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各家行动
    在这声震惊四野远传千里的巨吼声飘荡出去后,就连此时正在临山郡中素家府邸的素兰大帅,也立刻有所感应。c

    当然那巨兽所发出来的强大音波,是绝不可能扩散到如此远外的临山郡城,早就已经在扩散的过程中向着天空而去。可是素兰却是实实在在的有所觉察,那是一种他这样修为的人才会觉察到的一丝震荡。

    素兰大帅已经是那种接近炼神期的武者,对于灵气的感觉已经是非常的敏锐,不仅仅是周围灵气有所变化逃不过他的法眼,就是细微的震荡也同样不会有所遗漏。

    就在刚刚,素兰还在随意的询问着临山郡城的一些事情,主要是这段时间参加赛选药子的一些事情。一来他希望撮合一个自认为和素颜般配的优秀青年男子,同时也关心今次参加临山郡城赛选的人员。

    既然那叫沈风的少年一心以赛选药子为借口,那么如果这次的赛选若是失败,他倒是要看看着家伙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玄武帝国。于此同时最近临山郡城的变化,他也十分好奇,毕竟这里也有着素家的不少资源在其中。

    下面的人此时正在谦恭的进行汇报,不敢有任何的遗漏。正在汇报的是一名老者,是坐镇此地的素家管事。虽然这老者本身修为也有着感气期三重,而且在素家的地位也是不低,但是在素兰的面前却是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素兰大帅的脾气和铁面无私的脾气他们都很清楚,所以在汇报之时更是十分小心。可是正在他介绍最近几个世家参选赛选药子的人员时,就看到素兰的脸色猛的一变,他也慌忙闭口不言,心中忐忑的观察着素兰的变化。

    刚刚的汇报他自认为没有任何的遗漏,可素兰此时表情变换不定,也让他错愕之余小心的回忆着刚才所说的内容。以他的修为根本就感受不到灵气的特殊变化,当然也不明白素兰此时为何会露出如此神态。

    而素兰刚刚还在认真听着对方的汇报,却是忽然感到心头微微一紧,周围的灵气忽然如沸腾了一般。常人无法感受到的情况,此时素兰却是发觉了不妥,此时周围的灵气不断震荡,这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情况。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临山郡城,近一段时间内发生了许多咄咄怪事,此时灵气突发变化他又如何不感到吃惊。而且这种灵气的突然变化,如何能不让他感到吃惊,而且这种灵气的变化之中,隐隐透着一股凶戾和杀伐的意味。

    抛开这灵气中蕴含的能量意味深长不说,就是这份能力就已经远远超过素兰本身修为太多太多,这怎能不让他大惊失色。眼前的临山郡城本就逢多事之秋,可偏偏在此时又有这种变化,素兰更觉得心中沉重。

    这样想着的时候,素兰的目光却是向着远处的东北方向望去。灵气的此番变故他是不知道源自何处,但是身在临山郡城,素兰本能的就将这种变故集中到了灵药山脉内部,因为在他的心中,已经本能的将之与最近魔兽频频触动骚扰这里联系到了一起。

    恰在这个时候,院落之中就传出了骚动之声,人声和脚步声不断响起,吵杂之中也听不清都说了些什么,只能够感受到一种混乱的意味。

    素兰收回目光,向着外面的院落中看去。那本来就心中忐忑的老者,自然听到了院落中的吵杂声。心中低低的暗骂了一声,这帮兔崽子不知道又再搞些什么,平时也就罢了,此时你们这么胡闹不是给我上眼药么。

    老者微微躬身,低声说道:“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大帅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出去悄悄这帮不懂事的家伙。”

    听老者如此说,素兰反倒开口说道:“叫个人进来,我也好奇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我们素家如此乱套。”

    这番话说的不咸不淡,也听不出素兰此时的喜怒。老者虽然有心出去整治一下手下之人,可听了素兰的话却也不敢不从,赶忙转身向着外面喊道:“小牛子,给我进来。”

    他可不敢出去寻人进来,他害怕素兰多想其他,所以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喊了一个人进来回话。外面立刻有人应声,好像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进来回话,或者说外面的人早就想要进来禀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那被老者唤作牛子的是一名青年,这青年各自略显矮小,但双目之中却透出一股精明和干练。青年快步走入大厅之中,先是看了一眼那老者,却没有多说什么。素兰大帅在上面坐着,他也不敢先跟这管家见礼。

    来到老者身侧略微靠后一点的位置站定,先是恭恭敬敬施了一礼,这才开口说道:“大帅,我们的练功场有人捣乱,现在整个练功场都被人围的水泄不通。练功场那边有人回来报告府中,府中的人听后都十分愤慨,准备过去和那帮家伙理论理论。”

    素兰眉头微微皱起,却没有立刻说什么,他当然知道这青年口中的所谓理论理论到底指的是什么。在这临山郡城之中,敢于挑战素家权威者,不用多加废话直接动手就可以了。刚才外面那么吵杂,多半也是这些人正在集合到一处准备出去开打的架势。

    那位老者听闻之后,和大部分一样脸色一变,怒声说道:“这帮人定然是不忿修炼场全部由我们这些个家族把持,心生贪念之下鼓动了一帮人闹事。这还了得,大帅稍坐我这就去处理了此事。”

    素兰听后疑惑之色尚还挂在脸上,随后就极为不悦的沉了下来,手掌抬起向下虚按了一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那老者不明所以,但是素兰打出这个手势他也不敢有所造次,只能够暗自在一旁等待。

    素兰略微沉思了一下,又不禁抬头看了那青年一眼,发现对方好像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问道:“到练功场闹事的究竟有多少人,是否只针对我们一家如此,还是有其他家的练功场也遭遇这种事情?”

    那青年听到大帅询问,反而好似松了口气一般。这素兰在素家的名声一向以严厉著称,他没有询问,这青年也不好多说其他免得素兰不悦,此时见对方问起倒是立刻解释道。

    “不仅仅是我们家在城中的三处练功场发生这样的事情,其他练功场也都同样。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像是闹事,但是目前还是只将练功场围起来,却没有真的动手。”

    听了这话素兰微微点了点头,同时下意识的斜瞥了那老者一眼。老者被素兰看到,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太过毛躁。尤其是身旁的这青年还没有如何,自己反而表现出了急躁,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小牛子为何不一并说出来害的自己被训斥。

    这时素兰才再次开口,说道:“既然这事情并非是只针对我们一家,那么事出必然有因。那你们两个就一起去瞧瞧,相信这事情定然另有蹊跷,不会去单纯只是为了闹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素兰开口再次问道:“闹事的人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这般乱来,而且他们有不是傻瓜,难道不知道得罪我们素家的结果么。你们先去搞清楚,这些人到底以何借口来包围我们的练功场。”

    那叫牛子的青年也似乎早有准备,立刻开口回答道:“听回来报讯的人说,虽然他们堵在练功场,却是口口声声要还他们公道。”

    “公道?”

    素兰眉头微微挑了挑,对于这种说法显然有些不解。

    那叫牛子的青年,急忙再次开口说道:“他们说练功场讹了他们的钱,说是他们交了足够的金币,练功场却不给他们足够的灵气。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灵气稀少,而且是断绝了灵气和空气的供应,有的人差点在练功场内被憋死。”

    此话一出口,那老者倒是还没怎么样,因为他虽然主管此地事情,练功场却并非是他所负责,平时最多也只是过问一下赚取金币的数量而已。因为每年这里的收入,要在他这里汇总一并交给家族的。

    素兰却是听完之后,微微闭上双眼,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又好像只是在那里呆坐不动而已。就这样持续了片刻,素兰忽然猛的睁开了双眼,沉声说道:“这事情好像有些古怪,你们去处理的时候尽量小心,不要将矛盾激化,如果确认了是我们练功场方面有亏,就将那些钱退给他们就是。”

    老者和牛子都有些诧异的看向素兰,因为他们有些不理解,素兰此时为何会这样决定。作为超级世家之一的素家,为何要用这种怀柔手段,直接武力将他们驱逐就是了。

    他们却不知道素兰刚刚那片刻功夫,感受到的却是此地的灵气似乎变得稀薄了一些,如果不是认真感觉还真的很难发现。不过既然感觉到了,素兰就相信至少那些围堵练功场的武者不是在无理取闹,但究竟是何原因只能够慢慢调查,所以他才发布了这个命令。

    就在素家这边还在讨论的时候,其他几个家族却已经行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