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火中取栗
    左风冲出破洞的瞬间,就将之前受损非常严重的尸傀取了出来。

    这尸傀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根本就不具备战斗的能力,左风一直呆在身边没有丢弃,本来也是为了对其进行彻底的研究。可是经过上一次研究控尸之法后,他现在对尸傀已经有了很深的研究,那么眼前的尸傀也就失去了太大用处。

    这一次为了对付眼前强敌,左风毫不犹豫的就选择将其舍弃。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敌人根本搞不清楚眼前出现的是尸傀,瞬间的停顿也给他争取了一点宝贵的时间。

    左风控制尸傀再次冲入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另一具尸傀从房顶跃了过去。敌人也不会想到,左风刚刚从这里逃走,却又会反身从房顶绕回来。

    左风将全部速度展开,当他落回到院落中的时候,几名没有来得及冲入房间中的武者立刻察觉到了他的行踪。

    “轰”

    一声略显低沉的炸响声在屋内响起,将门口几人的高声示警掩盖。这尸体的爆炸并非什么意外,而是左风在控制那残破尸傀冲回破洞前,顺手将一枚炎晶火雷塞入他的口中。

    那尸傀冲回房间的之后,就因为和左风拉开距离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不过敌人也因为这奇怪“家伙”的出现,没有当即对其展开攻击。

    这里的爆炸宣布了左风的突袭行动已经结束,由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失去了先机,自己利用重重手段和条件,最多也只能对敌人造成现在这般打击。本来就已经有些破损的房屋,在这一次爆炸后也在猛烈的震荡后彻底垮塌下来。

    左风根本就不理会爆炸究竟杀死多少人,他整个人已经向着那一口古井扑了过去。此时后面呵斥声已经传了过来,不用回头去经知道敌人也齐齐向自己扑来。机会也只有一次,左风明白若是有片刻迟疑将立陷重围之中。

    也就半次眨眼的时间,左风就已经冲到井边处,毫不犹豫的一头向着井里扎了进去。可是左风的上半身刚一入井,他就发现井底若隐若现的水光和自己的倒影。

    此时左风的心就像他此时的身体一样,直往下沉去。

    难道我猜错了,琥珀根本就没有被他们藏在这里。

    原本信心满满的左风,却在此时心中有了些慌乱。在这之前他是因为有九成把握肯定琥珀被放在这里,所以才孤注一掷的选择出手硬来。他现在也不明白自己究竟算漏了什么,还是敌人故布疑阵的将自己引到这里。

    如果这一次无法成功将琥珀救走,无形之中也会对左风在信心上造成不小的打击。

    短短的一瞬间左风脑海中想到了无数的可能,但是琥珀不在这里,他也只能够立刻动身退走。在井边处那完好的尸傀,现在已经和冲上来的武者交上了手,还好敌人修为最高的几人,此时还因为爆炸没有来的及过来援手。

    左风身体继续下落,却是当身体几乎完全落入井内之时,他的双脚猛然倒挂在了井沿处。左风的双脚勾住井沿的同时,力量已经完全关注在脚掌上,身体紧接着就要向上攀升而去。

    漆黑的井底与外面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刚才爆炸时的火光耀目,他在刚刚进入井中的时候,以他的目力也一时里面的情况。可是当左风准备发力返回井上时,他的双目已经开始适应井中的黑暗。

    也恰在这一时刻,左风的余光侧面的井壁上隐约有一个黑影,黑影之中隐约可以个蜷缩着的人影。左风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可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因为脚掌发力,开始快速的向着上方弹去。

    没有丝毫犹豫的可能,左风脚背的力道不禁没有减小,反而灵力运转间又加重了几分。伸手就抓住了那人的脚踝,将之提起一并从井底弹了上去。

    当左风抓住那人脚踝的时候,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之情难以言喻。对方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他的灵气已经探查到对方并没有生命危险。

    而且通过探查对方体内灵气的运行情况判断,这个人的体内并没有中毒的迹象。只是因为对方的穴道受制,灵气无法得到正常的运行。

    虽然没有方的容貌,可是身材上已经能够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不知道是否因为对方很有信心琥珀不会被救走,连他随身携带的武器都没有收走。那背后的两柄交叉绑缚着的短枪,更让左风肯定了这就是自己要救的目标琥珀。

    两人相处了也有一段时间,对于琥珀的器他再熟悉不过,现在已经十成十可以肯定这就是琥珀无疑。

    当左风从井中逃出来的时候,就来越多的人向这边冲来。从客栈出来的时候随手取了一根麻绳,当他和琥珀两人从井中跃出的时候,左风在空中就将其转到自己的肩头,同时用麻绳将其绑缚在后背处。

    当左风举目四望之时,周围的武者已经开始向他这边合围过来,再没有任何犹豫和喘息的时间。一股豪勇之气由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初雁城时的统领府,心绪却反而在此时变得平静若止水。

    当先冲到他面前的是两名擎着长刀的武者,修为已经达到了炼骨后期。这种实力的武者左风没有提升修为之前,就根本不放在眼中,现在更是不会将二人放在眼中。

    同时左风心中也清楚,若是被这两人缠住,后面的敌人将会围上来,到时候任他有通天之力也只能饮恨当场。右拳向着右侧武者挥去,左手掌微微一抖就多出了一柄墨色的漆黑短刃,身体却是往前方冲来的武者怀中撞去。

    右侧武者的长刀率先攻来,与左风手腕上的囚锁狠狠碰撞了一记,对方直到此刻才知道左风袖中另有乾坤。更让他心惊的是,眼前这少年人的力量竟然大的惊人,长刀甚至不能阻挡拳头片刻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右侧武者震惊的脸庞在和拳头碰撞的同时立刻扭曲变形,鲜血夹杂着牙齿等零碎飞溅向四周,同时身体也倒飞而去。几乎在右侧武者飞出去的同时,左风的身体已经抢入眼前武者的怀中。

    这名武者更是不济,只前人影一晃,长刀已经劈在了空处。紧接着左风已经来到身前,胸口传来微微凉意,根本没有给他低头查会,左风的肩头已经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左风前冲的力道何等恐怖,面前的武者先是被黑色短刃刺中胸口要害,随后就被如炮弹般撞了出去。这一切都在左风的预料之中,眼前武者倒飞出去的同时将身后数名紧接着冲上来的武者一并带飞了出去,右侧武者飞溅,也帮他把一边的武者阻挡住。

    而左风现在最无法顾忌到的地方就是身后,恰恰现在毫无抵抗力的琥珀就趴在背上。左风当然不会用琥珀来给自己做挡箭牌,在琥珀的身后紧跟着的尸傀那巨大的身影。等于是尸傀和左风两个将琥珀保护在中央。

    虽然感觉到了尸傀正在遭受书名武者的奋力攻击,不过好在这些人的修为并不高,而且尸傀本身也并没有疼痛这种概念。更重要的是这些武者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眼前这身躯庞大的壮汉其实是一具尸傀。

    如果这些人了解情况,只需要合力将尸傀的头颅砍下,或者是将他的大脑破坏,这尸傀便立刻会被当场废掉。

    将面前的武者撞飞出去,左风终于感到前方的压力稍微松了一点,他哪里还敢停留,脚下发力快速向上掠了起来。左风来到的时候已经查虽然这院落中布置了不少的武者,好在并没有安排强弓劲孥这类武器加以埋伏,不然左风这般跃起不被射成刺猬才怪。

    尸傀虽然不会提气轻身,但是力量却非常的大,双脚发力的时候将脚下的青石都直接踏碎,紧跟着左风飞掠而去。

    现在控制尸傀,加上身上还背负了一人,对于左风来说已经非常的苦难,但他却不敢在这个时候舍去尸傀。因为他现在必须要让尸傀在后方掩护琥珀,而且他也有点舍不得将这尸傀留给敌人。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如飞般抢上房顶,远处点点火把的光芒正向这边靠近,他这边闹出的动静已经将整个药坊的人都惊动起来。身后风声响起,心中不禁低叹了一口气,他不用回头就知道来者的修为极高,应该就是那名白天刺杀过自己的刺客。

    刚刚因为爆炸,整个院落都陷入了混乱之中,之后众多武者上来围杀左风,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即使以刺客的修为一时间也到不了近前。可是现在左风跳上房顶,将其他的武者都甩在后面,这刺客反而窥准了机会飞掠而来。

    这刺客的修为左风早就清楚,而且对方的身法武技也是非常厉害,左风自认为就是自己状态达到巅峰时仍然差了对方一截,如此哪能不使他心中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