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七百三十七章 支脉到手
    当听到这“冰原一族”四个字的时候,不仅那名正在冲洗伤口的老者微微一怔,就连左风也不禁有些惊讶的望来。

    短暂的沉默之后,老者望着闪姬说道:“你是天屏山妖兽一族,血脉传承的一系?如今闪狼兽,才是天屏山脉的王者?”

    老者开口之时,整个人的神情与之前略有几分不同,再准确一点来说,老者似乎不仅仅是对妖兽一族有所了解那么简单。

    邢夜醉这里就只剩下自身的调息恢复,因此左风缓步来到那老者身边,略一犹豫便开始动刀削起老者身上的腐肉。当刀锋划过后,左风的神情再次一变,因为老者身体的强韧程度,甚至要超过自己的手下吐尔莫南,应该算的上是左风见过肉体最为强悍的人类了。

    哪怕是腐肉的坚韧程度,也堪比青铁木般。身上的肉被剔除,老者却是面色如常,笑看着左风说道:“是不是觉得我的身体十分坚硬,这很正常,老子本来就算不得是人类。严格来说,倒是与妖兽一族更接近一点。”

    话到此处,老者微微一顿,转头望向闪姬说道:“想不到现在的天屏山已经沦落至此,只剩下闪狼兽能够继承王者了。”

    听到老者这番话后,闪姬似乎也肯定了什么,随即开口说道:“我不是王者血脉的继承,更不是王的继承,王者血脉是他。”

    说完之后闪姬便转头朝着身边的逆风望去,这一下却是轮到老者震惊了,他之前甚至没有注意到,骑在闪姬脖子上的那个少年。

    之所以老者没有关注对方,是因为逆风看起来就是个感气后期的少年人,在人类中修行天赋算得上极佳,但是却并未被老者放在眼中。

    如今听到闪姬的话后,老者忍不住仔细打量起来,而越看老者也越是心惊,最后冲口问道:“你,你难道是咆兽一族?不到七阶便化形的……咆兽!?”

    看着老者那震惊的模样,逆风在得到了闪姬点头肯定后,才回答道:“我的确是咆兽一族,也的确继承了王者的血脉,不过天屏山的王者并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还有谁能够继承王者?”老者的语气似乎有些激动,甚至连左风将其部分溃烂的血管切掉,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却因为逆风的一句话情绪波动极大。

    “不是继承,是回归。我族当初的王者震天,如今已经重新回归天屏山脉了。”这一次开口的是闪姬,因为她知道逆风是不愿意提起自己父亲的。

    “震天!那家伙回归了,他怎么可能回归,不是被困在那该死的八门拘锁阵法中了么!”

    这老者所知的情况,显然远比左风最初想象中的要多,而且听对方的口气,似乎与震天的关系匪浅,这让左风更加好奇这老者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了。

    显然闪姬也听出了对方的口气,略一犹豫,便开口问道:“前辈,您是……?”

    老者大咧咧的朗笑一声,随即说道:“老夫冰原一族的族长暴雪,也不知道族内这些年如何了,应该早就选出新的族长了吧。当真想不到,我和震天竟然还都能够活下来,真可谓事事难意料啊。”

    闪姬此时已经震惊的张大嘴,似乎她是听过这“暴雪”名号,只见那叫暴雪的老者,突然开口问道:“震天那家伙不是被困在阵法中了么,我可听说那大阵上万年无人可解,到底是谁有如此手段,不仅将阵法破解,还好心的将震天给放了的。”

    听到这番话后,闪姬忍不住转头看向暴雪的身旁,说道:“就是他,正为在为你疗伤就是了。”

    “嗄”

    老者暴雪本来还在大笑,可是突然听到闪姬的话后,一口气倒抽而回,发出了一种怪异的声响,接着便转头望向了身边的青年人左风。

    而左风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此时伤口已经处理完毕,左风已经开始迅速的帮助其涂抹药物。只是这暴雪的身体很诡异,明明已经切割到了新鲜血肉,可是身体内却并没有鲜血流出。

    而左风在疗伤的过程中,左风发现对方的心跳非常缓慢,从对方被救出来后,一直到此刻,心脏一共才跳动了两次。若是以心脏跳动来判断,很容易误会眼前老者已经是死人了。

    “小子,可不要在我面前胡吹大气,虽然我解不开八门拘锁阵法,可却也知道其强大到何种程度,你小小年纪如何能够解得开?”暴雪一脸怀疑的开口问道。

    看着老者那一脸的怀疑,左风笑着说道:“偶然间获得了宁霄的一本书籍,再加上很大的运气成分,这才有幸将震天前辈给救出来的。”

    这话真中有假,假中又含真,实在让人很难分辨,可是闪姬偏偏亲口证实,让暴雪一时间都没有回过味来。

    “前辈的身体如何,是否能够抗住一些霸道的药物?”左风此时已经为其皮肤上涂抹过药物,转而开口询问道。

    闪姬已经明白左风的意思,立刻说道:“左风你就放心吧,不管如何药性强烈,他都一定能够扛得住。”

    点了点头,左风随即取出了三枚特殊的药丸,递到了暴雪的面前。这暴雪也不知道是对左风信任,或者是对自己十分自信,就算药里动了手脚,也对他构不成威胁,将药丸接过来后便一口全部吞服而下。

    药物入口只片刻间,老者便惊讶的望向左风,忍不住说道:“这,这,这么强的吗?”

    也不怪老者感到震惊,三枚药丸刚开始炼化,他就感受到自己身体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恢复着。要知道实力越是强大,受伤和损耗严重时都不容易恢复,反而修为越低的人,恢复起来要更容易。

    道理非常简单,就好像一只碗和一个水缸,要将二者注满水,那只碗顷刻间就能办到,水缸就要花费许多的时间。而一般武者若是一只碗的话,那眼前这暴雪恐怕就是一座水库了。

    可是如今的暴雪,感觉到自己的肉体正在快速修复,而灵气更是以恐怖的速度开始着恢复,甚至就连自己的精神力,都在慢慢的孕养恢复着。药性的确霸道非常,普通人类根本扛不住,可是暴雪却丝毫没有问题。

    “这药丸中有兽族血脉的气息,似乎,似乎是许久之前在大陆上闹腾过一阵的……,幽冥一族,似乎叫这个名字,这里竟然有那帮家伙的味道。”

    也不理会老者的震惊,左风已经返回去查探邢夜醉的伤势,对左风来说,他自然更加关心的是邢夜醉的伤势如何。

    之前他拿给暴雪的药物,根本不算是他炼制的,而是他使用纳晶中的一部分材料柔和成的。既然不需要考虑药物霸道会受到伤害,因此左风也就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不过对方强悍的身体,还是让左风大感吃惊,那强大的药力和能量对方体内持续爆发,而暴雪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一点异常,好像没事人一般。

    这边的邢夜醉已经开始了恢复,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恢复,但是瞧这样子,估计有个十天八天,就该恢复的差不多了。

    邢夜醉身体上的伤势看着十分恐怖,可实际上对方并未下死手,他们需要留下邢夜醉的性命慢慢折磨。所以其身体之中的伤势,并没看上去的那么严重。

    “这边差不多了,我们接下来直接去寻找大地支脉就可以了,让他们暂时在这里疗伤应该没问题。”左风转头看了一眼闪姬,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左风的医道能力,闪姬早就见识过,他当然也相信左风的判断,众人本来的目的是要救人,大地支脉完全是一段插曲。不过既然是天屏山脉被盗之物,当然不能给贲霄阁这帮家伙留下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左风的话刚刚说完,那叫暴雪的老者,已经开口说道:“你们要找大地支脉?此物就在这地下,哪里还需要特意寻找。你们刚刚下来的位置,台阶最底部的旁边有石门,大地支脉就被他们藏在那里。”

    闪姬本来就判断,这大地支脉被藏在地下,也唯有如此才能够更好的隐藏大地支脉的气息,同时还能够将这小山阵法范围内的区域,构建成一处修炼宝地。

    听了暴雪之言,左风和闪姬没有停留,大家立刻就朝着来时的方向冲去。这一次因为不需要担心路上有机关和阵法,所以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台阶底部。

    那石门倒也好寻找,根本不去理会开启之法,闪姬一爪子上去石门便直接被轰开。

    只见内部的石室中,一截散发着丝丝绿芒的藤蔓,被放在在石室中央的阵法内。这藤蔓如今不过拇指粗细,正如闪姬说的那样,并没有剩下多少。

    这大地支脉被安放在阵法之中,阵法会源源不断的抽取其中的能量,然后融入到大阵,释放到外界小山所在的范围之内。

    左风取出一只水晶瓶,将大地支脉放入水晶瓶中后,小心的以阵法将瓶口封好,转头说道。

    “闪姬前辈,我考虑了一下,这大地支脉还是由你来吸收。不过现在却不是时候,待我将其处理过后,再寻一个合适的地方让你吸收。”

    闪姬本来要拒绝,可是逆风却开口说道:“母亲不需要跟我大哥客气,他既然说了让你吸收,就必然会对你有巨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