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三言两语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三言两语

    那画家七公子,一脸和煦的望着在场诸人,如果有人身在现场,就有有种错觉,在这画家青年的时候自己被数次关注。

    这种说话的方式,能够无形之中照顾在场的所有人,但是这对于画家青年来说却只是小手段。实际上看似风轻云淡的一番话,却是直接将双方之间的协议敲定。

    他故意不以补偿的方式来给出那些钱,对于这些武者来说意义并不大。小武者所要求的只是实惠,能够将金币踹入怀中就已经心满意足。这样一来画家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高,对于其他有心之人来说无疑显示了画家的身份和地位。

    而对于让画家主管道歉之事,看起来再平常不过,可对于画家来说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画家可以纠错,改错,但是认错这种事情却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一件事,起码画家知道这件事后就会惹出许多人不满。

    可今天的事情如果不能够好好解决,那么将会发生的麻烦绝对不小。看看那些此时已经被打砸过的练功场,无疑就是个很好的警钟。

    画家青年既然仔细考虑过,当然不可能不将这些考虑在内。衡量再三后,他却是在这件事情上以点盖面。

    他用的点正事今天事情的起因,也就是这些武者大闹所有修炼场的主因。现在事情的原委虽然没有调查清楚,但至少可以肯定是修炼场除了问题,在情在理这件事情都需要给出一个交代。

    所以画家青年考虑过后,便采用了对今日之事进行道歉,至于以前的事情他只是推说还需要调查。事情既然是自己人调查,那么以后便一直拖下去也就可以了。

    这个方式已经可以勉强给出了一个答复,虽然可能让粗豪汉子不太满意,可是对于大部分武者来说已经感到满意了。这毕竟是以前那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修炼场主管,如今能够在他们这些人面前低头,恐怕他们回去睡觉都会笑醒过来。

    那粗豪汉子目光闪烁,可是他却是留意到大多数人表情上的变化。他虽然对此很不满意,可却不能够违背大多数人的意愿。他们这些人现在能够占据上风,步步逼迫的画家作出妥协,主要还是靠人多势众这一条。

    虽然背后的支持力量必不可少,但是这股力量却只能隐伏在暗处,如果失去了这里面大部分弟兄的支持,那么一切打算都休提。

    画家虽然很顾忌这些人背后的力量,但同样也不敢真的将事情做太绝。他们画家也有药团和猎团,定期进山采药抓捕魔兽,如果失去了这些力工的帮忙,他们也只能够在城外小范围内活动,到那时必然会被其他世家压制下去。

    现在另外几个超级世家,已经将事情闹得不可开交,这对于画家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机会。抓住现有的资源,短时间内在这临山郡城内,恐怕也只有素家能够和画家相媲美了。

    正是有了这些考量,画家七公子,才会一言敲定了双方之间的协议。粗豪汉子见此情景,只能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故作高兴的说道:“没想到七公子如此快人快语,那我们这些人也不扭捏。既然画家已经划出道来,我们这边也不能不识抬举不是。”

    他身边的许多武者听闻后,也都纷纷大笑,对于这种结果证实他们这些人所期盼的。

    画家青年也不罗嗦,既然双方已经最后敲定,他也就直接开口说道:“如此我们也不罗嗦,现在就让我们主管来给大家道歉。”

    说完他就像一旁闪身躲开,将画家的那位主管让了出来。那之前还飞扬跋扈的老者,此时已经如同斗败了的公鸡般,垂头丧气的走了两步,深深吸了口气才声音干涩的开口道。

    “老朽对于今天的事情实感意外,可是这事情也实在有太多的蹊跷,所以我考虑……”

    老者开始还声音很小,可是越说声音越大,可听得人却是越听越不对味。

    “咳……”

    画家青年轻咳了一声,同时目光冰冷的瞪了那老者一眼。老者微微一愣,这才缓缓继续说道:“所以,所以不论如何今日之事都是老朽的过错,如果大家有什么事情老朽一力承担,我先在这里对今天在修炼场出了意外的小兄弟道个歉。”

    老者说道这里的时候,目光却是忽然闪过一丝狠戾,同时冷笑着朝对面的粗豪汉子看去。

    粗豪汉子见对方如此表情,先是微微一愣,但随后面上却是微不可查的划过一抹喜意。老者刚才话中的含义有心者也能够听清,就是这老者打算留下来弥补过错,可实际上却是明摆着告诉这些人此事没完。

    老者虽然走出两步站在靠前一些的位置,但是老者说话时脸部表情的细微变化,以及对面粗豪汉子脸上的神情他却都看在眼中。

    当然除了画家青年外,左风也是一丝不漏的看到了所有。左风心中却是暗自摇头,这老头恐怕到现在还没明白自己为何会栽在这件事上,到了现在还不知死活的打着报复的主意。

    如果这老者继续留在这里,那么他的报复绝对会落在粗豪汉子和他背后之人的算计中,不用说人家也一定准备了后手,正愁没有机会下手。

    画家青年鼻腔之中低低的“哼”了一声,却在这个时候开口道:“这里的事情的确有蹊跷,可是这调查之责恐怕还是要另寻他人。”

    看到老者身体微微一僵,本来画家青年没有想将事情搞到如此局面,至少要给这位主管留些面子。毕竟当初自己在这里,也受到过这老者的不少“照顾”,虽然自己当时也话费了不少的钱财。

    可今天这老者却让他太过失望,也许是因为在这里做土皇帝太久,早就忘记了自己在画家也只是个下人而已,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认清形势。

    画家青年心中虽然对这老者感到可悲,但是却知道如今的局面下,绝不可以将事情弄的更糟,既然都已经脱身出来,就一定不能够在主动跳回圈套中。

    想到这里,画家青年再次开口,缓缓说道:“这里的事情不用你费心,我会亲自休书一封让家族知晓,到时家族自然会再派人来处理。您老也在这里呆了太久,是时候该回到家族安享晚年,我打算明天一早就让我两名心腹护送您回返家族。”

    那粗豪汉子嘴角刚刚咧开,却是突然的凝固在了那里。这画家青年的确不愧是超级世家培养出来的精英。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既没有折了画家的颜面,同时还给出了一个信号,就是不要在打画家的主意,你们的企图我已经看出来了。

    画家青年说完后也不罗嗦,直接开口命令旁边之人翻出修炼场的修炼记录,先将今天来此修炼之人的赔款兑付。这一来顿时又变得闹哄哄起来,当然此时的吵闹却没有了任何火药味,完全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在所有人都忙碌开来的时候,画家青年偷偷的给旁边人使了个颜色。立刻就有人过来搀扶着那总管老者离开,一来他怕老者昏了头做出过激行为,同时也是将其保护起来,防止有心人再在他身上做文章。

    假如老者在离开临山郡城前辈突然杀死,那么这件事情画家就不得不追究到底,那时候就已经不是他一个画家七公子能够处理的范畴。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便以这种方式将老者“看护”起来。

    做完这些那画家青年再次开口,继续大声说道:“今日来这里修炼之人先拿钱,以前来过这里的人需要排在后面处理。不过大家请放心,如果今天一定要拿到钱,我们不论多晚也都让大家满意离去。

    如果不愿意在这里排队,那么我们画家这一周内都随时恭候,来我们修炼场修炼之人都有记录,所以大家也不需要担心,至少我们画家是逃不掉的嘛!”

    说到最后一句时,画家青年好像半开玩笑一样的补充了一句,这话顿时引得大厅之内的人哄笑。可是那粗豪汉子却是笑不出来,因为别人听来很简单的一番玩笑话,可是听在他耳中的意思却是在说。

    “画家就在这里,绝不会惧怕任何人,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画家都必然会接着。”

    那粗豪汉子听后面色微微一变,可是他却不得不强装笑脸,因为毕竟是自己带着这些人来讨说法。现在对方已经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办,那么要是冷脸示人反而说不过去。

    那画家青年说完这些后,却是三步两步来到左风的面前,抱拳施礼说道:“没想到这位兄弟如此聪慧,如此难以解决的事情三言两语之间就给处理的干干净净。”

    这番话左风认为用来夸他自己倒还正常点,自己从头到尾只是将对方抛出的问题给推出去罢了。

    那画家青年,再次笑着开口道:“在下画安,还未请教?”

    “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