几分轻视的味道。

    那俊逸的脸庞微微一红,红丸立刻争辩道:“我这哪里是为了自己,这也是在为玄衣妹妹的安全考虑。仇自然是要报,可总要留着性命才好报仇,眼下显然不是最适合的时机。”

    玄衣似乎胸有成竹,反而好像故意调侃红丸一般,说道:“那红哥哥若是不肯,就让小妹自己前去吧,希望红哥哥可别忘了小妹,告诉堂主大人要为我报仇呀!”

    说完之后,玄衣便缓缓转身,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要动手,红丸几乎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拦住,嘴巴开阖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调侃的已经差不多了,胭脂这才浅笑着说道:“红哥哥放心啦,你何时见过小妹莽撞行事过。我固然是要报仇,但是这次行动更是为了堂主的大事,我怎么可能胡乱出手。”

    说到这里,玄衣便已经身处纤纤玉手,在泥塘面前摊开来,说道:“让人传讯给你的时候,不是通知过准备一件东西么,红丸哥哥做事细致应该不会忘记吧。”

    冷不防听玄衣转开话题,红丸反而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储晶戒指抹去。一抹淡绿色的灵气闪过,就在其手中出现一枚猩红颜色的晶石。

    如果打眼一看,会将其当做是中品炎晶,可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其中不仅没有丝毫的火属性气息,反而带着浓郁的血腥味道,似有无数的血肉能量凝聚在其中。

    “这东西是你传讯时,让我带出来之物,堂主当时有事不在,是姐姐交到我手中的,而她似乎也所知不多。”

    红丸以二指将那血红晶石轻轻捻起,聚在眼前仔细观察,却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微微一笑,玄衣将其手中的红色晶石接了过来,笑着说道:“我们与幽冥一族彼此合作。有的时候难免会有误会或摩擦产生,尤其是低阶幽冥兽的智慧有限,突发紧急情况沟通不了十分危险。”

    说着将手中红色晶石掂了掂,继续说道:“因此我们与幽冥一族约定,只要持此物者,便是彼此有同盟关系者,见到此物它们便不会与我们为敌。现在你明白我为何说,那些幽冥兽不需要担心的原因了吧。”

    红丸目光闪烁盯着那红色晶石,若非玄衣为自己解释,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原来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块晶石竟然有如此作用。

    “那这到底是什么晶石,我们……呃,其他人是否能够获得?”

    红丸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问道,他本想说能不能多弄到一些这样的晶石,可是话到口边忽觉不妥。

    玄衣故意装作没听出来红丸的言外之意,摇头说道:“这东西似乎用幽冥一族的某种秘法炼制而成,根本不是一般矿石,我们虽然也悄悄研究过,但是却没办法炼制出相同之物。”

    看到红丸失望的点了点头,玄衣这才开口笑着说道:“有了此物,我想你也不需要有其他担心了吧,那些林家的混蛋,我们……”

    “除掉,必须要除掉,玄衣妹妹一句话的事,红丸哥哥定然为你赴汤蹈火,人手都已经准备好,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手。”

    再没有后顾之忧的红丸,此时拍着胸脯毅然决然的表态说道。瞧那架势,玄衣这边一声令下他可能立时就要冲出去了一般。

    反倒是玄衣此时表现的十分平静,缓缓转头朝着城门除望去,说道:“让咱们的人做好准备,对付那帮家伙务须要出其不意,在他们反应过来前就杀掉主事者。

    他们之中带头的应该是三名执事,其中一名已经被我所杀,如今只剩下两名执事,外加一名客卿泥塘。而现在那批武者中,还有一多半是临时凑出来,如果我们突然出手,那些人必然不会出来与我们拼命。”

    玄衣此时表现出来的冷静气质,与她在林家老城区时完全不同,哪怕是大掌柜等与她最熟悉的人,都从未曾见到玄衣此时的模样。

    这位当初的苍团团长,从来就不是什么脾气暴躁的疯子,更不是一个行事莽撞的傻瓜。也许她的心机算计不如段月瑶,可是谋划方面的能力,却觉对要远超大掌柜,甚至不弱于殷岳。

    之前她一直在冷静的观察着城门处的情况,并且一直在暗中的考虑行动的步骤和细节,如今娓娓道来,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甚至将什么人,在面临变化时会作出什么反应,都已经提前作出判断。

    那红丸越听越是心惊,他原本只是喜欢与玄衣鬼混,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这女人有多么不多简单,甚至心底里还有着一丝恐惧。

    虽然论修为自己远胜对方,可是就这份心机,已经足以让红丸感到忌惮。似乎猜到红丸心中所想,玄衣脸上带着微笑问道:“怎么了红哥哥,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是不是小妹刚刚的布置有什么错漏?”

    “怎,怎么会,小妹的布置如此周详,恐怕就是堂主来此,也不过筹划到这个程度罢了。”红丸这番话,实际上略有恭维之意,但却也是发自肺腑。

    玉手掩唇淡淡一笑,玄衣故意凑前几步,彼此间鼻息可闻,但红丸此时却格外的冷静,心中生不起半点邪念。

    “红丸哥哥放心,咱们可是一家人,日后红丸哥哥若有事,小妹也一定会全力维护于你的。”抬手轻轻拉住红丸的手,玄衣巧笑嫣然的说道。

    那红丸也不知对方几句真几句假,反而只是机械性的点了点头,木愣愣的答道:“如此,哥哥在这里谢过了。”

    安逸馆这边商讨结束,以红丸和玄衣为首的一群人,便开始动了起来,此时此刻冥海早已经带着数百手下的幽冥兽离开,径直朝着城内而去。

    之前术佳特别提到来的阔城西南府邸,可是冥海进入阔城之后却特意避开,而是径直朝着城西而去。

    也就在冥海朝去往城西的时候,王骁带领着的王家武者,已经迅速的来到了护城阵法的核心位置。

    他们来到石林之外,便一眼看到了唐斌,这是左风特意安排他自石林阵法外等候,然后带领他们深入阵法之中。

    可是王骁来到之后,脸色却显得十分难看,因为在他来到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

    “分了,那些势力不肯过来,就连……素家的人都分成了两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