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络绎而来
    “不要说话,专心运行功法,他想要废你修为又岂是这般容易。我既然来了就必然要让你好转过来,我一会儿自然会料理了这家伙,你不需担心。”

    金发男子缓缓开口,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看了眼远处的霓天举。

    虽然霓天举神情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他却也没有要动手的打算,只是静静的观察着金发男子为胡蛟疗伤。

    “我想报仇,堂主,我……”

    “闭嘴,我说了一切有我。”

    胡蛟有些不敢的低声发出吼叫,不知道是因为触动了伤势,还是因为怒火上涌,口中鲜血却是大口喷出。金发男子见此情景,不待他说完就大声喝止,同时灵力灌注的也更加猛烈起来。

    在胡蛟口喷鲜血的同时,抬手擦去鲜血的时候,左风也清楚的看到了胡蛟的伤势。只见其胸口檀中大圩的位置,有一个明显的血洞,只是血洞所在稍稍有些偏离中央,似乎并没有完全伤及窍穴。

    左风估计当时的胡蛟应该勉强避开了要害,不然就算那金发男子有通天彻地只能,也决不可能夸口将胡蛟救回。

    只不过胡蛟的伤势的确不轻,就算是一身修为没有尽废,应该也会大幅度下跌。

    在这双方僵持不动的时刻,左风眼神微微一凝,视线就落在了远处一个位置。狠狠一咬牙左风就忽然冲了过去,向着之前看到的地方冲了过去。

    “你疯了,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死不成!”

    看到左风拔足狂奔,遥秋儿也是在微微一愣后就急忙大声喊叫。可左风依旧速度不减,只是回头说了一句“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过来。”

    听着左风的警告,再看他那火急火燎的向着前面跑去,遥秋儿却只能急的在原地干跺脚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左风既然说了让自己不要过去,自己若是现在跟过去多半也只是给其平添累赘。这一路行来两人只要在一起,一多半的时候都是自己给对方找麻烦,就连之前的连番战斗,若不是自己左风恐怕也不会搞得如此狼狈。

    面对敌人如狼似虎的追兵,左风还能够大的有声有色,甚至让敌人折损了大半。若是让左风一开始就单独一人逃跑,现在真的有可能到了夏池城。

    就在左风向着刚刚激战过的区域下方冲去之时,北面也是不断有着绰绰人影浮现出来。之时大概一看就能够分辨出来,那来到的人马正是之前退走的嗜血堂武者。

    那些武者清一色的灰黑色长袍,有人骑在魔兽之上,有人骑在马匹上,也有的人就直接徒步而来。

    这些人之所以现在敢靠近过来,自然是因为那金发男子的到来。眼看着那些人气势汹汹的逼近,遥秋儿心中更是有些不塌地。

    心中一边在暗怪,到了这个时候左风不拿个主意,竟然还想着险地而去,让她一时也是进退不得。同时遥秋儿也怪自己的大伯,明明现在占了便宜,不赶快离开这里为何还要与人对峙。

    现在敌众我寡,就算是大伯的实力再如何了得,自己和左风毕竟才只是淬筋期武者而已,多停留一刻也必然会多一番危险。

    只是她心中虽然充满疑惑,却没有说出来。大伯霓天举为人沉稳,轻易不做冒险之事,这不是说霓天举胆小怕事,只是她这位大伯行事一向沉稳,有所行动之前必然会思虑周详,所以她虽有许多话却都是在心中徘徊而已。

    心中焦急之下,却是看到左风的身影忽然一矮,好像蹲下来捡拾什么东西,然后快速直起身体,又向着其他地方跑去。

    看到这一幕,遥秋儿微微一愣,就露出了一个苦笑不得的表情。她虽然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可现在哪里还不清楚,左风到底要搞什么,这分明就是在“捡破烂”。

    那一片区域中,之前左风和一群嗜血堂武者连番激战,击杀的人和妖兽加起来不计其数。而且在那片天空上,大伯也是和那胡蛟展开激战。

    此刻左风到哪里去捡东西,必然就是去搜刮一些对他有用之物,这让遥秋儿看到后更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遥秋儿却不知道,她出声在超级世家内,可谓含着金汤匙降世。从小就没有为任何资源操过心,不论到了什么层次,都有人将最好的东西拿来给自己。

    可是左风却不同,他生在一个小山村之中,不论他现在身上有什么,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冒着生命危险获得。只要对左风有用之物,他都会去努力获得,这就是出身不同行事的差异。

    天空之上霓天举也看到了向这边跑来的左风,本来他也是感到疑惑,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些什么。可是看到左风一路飞奔,直接朝着那断成数截的御风鞭冲去,微微一愣后就失笑起来。

    不同于遥秋儿,当初霓天举带着弟弟也是吃了许多苦,对于左风现在的心理倒是能够理解一二。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出言阻止。

    金发男子和他的镰鼠坐骑,一个在全力疗伤,一个 全神贯注的盯着霓天举,对于左风这么个小角色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有胡蛟那铜铃般的巨目,猛的看向了下方的左风,尤其是看到左风将自己的断开的御风鞭,更是盛怒之下就想立刻动手将左风击杀。

    可是受伤之人最忌动怒,这火气一上来伤势也瞬间加重。眼看着左风将断开的御风鞭之中,剩下最长的一截给捡走,胡蛟那生满横肉的打脸也是瞬间罩上了一层血红之色。

    “闭目凝神,若是不想现在就死,若是还想有朝一日报仇,你就给我抛开杂念。”

    对于外界的事情金发男子不知是全然不知,还是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只是在胡蛟发生变化之后,他就立刻高声警告起来。

    虽然伤了自己的是霓天举,而是现在的胡蛟所憎恨之人,却是下方这个原本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中的小辈。

    重重的喘息了几口,他毕竟也是炼气期最后一阶段的高手,咬牙之下也彻底将心情平复下来,索性闭上了那一双大眼不去理会外界的一切。

    对于天空上的事情,左风丝毫没有理会,他只是一味的寻找周围散落的东西,注意力时而会放在远远靠近过来的那些人。

    此时阻隔在此地与小山群之间的火焰已经熄灭,浓烟也随之散开,从那个方向过来的人可以直接看清。

    那些人速度并不太快,而是徐徐向这边靠近过来,左风计算了一下时间,又是飞快的来到几只幽狼身边,将其额头处的晶石取走。

    在这个过程之中左风会将幽狼的脖颈割破,留下一只瓶子在那里盛放流淌出来的鲜血。当他在这里转了一大圈后,数个盛满兽血的瓶子也被其收集起来,这才扭头向着遥秋儿的方向而去。

    可就在左风离开的时候,忽然之间他的目光看向了远方,只见远处的天空上,一只大鸟正在飞快的靠近过来。那大鸟通体幽蓝,翅膀展开后差不多有五丈左右的距离,如一座小楼般的向这边飞来。

    那蓝色大鸟飞行之中猛的发出了一声鸣叫,声音响起的同时,下方的灰衣人队伍也突然加速起来。

    左风隐隐能够看到那大鸟身体上有着模糊的身影,似乎有人乘坐在那巨大的鸟背之上。因为这大鸟实在太大,反而使得上面之人显得很不起眼。

    见此情景,左风也感到不妙,毕竟现在已经是敌众我寡,而从天空而来的敌人,用膝盖想也绝不可能是弱手。

    加速飞奔之下,左风转瞬之间就已经来到了遥秋儿的所在。那遥秋儿双目未盲,自然也看到远处而来的敌人,注意力也同左风一样盯着那胖大的飞行坐骑。

    “你大伯到底怎么打算的,都到了如此情况,难道他还是不打算离开么?”

    左风看了一眼天空之上,发现霓天举神色只是略有变化,可是却并未回头多看一眼。他并不了解这霓天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也只能想遥秋儿询问。

    小脸绷紧撅着小嘴的遥秋儿,白了左风一眼这才说道:“你这家伙捡了不少的破烂,现在想起来了要走。你悄悄那边的阵势,我们两个现在还有决定权么,一切都要看大伯的意思了。”

    见左风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这就是你的回答?

    犹豫了一下,遥秋儿继续说道:“放心吧,大伯做事很有分寸,绝不会真的让我们陷入险地,他既然没有急着离开,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只需要在这里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对这话左风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眼前难道还不算“险地”,恐怕这已经是险的不能再险。

    可是就像遥秋儿说的那样,现在两人就算想要离开,若是没有霓天举的帮助也休想能够做到,能做的也只有和遥秋儿一样选择相信霓天举了。

    就在这个时候,霓天举的目光跳过金发男子和胡蛟,向着更远处看去。左风时刻观察着,见此情景也是抬头向着北面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