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退入二层
    在得到竹楼阵法的的信物时,琳智也讲述过一些眼前阵法的运用之道,其中最先介绍的手段,便是左风之前口中所念出的“冰封十里”。

    琳智所介绍的“冰封十里”,实际上多少带有一点夸张的成分,因为那就是将第一层的阵法力量,以灭杀范围内的敌人的目的,而展现出来的一种手段。

    如果正常情况下释放,最多也就是三四里的模样,差不多也就是小半个交易行的后园。只不过这攻击的手段,并非只能够施展一次,利用阵法的运转和补充,即使连续使用,也可以在半个时辰内发动三次以上。

    然而左风动用的的手段,却并非是琳智所说的方法,毕竟当郑炉连续发动两次攻击后,左风便已经看出了,外部的防御阵法根本抵挡不住郑炉的攻击,最终第一层阵法也必然会被毁。

    在郑炉忙着向左风“攻心”和“施压”的时候,左风却是注意到了,无数的武者正在朝阵法这里靠近过来。

    原本这里都是以琳鹄和伯卡的手下为主,可是因为郑炉的来到,几乎距离这里稍近一些的武者,此时都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这些人自然想要见识一下郑炉的手段,而同时他们留在这里,也是等着郑炉擒拿暴雪后心情大好,对在场所有人加以赏赐。

    抱着这样的心理,朝这里聚集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甚至许多人是焦急的全速赶来,而左风看到这些后,想到的却是另外一层。

    自己等人的目的是要为闪姬争取时间,而城内的武者越多,对闪姬等人威胁也越大。眼下郑炉信心满满,要打破竹楼阵法抓捕暴雪和自己,可是一旦对方发现眼前阵法极难破除,他肯能会改变思路,去搜寻琳智的下落。

    到了那个时候,不光琳智有危险,闪姬也同样不安全。那么在这里消灭的敌人越多,自然就会让闪姬和琳智他们更加安全。因此在考虑之后,左风最终做出决定,以特殊手段发动“冰封十里”,一次性将这第一道阵法的力量全部宣泄而出。

    正常情况下,左风当然无法做到一次性释放阵法之力,可眼前却是有郑炉的“帮助”。在郑炉发挥更强大的攻击前,左风先将第一道阵法内的阵络进行临时加固,通过远古符文在其中脆弱的部分进行联系,目的就是让阵法延迟爆发,这样能够将其中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这种稳固并不是为了阻止阵法被破坏,而是让阵法被破坏之前,能够积蓄更多的能量。尤其是对方发动的是“人火”的攻击,这也能够激发出第一层阵法中更多的极寒之力。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左风便直接将第一层阵法挪移到外部,直接承受郑炉双火拳的攻击,待阵法中充斥满极寒之力,同时又在即将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左风才趁机发动“冰封十里”。

    如此一来不堪重负的阵法,会在能量爆发中彻底瓦解,以“冰封十里”的手段,将其中的力量以“自爆”的方式向外宣泄。此时这第一道阵法释放的不仅仅是名副其实的“冰封十里”,冰晶风暴几乎在不到三次眨眼的时间,便席卷了周围十四五里的范围。

    由于是一直在积蓄着能量,所以当真正爆发的一刻,才会释放出最强的破坏力。只不过冰晶风暴来势凶猛,持续时间却并不长,仿佛昙花一现般。

    灰色的极寒风暴中,充满了白色的晶莹光点,从扩散覆盖周围十四里多的范围,到慢慢的减弱消失,前后也不过就三息左右的时间。

    随着第一层阵法内的能量全部释放,以竹楼为中心最先归于平静。即使早有了心理准备的左宰、琥珀和暴雪三人,都不禁下意识的睁大了双眼,震惊的望着阵法外发生的一切。

    他们也是知道“冰封十里”这个手段,却没有想到左风竟然如此大手笔,直接以整个第一层阵法,只用来发动一次性攻击。

    此刻的左风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眼中却是充满了兴奋和期盼的神情,打量着阵法之外的一切。

    随着冰晶风暴的过去,周围的景物也渐渐浮现而出,而映入眼帘的一切,都仿仿佛被罩上了一层冰晶般,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无数的霞光。看着眼前霞光烁烁的冰晶世界,大家都有种身处仙境一般的感觉。

    只不过这种感觉也只维持了片刻,大家就看到了第一道人影,一道与这冰晶世界格格不入,周身燃烧着一大片火海的身影。

    随着冰晶风暴的过去,郑炉此时脸色也变的异常难看,只不过他只恨恨的看了左风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身后。

    冰晶风暴在慢慢的消失,随着那风暴的不断消退,开始有武者露出身影来。最先出现的是城卫军,这些人此时还保持着转身欲逃的姿势,全身却是僵硬在当场,那身体之中已经没有了半点气息。

    看到那些被冰晶风暴瞬间杀死的城卫军,郑炉的脸上也随之浮现出了一抹冷意,虽然不想承认,然而眼前这些死去之人,他也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

    冰晶风暴在持续的消失,而郑炉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波动,看到这一幕后,郑炉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喜色,这说明有人在冰晶风暴中活了下来。

    可是当那巨大的身影在冰晶风暴消退彻底显现出的时候,郑炉的嘴角也是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那是一只身形庞大的血阵拟兽,只不过这拟兽身体已然僵硬,而在拟兽身体之中释放血阵的五名贲霄阁武者,此时双手双腿都包裹了灰白色的寒冰,虽然没有丧命,可是如此模样,显然已经是彻底废了。

    连发动了血阵拟兽,都未能防御这极寒之力,其他人就更加无法抵御了。那冰晶风暴还在消失,郑炉也看到了空中有人影,突然朝着地面坠落。

    那些是御空飞行正在逃走的人,当冰晶风暴席卷开的时候,他们便被直接凝固在了空中。此刻当冰晶风暴退去,他们的身体便直接从空中栽落。掉落地面的瞬间,武者的身躯,直接化作了一片的冰屑和碎渣散落开。

    尤其是当那些碎屑和冰渣,溅落在周围凝固武者身体上的时候,也会直接碎裂开来,脆弱的就好像水晶杯子一般。

    最开始还只是零星几个人,而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几十上百人的出现,城卫军和临时招来的武者,在这场冰晶风暴中,几乎被全部灭杀。

    贲霄阁武者若是小队集体行动,虽然没有当场死亡,却基本都是手脚被寒力彻底废掉。

    在这些人群之中,郑炉最后只看到,释放出自身精神领域的伯卡,以及在他精神领域之中的琳鹄、江心和六名武者,勉强的活了下来,只是一个个身体十分虚弱,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惊恐。

    冰晶风暴一直覆盖到了多宝交易行之外的数里距离,也就是在郑炉没有看到的地方,也有着不少的武者,也都被当场击杀。

    只是粗略计算一下,就是刚刚左风利用这一道阵法,击杀掉的武者就有着接近两千人,而且这还没有计算,那些虽然存活,却根本没有战力的贲霄阁武者。

    缓缓的转过头来,郑炉的眼中已经血红一片,即使他平时生性十分凉薄,可是在面对如此严重的武者损失之时,还是被彻底激怒。

    “左风,今日之事我郑炉记下了。这笔账我不光要向你讨,我还会向你的所有亲人朋友,所有与你哪怕有一分一毫关联之人,都将会受到最痛苦的折磨而死。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我郑炉说到……做到!”

    最后一番话,郑炉说的斩钉截铁,看得出来他的确是下定了决心。只不过对方说出这番话后,左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用看待白痴的目光看着郑炉。

    “我突然觉得你这人很有趣,那吴天、江心、还有琳鹄等人,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家人和亲族,难道我不知道他们会作什么?

    我们之间早就撕破脸皮,想不到你堂堂祭祀殿的大祭师,也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我还当真是高看了你。”

    听到左风如此说,郑炉脸上陡然间泛起了一丝青紫色,那是怒火上涌,情绪剧烈波动所导致。如果在这之前,左风以言语刺激,郑炉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能让他放在眼里的就只有暴雪。

    可是就在前一刻,左风借助阵法之力,直接灭杀了手下近两千名武者,这不仅仅是血淋淋的损失,更是实实在在的一巴掌,打在了郑炉的脸上。

    轻轻的点了点头,郑炉声音沙哑的从口中挤了一个“好”字,接着身体之外那些火焰便陡然间收缩,朝着其身前汇聚而去。

    在他身前五尺左右的距离处,那些火焰飞快的凝聚着,金色的火焰在不断的压缩凝聚。从最开始水缸般大小,渐渐的凝聚成了脸盆般大小、

    而郑炉眼中闪过一抹狰狞和狠戾之色,接着在其身前的火球再次收缩,这一次化作了成人头颅大小。

    看着那高度凝聚的火球,左风眉头紧锁,随即又突然舒展开来,脚下轻轻一踏便朝着后方飞退而去。在其身后一道阵法壁障直接打开,在左风进入后,便又迅速的合拢。

    外层整套大阵所化的壁障,也随着左风的后退,慢慢的向内收缩,最终来到第二层阵法壁障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