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零四章 神秘消失
    左风这般突然跳出来将伙计的话打断,对面两名武者都眉头打皱露出不满之色。原本已经消失的疑虑,却是再次在心中滋生了出来。

    虽然明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但左风却不得不用这么蹩脚的方式将伙计的话打断。因为接下来伙计必然会说,自己本来应该住在四层城主留给他的房间,有这样背景的人身上的值钱物件绝不会少,遭到盗贼的光顾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外的。

    这番话无疑会让左风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而这也是左风自己一手造成的。本来这件事并没有和城主联系到了一起,正是因为他身为局内之人了解内情,为了打击对方将事情先出来,这才把城卫勾结盗贼的情况散播出去。

    如此城主和盗贼的关系也就开始变得暧昧起来,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直接指向城主和城卫,但是现在城里的人大多不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传言有的时候比事实会更让人觉得可信,但同样在这个时候与城主扯上关系也绝对不是明智之选。

    基于这个原因左风当机立断,果断的将伙计的话打断,虽然非常让人怀疑,但是总比直接成为重要怀疑对象要好的多。

    这两名武者开始也没有将左风太当一回事,但现在他们却不想轻易放过左风。究其原因主要也是因为左风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弱,哪怕他们有任何一点怀疑,都可以完全将左风咬住不放。

    人表情的变化,左风已经感到事情不妙,若是再将其他武者引过来,那他也会陷入更多的麻烦之中。

    “沈公子,今晚外面不太平,我想还是留在房间里比较好一些。”

    清朗的声音响起,将在场四个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伙计虽然被打断的话语,却并没有丝毫的不满,只是隐隐觉得左风好像在故意隐瞒什么。此事有人突然出现,也将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出来打断,这两名武者不满的情绪也越多起来,可是当两人扭头话之人时,却是同时愣在了原地。

    左风却是心中叫好,转头这刚刚来到之人,故作无奈之状摇头道:“我本来也是去碰碰运气,不过都是些身外之物,反正人没有事也就算事万幸了。而且听说今晚的盗贼实力都很不错,所以我也不敢在外面停留的太久。”

    顺着左风的目光正好能够瞧见琥珀一脸恭谨之色的模样。这琥珀平时就是家族的亲信武者,此时表现出来的恭谨模样倒丝毫不像在演戏。

    之前还在为难左风的两名武者,此时却是不禁心中暗惊。因为他们两人都这刚刚来到的青年,修为已经达到了炼骨期的顶峰,而且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隐隐给二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是那种久经战阵的武者才拥有的气势,有如此一名护卫在身边,他们自然不再敢小觑左风的身份背景,更不要说为难左风了。

    他们相信若是眼前青年人要杀他们两人,可能也举手之间就可轻易办到。哪里还敢继续留难,赶忙赔笑说道:“原来是沈公子,我们二人也是心急抓到盗匪这才多说了些废话。既然都是误会,还望沈公子不要跟我二人计较才是。”

    两人变脸倒是极快,这让一旁的伙计都感到自愧不如。左风哪里会跟这两个人计较,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就迈步向着琥珀走了过去。两名武者赶忙闪身,让左风从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伙计见这里的麻烦已经解决,当然不会在此多留。今晚他们客栈虽然没有丢失什么物品,可是刚刚那一番激战之后,还是让客栈之中的好多物品损坏,若不是因为眼前少年和城主有些关系,他才不会在如此忙碌的时候过来帮助解围。

    现在见到左风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伙计自然也是说了一番客套之言,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左风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径直的从琥珀身边走过去。琥珀也不做声,默默的跟在了左风身后,一副下人的模样而去。

    那两名武者到了此时才稍微松了口气,因为从琥珀来到之后,他们就感觉对方视乎在用自身的气势压着自己二人。虽然这让他们二人很不舒服,但是刚才自己两人也的确是留难过对方的公子,他这样威吓倒也挑不出什么理。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留在房间之中不要出来么?不过若不是你出现,恐怕我还少不得有一些麻烦。”

    二人转上楼梯之时,左风无人这才小声询问道,语气之中却没有任何的责怪之意。

    琥珀摇头道:“我也猜到你有办法对付那些人,没想到你却将事情搞得这么大。不过我也不是偶然出来的,而是特意出来找寻你的。”

    左风微微一愣转头珀,脚下依旧是一停不停的向着二层最里面的房间走去,偏头疑惑的问道:“不是特意出来寻我,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不成?”

    琥珀此时面色更显阴沉了几分,估计刚才有外人在场,他不想让人己心事重重的样子,所以之言也是在极力掩饰。此时走廊里只有左风和琥珀二人,他自然也不需要再有任何的掩饰。

    “四层有所响动的时候,我其实就有所觉察,只是不知道你是在何时离开的房间。”

    琥珀说完之时,左风默默的点了点头。凭借琥珀的能力,心有定见之下能够发觉四层的声响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而左风也知道他想要说的重点应该不在这里,便没有做声耐心的听下去。

    琥珀再次开口说道:“原本我按照你的吩咐留在房间,可是当楼上从响动变成嘈杂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应该已经开始了行动。”

    左风依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琥珀不知道来龙去脉,所以才会有这种猜测。其实在客栈四层闹翻天的时候,左风在楼上的行动早就已经结束,而那个时候左风已经来到了后院,估计已经杀掉了第一名黑衣人了。

    不过这些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左风也就没有去说出来,而是目光炯炯的珀示意他将话说完。

    琥珀人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我也打算按照你的吩咐留在房里,可是我感觉隔壁房间静的太过诡异,我也是担心素颜小姐的安全,就忍不住去眼。”

    说到此处,琥珀也站定了脚步,此时两人刚好来到了素颜的门外。顺着琥珀的目光正颜虚掩着的房门,左风心中一动,立刻伸手向房门推去。

    房门应手而开没有任何阻滞,举目向屋中里面空空荡荡哪里还有素颜的身影,甚至连素颜的随身包裹都不见了踪影。

    见到这一幕,左风已经明白琥珀的脸色为何变得如此难这次从新郡城开始就派来跟在素颜身旁,虽然也是让他帮助行动,实际上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为了保证素颜的安全。

    可是现在素颜不知所踪,琥珀觉得自己难辞其咎回去不好交代,心情自然极差。左风反而没有琥珀的那些顾虑,倒是要更加冷静许多。

    琥珀还想要说什么,左风确实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左风静静的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除了听到讨论今晚盗贼的谈话声,就是各种杂乱的脚步声在客栈中进进出出。

    此时左风才缓缓点头,让琥珀可以继续说了。琥珀低叹了一声,说道:“我从四楼有声音发出来之后,就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我可以肯定从那之后,素颜的房间中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所以……”

    左风微微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多说其他,而是在房间中四处观瞧起来。首先他下床铺,被褥都完好的摆放在了那里,可以有人刻意整理过的样子。接着又下桌上的饭菜,依旧保持着最后吃剩时的样子。

    那些饭菜都是素颜走的时候带过来的,却没有风送给他的两瓶忘忧醉。最后左风才转过身来,朝着门口走去,指着上面断了的门栓说道:“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么?”

    琥珀摇头说道:“我来的时候房门紧闭,门是从内部拴好的,我情急之下用力将门栓震断了。”

    听到琥珀如此说,左风反而是松了口气,继续问道:“也就是说出了这房门是你用蛮力破开的之外,其他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动过,依旧保持了原本的模样是么?”

    琥珀不明白为何左风脸上的神色有所缓和,但还是立刻点了点头。左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抬头这房间仅有的一扇窗子,跟着就快步走了过去。在窗子内外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略微沉思了片刻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琥珀虽然不明所以,心中又十分好奇,可是他也知道这隔壁还有一个房间住着陌生人,实在不宜在这里说的太多,所以也就没有多问快步跟着左风走了出来。

    脸焦急模样的琥珀,左风却是微微一笑说道:“不用太过担心,素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