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炼药隐情
    当左风出现在康震面前的时候,连这位一直坚信着左风可以安然无恙渡过难关的人,都显出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神色,好半晌这才激动的用力一掌拍在左风的肩头,

    就在康震的手掌拍在左风肩头的时候,左风的眉头略微挑了一下,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别人沒有发觉,以康震的眼力又如何会看漏,

    他立刻就想起了一些什么,扭头冲着周围的一群人大声说道:“大家都散了吧,一会儿还要准备上岸的事情,该忙什么就去忙你们的吧,”

    这话一说出口,周围兴冲冲围观过來的人,就立刻各自散了开去,

    见康震将周围的人都遣散,左风也并沒有多说什么,而是回头向着人群之中撇了一眼,正看到那叫康启的青年,目光诧异之中带着一丝愤恨上下打量左风,好像准备将左风整个人都彻底看透一般,

    左风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收回,装出根本沒有留意到他的样子,缓缓说道:“康大叔几天不见,不如我们安安静静的聊上一会儿,我也好跟你讲述这些天來我炼化铸体丸的事情,”

    康震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正好我也想要询问一下你的事情,这么多天你一点动静都沒有,还真是让我好一阵担心,不过看你现在恢复的这般好,我也就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

    说着就带着左风当先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还不忘了回头说了一句“小颜,准备一些酒菜送到我房间去,告诉其他人不要來打扰我,我要听听沈兄弟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左风听到散去的人群中,传來素颜应答的声音,听她的口气中虽然有着一些不悦,但是答应的倒还算是痛快,想來这素颜定然也是急着去准备一下,稍后要跟着其他人一块下船去城里逛逛,

    从左风离开自己的船舱后,就立刻引起了全船之人的注意,不过负责警卫的武者还是很快反应过來,立即去通知康震这个消息,

    康震來时火急火燎,不过见到左风并沒有大碍后,也是稍微放心了一些,拉着左风径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身上的伤并沒有好转,”

    “那铸体丸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风和康震在进入房间之后,就几乎同时开口说道,康震是刚才轻拍左风肩头时发现左风的神色微微有异,而左风是急于想知道之前的一些疑问,尤其是明明三颗铸体丸,为什么非要强行将他们糅合在一起,

    两人同时开口,却发现对方也是有着急切想要知晓的问題,沉默了片刻之后就同时大笑起來,左风虽然对于铸体丸感到怀疑,但是却很肯定康震与此事时无关,他也只是猜测康震应该会知晓一些事情罢了,

    而康震也是非常意外,左风既然吸收炼化了铸体丸,可是身上的伤却依然存在,这让他也同样感到意外和着急,

    两人都是这般默契的开口,随后又是同时开怀大笑,一种心心相印的气氛弥漫在船舱之中,

    半晌之后,还是左风率先说道:“康大叔这铸体丸当初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之前见你欲言又止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我服下这铸体丸之后发觉这其实是三颗铸体丸,被人故意糅合在了一起,并非是无意之中将之融合,所以药力分三股发作也搞得我苦不堪言,

    不过好在我功法有些特别,加上炼化药物的过程也比较顺利,所以铸体丸改造身体的效果已经达到,只是身体的损伤还在继续修复之中,我现在的情况说好不好,说差也算不上有多差,”

    左风一口气说了这些之后,就抬头看向了康震,康震初听之时脸上的神色就微微一变,随后有些愤怒的低哼了一声,直到听完左风的叙说这才诧异的向左风望去,

    他可是炼药世家出身,对于炼制药物和炼化药物都是有着一定的认识,三枚铸体丸同时服用的后果,他虽然沒有亲身尝试过,但是只要发挥一下想象力就能够明白,一般人是绝对无法坚持下來,就是那分作三次的破坏身体各个部分,恐怕就会直接要了武者的小命,

    以他的见多识广也从未听闻过又这等厉害的功法,但是坤玄大陆地大物博,有这等神妙的功法倒也不足为奇,可实际上左风哪里只是功法特殊而已,他的功法和身体的特殊都堪称是大陆上仅有的存在,

    康震倒是丝毫沒有表现出对于左风所说有丝毫参假,所以听完左风的述说之后,康震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有些郁闷的说道:“我也沒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铸体丸的炼制方法我也是亲自看过的,炼制的过程之中我也始终在旁边协助,所以也沒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康震抬头看了左风一眼,然后才继续道:“我交给你铸体丸的时候也是有些犹豫,但是就像我说的那样,炼药之中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虽有怀疑但却是沒有任何凭据,因此我在交给你铸体丸的时候也沒有将我的怀疑说出來,”

    康震这一番话说的思路并不清晰,左风却是隐隐感觉到了康震心中的矛盾,不过这也更加肯定了康震沒有故意对付自己,所以他的心中自然对康震所说更加好奇,刚刚开口想要询问,康震却是开口继续说道,

    “第一次你坚持要将铸体丸留下來尝试服用,我虽然犹豫但是却沒有极力反对,可是就在我离开之后,想要去找那位长老再次询问一番,却发现康启那小子急匆匆的从他的房间走出,这才引起了我更大的怀疑,

    不过我还是请教了一些阻止药力扩散,和尽量将我无保存的方法,之后我就急忙赶去找你,

    当时我连门都沒有敲就闯了进去,就是害怕你已经将铸体丸服下,但同样的我也是沒有任何凭据,只是凭着感觉认为这铸体丸有问題,所以极力的组阻止你服用,可最后你却依然是铁了心要将铸体丸服下,我也只能希望你平安无事的将药丸炼化,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担心,多后悔沒有成功阻止你服药,”

    左风眉头紧锁的听完康震所说,也终于让他明白了为何康震第二次惶急的赶回來,而且极力的阻止自己服食铸体丸,因为当时康震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左风感到极为的别扭,

    左风的性格天生就很倔强,康震越是这样不敢以实情相告,左风也是越发的觉得有问題,你既然不坦诚的将所有告诉我,那么你阻止我服药,我却偏偏要将药服给你看,

    当时的左风其实心中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服下的铸体丸,当然左风也是有其他必须服用铸体丸的理由,所以这些加在一起他当时才根本不听康震的劝阻,

    如今事情已经渐渐明朗,康震和左风都发现问題指向了一个人,就是康家那位负责炼药的长老,

    左风表情严肃的说道:“你们康家那位负责炼制铸体丸的长老,究竟是谁,”

    “他是康家的三长老,康啸山,”

    康震毫不犹豫的说道,左风低声的默默重复了一遍“康啸山”这个名字,当康震说出三长老的时候,左风就已经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因为他现在几可肯定是这三长老在其中搞鬼,

    原本左风就对这炼药之人有所怀疑,因为当初他在服用铸体丸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铸体丸根本是炼制成的三枚,然后被人故意给糅合为一,

    这种故意将药丸糅合为一的方法,左风在一些书中也听到有人提起过,一般这样的手法只有那些高阶的炼药师才会去修习,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独占一些好处,

    培养一名高阶炼药师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是一般的小家族根本承受不起的,只有一些庞大的势力和超级世家才有能力培养出來,这样的高阶药师培养起來自然要服务于所在的家族和世家,他们想要自己捞一些好处就会很难,

    不知道多久之前有位高阶药师却是发现了一个方法,就是将炼制好的药丸或丹药,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将之糅合到一起,这样家族之内以为他只成功炼制成了一枚药丸,但实际上他却是一次付出去两到三枚,然后他再悄悄的从买家那里收取一定的好处,

    如此一來家族也不晓得另外两枚药丸的好处,以更加便宜的代价落入炼药师的口袋,

    左风本就有所猜测,当听康震说那康启悄悄去见过那炼药之人时,就已经隐隐猜到了炼药的就是那位三长老,

    现在听到康震亲口证实,一切也就变得明朗起來,那三长老的确是在炼制铸体丸的时候动了手脚,其目的未必是为了加害左风,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将药丸弄得好像炼制失败,

    而康震之前给出的三种解决办法,相信也是当初那位三长老提出來的,目的就是让左风自己选择前两种,到时不论左风选择到康家之后再想办法将药丸分离,或者是在船上他慢慢将铸体丸处理好,到最后左风也就只能获得一颗铸体丸,而且还是那颗药力损失最为严重的一颗,

    康启能不能够得到一颗铸体丸左风不知道,但是有两颗必然都会落入到那三长老康啸山的口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