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断尾求生
    左风当先而行,琥珀紧跟在其身后,迅的加入到略显混乱的人流之中。此时此刻对于眼前这些武者来说,可能是最后的一线生机,他们为此也有了差不多一天的准备。

    与另外一群人不同的是,他们并非是被抛弃之人,或者因为修为尚可,或者因为与所属的副将关系匪浅,他们被安排在了这边。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知道一些内情者,明白若是在这里走散或是被抛下,结果只有死路一条,甚至不如那些弃子。

    那些所谓的弃子,丝毫不知道他们命运早在白天陶主将构思策略的时候就已经被舍弃。

    不过他们这些人依旧拼死向外突围,因为他们得到的消息时今晚准备大举突围,所有人分散开从四面八方向外突围,不论谁能够逃走都尽快向北疾行。

    这些人与另外那些人一样,同样是抱着一线生机和希望,拼尽全力的朝着外面杀去,哪怕面前出现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依旧组成固定的阵型疯狂的向外突围。

    北面的战斗迅展开,双方几乎在碰撞的瞬间便有人伤亡。可是不同的是一方是在拼死杀出重围,一边是拼尽全力的要将之阻挡下来。他们之间最大的差别是突围的一方为了拼出一条活路,而阻拦的一方却是完全为了执行命令。

    两者之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这种差别在交战之初并不明显。可是随着双方的战斗迅升级,死伤人数在不断增多之后,逐渐的突围的一方就占据了优势。

    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的突围武者,此刻更加疯狂的向外冲杀,优势也在逐渐扩大之中。可就在这个时候东面山头上的号角声缓缓响起,这号角声在夜空中回荡传递,竟然能够就这样传递出十数里之遥。

    号角声刚刚响起,从东边山腰处就有着无数人影闪现而出,这些人有少量的火把亮起,使人看不清他们究竟又多少人。

    东面的人影出现后,立刻就齐齐向着背面而去,他们这样斜插过去,显然是要在这些人突围逃走之前就将其截住。

    就在这些人行动起来的同时,营地内也有着低沉的鼓声响起。这鼓声一般只有在两军对垒的时候才会使用,不过现在奏其鼓声,倒是别有一番肃杀之意。

    鼓声响起的同时一队队武者就从营地内冲出来,拼死从营地的东西两侧冲出,他们目标明确同样向着北方而去。

    这些人同样有着悲惨的命运,他们依旧是负责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存在。他们按照事先的交代,在听到鼓声的时候就一起奋力突围。

    因为最早突围的人将大部分的敌人都吸引过去,此时这些人分别从东西两侧杀出,一时间势如破竹般的冲杀而去,迅的跟第一批人合在一处,此时他们的力量倒是很壮大,虽然已经有十几人丧生,可依旧好事百多人的大队伍。

    如果是白天这些人合在一起后,倒是能够觉到数量上的问题,这绝对不是全部人。可是在这样的夜晚,加上战斗的时候敌我双方几乎犬牙交错的打在一起,即使现在基本都冲杀过去,依旧无法判断出这些人的具体数量。

    只是营地内此时显得异常安静,与营地外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又过了片刻之后,西面山头上忽然又号角声想起,紧接着一群群武者突然从西面山头出现,他们没有去参与堵截,而是径直朝着大营而来。

    看样子他们是准备前后夹击,将所有营地冲杀出来之人一网成擒,这种布置倒是十分周密,绝对是不打算放走一人的架势。

    这一群人冲向大营之时,忽然之间急促的锣声在营地内东南角响起。这一连串的锣声显得低沉且沙哑,好像是一只破锣出哮喘一般的声音。

    猜得出这锣是经过一定改造,如此一来锣声只在极短的范围内响起,也只有东南角处小范围能够听到。

    没有喊杀声,没有叫喊声,甚至连一丁点的火光都没有点起,看不清具体数量的武者就迅的冲了出来。

    这些人修为最低者也达到了淬筋期,这些人不声不响却十分迅的集合到了一起,并且快的越过栅栏朝着东南角外冲去。

    这些人的出现十分隐秘,几乎是以偷偷潜伏的模样出现。只不过在这样的山顶上,即使做的在隐秘,也无法做到毫无察觉。

    很快山顶上就有着号角声想起,这次号角声听起来有些婉转悠扬,似乎带有了一种特别的韵律。不懂之人只会感觉到这次的号角声,与之前响起时有不小的差别,可是具体观察后却会现,那原本笔直向着营地北侧而去的武者,忽然转向朝着营地的南面冲去。

    此时此刻左风和琥珀早就已经加入到队伍之中,他们两人早就已经换过衣衫,加上夜色的掩护不怕被周围的人认出来。况且大部分现在都紧张的要死,哪有闲情关注身边的战友到底是否是自己熟悉的人。

    算是运气比较好的是,敌人先动起来的是东面山下的伏兵,他们直接向着背面斜插过去,试图拦截从那个方向突围的武者。而左风跟随的武者,是从东南角冲出去,一时间竟然没有丝毫的阻拦,倒是畅通无阻的一路除了营外的栅栏。

    眼看这那些从西面赶过来的武者,只能够在身后吃灰,一些人在偷偷回头观瞧的时候已经露出了笑意。

    只是这些现在就暗自高兴的人中,不会有左风,他此时的表情却是比刚刚逃走时变得更加严肃。他的目光警惕的在四周扫视,忽然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伸出手肘向着一旁的琥珀轻轻顶了一下。

    两人从行动开始就紧挨着跟在队伍的中后方,此时感到左风的动作,琥珀也赶忙扭头看去。

    只见左风并未言语,而是伸手入怀,将一瓶物色药液取出来,并且就这样倒出了两滴进入口中。琥珀微微一愣,但是却是默契的照着左风所做的同样掏出疾风液倒两滴入口。

    那瓶左风炼制出来的药液,已经平均分成了两瓶,并且放在了两支不同的玉瓶之内。这疾风液的效果十分神妙,若是服用的五滴以上可以具备短暂的飞行能力,若是没有达到却是只能够提高度。

    但是他毕竟是绝品药液,提高的能力也是非常恐怖。药液入口就快的融入咽喉内的唾液之中,并且迅的划开药力也跟着扩散开来。

    没到一息的时间,两人的度就已经提高了一个层次。感到药力挥作用,左风便毫不犹豫的提高度,琥珀虽然心中疑惑也同样跟着加起来。

    因为左风说过,再冲出去之后一定要保持在中后方,让那些武者在前方抵挡。若是现在就加冲到前面去,若是遇到截击他们两人也将难以避免与敌人交手。

    虽然琥珀对自己和左风的战斗力有信心,可是若是遇到对方的强者,并且被对方认出来,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事了。

    不过他的疑惑也根本不需要左风解释,因为就在两人加的同时,忽然间十几道身影以极快的度从一侧冲出,迅的从后面赶上来。

    琥珀扭头看了一眼,心中立刻就明白过来。那些冲过来的武者,他认出是跟在画七身边之人。这些人左风一直怀疑他们的目的,甚至指出他们必然与外人勾结。

    眼下在众人逃命的时候过来横插一脚,其目的已经是显而易见。琥珀现了画七手下之人,也就明白了左风的意图。

    整个队伍并没有要与他们交手的打算,而是迅的提高度。在队伍前方的是一群修为不俗的武者。淬筋中后期者比比皆是,甚至还有感气期的武者在头前开路。

    这些人加起来,哪里是一般淬筋初期武者能够比得上,那些人就这样被迅抛开,甚至连淬筋中期的武者都有些跟不上队伍。

    这个时候刚刚服下了疾风液的左风和琥珀,却是跟的丝毫不感到吃力,甚至他们两人还没有将度全部展开。药力此时正挥作用,他们的度甚至还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加。

    第一批被甩下来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他们只能够无奈的与那些冲杀而来的画家武者交手。画家的武者战力不俗,一交手就有两人当场被击杀,其他人心中千万个不愿,却是不得不拼死一战,若是能够将画家的武者解决他们还能够有生还的希望。

    只不过他们的想法,最后也只能够成为愿望罢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的是,在陶主将的计划之中,他们这些人同样也是弃子,是到了关键时候可以为了保命而断去的尾巴。

    画家的武者并没有打算跟他们拼命,在这些淬筋初期的武者奋力战斗的时候,他们反而采取了游斗的策略。数息之后一大群武者就冲了过来,正是之前埋伏在西面山下的那群人,他们接到号角的命令改变方向从后面衔尾追杀过来。

    当琥珀再次回头看去的时候,那些之前被抛下的武者已经死伤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