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如此抵御
    那金色的火焰飘荡间,向着自己而来,看到这一幕的左风头皮瞬间一麻,他甚至感到脑后的头发都一下子竖立起来。

    自己的腰上微微一紧,一具玲珑诱人的身体一下子就紧紧贴在了后背,可左风丝毫邪念都升不起来。

    那飘移而来的金色火焰,现在每个人都清楚其中的恐怖,不仅是那金色火焰的破坏力惊人,更恐怖的要数那金色火焰之中的空间锋刃。

    之前左风可是清楚的看到,那金色的火焰在撞上那长柄战锤所造成的的破坏。对方可是实实在在的感气期强者,而且在毫无任何保留下的全力防御,加上那空间锋刃只是稍微扫过,并不是直接轰击在其上,都已经造成那般眼中的破坏。

    此刻这金色火焰竟然意外的直接朝着自己而来,根本是之间的稍微扫过而已。

    看着转眼来到眼前的金色火焰,左风心中不禁叹了口气,这就是风水轮流转。之前自己还在对那感气期强者幸灾乐祸,可一转眼更大的灾难已经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个时候左风倒是能够充分体会到,之前那位感气期强者的心中无奈,面对空间锋刃的无力感,作为低阶武者的渺小,在如此破坏力面前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没有任何的动作,此时就算是做什么也显得是那么的无力。左风既没有感气期的修为,也无法调动单一属性的灵力形成护罩,更是不敢有任何的移动。

    他能够做就是将身体往后轻轻靠了靠,将身后的遥秋儿紧紧的夹在自己与山壁之间。遥秋儿对于他的举动没有丝毫的不满,心中有的只是深深的敢动。

    她明白左风是在尽最后一丝力量来保护自己,期望左风用他的身体能尽量化解掉火焰和空间锋刃,希望自己能够幸存下来。

    心中虽然敢动,可遥秋儿并显出高兴,她明白在这空间锋刃之下,自己没有活下来的可能。而且此时她的心底里只希望就这么抱着眼前的青年,即使一会儿会死去,只要有眼前的青年陪伴他也不会感到恐惧。

    带着金色火焰的空间锋刃瞬间而来,左风和遥秋儿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远处那位感气期强者双眼眯起,对于将要出现的血腥场面倒是丝毫不避讳,反而他还很欣赏这种场面。

    可是下一刻,他就震惊的睁大的双眼,嘴巴微微开阖间,有些干涩的结巴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我,我,我究竟看到了什么!”

    在他自言自语的同时,左风和遥秋儿也同时睁开了双眼,因为他们两人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就连那金色火焰也没有出现,周围的温度似乎只是略微提高了一点,可也就是身处正在炼制物品的器鼎旁边那种温度而已,完全是能够承受的程度。

    睁开眼来的左风和遥秋儿,也都是齐齐一愣,因为一股撞过来的空间锋刃,竟然正在被弹开。这让人震惊的一幕,几乎让左风有种眼花了的错觉。

    空间锋刃是什么样的存在,拥有什么样的破坏力,之前看着其对感气期强者双手绞杀,武器撕裂的场景就能够明白。

    可现在那似乎带有毁灭世间万物的金色火焰,却就这样被眼前的锯齿战刃弹了开来。这战刃之中并未灌注灵力,也没有如之前那长柄战锤般激发符文力量,只是其本质上的坚韧就能够不惧空间锋刃的切割。

    锯齿战刃在不断的颤抖,随着其抖动的加剧,还有一种如龙吟般的的声音发出。按些金色的火焰并未让锯齿战刃有丝毫变化,就连让左风和遥秋儿恐惧不已的空间锋刃,也只是擦着锯齿战刃的表面拂过,如同一阵微风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番变化自然让左风极为意外,那感气期的长老更是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他不敢相信那看起来材质极为普通的怪异大刀,竟然能够抵御住空间锋刃。

    自己拼尽全力甚至将两手废掉,才只是抵御住空间锋刃的一丝尾巴而已。可是那青年就是将武器插在面前,就将空间锋刃给抵挡住,这如何不让他愤怒和嫉妒。

    不过他的脸色下一刻就变得狰狞和兴奋,因为他看到数道空间锋刃,因为那一道空间锋刃被抵御住,而齐齐向着那一处汇聚过去。

    这些空间锋刃并不是受到任何人的操控,只是被左风使用的火雷引爆后,无意之间召唤出来的存在。

    这些空间锋刃完全没有目标,只是漫无目的的在空中飘荡,将无意中碰到的任何东西都给绞杀掉。不过这些空间锋刃也并非完全没有目的,在其感受到空间细微波动后,就会立刻被牵引着过去。

    因为左风这处位置,距离爆炸的中心并不远,所以他这边锯齿战刃抵挡下一股空间锋刃后,立刻就有三道在附近游弋的空间锋刃转向朝这边而来。

    那感气期强者不免心中暗喜,眼前青年实在太过诡异,他有种感觉这青年若是能够活下来,必然会成为自己,或者是自己背后组织的巨大威胁。

    这样的人绝不应该存活于世,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哪怕有任何一点机会必须要将这小子给弄死。

    “哈哈,好,太好了,我看这一次你还怎么抵挡,就算你那武器特别,这一回也必死无疑。”

    感气期的强者面目狰狞,那笑容之中带着一种畅快,似乎胸中憋闷的气都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听着他的大喊大叫,左风的神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那些被牵引而来的空间锋刃,自己也都看了个清楚明白。

    之前那一道自己可以借由锯齿战刃的存在抵挡,可是就算这锯齿战刃多么神奇,可毕竟无法防御的水泄不通。现在分别从三个方向而来的空间锋刃,从角度上看根本就不是锯齿战刃能够抵御的存在。

    而左风自己现在也不敢讲锯齿战刃拔出,正是因为锯齿战刃深深插在地面上后,才能够让自己和遥秋儿不被空间裂口处的吸力扯走。

    想要稳住自己两人,就无法动用锯齿战刃,那么就要承受空间锋刃的无情切割。如果拔出锯齿战刃,倒是能够挥舞起来抵挡空间锋刃,可是两人很快就会被拉扯向空间裂口处。

    这个矛盾让左风心中发现后,也立刻明白了那感气期强者为何如此兴奋,因为对方也看出了自己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了。

    眼看着那空间锋刃快速袭来,那第一道就是从侧面被牵引过来,正好是吹拂向锯齿战刃的手柄部位。相信只要发生一次轻微的碰撞,空间锋刃就会扩散开来切割向自己,只需要一丝丝就完全能够将自己分尸当场。

    眼看着那空间锋刃携带着炙热的金色火焰,猛地向着左风冲了过来。在面对生死的一瞬间,左风下意识的抬起了手,因为只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可是下一刻那空间锋刃竟然分散开来将左风的手腕包裹起来。

    这种变故让左风和遥秋儿都是微微变色,就连远处等着左风以最惨的方式死亡的感气期长老,也是被彻底震撼住了。

    那金色的火焰在靠近左风的手腕瞬间,就将左风的衣袖给一下子烧成灰烬。因为炙热的高温,衣衫的袖子就那么瞬间被焚烧个干净。

    不过最为奇怪的是,那金色火焰之中的空间锋刃,竟然诡异的来到左风手腕处,绕着左风那失去袖子的手腕不断旋转着。

    更准确一些来说,是空间锋刃绕着其手腕上佩戴的囚锁在旋转。那造型古朴的囚锁,忽然之间绽放除了丝丝缕缕的纹络,那纹络初始还很简单,可是很快就秘密麻麻的遍布了真个囚锁本身。

    就连左风对于符文有所了解,加上其念力的强大程度,看了一眼那囚锁上的纹络后都是感到脑子中一片胀痛。

    还未来的及去思考,忽然之间那空间锋刃就一下子融合进入,准确的说是融合到了囚锁内的符文之中。

    于此同时那金色的火焰,瞬间将囚锁包裹起来,那囚锁也是在短时间内迅速升温。

    “啊,嗷喔噢……”

    这一刻的左风发出了不似人类的嚎叫,因为他此刻所感受到的疼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他手腕上的囚锁,在金色火焰中迅速升温,几乎就在眨眼间就达到了器鼎之内的温度,仿佛在进行重新锻造一般。

    左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手腕处已经焦糊,而且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这与空间锋刃和金色火焰的关系都不算大。如果是空间锋刃,自己的手早就会被斩断,若是金色火焰直接炙烤,现在也是会被焚烧的废掉。

    这温度只是囚锁释放的温度,是在吸收了空间锋刃和金色火焰后释放而出的温度。

    可是左风在这个时候,看到第二股空间锋刃也紧跟着来到,而且是从另外一个方向而来。左风很想将胸中的所有脏话都一股脑的骂出来,可最后他也是嘶吼一声,伸出另一只手,以同样的方式将囚锁碰向那冲过来的空间锋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