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调动所有
    燃文书库    炼骨期顶峰即将跨入到淬筋期,和淬筋期顶峰即将跨入到感气期,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炼骨期顶峰迈入淬筋期,修为依然还处在炼体阶段,可淬筋期迈入感气期,武者就将达到武者修行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炼气期。

    所以说这两者之间的差别绝不仅仅是一个阶位那么简单,这是左风在交手之初就想到的。可是能够猜想到是一回事,实际交手碰撞却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左风直到与对方真正交手碰撞后,才明白自己当初的判断还是有很大偏差。

    傀荣那一拳看似平平无奇未动用任何的武技,可是在出手的瞬间,左风感到周围的灵气仿佛都像自己聚拢过来。自己好像被对方的灵气困在了原地,浑身上下都好似陷身泥沼之中一样。

    随后的一拳挥击而来,左风又感到自己所处的空间中,灵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而去,接着向傀荣的拳头处聚拢而去。算起来左风这是头一遭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接触这种几乎达到感气期强者的攻击。

    大惊失色之下,左风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在手掌拍击到对方的拳头上的刹那,另一掌也赶忙调动起了灵气送入到前方的手掌之中。自从左风能够真正施展云浪掌后,他就已经决定不再使用“伪云浪掌”,可是这一刻他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能够暂时逃脱出傀荣的手掌,才是眼前最要紧的。

    云浪掌达到初期的要求就是将三股灵气汇聚在掌心,在攻击的同一时间打入到敌人的身体中。这三股灵气在不同的经脉之中运转,最初的灵气包裹在手掌之外,敌人会清楚的感受到手掌外面的灵气波动。

    但实际上还有另外两股灵气,变成了阴柔不宜察觉的灵气,跟着第一道灵气同时送出,暗中对敌人的身体进行破坏。

    在与傀荣碰撞的瞬间,左风就知道单单是这么简单的发出初期的云浪掌,自己恐怕很难在对方的攻击下脱困,而且自己会受多重的伤害自己也不清楚。

    索性孤注一掷下,左风将能够调用的灵气统统由另一只手掌,拍入到了前方三股灵气汇聚的手掌中。而在傀荣和自己碰撞的瞬间,左风就知道自己判断的没有错,若不加入伪云浪掌,自己这一下必将栽在这傀荣的手下了。

    这傀荣拳头表面上带着狂暴无匹的灵气,好像务要在这一拳之下废掉左风的整条手臂。可是当碰撞发生的瞬间,对方的拳头之上竟然生出了一股吸力,让左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向前抢去。

    幸亏左风的敏锐的灵觉,和对于周围变化一丝不漏的映射在脑海中,才能够在碰撞之前做出反应。他的伪云浪掌在最后一刻送入的正是巨大的推力,这推力不仅仅要将对方推开,同时也让自己能够第一时间向后飞退。

    因为若是自己被傀荣拉的向前抢去,那三名已经飞身赶来的傀灵门弟子,会在下一刻就将自己缠上,那时候才是左风真正的噩梦。

    左风的伤一部分是被傀荣那沉重无匹的拳力所伤,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勉力用伪云浪掌的方式发动四重力道的云浪掌所致。不过这些伤都还是值得的,左风虽然并没有按预想之中的直接抛飞回马背上,但是傀荣却是无法再次全力追过来。

    左风脚掌在地面重踏的时候,灵气在脚掌底下爆炸开来,直接将地面上铺的半尺厚的砖石踏碎,这才飞身斜斜的逃回到了马背上。不过他的身体也因此再次受到伤害,在空中又吐出了小半口的鲜血。

    看着在马背上越跑越远的左风,傀荣一张老脸瞬间扭曲的如同一张揉烂的纸张一般。可无论如何他现在都不敢身追过去,身体之中最后一道暗劲此时才被其慢慢化解掉。

    恰在此时一名青年男子身上带着些许血迹的走来,旁边一名少女也是头发散乱狼狈异常。那青年人正是从刚才的马车内走出,之前因为傀荣出手袭击车子,这对男女也正在车上亲亲我我,恰巧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给撞做一团,到现在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青年虽然衣衫不整头脸之上血迹斑斑,但是从其装束能够看出他的身份绝不是普通人。果然,这青年一开口就大声喊道:“哪一个龟孙子不长眼睛,竟然连我郑大少爷的车都敢破坏,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青年人一边大喊大叫,一边高声的向哪个御者发出命令,让其回去叫人,估计他的身家应该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俗。可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傀荣就怒声说道:“将他们杀掉,一个不留,包括那驾车的御者。”

    三名傀灵门弟子默然转身,直奔着青年人和那那个正在离开的御者而去。在周围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两男一女就这样命丧当场。在新郡城之内不严禁任何打斗,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敢真的如此随便就动手杀人。

    毕竟敢于在新郡城内惹事的,都有着不俗的身家背景。一旦你开罪了一个人或者世家,可能连带着会牵出一批的利益团体。但是这位公子哥今晚注定倒霉,遇到了这群从混乱之地出来的傀灵门之人,他们哪里会顾忌什么势力背景。

    今晚这里最有背景和实力的毛芥,都无法幸免于难何况这些小小家小户的,那就更不被傀灵门放在眼中了。

    傀荣远远的望着左风逃走的方向,突然之间他的脸上微微显出了一丝狠戾之色,扭头狠狠的说道:“发出信号通知门中之人,向着南面集合过去,我今天晚上必要将这小兔崽子拿下。”

    三名傀灵门弟子听到之后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变,有些震惊的说道:“长老,今晚的行动已经提前布置好了。我们这般突然改变位置的话,恐怕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我怕血狼帮的人会抓住我们不放。”

    傀荣听完之后脸上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变,对于这名弟子的提醒他并非完全没有顾忌。可恰在此时,他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阵扭曲。

    就在刚刚他终于将左风最后一道暗劲全部化解,可是和经脉中的疼痛却没有减轻半点。

    “给我调动,南面本来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一部分。况且成家的人我已经打点过了,就算事后血狼帮要找麻烦,我也会有办法对付的,照我之前说的去做,快!”

    傀荣表情上显出了一丝决绝,他现在已经测地不再去顾忌和遮掩,看得出他会不惜任何的代价将左风擒下来。

    尖锐的笛音在夜空之中响起,这声音有着极大的穿透里。不光是在新郡城中各处埋伏的傀灵门之人清楚听到,就连正在骑马全力奔逃的左风也同样听得清清楚楚。

    妈的,这笛声一听就知道是傀灵门的传讯声音。这帮家伙今晚应该有更重要的行动才对,估计应该不会这么疯狂,为了对付我一个人动用他们所有的力量吧。左风心中这样想着,他此刻也是有伤在身,虽然这伤并不算多重。但段时间内他也是很难提聚灵气,所以只能控制着身下马匹全力向码头赶去。算一算时间,安伯他们早就应该准备好了船只,而不出意外的话,素颜也应该到达码头与安伯汇合。

    左风现在已经算是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不只是素颜这个身份暧昧的人,左风帮其逃了出去,就连李元这个明明是叛徒的人也帮其一起逃走。

    左风当初决定的时候又一部分是自己思考后的决定,有一部分是他的一些直觉让其选择如此。他总感觉素颜和李元这两个家伙应该放在一起,或者说素颜好像也愿意让李元跟着自己,虽然她曾经提出过要将李元杀掉的想法。

    二者之间的修为也近乎一个阶位,但左风感到李元无法奈何素颜,所以左风这才安排两人一同离开,自己将傀荣等人全部吸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此时左风骑着马儿快速飞奔,也多亏了左风对于骑术还算精通,在山里策马扬鞭的滋味自然是更加惬意。不过此时左风却是骑着马快速飞奔,口中不时的发出尖利的呼哨声,提醒前方的人给他让开一条道路。

    而他自己也在一直抬头向前观望,一旦看到前方人流太过密集的情况,左风就会忽然转向旁边的小巷子中。就这样他风驰电掣般的在新郡城之中一路飞奔,虽然一路上引起了不少的惊呼和怒骂声,但左风却没有真的伤到一名路人。

    左风一边快速的赶路,一边尽力的调动灵气,修复因刚才与傀荣碰撞时受的伤,他现在只要能够恢复大半的实力,就会立刻离开马背徒步开溜。

    虽然借助马的脚力可以让左风的速度更快,但是这也让他成为很好辨认的目标,敌人只要有眼线在城中各处,那左风就等于始终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所以只有左风能够弃马之后,再通过其他的惑敌,扰敌的办法才能够将敌人彻底的甩脱掉。可恰在此时,左风就听到周围数个位置有笛声响起,左风听到这些声音的瞬间,整颗心也就沉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