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吞噬兽灵
    此时的胡蛟状若疯魔,尤其看到那灰白色的巨大旋风,在被火龙不断吞噬撕咬,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显得更加焦躁和不安。

    看了这场景左风反而微微摇头,这胡蛟拥有现在这般修为,应该也是经历过许多战阵和风雨而来。心性上应该不会太过脆弱,可是在战局显然不利自己的时候,这般焦躁和疯狂显然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看到身边的左风又是摇头又是叹气,遥秋儿不禁微微含笑,说道:“你不知那灰白大鸟有多么重要,所以才会认为这胡蛟不够稳重,可如果你知道那灰白大鸟的兽灵,有多么的珍贵就绝不会说出这般话了。”

    左风心中不解的抬头看着天空,那灰白大鸟虽然努力过,却并不能够再次凝化为原本形态。所以左风一直认为,那就是单纯的受到操控的灵力,却没有料到其中还有个什么兽灵的存在。

    见到左风满脸的好奇,向着自己这边望来,遥秋儿也是摇头说道:“原本霓大伯要仔细讲给我听,可是我觉得自己距离那一步还遥远的很,所以也没仔细听。还是等霓大伯有闲暇,亲自讲给你来听吧。”

    说着,她便转头看向天恐,说道:“现在嘛,还是看看霓大伯如何漂漂亮亮的赢下这一仗吧。”

    随着遥秋儿的目光,左风也是抬头向着天空之上看去。不过两人此时目光都击中在了胡蛟所在,刚刚胡蛟做若癫狂,虽然极为关心那灰白色的旋风被吞噬,却又张狂的叫嚣着灭杀掉霓天举。

    似乎对方最大的倚仗,就是那从腰间取下的长长锁链之物。之所以看上去如同锁链,就是在其上有无数给环扣,把一节节寸许长如拇指般大小粗若儿臂般的柱状物体给链接到一起。

    那些被柱状物品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在其展开的瞬间一股撕裂般的尖锐声音猛地散发开来。

    左风听到那尖锐的声音,立刻就明白了长锁上携带了极大的风属性力量。

    霓天举举目向着胡蛟看去,目光在他手中的长鞭扫过,露出恍然之色点头说道:“怪不得如此大的口气,如同蛤蟆在打哈欠一般。原来是请了大草原的炼器大师为你打造了这器品。”

    胡蛟冷声说道:“没错,就是这御风鞭便是我的倚仗,我这鞭上每一个环节,都是由一枚四阶风属性兽核为主材打造而成,想来你也能够猜到其威力。”

    说到这里,胡蛟的目光扫了还在酣战之中的灰白旋风和火龙,眼中闪过一丝肉痛的神情,说道:“你若放开我的兽灵,咱们之间也许还有回旋余地,不然我……”

    霓天举似笑非笑的看着胡蛟,根本就没有给对方机会将话说完,他就直接摆手开口道:“何必要什么回旋的余地,你我再次相见还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不成。”

    那胡蛟心中实是担心自己的兽灵,被那火龙完全彻底的吞噬,因此在取出“御风鞭”的过程,依旧在努力的操控那灰色的飓风。

    兽灵为兽之根本,越是高阶魔兽和妖兽,炼化而成的兽灵也愈加珍贵。不仅是因为高阶魔兽和妖兽难以获得,同时要炼化城兽灵还需要许多苛刻的条件。

    高阶魔兽和妖兽,身边往往有大量的同伴聚集,同时与其他同为高阶魔兽的存在,也彼此之间有所联系。如果人类闯入它们的领地下手,那必然是群起而攻的局面。

    因此胡蛟使尽手段和言语,为的就是将自己的兽灵取回,现在一看霓天举竟然丝毫的机会也不给自己,愤怒之下一摆御风鞭就冲了过去。

    不知为何霓天举会有恃无恐,胡蛟越是担心那兽灵,他反而越是操控着火龙疯狂吞噬。

    之前巨大的灰色大鸟化身成为飓风的时候,也是做好了疯狂一搏的打算。一旦反过来被压制住,却是会变得更加危险。

    虽然胡蛟已经操控着灰色飓风不断汇聚,想要暂时将其凝化出一个形体来,可是最终依旧失败。会叫只能够尽量压缩灰白飓风,让对方无法轻易吞噬,可不管怎样被动的局面无法扭转,吞噬也始终都在继续。

    一旦这灰色飓风被彻底吞噬,那么也就代表了胡蛟辛辛苦苦获得的兽灵不再属于他。

    动了真火的胡蛟,长鞭抖手之间完全展开来,左风这才发现这长鞭竟然有着三丈多长,抖动起来如同一条生猛的蛟龙一般。

    那长长的鞭身舒展开来的瞬间,一股凛冽的飓风就从其中散发出来,那风由长鞭为中心向四周冲击而去。左风和遥秋儿都感到那风吹来如有实质,两人会控制不住的向后倒退,只有这样才能够堪堪化解开其恐怖的冲击力。

    可是站在空中的霓天举,却是身体魏然不动,同样凛冽的飓风吹向他的时候,只是让他那暗红色的衣袍微微抖动而已。

    这并非是胡蛟已经出招,完全是这御风鞭完全展开后的一种声势而已。长鞭一摆,胡蛟人鞭合一向着胡蛟冲击而去,长鞭甩动之中,在其身前如同绽开一朵由鞭组成的巨大花朵。

    只是这花朵之中不断喷薄而出凛冽的强风,远远看去如同那花朵喷发而出的幽香一般。可只要稍微有些认识的人,就能够感觉到那完全就是一朵死亡之花,喷发而出的夺命幽香。

    只见霓天举身体浮在空中,双目一瞬不移的看着冲来的“花朵”,一直没有动用过的左手缓缓抬起,屈指只见轻轻弹动了一下。

    左风看到其左手之上带着一枚青白色的戒指,只是看其上的散发出来的颜色,就知道那属于一枚上品储晶石。

    左风虽然没有获得过上品储晶石,可是他却有一枚下品和一枚中品储晶石。按照这种比例换算,那这上品储晶石的空间绝对大的吓人。

    不过左风也只是估计而已,实际上上储晶石的空间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夸张,甚至与他现在两个能够使用的纳晶空间相比也不逞多让。

    储晶石之上青白色光芒闪烁,随后一只巨大的盾牌就从其中飞射而出。这盾牌差不多与大户人家一扇大门差不多。宽有丈许,长更是有两丈有余,那厚度看上去就让人咂舌,粗略估计厚度就有三尺有余。

    通体闪烁着金属光泽,如此厚重的盾牌如山一般,刚刚钻出来就好像山一般的朝着那胡蛟砸去。

    长鞭组成的花朵还未到,喷薄而出的如花香一般的狂风已经直接冲击到了那盾牌之上。

    看着那沉重如山岳一般的盾牌,心中也是暗暗震惊,没有想到高阶的超级强者,竟然还有这么夸张的武器,这样的存在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存在,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沉重感。

    那巨大的盾牌不要说自己使用,想要将其竖立起来都极为困难,更不要说向霓天举一样投抛出去攻击敌人。

    可是下一刻,左风就再次瞪大的双眼,因为那长鞭喷发而出的狂风,一撞上了那巨大的盾牌后,伴随金属切割的声音和无数火星,那巨盾表面就出现了道道平滑的切口。

    紧随其后长鞭也是迅速接近,那长鞭摆动之中的巨大花朵,每一片花瓣都是长鞭摆动后幻化而出。撞在那巨盾上的时候,就是长鞭直接轰在巨盾之上。

    只不过让左风极为意外的是,那巨盾竟然只是支撑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巨盾表面就开始迅速分解开,一块块被整齐切割后的盾牌残片分散开来砸落向地面。

    一时之间大小不一的巨盾残片,如同天上的陨石一般不断轰然落地,让左风和遥秋儿都是面色难看。

    如果之前还不知晓那长鞭的恐怖,现在他们两人也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一般鞭作为武器的时候,通常都是用来扫,缠,和砸这一系列的动作,可是眼前这御风鞭却在舞动之间,变成无数锋利的利刃,切近断玉如同砍菜切瓜,这般声势如何能不让二人震惊。

    要知道这长鞭甩动之时,鞭影幻化出无数锋刃,而且每一道鞭影的攻击力都极为强悍,这让左风和遥秋儿同时想到了一种存在,空间锋刃。

    这长鞭幻化出的鞭影,也许达不到空间锋刃那般恐怖的实力,可是真正使用出来后,声势和破坏力却如此相似。他们两人都是见识过空间锋刃厉害之人,心中自然感到震惊和惊惧,同时也为霓天举担心起来。

    可是巨盾被瞬间切割,霓天举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似乎那被破坏的巨盾根本就不是自己之物。

    面对冲来的巨大花朵,他反而信不而行,如同在地面上散布一般自自然然的朝着胡蛟走去。就连此刻一脸疯狂满眼狰狞的胡蛟,见到之后都不禁显出了短暂的错愕。

    只不过短暂的一愣后,他还是兴奋的怒吼一声“来的好”,他对自己的这御风鞭极有信心,面对自信走来的霓天举他有信心将其向刚刚的巨盾般切碎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