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四百章 药圃飘香
    阳冥兽与胡三之间的大战,最先获得好处的人,竟然就是一直潜藏在暗处的左风。在二者交战之前,左风可不敢想象自己会有如此大的收获。

    八门拘锁是一道极为强大的阵法,甚至超过了左风所有见过的阵法,阵力之强也完全超乎他的想象。直到这个时候,左风都不敢说,自己一定对这八门拘锁阵法有个清楚的认识。

    阵法的强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便是阵法所能发挥出的效果,也就是阵法的威力。这一点最为直观,可以说对阵法没什么认识的人,看到之后也会作出判断。

    另外一方面便是阵力,这种存在往往蕴含于阵法内部,不要说懂得阵法之人未必看得出来,只要无法对阵法根基达成联系,便永远无法判断阵力究竟有多强,或者有多弱。

    有的阵法表面上威力强大,可是阵力不足,就好像炉火看起来旺盛,但是炉子里的柴却不多,很快火焰便会熄灭。有的火焰看着随时就会熄灭,可是有了充足的柴,那火焰便会一直持续燃烧下去。

    阵法正是这个道理,有的护城大阵,表面上极为强横,闯入者转眼便被击杀掉。可是一旦再有持续的攻击,阵力被消耗一空便会被直接攻破。

    如果像阔城那样的护城大阵,虽然对外防御的手段十分单一,可是阵力却极其充沛,面对冥海以及无数幽冥兽的持续攻击,依旧巍然不动。

    这八门拘锁阵法的阵力,已经不能用强大来形容,因为它就像海洋般浩瀚无边,左风努力的去探查,仍然无法看透其中阵力的多少。

    可是这么强大的阵力,左风却很难将其调动。操控阵法方面的能力不足算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念力不够强大,而且念海受到损伤,可以御动的阵力就更加有限了。

    入宝山却只能空手而归的无奈,左风现在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可是就在刚刚,胡三却无意中帮了左风一个大忙。

    他在凝聚“生门本源”阵法的时候,凝聚阵法接近七成的阵力,都被左风悄悄的窃走,并且偷偷的隐蔽于那道固基阵法中。这处被左风完全掌控的固基阵法,从之前的“探子”,帮助左风侦查阵法的变化,到后来成为“窃贼”,盗取阵法之力,最后直接变成了“仓库”,为左风存放那澎湃的阵力。

    这些阵力暂时还没有到使用的时候,不过有了这股阵力,左风手中也就等于多了一柄利器。阳冥兽和胡三状态还很好的时候,这手段并不会产生多大的作用,可是当两人极为虚弱的时候,那便是左右最后结局的重要砝码。

    左风小心的操控着阵法,完美的将阵力储存后,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更大的好处又再次送上门来,这一次是阳冥兽与修罗分身体内抽取的生命之力。

    那些因为自身状态达到饱和后,左风无法吸收的生命之力,被左风直接抽取进入纳晶之中。

    当左风潜入熔浆后,储晶戒指也被左风收入到了纳晶之中。如此炙热的高温之中,也唯有纳晶才能够承受,也唯有纳晶才能够依然正常的使用。

    尤其是那些生命之力,这样单纯的能量物质,是无法直接收取进入储晶之内的,而纳晶却完全没有问题,以念力将纳晶开启后,生命力便在左风的驱动下源源不绝的灌注进入纳晶空间之中。

    在吸收过完整兽纹后,纳晶之中的空间也得到了二次开辟。现在的纳晶有着庞大的空间。大小几乎相当于小半个镇城一般。而且这空间之中,还能够单独开辟出一片片的区域,如此一来物品归类整理后,即使同在纳晶之中也不会相互干扰。

    因为药材类,以及炼药的诸多器皿都放在一片空间中,所以生命之力在钻入纳晶之中后,便直接出现在了与药类有关的区域之中。这片空间算起来,也是左风纳晶空间之中比较大的一片区域了。

    那些精纯的生命之力钻入其中,左风正拿出一只只品质极佳的玉瓶,打算将其收取进入,却猛的发现这片空间之中有特殊的变化出现。

    那些带着浓郁生命气息的能量,进入这片空间后,便突然间扩散开来。这并非是左风有意为之,而是突然间有着强烈的吸扯之力出现。

    因为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等左风反应过来将之重新凝聚的时候,第一批进入空间中的大部分生命之力,已经完全分散开来。不管左风如何以念力探寻,都找不到半点的踪迹,好像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样的变化让左风吃惊不小,要知道这些生命力每一点都十分珍贵,若是可以左风不想浪费一丝一毫。而按照他对于纳晶的了解,这种空间存储效果已经到了巅峰层次,与外界可以说完全隔绝,按道理来说,那些生命力不应该凭空消失才对。

    如此怪异的一幕,让左风震惊的同时,也马上将念力分散开来探查,可是那些失踪的生命力没有发现,却偶然间感受到这片空间中的那一大片药圃,似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处药圃是原本就存在于这片空间之中的,在左风得到纳晶之前,这片空间也不知封闭了多久,这药圃中的各类药材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原样。它们既没有生长,也没有枯萎,但同时它们似乎也没有了药性。

    既没有死去,又没有药材该具备的药性,好似一个人彻底陷入了无休止的长眠,左风对此感到头疼的同时,也是毫无办法。

    因为这些药物全部属于远古药材,是运用古方炼药的最佳选择,就是随便挑出来一株,都立刻会引起各大世家和门派的争抢,珍贵程度由此可见。

    左风当然不敢胡乱对待,又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只得将其暂时就那么放置在纳晶空间中,时间久了也几乎将之忽略掉。

    可是就在刚刚的探查之中,左风突然感到了一些特别之处,那些药材本来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可是现在其中的一部分药材,枝叶竟然完全舒展开来,好像在努力拥抱什么一般。

    有了这个发现后,左风立刻尝试着再调取生命之力进入,而他没有去盯着那些生命之力,而是注意观察着那些药圃中的药材。

    与刚刚相同的一幕,翠绿色的生命能量,在进入纳晶后的瞬间,便纷纷的散开来仿佛消失了一般。很快左风就从那些药材中,感觉到了生命力的细微波动,显然自己猜的没错,药物就是那些窃取生命之力的“小偷”。

    这一次明显有更多的药材发生变化,大片大片的药物,正在慢慢的舒展开来,好像沉睡了许久的人,刚刚醒来后在抻懒腰一般。

    到这个时候,左风如何会不知道,原来这一大片药田之所以始终没有变化,原来所缺乏的就是精纯的生命之力。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生命力支撑,这些沉睡无数岁月的药材,可能会重新焕发生机,并重新拥有炼药的价值。

    这显然是个好消息,而左风现在也不再犹豫,那阵法之中的生命之力也不可能长久保存,必须尽快调取出来。

    于是左风便开始大量的抽取着生命之力,向着纳晶之中灌注而去。最开始大片的生命之力涌入后,几乎瞬间就消失殆尽。

    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数日没有喝过水的人,突然间得到了一个盛满水的水囊,立刻大口大口的喝下去,甚至恨不得将水囊一并吞入一般。

    好在这种情况持续了一阵后,那些药材吞噬的速度也终于有所减慢,而左风便开始动手,将其中一部分的生命之力存放进入玉瓶之中。这些生命之力非常宝贵,留下一部分不管是炼药,又或是危急时刻用来自救和救人,都是非常好的选择。

    在纳晶之中忙忙碌碌,只过去不到半刻钟,那几乎将阳冥兽和修罗分身生命力榨干获得的生命力,便全部转移进入纳晶之中。

    最后左风只将六只玉瓶盛满生命之力,若是没有突然出现的意外变故,生命之力恐怕装个六十瓶都不是没可能。

    如今那五十多瓶的生命之力,已经完全被那药圃所吸收。此时再看那药圃之中,一颗颗药材不光根茎粗大,而且枝繁叶茂,颜色更是青翠欲滴充满活力,其中还有个别的药材已经接近成熟,显然有足够的生命之力,便可以让整个药圃重获新生。

    在这纳晶空间之中,此时一阵阵淡淡的幽香传来,那并非是花香,虽然其中有些药物已经有一些结出了花苞,但是那味道却是药香。

    新鲜的药物,所释放出来的香味,充满一种诱人的魅力,只轻轻闻上一口,就会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

    这便是远古药物么,原来传说是真的,远古药物的药性比现在留存的药物药力强了数倍不止。当它们彻底成熟时,借助远古药方炼制出的药物,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种逆天的存在。

    嗅着那让人心旷神怡的味道,左风忍不住在心中默默的向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