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直面危险
    手中紧紧握着困灵石,左风将自身灵气运转起来,灌注到困灵石之内。

    整个过程顺利的乎想象,即使是左风第一使用,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问题。

    在他想象之中,困灵石的使用应该还有什么窍门,可是实际使用起来才现极为简单,的确适合任何武者来使用。

    完全不费力的将灵力送出,那困灵石就如同海绵般将左风的灵气吸纳进去。原本墨绿色的困灵石,随着左风灵气的灌注也开始缓缓变成了银灰色。

    左风的灵力因为吸纳了雷霆之力,所以看上去那其中还有着丝丝电流的涌动。而灰白颜色在其中流转不休,也能够看出左风的灵气中包含了极大的风属性。

    这些风属性灵气是左风已经知晓的部分,所以看到后并没有感到意外。而其中灰白色中隐隐流动着的迹象,左风能够猜测应该是水属性在其中。

    以前左风曾经听闻过一种说法,就是困灵石能够测试武者的灵气属性。只是因为困灵石并不能够将武者灵气属性完全表现出来,有的时候甚至会有偏差,所以这种测试算不得多么正规。

    也是因此这种通过困灵石来看灵气属性的方式,也并不被人说公认,加上困灵石的价格昂贵,也就更没有人愿意用困灵石来做测试。

    左风隐隐感到自己的测试应该准确,但是他也不知道这是否代表了自己全部的灵气类型。不过从自己了解的情况看,至少雷霆属性和风属性的显现还是正确的。

    左风当然不是为了用困灵石来测试灵气属性,时间不大左风就将困灵石中的灵气调整完毕。

    随后他就来到尸傀的身边,围着尸傀走了一圈后,左风的目光最后落在尸傀的腰部。

    略微沉吟片刻,左风就再次取出一些材料来,主要是魔兽的兽筋和兽皮。这次倒是不需要炼制,而是直接动手制作了一条皮带,在皮带中央制作了一个暗格。

    最后左风将那困灵放在其中,又从之前炼制的双炎晶火雷中取出了两颗,一并放入到皮带的暗格之内。

    这困灵石之中有着自己的灵气在其中,只要自己通过灵力进行催,其中的灵力便能够迅释放出来。这是困灵石的使用方式,早在以前左风就已经了解过,而且从自己灌注灵力的方式来判断,这困灵石释放灵气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困灵石之内的灵力属于左风,只要将其催出来,这些灵气就会快的冲入两枚双炎晶火雷中。这样一来这尸傀在重要的关头,完全可以变成一个可以移动的炸药桶,而且两枚双炎晶火雷的爆炸,威力也必然非常可观。

    这时左风最后考虑到的手段,一旦敌人的数量太多,自己又陷入到了死局之中,这爆炸将会带给敌人巨大的伤害,也能够让自己挣得一线生机。

    只不过这手段是自己临时想到,能不能够有效并不清楚,两颗火雷的爆炸也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威力。左风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因为那也代表了自己被逼到的无计可施的时候。

    片刻之后第二具尸傀也安装上了双炎晶火雷,然后他就将另外两颗火雷给收了起来。

    眼下左风身上出了双炎晶火雷外,还有两颗加入雷电之力的火雷,另外还有三具重新炼制过的尸傀,除此之外自己的实力已经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相信若是再遇到赤团之人,也不会像之前那般狼狈。

    将注入困灵石损耗的灵力恢复过来后,左风就缓缓站起身来,此时的他算是做好的完全准备。接下来也需要离开这里,他没有太多的时间与赤团的人耗下去,帝都的赛选药子比试时间越来越近。

    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事情,所以左风也必须尽快赶过去,在这山洞之中已经停留了一夜。盘算一下时间差不多还有十天,也就是说自己必须在九天之内赶到帝都,这样计算过时间后,左风也感到有种无形的压力。

    将器鼎,火雷,还有零零碎碎的物品收拾好,放入到纳晶之中。略一沉吟,左风将三具尸傀的衣服给重新穿好,一并收拾起来。在收取尸傀的时候,左风还忍不住望了一眼,在纳晶之中放置的那一具极为特别的尸傀。

    从傀灵门缴获来的尸傀,除了三具左风曾经重新炼制过的尸傀外,就是这傀灵门的镇门尸傀。尸傀的能力左风亲眼见证过,可以说比起那三具普通式傀要强上不止一筹,战斗能力各方面也乎想象的凶悍。

    只是这是亏炼制的材料特殊,而且操控起来也极为繁琐,左风现在还没有完全摸准,所以无奈之下他也没有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使用。左风想要日后多研究一番,待到自己搞清楚了这尸傀的所有情况,再着手使用。

    石门缓缓打开后,外面的空气要比石室清新许多。这一轮炼制火雷,加上淬炼尸傀等工作,让石室之中充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

    扫视一圈后,左风的目光就落到了最里面的那间石室,轻轻敲了两下,石门便很快的打了开来。

    看起来遥秋儿也是等的有些急切,听到敲门声后就立刻将石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后的左风,她那一双俏脸便不自觉的浮现一抹绯红,目光只是与左风稍微一接触,就赶忙的飘了开来。

    在遥秋儿的眼中,左风此时那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庞,加上那双深邃略带侵略味道的眼神,也是让她有些心跳加,本能的就想要躲避开来。

    “准备的怎么样了,我们……”

    听着左风那有些嘶哑的声音,遥秋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更加羞怯起来,有些惊诧的说道:“我们?”

    不解的看着遥秋儿,左风再次说道:“秋儿姑娘这次到宝地来应该是有家族使命吧,将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好,我们好尽快上路。”

    “上路。哦,好,好的!”

    遥秋儿略一错愕,随后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结结巴巴说道。

    “那你说的是什么?”左风有些不解的随口问道,这样一来反而让遥秋儿变得更加尴尬。

    下意识的白了左风一眼,心中暗骂了一声“呆子”,随后就转身回去石室之中,并且气呼呼的将石门关上。左风有些不解的看着再次关闭的石门,愣了半晌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随后露出了一丝苦笑。

    等了半天之后,也不知道是遥秋儿是否真的收拾妥当,这才从石室之内走了出来。

    看着遥秋儿走出来,左风心中一动问道:“刚刚我在药田的石室中是否有什么特别之处。”

    遥秋儿呆愣愣的看着左风,说道:“你吼起来如同被人杀了一般,就算是聋子都能够听到,这还要问。我听到后不就过来询问,你这家伙不知在干些什么,竟然还不肯开门。”

    左风并未多做解释,心中却是微微惊讶,因为在最终无法阻止那兽魂流逝的时候,有一声巨大的咆哮在胸口处扩散开来。当时左风都能够感到耳朵要失去听力,甚至整间石室都有些微微颤动。

    这么大的动静,遥秋儿并没有过来,直到最后那水晶珠被吸收后,左风痛苦嚎叫的时候遥秋儿才赶过来。

    这说明当时那愤怒的咆哮,只有自己才真正的听到,而且石室的震动也应该只是脑海中的一种感觉,而并非是石室真的有什么变化。

    这种情况左风倒是第一次遇到,可是这兽魂内的变化太过诡异,左风也不敢与遥秋儿解释太多。好在他也有其他事情,便开口说道:“秋儿姑娘手边可有比较好的解毒药么,我想接下来我们很需要品质不错的解毒药。”

    遥秋儿倒是的确有些好奇,左风之前神色不断变化,显然他很在意之前的问题。可当自己要深入询问的时候,左风却立刻从这个问题跳开来。

    正巧遥秋儿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在左风询问的时候就立刻取出了一只玉瓶。这玉瓶并未放入储晶手链之内,显然他之前就考虑过要使用这瓶中之药。

    见左风好奇的望过来,遥秋儿也是抿嘴一笑,将手中的玉瓶微微倾斜,两颗散着丝丝臭味的药丸滚了出来。

    这药丸带着丝丝腥臭味道,有些好像腐肉的味道,看到这药丸左风也是隐隐皱起眉头,并向遥秋儿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伸出两根青葱般的手指,夹起一枚药丸举到左风面前,说道:“这药丸品级非常低,可是只要将其含在口中,便能够抵御许多种类的毒物,对付胡三应该已经足够。”

    左风目光一闪,就毫不犹豫的将药丸拿起放在了口中,这是他最后所担心的问题,现在也算是一切准备就绪。

    见到左风如此信任自己,遥秋儿也微微一愣,但随后就甜甜一笑,将另外一枚含入口中。

    此时所有的准备已经就绪,左风知道前路困难重重,敌人必然也会不遗余力的要击杀自己。不过左风也已经准备就绪,接下来就面对一切问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