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共同进退
    琥珀所采用的战斗方式,与当初左风用來对付傀灵门的傀襄时的一样,就是用以命搏命,以伤换伤的方式战斗。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com

    这种时候比的是谁更狠,只要对方稍微有一丝胆怯就无法将实力全部发挥出來。琥珀正是对方的这种心理,所以才会用这种战斗方式。

    眼前的中年男子战斗经验也算丰富,修为又高出了琥珀三级,正常比拼之下当然是琥珀完全处在下风。可是当中年男子发出命令,让其他人都远离战圈这一点上说明对方是那种谨慎小心之人。

    琥珀的战术非常得当,在实力和战斗力明显不如对方之下,却是抓住了对方心态上的弱点,和对方竟然拼斗了一个起鼓相当。

    只是这样激烈的战斗也同样伴随着大量的消耗,双方在体力和灵气上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这个时候修为上的差异就开始变的明显起來,尤其是之前琥珀还跟着左风全力奔逃,十几招后就开始渐渐出现气力不支的情况,数十招后就开始险象环生起來。

    对面的中年男子脸上也浮现出了得以之色,刚才被这青年压制住,被成家的其他武者都中,可谓是颜面扫地。现在对方眼落败在即,他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周围的武者之前还纳闷这位中年男子为何不能轻易取胜,可转眼之间就发现胜利的天屏已经倒向了自己这一方。这些人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喜色,想起刚才琥珀如出闸猛虎般的屠戮自己的同伴,他们心中也不自禁的感到暗爽。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纷纷露出喜色之时,忽然之间在人群的外围传來的沉闷的响声。

    因为战圈中琥珀和对面中年男子的战斗太过激烈,根本也沒有人注意到这种异响,可是随着响声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就立刻又不少人留意起來。

    可是当人们纷纷转头刹那,所有望过去的人都齐齐感到背后一股凉意升起。一道略显瘦肖的少年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或者说他是像幽灵般的渐渐浮现出來一般。

    有的人甚至揉了揉眼睛,因为刚才他们分明三个一模一样的身影,只是当定睛瞧去的时候,又变成了一道身影而已。在这样漆黑的夜晚,密林中出现了这样的身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恐惧,再加上这少年正是之前随手间杀掉两名淬筋初期武者的那诡异少年,这使得这些武者变得更加恐慌起來。

    “是,是,是那个恐怖少年。他回來了……快跑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终于承受不了内心的恐惧,声音嘶哑的大喊出声,紧跟着就有数道身影向后退去,自自然然的将左风通往战圈的道路让了开來。

    那中年男子此时已经占据了上风,虽然他的余光也风的出现,同伴惊恐的大喊声也听在了耳中。可是他却是坚持着继续战斗,想要先将眼前的青年除掉再说。

    这青年虽然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可是一旦让其缓过來,恐怕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他口中的老二,老三能够对付,其他人在其面前恐怕一个照面都走不过。

    但是让他吃惊的一幕却在此时发生,左风如同幽灵般的走來,身体好像变得飘忽不定一般。可是他的脚下偏偏能够清楚的听到踏击地面的声音,这声音说大不大,却是每一次脚掌踏地的声音都能够直接传入他的心中一般。

    顿时,中年男子的招法就变得有些散乱起來,无奈的叹了口气,身形转动迅速的向后退开。这少年出现的时候沒有丝毫压制自己的修为,炼骨期顶峰的实力,也就只比眼前这用枪的青年高了一点点而已。

    可是这少年带给他的危险感却是非常浓重,而且对方从出现开始就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不光是他那飘忽不定的身法,还是那脚踏地面发出扰人心神的奇妙步法,都让中年男子感到了对方的棘手。

    如此情况下他哪里还敢托大的继续战斗,虽然他很想命令两名淬筋初期的手下先拦住对方。可是这少年刚才瞬间击杀两名淬筋期一级武者的战绩他已经听说,现在让自己的手下过去恐怕也只是白白搭上性命。

    所以略微犹豫了一下后,他就选择了暂时放过琥珀,然后再安排人手专心对付这刚刚出现的少年。

    那中年男子退后五步,自然与琥珀拉开了一段距离。此时的琥珀已经是强弩之末,若不是左风的出现他随时都有落败身死的可能,自然更沒有力气乘势发动攻击,只能无奈的向后退去來到左风的身边。

    “你怎么來的,”

    这疑问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是琥珀和成天豪在此时问出了相同的话。左风旁的琥珀一眼,这青年虽然和自己相交的时间不长,可是却能够让自己感到惺惺相惜。这并不只是对方能够为了自己孤身赴死,而是因为性格上就很投契的缘故。

    左风和琥珀间的交流有的时候不需要言明,只是眼神和简单的动作就能够猜到对方的意思。所以左风只是一个眼神,琥珀就已经感到自己想要劝对方先逃跑的话完全是废话,左风也绝不会丢下自己离开的。

    眼对面的成天豪,左风知道他很在意自己为何会出现,当然他也很想知道素颜的情况如何。因为三人之中特别不能放跑的人就要数素颜了,素颜若是成功离开那对于成家來说无疑于晴天霹雳。

    好像故意要吊对方的胃口一样,左风却是转头说道:“琥珀大哥,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擅作主张,你知道这样会让我很难办的。”

    珀已经露出了苦笑的脸,再次说道:“你难道是对我沒有信心不成,”

    琥珀急忙说道:“当然不是,沈兄弟是我琥珀打心底里敬服的人,我怎么会对你沒有信心,只是……”

    左风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共同进退,不论是此刻,或是以后。只要你将我当兄弟,我也必定与你生死同路。”

    这一番话说的豪气万丈,琥珀感到胸中一股热血几乎要喷涌而出,两只手掌在空中交汇在一处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小兔崽子,难道沒有听到你豪少爷跟你说话么,乖乖的回答我的问话,待会儿我可能还会给你两个留一具全尸体。”

    对于左风的无视,成天豪有些恼羞成怒的大声吼道。

    左风却是转头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嚎什么嚎,一会儿给你机会让你在这荒山野岭里死劲嚎。你派去的那两个人已经被我解决掉了,不过我会很快送去与他们相聚的。”

    这一次成天豪还沒有來得及发作,就半天沒出声的中年男子身体猛的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你给我重说一遍,你将老二,老三怎么了,”

    眼这满脸不敢相信却又带着愤恨情绪的中年男子,左风眉梢微微跳动了一下,就再次说道:“那两位我已经送其上路了,放心我手脚利索,他们两个应该沒有遭什么罪。”

    左风说的越是轻描淡写,对面的中年男子就愈发显得要抓狂一般。

    “小崽子,少在那里装模作样,你以为我会信了你的鬼话不成。我们成家三猛,怎么可能会败给你这样一个不到淬筋期的小崽子,会儿将你擒下,不将你的嘴撕烂。

    左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根本就沒有丝毫将对方放在眼内的意思。恰在这个时候,成天豪眼珠转动,快速的说道:“不要与这家伙废话,他一定是在这里拖延时间。不管怎样,只要将这小崽子擒下來,一切都将会真相大白的。”

    左风虽然表情上依然沒有什么变化,不过心中却暗骂这成天豪反应不错。自己在这里的确是为了拖延时间,只是和对方实在也找不到什么话说,这才露出了马脚。

    成天豪的话说完后,那中年男子也似乎明白过來自己被耍了,脸上的神色更是变得极为难br>

    左风想要尽量争取时间让琥珀恢复一下,同时他自己也需要尽快恢复一下。两名淬筋期三级的武者,就算他动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也是费了一番手脚才将对手解决掉。

    加上为了安全起见,他并沒有让素颜跟着自己一块返回,现在争取时间也能够让素颜远离这里。

    左风和琥珀在恢复,那中年男子何尝不是在调息回复。刚才与琥珀的战斗虽然他的损耗并沒有对方那般多,但是现在來的这个少年明显比琥珀更难对付,那么他也必须要调整到最佳状态再与对方交手。

    成天豪的命令算是彻底的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中年男子脚掌在地面重重踏出,五丈远的距离只用了两步就已经來到了左风面前。

    左风怡然不惧,只是低声说道:“不要过來帮手,在这里专心调息回复。”

    吩咐了琥珀一句之后,左风就与中年男子战在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