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相生相克
    灵气凝炼出的兽,需要人来进行操控,这有点类似于杂耍表演中的扯线木偶,总之需要一个操作的过程。

    这个过程可以当成一种正常情况的延迟,也就是操控者发出命令后,控着会有短暂的停顿之后才能够执行命令。几乎是所有使用这种武技的武者,都需要面对的情况。

    只不过当武者拥有了念力,情况完全改变,念力的注入使得灵气化兽能够直接通过精神力操控,就好像左风操控的尸傀,就是一种直接用精神力操控。

    换句话说,若是左风现在的修为达到了天上两人的层次,又能够使用那种恐怖的武技,立刻就能够达到现在霓天举的水平。

    将自身的精神意志投射到灵气灵兽的身体中后,那火龙的身体也变得灵活许多,反应更是极为敏捷。灰白大鸟拼命发动攻击,可这一次火龙摆动身子间能够将每一击都轻松躲避开来。

    反而是融合后变得庞大的龙神和龙爪,摆动之间会向着灰色大鸟不断发动狂猛的进攻。

    如果单纯从灵气属性上来看,风属性的灵力要更加灵活,攻击的时候也会更加锋锐。火属性灵力的攻击在于溶解和消耗,这样相比较火龙若不能高出对方一筹,便很难发挥出更大的效用。

    所以在开始阶段,胡蛟这边反而占据先机,将主动一点点的抓在了手中。可是谁料到霓天举竟然一直藏着后手,到此刻才开始大举反击,一时之间主动完全转到了他的身上。

    之前胡蛟也万没料到,眼前的的霓天举竟然已经走在自己前面,精神力也到了即将凝念的地步。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才失手之下操控的大鸟被火龙咬去了一只抓。

    左风抬头的时候,正瞧见那灰白大鸟断去的腿,在火龙五颗头颅中的一颗中快速被咀嚼和吞咽下去。

    随后那吞下鸟爪的火龙头,竟然比之前要凝实了一点,其中喷涌而出的火焰看起来颜色也要更深一点。

    “消化灵气,然后转为自己所用,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左风有些震惊和不解的看着天空,忍不住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虽然自己未达到那么高的层次,可是左风也知道灵气与灵气属性之间几乎是无法互相转化。就好比武者吸纳一片天地内的灵气后,会将其炼化后对自己无用的排出体外。

    炼体阶段的武者,只能够囫囵的将杂质排出后滋润身体。而炼气阶段的武者,却需要将不符合自身属性那部分灵气排出体外。因为在炼气阶段,武者要向着更高层次迈进,就必须要针对自身来吸收灵气,这样才能够让修为在更高的层次上不断向前迈进。

    这样一来炼气阶段的修炼过程也将更加繁复,时间和精力上的消耗也会更大,同时对于功法的要求也更高。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小家族之中很难有修为高者出现,高阶功法价格昂贵,没有高阶只能用炼体阶段的功法继续修行,自然事倍而功半。

    而且灵气的属性时无法互相转换,也就是吸收进入身体的其他属性灵气除了排除体外,绝不可能转换成对应自己身体所需的灵气属性。

    这些道理左风虽然没有达到那个层次,可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他看到那火龙吞食后变得壮大,自然心中极为诧异。

    听到左风的疑惑,遥秋儿冰雪聪明,立时就明白过来,她俏脸抬起看着天上说道:“那并不是将灵力属性转化,风属性自然无法转化为火属性,但是却是可以将其利用起来嘛。”

    “利用!”

    左风反而更加迷惑,惊讶的看向遥秋儿。

    微微一笑,遥秋儿便继续解释道:“对啊,灵气之中有着浓郁的灵力,不论何种属性的灵气,本身都具有灵力。你我现在都未达到感气期,那么难道就无法使用周围的灵气不成,实际上还是能够利用一点的嘛。”

    此话好似点醒左风一般,顿时让左风茅塞顿开。炼体阶段的武者,虽然无法如感气期那般将灵气释放在外,发挥出极为强悍的破坏,可是依旧能够利用一些武技来攻击,只不过灵气依循武技的要求在身体内运转罢了。

    这样看来,其他不符合自身的灵力并非毫无用处,只是需要找到正确的方法,且不去刻意将其炼化就可以了。

    看到左风一点便明,遥秋儿反而有些嫉妒。当初大伯为自己讲解之时,也是费了半天的唇舌,又是连续亲自做示范才让自己大概搞明白。不过当时也只能算是有个粗浅认识,直到自己打到淬筋期才算有了深刻的认识。

    眼前的左风几乎是听完之后,就立刻恍然大悟,那可不是一知半解的神情,绝对是了然于胸的模样。

    好似心中略有不服,遥秋儿再次开口说道:“另外单属性灵气之间也有相生相克之处,虽然同根同源不太明显,可是修为高超之人便能够将其加以利用。”

    说着,遥秋儿指了指天空,说道:“想想如果有一团火在燃烧,若是用力去吹,是否这火会越烧越旺。而现在被吞下的风属性灵力,此刻就让那火越来越旺起来了嘛。”

    这一下左风倒是真的被遥秋儿的话给震惊了,因为他以前只知道单一属性彼此无法转化,却不知道其中还有相生相克这般存在。

    看到左风如此模样,遥秋儿倒是有些洋洋得意,感觉好像是自己终于胜过了左风几分。可左风对此倒丝毫不在意,而是心中思索遥秋儿所说的同时,感叹出身的不同对武者也的确一定影响。

    譬如遥秋儿刚刚说的那些知识,恐怕自己若是在左家村,恐怕就永远无法知晓,修为恐怕能够到淬筋期顶峰也就差不多了。

    可是遥秋儿小小年纪就拥有淬筋期的修为,而且对于灵气的认识甚至超过了有些纳气期的强者,这样的条件哪里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火龙再次发动攻击,火焰凝聚的巨大龙爪猛的向大鸟撕扯而去。大鸟此时只剩下一只鸟爪,抵挡起来也有些力不从心。

    而那火龙的长尾摆动之间,狠狠的向着大鸟扫去,“嘭”的一声巨响之下,大鸟的身体也跟着变形扭曲。不过这灵气所化的巨鸟,变形后又快速的恢复过来。

    可刚刚大鸟被龙尾扫中的时候,胡蛟的身体也是微微一颤,脸上的肉也是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之前鸟爪被要掉的时候,左风还在包扎伤口没有注意到,现在他倒是看出了这大鸟和胡蛟似乎联系颇深。一些比较重的碰撞和伤害,也会波及到将其凝炼出来的主人。

    到了现在左风也终于看出,两者之间孰高孰低,霓天举开始果然没有使用全力,甚至有种故意示弱的味道。左风不知道这是霓天举的策略,还是为了要羞辱对方,不论是哪一个现在双方的胜负差不多也分出。

    那胡蛟身体颤抖的时候,霓天举脸上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冷,冰寒的目光闪烁之间,那火龙立刻张开大口,手臂般粗细的火线骤然射向灰白大鸟。

    两者之间距离很近,大鸟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直接被火焰冲击的身体扭曲变形,甚至大鸟的身体上都有了明显的凹痕。

    这种冲击显然不同于一般的伤害,胡蛟的闷“哼”一声,魁梧如山岳般的身子却是不自觉的在空中后退起来。脚掌踏在虚空之中,却如同踏在实地之上般,不仅能够感受到脚掌落地后的沉重感,甚至还隐隐能够听到踏地的“咚咚”声。

    胡蛟身体虽然退后,面孔却变得异常狰狞,能够看出他此时眼中闪烁的是不甘和愤怒。

    多年之前两人大战之时,彼此都奶喝不了对方,平心而论若是生死搏杀,胡蛟有信心自己能够将对方杀死。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比这霓天举多了一丝狠劲,不只是对待敌人的狠,胡蛟他对自己也能狠下心来。

    如果当时胡蛟肯舍弃一只手,他有七成把握取走对方性命。可是当时他在外堂一众长老力时最有前途之人,也是很有可能升为副堂主的存在。

    如果为了完成任务击杀霓天举就损失一只手掌,必然会影响自己以后修为的突破和身份的提升,所以当时的他才没有如此选择。

    当初的胜负虽然未分,可在他心中一直认为自己胜过霓天举,哪怕后来霓大帅之名越来越响亮,他依旧不认为自己必然压过其一筹。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自己真的敌不过霓天举,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性格本就极为狂暴嗜战的他,此时的双目之中忽然显露出了一丝疯狂。

    那本来还在尽力搏杀之中的灰白大鸟,忽然之间炸裂开来,化作无数大小不一的飓风。

    这些旋风猛地冲向霓天举所凝的火龙,众多飓风在冲向火龙的同时就开始不断相互结合,最后成为一道巨大的旋风,直接将那火龙包裹在其中,似乎要将其直接吞食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