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背注一掷
    自从听闻阳冥兽,除了眼下这一道灵魂之外,另外还存在一道灵魂后,左风就已经清楚问题有多棘手。

    还好自己没有立刻发动偷袭,那样即便是顺利灭杀掉眼前这一道灵魂,等待自己的恐怕仍然是败亡的结局。

    如今虽然知道了对方还存有一道灵魂,可是左风仍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甚至对于两道灵魂间的联系也不清楚,一切希望最终还要寄托在震天身上。

    “震天前辈的意思我明白了,可是我们要如何确定下手的时机,按照你所说的情况,相信这家伙在吸收分魂之力的过程中,应该会非常的隐秘才对。

    下手的时机如此重要,我们决不能早,若早了对方完全可以切断联系,若下手的迟了,对方必然已经获得灵魂之力,甚至已经有从容应变的能力。”

    震天对左风了解不多,不过之前却也见到这青年与阳冥兽zhouxuán战斗时的情景,自然不会小看了眼前的年轻人。如今见青年人对行动这般谨慎小心,心中反而对其又增加了几分好感。

    “小友大可以放心,这么多年来与阳冥兽彼此争斗,我们彼此间的灵魂,已经出现细微的联系。它对此自然也有所觉察,只不过它将我灵魂禁锢于此,自然不会多加防备,而我恰好可以借助这种联系,确定出手的最佳时机。”

    左风也没有想到,这两个老家伙争斗至今,彼此灵魂间还会出现如此玄妙的变化。他当然相信震天所说,而灵魂本就是十分玄妙的存在,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变化,本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于是,左风马上又再次问道:“时间上能够准确把握,那剩下来的就是具体的手段了。我还可以调用紫金雷霆,这种攻击手段对灵魂和精神力,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效果,只要对方沾染上一丝一毫,便可以保证将其灭杀。”

    本以为这是当下最好的攻击手段,却未想到震天在听过后,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

    “你那紫金雷霆的威力我之前见识过,尤其是我那一道分魂就在那身体中。在灭杀阳冥兽的时候,我也同样感受到其中的威力,的确如你说的那样,对精神力和灵魂有着强大的破坏力。

    不过这种手段强大倒是强大,可是释放时的波动也太过明显,等于是还未出手就提前给了对方警示。我知道你那手段,是与天戒有着联系,我之前也是想要借由天戒对付阳冥兽,才与你合力尝试破坏阵法壁障。

    既然是这样,你那雷霆之力,应该会以那具融合精血的身躯为目标,反而不会主动攻击它的灵魂。这样一来对方有心躲避,甚至以那具身躯作为盾牌,都能够化解掉雷霆的攻击。”

    听到震天如此一说,左风心中也不免叹了口气,实际上他当时被对方以阵法之力扯入熔浆湖的时候,便考虑过反击。

    对付灵魂最好的利器,的确是自己手中的紫金色雷霆,可这“武器”优势明显,弊端却也同样明显,就像震天说的那样。

    如今知道阳冥兽还有一道灵魂,而自己可能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这紫金雷霆的手段,便不适合使用了。

    似乎感受到了左风情绪的低落,震天却是传出念力,大笑着说道:“小友不需要太过担心,最适合的手段才是最佳的手段,这倒是与威力无关。

    咱们不能动用紫金雷霆,不过要想铲除阳冥兽,其实还是有一些手段可以选择的。其实你手边此时就有好办法,只是你只想着以雷霆为手段,没有注意到罢了。”

    “我身边?”左风一时间有些不解,它这道念力一同被困在“小岛”最内部,听到震天的话后,下意识的就向着周围探查起来。

    “哈哈,你这小子还真是有趣。这里一干二净的,就是困住老夫一副囚笼而已,我所说的身边,是下边。”

    “下边?”下意识的向着下方探查,随即左风便已经明白过来,紧接着位于熔浆湖底的左风本体,便已经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他此时只分出一缕念力,与那增强念力的阵法达成联系,让其始终保持着运转。如今意识重新收回,双目缓缓睁开的同时,迅速的向着周围看去。

    如今已经得知了这处密地,是出自那位宁霄前辈之手,左风再次看去的时候,却已经又有了几分熟悉的味道。

    阵法一途博大精深,现在的左风都不敢说自己这方面有多么强大,尤其是许多远古符文间彼此组合后的作用,左风如今也只算是处在摸索阶段。

    好在他的纳晶之中,还有许多宁霄留下的典籍,只要有时间左风便会将心神沉入其中仔细阅读。

    如今看着面前的阵法,那一缕被困在“小岛”内的念力,传讯说道:“前辈所说的是周围的这些阵法吧,可是这些阵法我也只能看懂其中五分之一,剩下的五分之四,我现在根本看不出其中奥妙。”

    “嗯!五分之一,你这小子的确很不简单呐,换了一般人,在这里十成中若能看懂一成,便已经极不简单了。

    就是那阳冥兽,也是通过无数年来的尝试和摸索,才只勉强掌握了其中的一半。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还只能勉强运用,根本无法加入自己的变化在其中。”

    听到震天如此一说,左风立刻就明白,自己终究还是从宁霄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不然眼前这些阵法自己恐怕一点都看不懂。

    对于宁霄的问题,左风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他已经听出来,这震天所知的情况应该也不太多。而自己最为好奇的部分,震天更是半点不知情,所以左风才没有特别追问下去。

    当初在陷空之地的菊城之中,左风曾经构建过一座大阵,那大阵的基础构思,来自的是得自药寻的遗漏。

    不过它那刻画还未进行到一半,左风便已经认出,比照自己此时在熔浆湖底部所见,已经知道对方刻画的是什么阵法。

    “这一道阵法针对灵魂本身,以炙热的炎力进行破坏,可在顷刻间将灵魂彻底焚烧。”

    介绍完毕后,震天又开始刻画出另外一道阵法,只不过它同样没有刻画完全,片刻后左风已经找到在熔浆湖底与之对应的阵法,震天这才介绍道。

    “这道阵法是以禁锢灵魂为主,发动之时可以瞬间禁锢灵魂,虽然无法彻底破坏,却能够将之禁锢其中,我便是被这道阵法所禁锢的。”

    之后震天又刻画出一道阵法,并介绍其效果,这最后一道阵法是绞杀。效果与第一种有些相似,只是在绞杀的过程中,需要借助念力的支撑。

    三种阵法是战后小狗不同,或是焚烧,或是禁锢,还有的就是绞杀。三道阵法搭建的过程,可以不让其波动释放,都非常适合进行偷袭。

    两人计议一番后,最终决定还是以第一种方式,结合炎力的效果发动,一举将阳冥兽的灵魂焚烧掉。左风和震天都清楚,机会只有一次,而且只能成功不许失败,背注一掷便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