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九百三十九章 胡三失算
    霓姓老者猛然间转头看向细眼男子,眼神之中有着浓浓的杀意,只有到了他这种层次的人,在杀意涌现的时候才会给人一种寒气扑面的感觉。

    老者对这细眼男子的恨意滔天,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就此将其击杀。

    遥家这一只队伍之所以会剩下他们两人,究其原因这胡三便是罪魁祸,而且也是这胡三一手造成。对于赤团他了解并不太多,可是这胡三的事情他还是知晓一些,正因为如此他对胡三的恨意也更加浓。

    霓姓老者转身看去的同时,整个人的气势陡然生了变化,眼中利芒爆闪,丝丝缕缕的杀意如有实质般的扩散开来。如果有炼骨初期的武者再次,定然会觉得浑身寒,而强体期的武者,多半会在这杀气下感到呼吸不畅。

    如此浓烈的杀意却不是任何炼气期的武者都能够拥有,必须入老者这般有着滔天的恨意才会出现。老者气势也在瞬间稳定下来,感气期一级的实力所散出来的威压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不已。

    听了老者刚刚的话,左风本来也有所猜测,现在见老人气息的变化之中,隐隐有着死气在其中,也是恍然之间明白了全部。

    “晚辈虽然与前辈素不相识,可是我以自身的修为和炼药术起誓,只要晚辈能够办到之事定当竭尽全力去完成,如违此誓,便叫我修为尽费,永不能炼药。”

    左风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乎是大声的喊出来,让本来缓缓靠近的众人都是一愣。这些人不明所以,更不了解为何左风会在此时起誓。

    如果是了解左风之人,会知晓他绝不是那种会轻易许诺之人,更不要说在人面前立誓,哪怕是因为情势所迫他也几乎从未有过誓言立下。

    可今天的左风却实实在在的说出了这一番誓言,且这誓言之中透出的是浓浓的真诚。

    霓姓老者微微一愣,转头看向左风,眼中一丝由衷的喜悦浮现在脸庞,旁若无人般说道:“我霓令自幼受遥家栽培,虽不敢说一生所做之事无愧于心,可却可说一生无愧于遥家。我求你之事就是帮我照顾少主人,只要他能够安全返回遥家,我就算死也可以闭上双眼了。”

    稍微一顿,便继续道:“我也算是阅人无数,可却是在这胡三处看走了眼。但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你,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左风并未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此时任何语言都不用多说,自己的誓言就代表了一切。对于左风所表现出的自信,老者似乎也感到非常满意。

    屈指轻弹,一枚细小的如一颗砂砾般的药丸径直飞向左风,伸出二指便轻松的将这几乎难以看清的小药丸接在手中。毫不犹豫的冲着老者微微一笑,就将那药丸丢入口中。

    通过老者身上扩散出来的死气,左风已经明白老者正是油尽灯枯之前,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到底能够活多久。就是因为如此,左风才会在刚刚说出那一番誓言,对方若是在耗尽生命前将自己救出这里,自己又如何能够不实现其最后的愿望。

    老者在最后一刻对左风的信任,让左风也同样表现出了对他的信任,那药丸更是毫不犹豫的就服了下去。

    那细小如砂砾般的药丸入口就融化开来,并非如一般的药丸成为碎末和唾液混合到一起流入腹中。也没有像一般高阶药丸那样,如坚硬的石头般调入腹中,再用灵气慢慢的将药物融化开来。

    这枚小小的药丸,入口之后竟然和药液混合后,不断的冒出细小的气泡,大量的气泡不断的破裂开,让左风口中一片麻痒之感。这还是左风次服下如此怪异的药物,他甚至怀疑这东西是否真的是人炼制出来。

    大量的气泡破裂开,在左风的口中也传出了细小的“噼啪”声,远处的细眼男子始终观察这边的变化,在听到那细小的“噼啪”声后,就一下子瞪大的双眼。

    无数气泡产生的不是普通的气体,而是一种带着丝丝酸味的气体,左风在闻到口中出的气体后,就知道这绝对是驱毒所用。

    他虽然无法完全判断出药丸之中所用的药材,可是就自己猜出的那些都是绝对的珍贵之物。

    霓姓老者对于左风的信任显得非常满意,收回目光后再次看向胡三,冷“哼”一声说道:“你难道真的以为老夫会吃你两次亏不成,你在那里偷偷释放坠星雾真当老夫傻了不成。”

    听了那老者的话,细眼男子脸色也是微微抽搐了一下,他的确是在偷偷释放毒物,可是却迟迟不见效果,正心中感诧异。

    此时听到老者如此说,再看看左风脸色渐渐好转,他哪里还明白不过来。

    “老家伙,你竟然能够配置出街要来,没想到你的炼药之术竟然会再有提高,这倒是远远乎了我的想象。不过你认为这样就能逃走,你未免小看了我胡三的手段了。”

    霓姓老者“哈哈”一笑,开口说道:“你手段的确众多,可是我偏不按照你的意愿来。虽然我今日无法亲手宰了你这狗东西,可他日必有人为我报仇。”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那细眼男子就面色猛的一变,大声喊道:“所有人不顾一切将其拦下来,觉不能够让他从这里逃走。二哥,不惜一切代价,我已经设法通知老大和老四,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

    左风心中微微一紧,自己不得不承认,照比这细眼男子的心机,自己还是差了一层。自己不仅不知道对方是合适出了讯息,而且对方竟然在施展毒雾的同时,还设法联系到了城内的援兵,这种心机想想都让人感到心寒。

    老者似乎对于这胡三比较熟悉,看起来好似怒火中烧,却是在最后一刻选择了逃走。左风原本以为,这老者会拼尽最后的力量,将在场的诸人全部斩杀,却没有料到老者竟然是选择逃跑。

    不过左风现在已经感到自己身上的毒雾已经渐渐被清除,这种清除并非是被单纯的消灭或驱除,反而是一种完全的综合起来。

    如果说解毒的方式,是将毒物完综合掉,这算得上是驱毒之中的最高手段。那么老者所用的手段,绝对是上层之中的上层,因为左风感到毒物在综合后,不仅已经对自己半点危害都没有,而且还似乎化作了丝丝缕缕的灵力滋润身体。

    左风本来因为压制毒物,和之前激潜力所造成的灵力匮乏,现在已经一下子都补充了回来。

    老者当然看到左风的变化,微微一笑就伸手从后面抓起左风的腰带,如同抓着一根羽毛般轻松。本来嘛,感气期强者,已经走过了强体,炼骨,淬筋三个阶段,身体的改造也到了一种极高的层次。

    如果说单纯从力量上来说,老者甚至要越左风的臂力,就在光头男子和一群武者扑上来的同时,他已经一步迈出,如踏在空中不可见的阶梯上般,径直向着空中走了上去。

    见到这一幕,那细眼男子脸上的神色次变得极为难看,之前不论是左风动用锯齿战刃的能力逃跑,还是老者突然的来到,都没有让他脸色变得像如今这般难看。

    老者踏步向着空中而去,还不忘了扭头露出一丝微笑,任谁都能够看出他在微笑的时候,目光紧紧盯在了细眼男子胡三的身上。

    这笑容被人倒还不觉得如何,可是看在细眼男子的眼中,却是让他感到打从心底产生了寒意。这一次的行动,无论中间有任何的纰漏,他都觉得一切不会出自己的掌控,可是看到眼下霓姓老者的神情,他才知道事情还是出了自己的算计。

    他本来做好了打算,只要霓姓老者对自己出手,那么就算拼了受重伤,也要将自己最后的一种毒物施展出来。可对方好似看出了自己的想法,竟然不管不顾的就这样离开,也让他完全没有了下手的机会。

    细眼男子这次行动之前服下一种毒药,这种毒药会在血液之中运行,可是却不会在身体之中作。

    可一旦这带毒的血液喷溅到别人的身体上,哪怕是落在皮肤上,也会让敌人短时间内失去抵抗力,就算是感气期强者也无法依靠修为抵挡。

    除此之外,他还有数种方法可以对付霓姓老者,就算是霓姓老者没有来到这里,直接逃跑掉,他依然有信心可以对付得了。

    可是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让他感到自己被霓姓老者算计到了。

    如果是霓姓老者带着那少年离开,那么他下一步必须要联络家族之人,逃走的方向和落脚点都会在自己的预料中。可他也看出霓姓老者生命即将耗尽,而那位神秘青年他不了解底细,更是无从推断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老者的逃走,让他彻底乱了方寸。那一双细小的眼睛猛地睁开,竟然是一双大眼,而平时他却是故意眯起,让人感觉那是一双细长的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