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 内中较劲
    表面上看起来,江心只不过是好奇心驱使,对左风几人特别关注,而对于康家嫡系子弟的关心,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其他人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可是在场只有左风,整个人的心神已经完全绷紧,他甚至已经做好了生死大战的准备。虽然如果在这里动手突围,自己等人逃走的机会简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而左风也看得出来,眼前这位当初的“十长老”江心,也只是觉得眼熟,却又不敢肯定,同时此人又好像另外顾忌了一些什么,所以面对自己等人纵使怀疑,也没有要加以印证,又或者尝试当场揭穿。

    种种情况左风既感到疑惑,同时也充满唏嘘,不过更多的还是对江心这个人的警惕。自己这一次入城本来最担心的是遇到琳鹄,可是现在看起来,反而这江心自己更应该提高警惕才是。

    目光在逆风的身上略作停留后,江心便将注意力转向城门口位置的两人,显然他现在心中虽有疑虑,但是却并不急于立刻解决。尤其是一旦自己怀疑是错误的,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可能会更大。

    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而这也是江心这次过来的主要原因,他的目光望向两名贲霄阁武者,缓缓说道“二位,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这两名贲霄阁武者,从江心出现开始,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此时听到江心开口询问,脸色也变得愈发阴郁起来。

    其中一人在沉吟后,轻声说道“这内城的防卫已经由我们接管,自然也在我们的管辖之内,无论何人进出都必须接受检查,他们也不能例外。”

    那名贲霄阁武者,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强硬,他必须要保持强硬,否则损失的不仅是自己的颜面,同时还有贲霄阁的颜面,也必然将折在这里。

    那江心闻听此言,最是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了笑容,那笑容不断的扩大,最终变成了放肆的大笑。莫尚由在一旁先是愣了愣,不过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容更加从容,双目之中有着一丝嘲弄味道的望向两名贲霄阁武者。

    “我不知道是你真的没搞明白,还是真的就那么的蠢。这卫城的事物究竟由谁负责,可不是你能决定的,除非你就是大祭师,或者你是国主?”

    那江心虽然是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的,可是在听到这番话后,两名贲霄阁武者的脸色却是立刻变了。

    二人虽然并不惧怕江心,可是他们却也明白一个道理,按照帝国的管理制度,城主这一级别的权利,是直接由帝国最高层负责管理,即使他们是贲霄阁的人,也不能直接命令或指挥城主。

    贲霄阁的阁主,也许能够指挥其他城池的城主,但是在这新狩郡却是另外一种情况,这里的环境十分特殊,即使贲霄阁的阁主,也不可能直接指挥或命令,他们能够做的只是彼此协商。

    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可是贲霄阁毕竟有着特殊的地位,这两人认为江心不管如何,也应该卖给他们贲霄阁一个面子。

    让二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江心却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表面看似玩笑的话,背后却隐含着巨大的杀机,这其实是在暗示,贲霄阁有违逆高层的决定,自行一套的打算。

    这种指责几乎就是说,他们贲霄阁有背叛帝国的想法,他们两个背后已经冒出冷汗,哪里敢真的接对方的话茬。

    另外一名贲霄阁武者,咬了咬牙说道“我们到来之后,阁主吴天已经告诉你如今情况严重,如果两位祭师大人在此,他们必然会同意我们现在的做法,也会同意由我们来接管内城的防务。”

    “呦,原来你们不是奉了大祭师的命令,那就是说你们是按照祭师的指示在做了。这事情倒也简单了,祭师大人的手令交出来给我一观。”

    江心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伸手到了对方面前晃了晃,示意对方将那祭师的“手书”取出来看看。

    那贲霄阁武者哪里有那什么“手书”,怒火上涌就准备开口。在一旁的同伴相对冷静一些,他知道自己的同伴如果开口,必然会说“你凭什么要手书”或者是“有手书也不会给你看”之类的话。

    可是对方的话中有圈套,只要自己顺着对方的话接茬,那么日后不仅自己两人会有dàmá烦,甚至会直接连累到雨阁也跟着一起倒霉。

    阻止了同伴开口后,这名贲霄阁武者,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一点,开口说道“大家都是叶林帝国之人,对付敌人自然要同心协力,我们也希望江心城主能够为大局考虑,毕竟这一次事关重大,还望你能够多多体谅。”

    这番话倒是放低了姿态,这对于贲霄阁武者来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毕竟他们之前面对东临郡郡守伯卡的时候,都未曾表现出这样的姿态。

    可是江心听完后,却是“嘿嘿”讪笑了一声,摇头说道“既然你们没有手令,那么你们现在就给我速速离开城门口这里,否则我现在就可以向国主传讯,贲霄阁已经……”

    话到此处江心目光一冷,随即一字一顿的说道“接手卫城,城主形同虚设!”

    “你!”

    那贲霄阁武者听到这里,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这次就连他身边那位有些鲁莽的同伴,也看出了眼前情况不妙。

    二人想不到协商到最后,竟然换了的是江心这样的答复,而他们也从未曾遇到过,让他们贲霄阁下不来台的时候。

    脸上神情不住的变换,两名贲霄阁武者在考虑了一阵后,彼此又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一人开口说道“江城主您应该清楚,我们贲霄阁这次损失惨重。而接下来我们必须要给帝国一个交代,眼下我们也在准备给出交代。

    可是你的行为,完全是在阻挠贲霄阁办事,这样一来若是有什么意外,希望你到时候面对帝国诘难的时候,不要对今天之事感到后悔。”

    “后悔,你说我后悔,哈哈哈……”

    江心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仿佛故意要远远传出,引得周围所有人都听到,也在这个时候不论外城和内城,这内城门周围数里范围内都一下子安静下来。

    “你们贲霄阁这一次在东临郡,折损差不多一支完整队伍,近乎二百多人。连小阁主都差点被杀,搞成如此局面你们拍拍屁股直接将东临郡丢下不管,跑到我卫城来指手画脚,还要让我来负责,是这个意思么?”

    听到这番话,两名贲霄阁武者双目瞪的滚圆,眼睛里一片血红,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江心这样当中揭穿了东临郡之事,这等于是将贲霄阁那最后一块遮羞布都给扯了下来。

    这里南来北往的商人极多,相信用不了多久,不光是叶林帝国,就连其他帝国也都将会知道,贲霄阁前几日在东临郡的那场惨败。

    另外东临郡的事情,吴天一直在努力遮掩,同时动用自己在帝都的各种关系,让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这甚至不光是为雨阁考虑,而是为了整个贲霄阁考虑。

    可是江心完全不留情面,这样一来消息传遍整个帝国,就算是想要遮掩,想要消弭影响也都做不到了,他们两个人心中如何能够不恨。

    “江心,你,你够狠,我……,我们贲霄阁记下了!”

    那贲霄阁的武者怒火中烧,灵气暴虐的在身体内涌动着,他有种想要立刻出手的冲动,可是理智告诉他,那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另外一名贲霄阁武者,显得要更加激动,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江心,还是同伴硬生生将他拉走的。

    这两名贲霄阁武者走后,内城的城门内虽然还堵着一堆人,可是却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江心转头望向自己的队伍中,轻声说道“与往日一样,这里留下四人把守城门,规矩还是以前的规矩,不需要理会那帮贲霄阁的人。”

    听到自家城主如此“牛气”的命令,那些卫城武者立刻轰然应“诺”,随即四名武者站出来,分别站立于内城城门边。

    处理完了贲霄阁的武者后,江心这才转头望向莫尚由,说道“莫老哥,不知道我如此处理,您可还满意。”

    那莫尚由赶忙躬身施礼,满脸笑容的说道“可不能这么说,江城主如此可就折煞我了。我这小小一介平民,能得江城主的照拂,真的是感激涕零啊!”

    二人一番话说完,彼此相视一眼,随即同时放声大笑起来,看样子对于赶走贲霄阁这件事,让两人都十分的痛快。

    微微侧身,江心伸出手来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说道“莫管事,进城吧。”

    莫尚由也赶忙欠身,同时回手道了句,“城主大人,先请!”

    这一回江心倒是没有客气,当先向内城走去,莫尚由也只是落后了小半步,跟在江心侧面向城内走去。

    左风四人不动声色的跟在后方,如果说最初江心的出现让左风感到一丝危险的话,通过刚刚发生的事情,左风却是从江心身上又看到了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