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 试炼之地
    那颗心刚刚沉下去,就如同被一股力量托起,让左风有种跟着巨浪起伏般的感觉。

    他本来并未抱太大的希望,因此当幻空轻轻摇头的时候,左风一颗心便已经沉了下去。可是跟着的一句话,却是让左风从中听到两个关键字“如今”。

    之前就是幻空提到的“九转玄龙丹”,显然这丹药是曾经存在过的,此刻幻空说“如今”已经没有,那就证明曾经的坤玄大陆上,有这样一位超级人物,能够炼制出那近乎传说般的“九转玄龙丹”了。

    想到这里,左风一颗刚刚冷下去的心,希望之火又不禁慢慢的燃烧了起来。只不过他的想法刚刚冒出头,就听到幻空说道。

    “这位大能我也只是听说,因为在我出生之前,他便早早的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更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留在坤玄大陆,又或者已经踏足了另外一片世界,就像我父亲当初那样。”

    此刻的左风认真的听着每一个字,脑子也在全力的运转着,这边幻空声音刚刚落下,左风便焦急的说道:“前辈的意思是说,这位前辈已经失踪很久,而那九转玄龙丹是他没有失踪前所炼制,应该还留在坤玄大陆上,对么?”

    听着左风的询问,幻空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事实与你猜测的也差不多,虽然关于这位前辈的事我不太清楚,但是告诉这些的是我的母亲幻生,因此消息可信性我敢保证。

    另外,这位前辈当初肯定炼制过这九转玄龙丹,只是他自己有没有服用,又或者赠与他人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母亲说,这个人生性比较自私,这样的丹药九成九是不会送给别人。”

    听着幻空的叙说,左风的心也跟着忽上忽下,并非是左风心态不好,而是事关生死,关系自己的未来,他也是有些患得患失。

    “那,那,那药……现在会在何处?”左风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他也问到了关键处。

    问题出口,左风一双眼睛就紧紧的盯在幻空脸上,只不过对方一直阴郁着那张老脸,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虽然这丹药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就那些知道的家伙,每一个可都是憋足了劲要得到。如果是随便放在一个比较秘密的地方,恐怕挖地三尺也会被人给找出来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

    二目圆睁的盯着幻空,左风没说出什么,只是紧紧的盯着对方,等待着对方后面的讲述。

    没有卖关子,幻空已经开口说道:“之所以我觉得那丹药还在,是因为存放的地方就连我母亲都无法轻易踏足,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左风脸色难看的问道:“既然是如此险地,就算我知道那丹药的存在,也知道存放在什么地方,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没有办法,那我为什么又要跟你说呢,我的傻徒弟!”

    幻空一句话,就将左风后面的话全部噎了回去。的确,幻空废了如此多唇舌,讲了这么半天,总不可能告诉左风一个没半点机会的希望,那不纯粹是在耍弄左风一样么。

    尴尬的挠了挠头,左风老脸微红,整个人却一下子来了精神,开始认真的倾听起来。

    “其实这地方也非常特别,不知当年那位前辈到底以什么手法,设置了一种特殊的限制。任何感气期以上的强者,都无法进入其中,而开启的时间也有特别的限制。

    无数年来这处密地,曾经也开启过多次,每一次开启却都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真正有所收获的人寥寥无几。

    因为这密地的特殊,最初一直掌握在古荒之地,外人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可是经历过几次后,各个宗门发现,进去的人若是太少,反而能够有所收获的机会也越小,承担的危险也就越大。

    所以这处密地后来的每次开启,都会向整个坤玄大陆邀请,邀请那些达到感气期的青年人进入。”

    幻空还未说完的时候,左风就不禁僵在当场,而当幻空说完之后,左风整个人却是一下子回过神来,冲口喊道:“古荒试探,师父您说的难道就是那古荒试炼?”

    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幻空说道:“正是这一次的古荒试炼,若非你拜我为师,这些事情我还真的不好透露给你。

    古荒之地其实这样的密地还有不少,只不过有些密地因为防御手段并不强悍,早就已经被各个门派瓜分一空。

    而有的密地彻底封闭,从不肯向外界开放,这样的地方除非以强硬的手段破开,可这样做的结果,一半可能是破开防御的人受到重创,另外一半可能是内部被彻底摧毁,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这一次开启的试炼之地比较特别,他会每隔一段时间便对外开放,只是限制进入之人的条件。因为存在的时间太久远,现在已经被人摸索出了开启的规律,所以才会提前通知各方帝国的感气期青年,赶在开启前到试炼之地。”

    此刻的左风,感到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无数的想法,他首先想到的是藤肖云,并且随后又想到了自己所获得的裂天兽魂。

    一种莫名的猜测,在脑海之中徘徊不去,半晌后左风突然开口问道:“师父,您说的那试炼之地的主人,当初那位超级强者,他叫什么名字?”

    被左风突然问起,又瞧着左风那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连幻空都不禁错愕的愣了一瞬,随后才慢慢的思考起来。

    “那位前辈的名字……,现在恐怕就连古荒之地也没几个人知道。我记得母亲曾经无意中跟我提到过一次,不过实在太过久远,我又没有太放在心上,叫,叫什么来着?”

    轻声嘀咕着,幻空努力的回忆,却根本想不起当初只听过一遍的名字。

    等了一会儿,左风突然开口,试探着问道:“那位前辈,是不是叫,宁霄?”

    “咦”惊讶的张大了嘴,幻空一直就在努力回忆,恰好左风说出的名字,正是他深藏在记忆中已经模糊的快要彻底遗忘掉的名字。

    满脸吃惊的望着左风,幻空不敢置信的问道:“就算是古荒之地的老人,知道他名字的也都与我母亲同一个辈分,你这小子又是从何处得知?”

    略一沉吟,左风便开口讲述起来,他的故事这一次是从藤肖云当初还是阴团中的一员讲起。从当初藤肖云被奉天皇朝培养,连续执行许多危险的任务,直到在一次必死的任务中侥幸逃了出来,并且机缘巧合的被庄羽所救。

    这些故事左风讲的简单,幻空倒是饶有兴趣的听着,因为此时左风正说的人,就是自己徒弟极为尊敬的第一任师父。而且现在左风将讲起此人,定然后面还会涉及到更大的隐秘。

    很快,左风就讲到,藤肖云因为受不住诱惑,悄悄来到古荒之地,并且因为怕遇到仇家,所以选择了一处偏僻的角落进入密地。

    而后在密地之中遭遇了无数危险,却最后还是幸运的来到一处巨大的宅院,并在那里得到了一个怪异的石磙。再之后就是藤肖云被追杀,之后又被人所救,修为跌退终身无法再进入感气期,只能隐姓埋名的躲在左家村了却残生。

    故事并没什么扑朔迷离,更没有什么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壮举,可那却是一名武者幸运又不幸的一生。尤其是他与左风的师徒关系,倒是让幻空深深的为之感慨了一番。

    当左风讲述完毕,幻空却不禁一愣,试探着问道:“你那位师父藤肖云,是否有告诉过你,当时搭救他的那个人是谁么?”

    稍微想了想,左风就开始慢慢的形容起来,因为时间过去的并不久,所以左风记的非常清楚。

    随着左风的讲述,幻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怪异起来,最后竟然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又重重的拍了拍左风的肩头。

    将左风搞的莫名其妙之时,幻空这才解释道:“我以前并不相信缘分,可是这一次我却实实在在的信了。

    那救下你师父藤肖云的人,正是我的亲叔叔幻道。当年的事情其实我也听说过一些,不过若非你刚刚讲起,我恐怕还无法将你的师父,与我叔叔口中的那个人联系到一起。”

    其实藤肖云当初介绍那位老者的服饰和衣着,在左风后来闯荡中特别留意过,似乎也只有夺天山的服饰有些类似。不过左风却不敢确定,当初救下师父的人就是夺天山的某位强者。

    幻空这里已经继续说道:“当初你那师父,在试炼之地有了收获,便一路遭到无数强者的追杀。以叔叔的身份,他不好直接出夺,便一直好奇的暗中观察。

    可是后来叔叔渐渐对那藤肖云产生了兴趣,萌生了要收他为徒的打算。只不过我叔叔当时也在犹豫之间,他就被敌人重创,我叔叔这时才出手相救。

    叔叔虽为此感到惋惜,但也只能无奈放弃了收藤肖云为徒的打算,任由其将那石磙带走。

    想不到,想不到多年后他的徒弟获得了石磙中的一切,又拜我为师,这世上的事竟然会奇妙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