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七百七十一章 封闭的城
    入夜之后,卫城被彻底封闭,准确一点来说,当时被彻底封闭的只有内城,而外城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如果当时外城有人想要离开,也并不是无法办到,只不过需要具备一定的身份和地位而已。当然,在卫城的外城,这样的人物几乎不存在,虽然外城也有一些势力,但实际上与内城那些人物与势力相比,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上。

    纵使外城极为关心内城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们却始终未能真正了解到,除了一些混乱的兽吼,再就是听不清内容的人类叫喊,此外更多的是厮杀和打斗的声音。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午夜之前,差不多亥时前后。卫城启动了护城大阵的封禁手段,这手段并非是城主江心所动用,而是贲霄阁所动用的手段,这种封禁方式,就连城主江心都无法解开。

    以信物封禁城池的是伯卡,不过他所使用的信物却是小阁主琳鹄所拥有。当卫城护城阵法开启封禁的瞬间,不仅内城与外城相互隔绝,整个卫城也彻底与外界隔绝。这也是除了最初的消息传递之后,新狩郡守琳琅,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卫城消息的主要原因。

    三道巨大的火红身影,从远处朝着卫城疾驰而来,他们的速度快的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一般。从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卫城外城灯火通明,只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现在的卫城之内必然有事发生。

    因为卫城的外城,为了方便管理,入夜之后街道上采用的是宵禁之策。差不多在午夜之前,所有商铺店面都必须要关闭。可如今早已经过了午夜,外城还如此的“热闹”,事出反常必有妖,那飞驰的巨大火红色身影速度也随之再次加快。

    眼看着距离卫城越来越近,最前方的火红色身影,突然扬起头颅,发出一声悠长且尖锐的鸣叫声。

    这只六阶巅峰火云鹰,结合自身的兽能,让其发出的声音带有特殊的震动频率,几乎瞬间就传入了卫城。最为奇特的是,在卫城的城门上方,一口比水缸还要大了数倍的大钟,因为火云鹰鸣叫声中的震动,激发的那大钟发出了嗡鸣声。

    卫城城卫军都明白,当眼前大钟以这种方式响起的时候,就代表了贲霄阁有大人物来到。不需要通报姓名,立刻打开城门迎接入城。

    然而那些城卫军,却一个个呆在城墙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开启城门。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护城阵大阵开启封禁手段,除非解开封禁,否则别说开启城门,连靠近城门他们都做不到。

    正在快速飞驰中的火红色身影,速度仍然不减,在火云鹰背上一名身穿华丽长袍的中年人,此时的脸色阴沉的好似要滴下水了一般。

    他没有命令,手下人就不敢让火云鹰减速,此人看着那毫无动静的城门,突然开口,满是威严的大喝道:“我乃大祭师郑炉,速速打开城门!”

    这乘坐火云鹰来到之人,正是大祭师郑炉,此时城墙上的众多城卫军,脸上齐齐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神情。

    他们已经猜到对方身份不低,却没有料到竟然是大祭师本人亲自到来。他们一群城卫军满脸苦涩的望着空中,尤其是那第一只火云鹰上的中年男子,眼中甚至划过一抹绝望之色。

    贲霄阁四位大祭师中,就数这位火祭师郑炉脾气最是暴躁,如今大家面对着他,却偏偏无法开启城门,将来会是怎样的命运,他们甚至有点不敢想象。

    众人想要解释,奈何郑炉能够从如此远的距离,直接将自己的声音传过来,可是他们这些人却无法办到,这些城卫军现在就算是扯破喉咙,对方也不会听清半个字。

    火云鹰的叫声,未能让城卫军立刻打开城门,这已经让郑炉感到十分不爽。如今自己已经报出身份,城门竟然还半点没有开启的意思,郑炉的脸上已经因此罩上了一层寒霜。

    在郑炉身边的其他人,此时也露出了焦急之色。他们这些贲霄阁武者,自然了解郑炉的脾气,更是知道触怒了郑炉后,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

    郑炉的实力在御念期,数里之外他便可以看到卫城外城的情况,更是能够凭借自身修为传音到城头。他本来打算径直冲入内城,在外城不做半点停留。

    没想到卫城城门紧闭,自己堂堂祭祀殿的大祭师,竟然被这一个小小的卫城拒之门外,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喷涌而出。

    没有得到命令,虽然那驭兽师心中叫苦不迭,可是却仍旧不敢命令火云鹰减速。眼看着城墙距离越来越近,若是再不减速,到时候恐怕将会直接撞在城墙之上。

    如果是单纯的城墙,自然禁不起六阶火云鹰的冲撞,可是这城墙之外是由护城大阵所包裹,别说是六阶,就算是七阶巅峰的火云鹰,也不可能打破阵法。

    “还不速速撤去阵法打开城门,你们难道是想找死么?!”郑炉双眉竖起,眼中寒光迸射,最后厉喝出声。

    到了这个距离,城墙上的城卫军中,一名纳气中期的强者,立刻开口高声喝道:“大人,阵法封锁了,打不开,我们打不开城门呐!”

    此人是城卫军外城的最高统领,眼下也只有他的声音才有希望传到郑炉的耳中,他虽然心中恐惧,却不敢再做耽搁。

    目光微微一凝,郑炉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几乎眨眼那三只火云鹰便已经来到了城门前方。

    满是怒火的郑炉,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扭曲,与此同时周身气息诡异的爆发。浓郁的火属性灵气以十分霸道的方式向外宣泄,直接在火云鹰身体外部,形成了一片极为特别的区域。

    这片区域之中,有着浓郁的念力在其中,当这片区域出现的一刻,三只火云鹰那强猛的冲势戛然而止,就这样被生生的凝固在了空中。

    按照原本的速度,火云鹰自身绝对没有办法停下来。而如果单纯采用力量,又或者是灵气把火云鹰停下来,那与直接将火云鹰击杀没有任何区别。因为火云鹰前冲的力量,加上阻止其停下的力量,同时作用在火云鹰身体上,就相当于凝念初期强者的全力一击。

    不过这郑炉不愧是御念期大能,他以自己强大的手段,直接将这片空间凝固下来。恐怖的力量释放在空间上,并未直接释放到火云鹰的身体上,通过这样的手段,郑炉才成功保住了火云鹰的性命。

    那只冲在最前方的火云鹰,此时距离前方的护城阵法,也不过只有不足三丈的距离。如果真的撞在上面,不光是身下那三只火云鹰坐骑必死无疑,身边的奔霄阁武者,恐怕也将会有两成直接丧命。

    身体之外的气息快速收敛,郑炉也同时将精神领域收回身体,三只火云鹰和奔霄阁武者,马上就恢复了行动自由。

    目光凛冽如刀子般转动,先是看了一眼城墙上,那一个个噤若寒蝉的城卫军。有些人甚至在接触到郑炉目光的瞬间,直接瘫软昏厥过去,那些还能保持清醒的城卫军,此时也已经吓的几乎失禁。

    “哼!”

    郑炉对于这些小人物根本懒得理会,即使胸中有无尽的怒火,他也不会发泄到这些人的身上,因为这些城卫军在郑炉的眼中,与蝼蚁无异。

    视线缓缓向下移动,郑炉的注意力已经投向眼前的护城大阵之上,他当然能够看出眼前的护城阵法开启了封禁效果,但是他却是第一次,被封禁的护城大阵阻挡在外面。

    护城阵法的封禁由琳鹄开启,郑炉是少数拥有解除封禁的信物之人,连阁主吴天开启的阵法封禁,他也同样能够解除。

    然而这却有一个前提,这前提就是需要在城内的阵法中枢,利用信物解开封禁。换言之,郑炉要首先进入城内,然后才能够解除封禁,然而他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无法进入城内,他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手中捏着那解除护城大阵封禁的特殊阵玉,郑炉额头青筋在剧烈的跳动,感觉上那血管好似随时就要被破裂开。

    “该死,该死!”

    重重的咒骂了一句,随即郑炉的手掌一紧,那枚只有大祭师才能拥有的阵玉,就在郑炉的手中化为粉末,而他就这样攥紧拳头,狠狠的朝着面前的护城阵法轰了过去。

    这一拳挥出,直接轰击在了阵法壁障之上。自拳头的中心位置,有着一道道火焰冲出,迅速的沿着面前大阵壁障表面扩散开来。

    原本几乎半透明的护城大阵,彻底闪烁着亮起,同时阵法之中的阵络也随之飞快的转动,看得出来那是阵法在自行化解郑炉这一拳的破坏力。

    那些火焰仿佛犁地般,在阵法壁障表面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同时还有着道道涟漪,在火焰焚烧过后,向着周围缓慢的扩散开来。

    只不过阵法波动虽然剧烈,可是阵法壁障表面,很快就开始了恢复,郑炉的攻击力虽然强猛,但是却不足以直接将护城阵法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