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专为等你
    “不瞒城主大人,我现在也只有初级药师的水平而已,”

    左风一脸微笑的回答道,离殇对于“城主大人”这种刻意拉开彼此关系的称呼丝毫不以为意,而是笑着点了点头,

    离茹却是一脸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还初级炼药师而已,简直是在胡吹大气,脸皮还真是厚,”

    左风无缘无故被对方奚落,倒沒有生气反而一脸不解的看向了离茹,自己能够制作出药散应该是达到了初级药师的水平了才对,

    药寻却是一边吃着菜,一边笑着说道:“丫头,你可不要用平常人的眼光看待他,初级炼药对于他來说已经沒有任何问題,恐怕现在就是炼制药液也是有可能完成的,”

    离茹震惊的张大了嘴,离殇却是双目微微一亮,不禁再次深深打量起左风來,只有左风一脸莫名的看着对面吃惊的两人,又望了望身旁忙着吃东西的药寻,说自己能够炼制药散达到初级药师并沒有夸大,可是说能够炼制药液达到中级药师,他觉得这个玩笑可是开的有点大,

    药寻将口中的菜咽了下去,偏头看了看一脸迷茫的左风,这才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一般人都会专心于修行,对于炼药之术大多数人都会当成一个负担,具体原因我也曾经跟你说过,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在炼体阶段去钻研炼药术,而像你这般年纪就达到初级药师的水平者更是屈指可数,”

    药寻是在场这些人中唯一了解一些左风过去的人,所以他也知道眼前这怪胎,虽然拥有念力这种存在,可是从未正式与人学习过炼药之法,所以他才把情况解释给左风听,

    说完药寻又看向离茹,笑着道:“不要一脸不敢相信,你以为我拿出的那瓶聚力散出來竞拍,那药散就是我制作的不成,”

    离茹此时更加震惊了,聚力散在什么等级她身为峦城首席拍卖师自然知晓,那可是初级药师炼制的顶阶存在,她根本无法想象是眼前少年炼制出來的,

    离殇却是露出了恍然之色,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茹儿,前辈说的沒错,那药散应该是这少年炼制的沒错,那聚力散我最初见到时就感到很意外,那明明是最近才炼制好的药散,老前辈又是绝不会无聊的炼制那样满满一瓶,所以我也曾大胆猜想过是这位叫沈风的少年炼制成的,”

    离殇说完就望向左风,离茹也是一脸不感相信之色的看了过去,此时左风被两人如此瞪视着,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了一般,

    “好了,闲聊就到此为止,今晚这一餐老头子我吃的很好,也就不再打扰下去了,”

    药寻在此时站起身來,抹了抹嘴边的油渍,随后手掌一番就取出了一壶酒來,同时随意的喝下了一大口,左风也正觉得不知如何应对离殇频频丢出的问題,正好借此机会站起身來欠身表示感谢,但双眼却是有些不舍的看着桌面,毕竟他这一晚也就最开始时吃了几口离茹夹过來的菜,

    离殇虽然不想两人现在就走,可看到药寻的态度后,她也只能无奈的起身相送,

    “前辈这酒应该还有很多吧,不如……”

    离殇还沒有说完,那药寻却立刻开口说道:“别想打老头子的主意,这些酒都是我留着以后喝的,你想要可以找这位沈小友酿制给你,”

    离殇心中一动,就转回头來冲着左风说道:“不知沈风小兄弟可否为我酿制一些忘忧醉,至于材料方面你大可放心,我这边会全部准备齐全的,”

    左风略一犹豫,就轻轻点头表示了同意,离殇见此也是露出了感激的笑容,连之前还一副很不满的离茹也冲左风微微一笑,

    离殇送左风二人离开后,转身正好瞧见离茹气鼓鼓的表情,不禁摇头说道:“茹儿,你平时什么客人都能应付自如,可今天怎么面对这沈风时如此沉不住气,”

    “那个家伙一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态度,我是为姑姑生气嘛,”离茹撅着小嘴说道,沒想到她与离殇竟然是姑侄关系,

    离殇大有深意的看着离茹,说道:“我看你是嫉妒这沈风的天赋才是真的,是不是媚功在他身上丝毫不起作用,”

    离茹微微一愣说道:“姑姑怎么知道的,”

    离殇望着大门处左风两人离去的方向,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才幽幽说道:“不只是你,恐怕我的媚功在他的身上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这怎么可能,”

    ……

    “药老,您刚才为何说我的炼药水平达到了中级药师,我现在最多也只能炼制出药散而已,”刚一走出大门沒多久,左风就一脸疑惑的问道,

    药寻微微一笑,说道:“这方面你可就及不上离茹那小丫头了,他一听说那聚力散是你炼制的,就立刻明白了我所说的意思,”

    接着又说道:“聚力散可以说是药散中炼制难度非常靠前的,而那忘忧醉她也知道是酿制的,能够酿制出那种酒的炼药师,能够炼制出初级药液这几乎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虽然得到了如此高的评价,左风却显得极为平静,因为即使如药寻所说他的水平几乎能达到中级药师的水平,但自己终究沒有一张炼制药液的药方,而且沒有成功炼制出药液他还是不会给自己定位太高,

    “怎么,对我沒有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沒有信心呢,”

    药寻看到左风表情沒有任何变化,不禁开口询问道,

    “抛开我能否炼制出药液不谈,我连炼制药液那种中品药方都沒有,这样也能称为中级药师,”

    药寻听完之后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轻笑着说道:“小滑头,说來说去还不是想从我这里骗一张中品药方嘛,”

    左风两手一摊,说道:“这话題好像是你提起的,当然你要是有中品药方,我倒是也不会嫌弃,”

    药寻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本來还想说些什么,却忽然眉头一皱开口道:“看來你这家伙的人缘还不错,我不喜欢见外人,所以你还是自己去见他们吧,我到草棚去等你,”

    左风此时也看到了前面的人影,虽然夜晚很难视物,但左风的目力极好已经能辨认出远处的人之中有一位是康震,

    药寻说完之后就转身向着旁边一处小巷走去,左风也知道药寻那怪异的性格所以沒有理会,而是迈步向前继续走去,

    “沈风小友,沒想到你在拍卖行呆到这个时间,看不出你和城主大人还是相识,让我空为你担心一场,”

    康震远远的也看到左风就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來,左风听出來这康震是刻意在此等着自己,所以脚步也加快了一些迎了上去,

    “康大叔,是不是担心我的安全,所以才再次等候,实在抱歉,那城主和我可不是什么旧识,只是和我一起的那位老前辈与她是旧识而已,我也只是顺便去蹭了顿饭而已,”

    康震听完微微一愣,沒想到左风如此坦白,他本來还以为左风会用其他的托词來打法自己,更让康震有些意外的是,他听说这峦城城主性格极为孤傲,虽然各方势力都想与他攀些交情,但无一不是无功而返的结局,

    “今天拍卖会那傀灵门的少门主傀襄好像对你有些在意,我听手下说他还派人去查过你的底细,而你之前为了我家秋秋还得罪了血狼帮,我怕今天你露面后他们会找你的麻烦,所以我才在此等候,看來我还还是白担心了一场,”

    左风听完之后心中极为感激,真诚的欠身施礼,说道:“我与城主并非相识,相信她也不会为我解决任何麻烦,康大叔对小子如此关心,我先在这里谢过了,”

    “你我之间就不要如此多礼了,那峦城城主极为神秘,不知道……”

    康震摆了摆手,好像很不喜欢左风对自己如此客气,接着有试探性的问起了峦城城主的事情,

    左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康大叔还请见谅,我其实只是陪一位前辈一同赴宴,但是有言在先,对于城主的事情我不可向外透露,做人要将诚信,我想康大叔这样的生意人定然不会为难我的,”

    康震表情一僵,接着就露出一副无奈的笑意,左风既然都如此说了他也就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了,略一犹豫,康震又试探着问道:“那位经常和你在一起的老者,我看他气息极为隐晦,连我都一点看不出其修为深浅,不知是何來历,对了,我发觉你的修为也很隐秘,难道那位老者是你的师父,”

    左风此时感到有些头痛,这康震问題接连不断的抛出,但这些问題头是他无法回答的,那城主的身份虽然沒有特别交代,但左风不是傻子,知道这些都是自己不可以随便对人谈论的,

    那叫药寻的老者更是神秘,不止是來历自己不清楚,而且对方修为和炼药水平,在自己看來都是一个迷,此时面对康震的询问,左风只能是继续摇头苦笑,

    看到左风如此为难的样子,康震的表情也有些尴尬,看來今晚注定是毫无所获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