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鱼目混珠
    悄悄向着小山群之外移动而去的两人,此时远比之前要更加的小心,甚至观察周围的时候也只能是匆匆瞥上一眼,就要赶忙收回目光。

    天色已经渐渐转亮,敌人那些岗哨也能够观察的更远,同时任何在他们视野之中移动的存在,都会首先引起警觉。

    左风深深的明白两人处境十分危险,却同时在担心另外的事情。整个小山群之内敌人的分布很广,自己挑选的路线最初是绕过了一些能够看到的营地,直到最后失去了囚锁内的空间之力,才不得不选择靠近一处假的营地。

    这是当时左风的想法,可是当左风已经潜伏出那营地后,回忆起来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判断并不准确。

    如果说当初在葫芦谷之中看到的营帐,是准备为了吸引敌人而存在,那么在这处小山群区域内,设立吸引敌人的虚假营帐就显得不太合理。

    那么这样看来,恐怕那些营帐未必就是一种障眼法,而是其本来就是为一些人准备的,只不过那些原本应该在营帐内的人现在不知了去向。

    这个想法出现后,左风也立刻在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个场景。在葫芦谷的时候,自己和遥秋儿想要逃走,可是到谷口的石碓顶端后又果断放弃,之后大批武者涌入山谷之内。

    当时左风无法仔细观察,不过就是粗略的一个判断就有差不多一二百人,而且其中不乏感气期这类强者的存在。

    之后自己利用空间传送阵,与遥秋儿成功逃出了葫芦谷,可是还没有给两人喘息的时间,就再次有敌人逐渐摸过来。

    当时囚锁的空间之力还拥有,也能够观察当时一部分的敌人的具体情况。同样不乏感气期强者的存在,也同样有着大量的武者队伍。这些人原本应该在这里驻扎,是因为葫芦谷出事,遥秋儿逃走这些人才被调动出来。

    经过这样一番分析,左风既感到后怕,同时还有着几分庆幸。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敌人,如何能够不感到恐惧。而且现在这些是他发现的存在,可是敌人的数量真的就这些而来么,恐怕远不止自己发现的这些。

    那么敌人的修为最高者就在感气期,会不会有更高一层的纳气期,或者是更加强横的育气期存在。

    思路到了这里左风已经不敢往下去想,因为这些已经不是有没有“可能”的猜想,而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能够与一个帝国相抗衡的强大势力,又潜伏了无数年偷偷发展,其实力必然比以前更加恐怖。

    种种思绪在左风脑海中快速掠过,可是他却始终在不断的思考。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始终存在,仿佛自己还是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有人死了,敌人进来了。”

    “什么,全他妈给我动起来,不论是什么人都要给我擒下来。”

    “咻”

    “咻”

    忽然之间,一道震惊的示警声在这寂静的早晨响起,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声音正来自之前左遥二人,击杀两名敌人的山头上传出。

    而紧随其后,一个极为高亢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暴戾和愤怒情绪。不仅示警之声让左风心中一沉,随后响起的声音之中那种特殊的穿透力,左风听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修为。

    与当初的王长老一样,感气期一级的强者,甚至有可能更高。这人发出呼喊声能够影响周围的灵气震动,甚至数里之外的武者都能够听得真切。

    一时之间整个小山群都乱了起来,跟在左风身旁的遥秋儿,将头压的很低,她甚至不敢在个时候抬头多看一眼。

    “怎么会这样,被你杀掉的两人在那么一处坑里,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

    遥秋儿心中不解之下,向着左风这里挪了挪,小声的说道。

    直到那些人高声示警后,左风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心烦意乱。那就是当时讲两名武者的尸体虽然处理掉,可是一处看不到半点人影的岗哨会显得更加奇怪。

    如果天黑的时候这还没什么问题,一旦天亮之后周围的其他岗哨视野恢复,就能够发现这边原本有岗哨的地方竟然没有半个人影。

    “哎,都是我疏忽大意导致,当时就不应该将那两个人都放在坑底。而是应该将其中一个人立在坑边,至少要让人看到他半截脑袋才对。”

    想明白其中的缘故,左风也是心中懊恼的将其说了出来。遥秋儿虽然没有出声,却还是略显惊讶的抬头看了左风一眼。

    她心中自然是疑惑,但却没期望能够得到什么答案,可身边的青年竟然这么快就考虑到了原因,并且能够知道处理敌人尸体的问题出现在哪个环节上。

    不仅是因为左风反应很快,也是因为他能够缜密到这样一个小细节。其实遥秋儿不知道的是,左风从那深坑离开后,就始终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翻了什么错,忽略了什么关键性的问题。

    只不过因为这一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又是身在敌人的阵营之内,左风想要清晰的将脑中的思路整理出来,也根本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如果多给左风一些时间,他可能会发现这个小错误,可是他现在要带着遥秋儿逃命,而且从之前击杀那两名哨坑之内的武者处离开也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而已。

    “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人已经完全警觉,我们两个该怎么办。”

    虽然之前失去囚锁空间之力的时候,遥秋儿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可是现在的她说话之时声音还是有些微微的颤抖。当然面对如此危险的情况,紧张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左风缓缓抬头向着身后和侧面看去,隐约能够看到武者在树林之中穿梭。不过这些应该不属于岗哨的警戒之人,至少大部分不属于。因为左风抬头观察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山坡顶端依依旧有武者留在原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转头看向遥秋儿,可是原本要说的话却是在张口之时,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同时左风睁大的双眼,看着此时趴在身边的遥秋儿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发觉左风没有任何反应,遥秋儿疑惑的抬头向左风看来,却是看到左风目光就停留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

    “喂,你不会在这个节骨眼神游天外吧,我们两个可是在敌人的老巢之内。如果不赶快想想办法,我们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这个地方隐藏不了多久。”

    遥秋儿心中有些诧异,她不明白左风为何会呆愣愣的看着自己,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可是她不认为左风会在这个时候认真欣赏自己就是了。

    左风表情渐渐从呆愣变成微笑,看着遥秋儿说道:“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胡乱搜索,不会这么快就发现到这里。而且他们现在应该还搞不准,是有人从北面的夏池城过来,还是有人从佳宝城的方向过来。

    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他们应该会现在营地最内部区域找寻。我猜想那处盆地就是他们的中心。”

    看了左风一眼,遥秋儿不解的说道:“就算他们暂时没有发现,而且会像没头苍蝇般的这片小山群里搜索,可是我们停留在这里早晚会被发现。”

    “我又没说一直呆下去,这不是在等着那些人都走开点嘛。”

    说着,左风就向远处微微指了指,这个时候遥秋儿也壮着胆抬头扫了一眼,果然许多隐藏着的武者似乎都向着一个方向汇聚。

    经过她的辨认,应该就是朝着左风所说的那处盆地而去。她还是不明白左风有何打算,就算现在走了一部分人,可是他们两人要离开依旧困难重重。

    见到遥秋儿依旧不明白,左风便伸手指了指遥秋儿的身上。不明所以的遥秋儿低头看向自己,似乎之前左风就一直在盯着自己,到底在看什么她一直不明白。

    现在低头看了看,随后她目光之中就露出了恍然之色。因为此时她穿着的是千幻教的衣服,那种灰黑色的长袍。看到身上的衣服,她就立刻明白了左风这个鱼目混珠的计策。

    “我们两人一会儿要全力逃走,而且我们在离开这片区域后会被敌人立刻发现,那个时候将要面对敌人全力的追杀。我们只能够希望,在他们追上我们前达到夏池城了。”

    左风还有话没说,那就是希望王泉的消息准确,不然自己两人费尽千喜万苦却是送到了敌人的口边,那才是最为郁闷的事情。

    遥秋儿点头表示明白,因为两人在敌人所在的范围内活动的时候,还能够借着朦胧的天色鱼目混珠一阵。

    可当两人走出这片小山群,走出敌人驻扎的地方后,也将彻底引起敌人的注意,到时候敌人必然会全力追杀。

    不过遥秋儿心中却没有多少恐惧,毕竟这里不是在葫芦谷中,不是被人管齐们来打狗,而且夏池城如希望的灯塔般矗立前方。

    更重要的是身边的青年,他给了自己无穷无尽的勇气,来面对一切危险和磨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