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阵中周旋
    凛冽的杀机之中,混合着彻骨的怒意,这就是真正的强者与普通武者间的区别。狂沙文学网kuangsha

    虽然{胸xiong}中酝酿着滔天的杀意,虽然对目标有着熊熊的怒火,可是在没有动手之前,哪怕彼此近在咫尺,都没有丝毫的表露,哪怕以左风的感知能力,没有准确的判断出危险,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而且不仅仅是像脱兔一般的迅捷,更是如同狮子搏兔般,将自己所能动用的手段和力量,一次{性xg}的全部爆发出来,哪怕原本就拥有碾压的实力,这个时候也绝对要拼尽全力碾压到底。

    左风时刻提防周围的偷袭,尤其是在踏足迷幻阵法中,更是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以应付那隐蔽在暗处的敌人。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以这种方式发动偷袭,更想不到自己在进入阵法中后,对方就潜藏在自己的影子内。直到周围无数的偷袭,让左风感到有些应接不暇的时候,他这才发动了致命的偷袭。

    一根根暗影所化的尖刺,由背后的“影子”中凝聚出来,整个影子这个时候,好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海胆。那些尖刺全部由灵魂力所凝炼,也许对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伤害,可是对于灵魂却有着致命的破坏效果。

    如果左风手中有御阵之晶,倒是能够轻易的将对方解决,只要最细的一道紫金雷霆,便可直接让虚破空烟消云散从此再不会威胁到自己。可是左风之前没有取出御阵之晶,他本来是打算引对方出来,当然不能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如今面对偷袭,估计御阵之晶取出来的时候,自己的小命也已经葬送在这里了。

    恰在此刻,一道{身shēn}影飞快的掠来,或者说在左风遭到偷袭的时候,这{身shēn}影便已经悄然靠近。只是表面上看去,此人的实力并不强,只有纳气中后期的模样,哪怕虚破空早就发觉,却并未放在眼里。

    可是就在这{身shēn}影来到的瞬间,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在左风{身shēn}体周围不足三寸的距离之外,整个空间都瞬间崩塌。

    虽然这里是在阵法之中,不过左风所搭建的迷幻大阵,对空间的稳固效果并不会太强。因此此刻空间塌陷的效果,瞬间就崩塌了左风{身shēn}边接近两丈多远的范围。

    如此一来,不论是偷袭的“影子”,又或者是那突然靠近而来的{身shēn}影,同时陷入那崩塌的空间之中。

    “呃!你是谁?敢来管我的闲事。”

    那“影子”发出一声闷哼,同时发出怨毒的精神波动,那波动之中有着明显的恐吓意味。不过也看得出,这“影子”在空间崩塌中,已经受到了伤害。

    反观那道刚刚出现的{身shēn}影,在这样的空间崩塌中,不仅没有丝毫受伤,甚至行动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已经挥拳朝着那“影子”轰去。

    这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拳,却直接造成了空间的挤压,这种攻击力不光恐怖,简直是诡异。

    只不过那“影子”早有准备,在对方挥拳的时候,他已经先一步的消失。在这个地方,那“影子”就好像是主人一般,{身shēn}形变得模糊后,便直接消失在了左风的视线中。

    对于来人,左风根本没有丝毫的戒备,而是缓缓的转{身shēn},将后背交给对方。而刚刚来到的那名青年,脸上始终挂着一丝邪异的笑容,同样转{身shēn}后将后背交给左风。

    “这老家伙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放弃,咱们多加小心一些。”左风轻声的提醒道。

    那带着邪异笑容的殷劫,双目紧紧的盯着周围,冷笑着回答道“这我当然知道,还是你自己多加小心点吧,他的目标是你。”

    与之前不同,左风现在虽然无法确定对方的具tiwèi置,却能够隐约感觉到,刚刚偷袭自己的“影子”此时就徘徊在周围,而且对方的{身shēn}份必定是虚破空无疑了。

    有些事{情qg}在发生后,才能清楚的认识到,之前左风在途经这片小山群,感到阵法波动的时候,觉得凭自己的感知力做到这一点很平常。

    如今细细想来,自己就算能够察觉到阵法波动,也不该能那么快就确定,那阵法与自己有密切的联系,显然这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了。

    因为太过自信,所以左风在没有察觉到问题的{情qg}况下,就已经来到了这片阵法外,甚至还打算妄图借用这迷幻大阵,引对方出来将其灭杀。

    反而忘记了,在阵法符文一道上,虚破空拥有的能力,甚至要超过幻空。自己那点符文阵法造诣,跟对方相比简直是小儿科,直到踏入迷幻大阵才知道,这里已完全是属于对方的阵法了。

    迷雾之中突然有六七个{身shēn}影出现,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没有声音,没有气息波动,甚至出现在视线中也差不多在不足两尺的距离,那攻击几乎就要临{身shēn}了。

    好在左风时刻准备着,对方攻击落下的前一刻,囚锁已经将对方攻击路线完全封死。紧跟着又有十几道{身shēn}影出现,这些人服饰各异,但看得出来他们都是尸体,现在是受到{{操cāo}cāo}控来攻击自己。

    左风和殷劫两人被困在阵法中,面对前后左右各方出现的偷袭,没有逃走而是紧守原地。虽然迷幻大阵已经落入对方的控制中,可是左风对于迷幻大阵的{性xg}质却非常了解,所以他知道现在一动不如一静,冒然行动只会给对方创造机会。

    就在周围攻击不断落下的时候,有人影晃动着出现,大声喊道“左风,你在这里么,我来帮你了。”

    模模糊糊之间,一个光头,带着六只妖兽从侧面快速靠近过来。能够看到他在一边战斗一边前行,正试图向着左风这边靠近过来。瞧那样子似乎是琥珀,正带了妖兽前来支援。

    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左风的{情qg}形也变得越来越危险,围攻的尸体是在是太多了。眉头微微皱起,大约停顿了一瞬间,左风突然转头大声说道“杀了他!”

    背后的殷劫始终挂着一抹淡笑,眼前的{情qg}形看起来十分危险,可对他来说真的是小儿科。左风的话落下,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抬起手来向前一指。

    骤然间空间之力在琥珀所在的位置凝聚,空间之力的挤压和碰撞中,很快就出现了无数的空间塌陷。

    只见那片区域里,被空间之力攻击的“琥珀”,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就被挤压成一堆烂{肉rou}。而他{身shēn}后的妖兽,有三只直接如烟雾般消失,另外三只却是变chéngrén形模样,然后同样破碎开来。

    “你怎么看得出来,那些都是阵法幻化出来的?”殷劫目光微微闪烁,他自己虽然也有怀疑,可是却不明白左风为何会如此自信。

    转头轻轻的一笑,左风却是对其说道“不需要多问,先对付那老鬼机会也许就只有一次,千万不要放他跑了。”

    “这回可就算一次,我帮你出手了!”

    听到殷劫如此说,左风气的一瞪眼,不过还是点头说道“成,那就算一次,成功了就算一次。”

    “成交!”

    两人几乎在瞬间达成协议,在这个过程中,仍然不断有控的尸体扑来,攻击没有一刻停止过,而且好似一浪高过一浪般凶猛。只是那道“影子”却在没有出现,左风和殷劫都清楚,对方是在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否则不会再轻易出手。

    如果刚刚左风没有看破“琥珀”是由阵法幻化,可能对方会再次出手,现在他会继续等待机会。

    就在双方在阵法中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阵法之外有着强烈的波动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道道能量涟漪在周围扩散开来。

    那些围攻过来的{身shēn}影,有的是尸体{{操cāo}cāo}控,有的是阵法幻化,可这个时候有一些虚影,已经直接在涟漪扩散开来的时候消散了开来。

    阵法之中的迷雾在逐渐消散,而左风猛的抬头朝上方看去,只见在自己头顶上方四丈左右的位置,正漂浮着一道虚影。

    左风手中紫金色晶球浮现,同时紫金色的雷霆已经急急的向着空中冲去。与此同时,殷劫{身shēn}体之内空间之力爆发,在那片{阴y}影周围,突然撕裂出无数的空间裂缝,破坏力同样十分惊人。

    能够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那道黑影好似破碎开来般,瞬间消失在了视线中。可是左风和殷劫两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一点喜色。

    “小心点,这家伙没有死!”左风轻声提醒道。

    殷劫此时已经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目光冰冷的在周围扫视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阴y}险的家伙,他哪有这么容易就死去。”

    而此时周围激{{荡dàng}dàng}的涟漪越来越明显,渐渐的在耳边有着一道道巨响声传来。弥漫在整个阵法空间中的雾气,也在这短短的数息之间便消散开。

    随着视野的恢复,左风仔细观察了一番后,叹息了口气说道“这家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这样竟然都能让他逃跑了。”

    “你以为达到虚破空那样的修为,会是什么好杀的存在么。刚刚你和我的攻击,已经对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这就已经算很好的消息了。”殷劫撇了撇嘴说道。

    “那这一次不算!”左风马上就接口说道。

    “……”殷劫面色一僵,面对思路转的如此快的左风,他竟然有些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