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新狩双关
    天屏山脉的东北方向,无数年前一次巨大的洪水自极北冰原而来,汇入叶玄江后反而让江水决口。

    有传说是数十天的洪水反复冲刷,可也有一种说法,那洪水肆虐并非是以天来计算,而是以年来计算。

    按照另外一种说法,极北冰原上冲刷下来的巨冰每一个若小山一般,不断的冲撞冲刷过程中,原本在天屏山东北方向的山逐渐消失,当洪水最终退去的时候,便露出了这里一片广袤的平原。

    也许是因为河水的冲刷,也许是因为极北冰原的寒冰所携带,这片土地从此之后变得极为丰茂。可以说之后的无数年间,天屏山脉中的各种妖兽,不断成长壮大,都与这片平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片平原对妖兽一族的意义,甚至仅次于天屏山脉核心区域的传承之地。可是就在千年之前,天屏山脉中的王者震天,在闯八门拘锁阵法中出了意外,不仅自己没能返回,连他带领下的一大批妖兽,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回返。

    如此巨大的损失,直接导致了天屏山脉的妖兽一族,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状况。一部分是卡在某一个境界无法提升正逐渐老去的妖兽,另外一部分就是想当初逆风那样,还未达到成熟期的幼兽。

    叶林帝国虽然有过约定,可是当双方已经不在同一个层次上的时候,当初的协定便也不具备了约束力。而且随着在天屏山东北平原,获得的好处越来越多,叶林帝国也开始变得愈发贪婪和肆无忌惮。

    最初还只是派遣狩猎队进入,到后来直接在平原之中修建城池,逐步将平原蚕食划入人类的版图之中。

    除了新狩郡最具代表的新狩郡城之外,其中最为有名,同时对于叶林帝国也最为重要的两座城池,一座是靠近北部的洪城,另外一座就是东南方向的卫城。

    这两座城池就好像两颗钉子,牢牢的钉在天屏平原上,更像是新狩郡的两颗门牙,无数叶林帝国的武者,就是以这里两座城池为基地,不断的对平原内和更远的天屏山内部进行妖兽狩猎。

    经过了连续八天的赶路,数十只火云鹰组成的庞大飞行队伍,此时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天屏平原之上。

    这数十只火云鹰一个个精疲力尽,其中有几只甚至需要借助其他火云鹰释放的兽能,才能够勉强保持前行。

    而在火云鹰背上的人,虽然不需要负责飞行,可是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模样,看起来也显得十分憔悴。

    包括吴天在内的所有贲霄阁强者,他们几乎等于连续赶了二十天的路,原本从新狩郡郡城到隶城,就用了十三天的时间,在隶城甚至没有来得及休息一晚,就马上动身折返。

    若不是借助或运用飞行,就算是铁打的武者,都很难坚持到现在。

    曾寒缓步来到吴天身后,抱拳一礼后说道“阁主,前方不远就该到达卫城了,我们赶了这么久的路,就算是人能够受得了,可是这火云鹰恐怕要坚持不住了,您看我们是不是……”

    曾寒的话还未曾说完,就看到猛然转身,眸中寒光隐现吴天朝自己望来。面对吴天那灼灼逼人的目光,曾寒只能将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

    他其实心中很清楚,这一路从隶城而来,吴天始终在压制着怒火没有向自己爆发。之前提出先行返回新狩郡,并对左风父母下手的主意,正是由自己提出来的。

    可是这一路走了八天,也就足足折磨了邢夜醉八天,可是不管如何折磨,邢夜醉就是要紧牙关半个字不肯说,这也搞得曾寒一筹莫展。

    如果换了一个人,不要说是严厉惩罚,就是直接动手击杀都不是没有可能。可是曾寒毕竟是小阁主,尤其是在失去了琳鹄之后,曾寒的存在也明显更加重要了。

    心中虽有一些无奈,可是曾寒倒也十分坦然,邢夜醉会是这样一种硬骨头,视线谁也没有想到。况且曾寒并未放弃自己当初的打算,只不过现在吴天的情绪明显很糟糕,这让他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与吴天好好的谈谈。

    似乎因为曾寒表现出的坦然,让吴天的怒火也稍微收敛了一些,转头朝着身后望去,他的目光主要是落在那些此时正在奋力飞行中的火云鹰。

    以他育气巅峰的实力,仔细感觉能够探查到周围每一只火云鹰的状况。随着他的探查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火云鹰状况,清楚的反应在脑海之中后,双眉也随之深深的锁紧。

    犹豫了半晌后,吴天这才十分勉强的点了点头,说道“吩咐下去,到前方的卫城停下修整。驭兽师到城内领取兽药,配发给所有火云鹰。”

    话到此处他也是微微一顿,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伯卡等人处,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药物配发也包括东临郡,让他们自行过来领取吧。”

    曾寒得到了命令,便匆忙将这消息传了下去,虽然众人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但是听到吴天的命令后,众人的脸上已经显现出掩饰不住的喜悦。

    “咱们眼下就要到新狩郡了,而且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将会见到两位祭师大人,到那个时候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隶城的事情搞成如今这个样子,这个交代你想好该怎么给了么?”

    看着重新飞回来的曾寒,吴天面上挂着一层寒霜般开口说道,他在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凝重的注视这远方,那里正是新狩郡城的所在,也是两位祭师大人的所在。

    似乎早就在等待着吴天的询问,曾寒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这次隶城的任务没有处理好,其中的原因有许多,而其中最大的变数就是那八门拘锁阵法。谁能想到上千年都没有过大变化的阵法,竟然会突然间被人掌控。”

    “哼”不满的瞪了一眼,吴天咬着牙说道“难道你就打算以这种方式来回答,你觉得就凭这样一番话,就能糊弄两位祭师大人?”

    苦笑着摇了摇头,曾寒说道“这并不是糊弄,而是陈述一件事实。责任我不会逃避,可既然是事实,那当然也要说出来。返回新狩郡的主意是我出的,这一点我不会否认,两位祭师大人追究责任我绝不逃避。”

    听到曾寒如此说,吴天的面色也终于略微好转了一些,这次的事情实在太过严重,接近二百名的贲霄阁武者被斩杀,一名小阁主被废掉双臂,这样的损失他根本没有勇气去承担责任。

    如今听到曾寒如此说,吴天反而感到有些心虚。将琳鹄等人派出去的是自己,造成巨大损失这个结果的也是自己,虽然曾寒出谋划策,但是最终决定来新狩郡的仍然是自己。

    想到这些,吴天的神情也微微一缓,转而问道“再有不到两日的路程就到新狩郡城,如果两位祭师大人得到消息,相信用不上半日就能够来到,到时候你要如何面对他们?”

    曾寒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想到邢夜醉会如此嘴硬,可是就算他不说,我们一样要对付那个左风,而按照我的考虑,接下来我们可以有两件事做。”

    目光微微一闪,吴天本来也猜到曾寒应该是有主意,否则也不会毫不犹豫选择承担责任,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同时想到了两件。

    “到底都是什么,快说来听听?”吴天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曾寒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随即说道“第一件事便是放出消息,左风的父母和亲族已经被我们擒拿。这消息我们可以利用一些手段,明里暗里从各种渠道放出去。”

    “这……”

    吴天心中有些疑惑,现在还不知道左风的父母和亲族被安置在什么地方,只是他刚想说出问题,却一下子反应过来。

    “不错,既然是邢夜醉当初负责安置他的家人,而邢夜醉如今又在我们手中,那么只要放出消息,那就由不得他不相信。”

    循着曾寒的思路想下去,吴天继续说道“如此一来他只要得到消息,即使不敢公开路面也必然会过来查看,到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守株待兔。”

    点了点头,曾寒笑着说道“正是”。

    “那另外一件事呢?”吴天追问。

    曾寒好整以暇的说道“我先一步动身返回隶城,就是通过哪里的传讯阵法,向新郡城这边特别询问过。按照当年的记录来看,这邢夜醉多年前来过新狩郡,却没有进入过新狩郡城,反而是在其他城池活动,其中最频繁的两个地方,就是卫城和洪城。”

    目光陡然一凝,连吴天都不知道,曾寒刻意加速赶回隶城,不仅仅是要将留在城内的人收拢,竟然已经联系过新狩郡这边的情报站。

    “怪不得邢夜醉始终不肯吐口,你也没有显得太过焦急,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吴天深深的看了曾寒一眼,同时开口说道,那口气似赞赏又好似夹杂着一丝酸味。

    曾寒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也只是为了防止万一,为虑胜先虑败,总要将各种变数想在头前。如今目标可以确定,就是这新狩郡的双关,卫城和洪城,这两座城池从现在开始必须要严密封锁起来。”

    短暂的沉默过后,吴天沉声说道“好,这就是我们返回新狩郡后要做的第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