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各种猜想
    左风的感应实际上在其大开修炼室房门的一刻,就已经有所觉察,只是那个时候他还无法肯定自己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当时的左风身体还多少有些僵硬,活动尚且有所困难,更何况要他肯定这一丝丝的感觉来自何处。

    另外当时外面的情况很特殊,他和琥珀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厅。之后那一间间空置的修炼室,也让他彻底的迷惑起来,更是没有闲情理会自身的感觉。

    直到画家修炼场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左风这才再次留意那种似有若无的感觉。左风感到好像有无穷无尽恐怖的压力,在向着临山郡城压迫而来,只是这并非能够说得清道的明的事情。

    这种感觉左风猜想,应该和自己的念海有所关系,所以他也没有跟琥珀提起。涉及到念力和兽魂的事情,都是左风自身最为隐秘的存在,他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没有告知,要说这世界上真正了解的人,恐怕就只有那死去的藤肖云了。

    之所以左风肯定自己的这种感觉,并非是自己的一种错觉,是因为这感觉不似以前偶尔出现那种似有若无,时断时续的出现,而是始终萦绕在自己的感知中。

    因此左风不仅仅能够肯定这感觉必然有原因,同时也几乎可以肯定临山郡城之前的变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他哪里知道,这次的事情开端就是他本人,不仅仅将众多超级世家拉进这个泥潭,同时也将更大危机带来。

    对于这种极为不妥的感觉,左风只能够尽量压在心底,除了尽量提高警惕之外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现在想要离开临山郡城也为时太晚,除非他想要放弃这里的赛选药子大比。

    在左风低头不语的沉默中,琥珀带着左风来到了一处颇为考究的的建筑面前。这建筑看上去有些像一间酒楼,左右他们两人也是想要先填饱肚子,索性就跟着琥珀走了进去,

    一名身材矮小却十分精干的中年人,快步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这大厅之内此时还有十几桌客人正在用餐,仅有的两名伙计正在忙碌的下菜单上菜,根本无法分身来招呼左风二人。

    那中年人看其穿着打扮,显然是这里的老板,他快步走上前来笑着招呼道:“二位,不知道是想要用餐,还是打算在这里住宿。”

    听着让自己有些迷糊的话,左风向着四周看了看,尤其是目光向着通往二楼的地方多看了两眼。一般这样的酒楼,如果是二楼为住宿,那么从这里应该能够看到客房才对,可是左风分明瞧见二楼仍然是吃饭的地方。

    琥珀却是笑着说道:“两间上等房,两间中等房间,至于位置嘛尽量选在临街的位置,再为我们准备一桌饭菜,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

    左风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却急忙说道:“给我开三个房间,而且要中间的位置,另外三个房间一定要相互挨着。”

    这番要求不仅让老板感到诧异,就连琥珀也没有些搞不清楚,不过左风既然如此说了,他也就点头表示同意。琥珀现在依旧扮演了随从的角色,那老板一看这主事的少年如此要求,他也就立刻笑着点头。

    热情的招呼着两人,到一处靠中间的位置坐下来。这个要求当然也是琥珀提出来的,左风这一次却是没有阻止。那中年老板再次客套了两句后,就转身回到柜台前忙自己的事情了。

    等老板走远后,琥珀才想左风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左风谨慎的看了眼四周的人,有凝神听了一会儿这些人的交谈内容,这才微微点头表示没有人注意自己二人。

    压低了声音,左风说道:“这一次的情况与临山郡城不太一样,而且上次的手段在临山郡城用过一次,若是有变故原来的方法就不灵了。所以这一次干脆不做掩饰,只留出两个房间来掩人耳目。”

    琥珀也知道左风这小子鬼主意多,所以也就不在这个问题是上多纠结。随后他就想起刚刚左风那一脸的不解,笑着开始了解释道。

    “此处临山郡城比较特殊,一般的酒楼都兼营着客栈,可以说吃住他们这里都可以解决。还有一些更好的酒楼,包括赌场与青楼也都是一体,不过那种酒楼比较乱,不太适合我们居住。”

    左风开始听得时候还是微微点头,可是当琥珀说道后来的时候,左风忽然看向了琥珀说道:“这种地方你可直到?”

    “你,难道要去那种地方?”

    琥珀没有想到左风会如此选择,更没有想到这小子竟会选择到那种烟花之地落脚,赶忙再次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左风笑着摇头说道:“我当然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不过今天既然已经来此就暂且住上一晚,明天我们就去你说的那种酒楼住宿。”

    看着琥珀面色微微一红,左风知道对方应该是想到了其他地方上,可是他也不愿在这事情上多解释。转开话题,说道:“这酒楼我并没有瞧到住宿的地方,难道三层以上是用来住宿的?”

    这么一问反而让琥珀没有那么尴尬,立刻解释道:“此地的酒楼一般都在正街,也就是我们走过来的那一条街,客栈一般都会在偏街和侧街。实际上这酒楼后身连着的就是客栈,吃完饭后直接穿过去,后面就是客栈的所在,不过客栈的正门是开在后面的偏街上。”

    正说着一名年轻人肩头搭着一条毛巾,快步走了过来,同时看着琥珀说道:“这位客人看来对这里很了解,说的没错,后面就是我们酒楼的客栈,二位吃完后顺着那边的角门穿过一条回廊就能够到达。”

    这伙计本身也有着强体后期的修为,他的脚步声距离两丈开外琥珀就已经听到,更不用说是左风了。不过二人也知道是伙计过来,所谈的内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所以就没有停下来。

    那伙计笑着帮二人擦了擦本就干净的桌面,笑着说道:“二位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一会儿吃完饭只会我一声,我就送二位过去住宿。至于酒菜方面老板已经交代下去,很快就会给二位上来,先稍坐片刻就好了。”

    一边说着就麻利的拿起桌上倒扣的空杯,将手中水壶中的水注了进去。见到二人并没有动那水杯,伙计微微一笑也不介意,因为有些初到这里的人都会很小心,不会轻易动吃喝。

    伙计再次开口说道:“酒饭钱可以到客栈一并结算,也可以在这里将客栈住宿的钱一并结算完再过去。这全凭二位的心意,如果想要在这里结算就直接到柜台找我们老板就可以。”

    说完那伙计就扭身离了开去,琥珀没有任何动作,而是转头看了眼左风。左风却是拿起杯子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有放在鼻尖嗅了嗅,最后倒了一小口含在口中,半晌后才缓缓咽了下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似简单,但是在左风这个炼药行家做来,如果其中下了药,那么左风不仅仅能够发觉,甚至能够分辨出里面的都是由什么药物构成。

    看到左风点头示意,琥珀这才放心的将杯中的水喝了下去。原本两人一天的都没有吃东西,此时有水入腹琥珀的肚子立刻“咕噜噜”的抗议起来。还没等琥珀露出尴尬的表情,左风的肚子里面也发出了相同的声音。

    两人相视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他们也知道这里情况特殊,都是尽量将笑声压抑到最小,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酒楼的饭菜做的倒也很快,功夫不大陆续就有饭菜被端了上来。琥珀二人也是太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在素家的时候虽然也还不错,可毕竟有差不多七八天来都是在荒郊野外度过,吃着酒楼的饭菜两人都同感香甜。

    吃饭之时两人都没有交谈,而是耐心的听着周围食客谈论的内容。这些人所谈论的内容,自然离不开现在城内最大的事情,无数超级世家掌控下的练功场被打砸,死伤更是这些年来临山郡城没有出现过的一个数字。

    两人当然很想搞清楚,这事情的起因究竟是什么,可是听了好半天却无奈的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虽然这些人中有的也说出了原因,可是在他们二人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的不靠谱。

    有的人说,这是超级世家的手段,只不过这次的事情却是因为他们有些过火,所以才造成了如此大的破坏。

    还有的人说,这是无数年吸取大地之气后,终于收到的惩罚。这大地之气本是魔兽所有,这些武者却是抢夺而走,终于惹的上天降下惩罚将灵气都抽取回去。

    这些原因不用说不着边际,就算是琥珀和左风这两个刚刚来到临山郡城之人,也可以肯定这绝对是无稽之谈。修炼场的主管除非是脑子进了太多水,否则绝不会傻乎乎的将所有灵气一齐扣下,这根找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大地之气本就存在于那里,如果说真的有上天的惩罚,早在修建修炼场的时候就该降下,怎么可能等到这么多年以后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