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各退一步
    只是那一只兽爪就堪比普通一间房舍,就算是无法得窥全貌,可是看到之人都会有种呼吸不畅的压力。

    黑袍老者剧烈的咳嗽后,这才缓缓直起了身子。只不过看他胸口剧烈起伏,似乎正在剧烈的喘息,似乎在之前的一轮无声的交锋之中他吃了个暗亏。

    不过这也很正常,之前的黑袍老者一心要探查左风的秘密,同时准备用最狂猛的方式解决下方的低阶武者。想要影响到这么大范围内的武者,他自然也需要调动全身的许多精神力和灵力,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

    精神力的覆盖范围自然很广,而且操控起来也更加灵活。可是如此多的精神力送出,反而会成为别人攻击的目标。

    黑袍老者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对于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在场众人内没有人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也许霓天举距离这一步也很近了,可是毕竟之前与金夺的一战消耗不小,现在根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此一来,这黑袍老者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将自己能够调动的精神力一股脑的送出。在他所处的阶段,念海还未凝聚成功,可是大量的精神力和灵力混合在一起,欺负一些感气期和淬筋期武者绝对是轻松自如。

    万没料到变生肘腋,在其最为得意和狂傲之时,一股极为狂暴的精神力肆虐而过,几乎一瞬间就将自己的精神力给摧毁。

    如果只是对自己的精神力造成破坏,他可能也只是多少受到一些异象。可是刚刚那一瞬间,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被对方吞噬掉了一部分。

    这让黑袍老者不光心头滴血,就是在遮盖的黑袍下也已经喷出了数口鲜血。他没有想到有人能吞噬其他人的精神力,这种存在往往都是炼神期中都是走到后期之辈,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一位人物会出现于此。

    虽然在事变之时,他勉力操控着精神力迅速收回,可是最终能够收回来的也只有十之三四而已。

    黑袍老者抬起头来,怨毒的看向天空之上传出声音的位置,也是那股强猛的精神力出现的地方。

    可是当他看到的是一只庞大的兽爪在云层中探出后,整个人都有些呆滞起来,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情景。

    身在人群之中,之前还在苦苦支撑抵挡那黑袍老者精神力和灵力的双重挤压,却是发现一阵暖风吹拂而过,一切也都荡然无存。

    刚刚黑袍老者实在太过于纠结左风身上的精神力,所以他采用的还是以精神力为主的压迫和窥探。可是他的精神力就算在庞大,毕竟面对的可是左风那精纯的念力,两者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上。

    所以无论它如何压迫,左风却始终能够紧守心神不让其窥探到任何东西。如果黑袍老者动用的是纯粹的灵力,恐怕左风的小命顷刻间就会消亡。

    下方的所有人感受到得都是一股和煦的暖风吹过,头脑中的疼痛感也随之消失,身体外的压力也都不见。

    可左风却感到那暖风如有实质,仿佛热水般从自己的身边流淌而过。将原本压迫和窥探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带走,甚至他感到那暖流视乎不是单纯的驱散那些精神力,而是将一大部分都融入到了其中。

    “吞噬精神力,竟然能够做到这些,那到底是什么存在。”

    左风心中震惊万分,只不过周围的人都因为从死亡边缘解脱出来,发出各种欢笑之声,反而将左风的声音掩盖下去。

    那暖流一般的旁大精神力,在左风的身边微微停顿了片刻,似乎对左风也很感兴趣。不过它却没有采用暴力的方式,只是好奇的微微探查一下,发现无法看到其内的任何东西,便悄然之间退了出去。

    当那和煦如风般的精神力一扫而过后,便再次转向了天空。之间天空之上的云层也翻滚的愈发剧烈,最终却是在一个方向渐渐向内收缩,如同长鲸吸水般的将那云层给吸收了去。

    此时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没有人再去理会那黑袍男子,就连修为最低的淬筋初期武者,也知道这天空云层中的存在,才是此地真正最强者。

    左风看着天空上的变化,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单看那显露出来的兽爪,就能够看出这应该是一只魔兽。

    可是魔兽动用精神力,这种事情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还是这般强悍的精神力。估计就算是刚刚凝聚念海,踏入炼神期的至高强者,也绝对无法与刚刚那股强横的精神力媲美。

    遥秋儿虽然脸上也同样有着震惊,可是却并不像旁人那般失态,看得出她似乎对于那云中的存在有所了解。

    左风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变化,略一犹豫小声询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存在,和你们遥家有写关系?”

    眼神飘忽不定的遥秋儿,心中也是在快速的衡量着,最后好似想通了什么这才说道:“既然家族让它过来,那也就是说对于它的存在不会继续隐瞒下去。不错,它不仅与遥家有关系,而且是遥家真正的守护者,当年和老祖一同战斗过的存在。”

    听着遥秋儿的话,左风眼中也跟着露出了震惊之色,这天空上的存在竟然是遥家的守护。作为玄武帝国的超级世家的守护,那么其强悍的程度也可想而知。

    尤其是刚刚遥秋儿所说,这存在本来是要一直隐瞒下去,而它的存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是个秘密,这么多年来这遥家的守护甚至从来都不需要出手,由此可见遥家的实力多么强大。

    不过换成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今日这遥家的守护,当年和遥家老祖并肩战斗过的存在,现在却是忽然在此现身,是否说明遥家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许许多多的想法,在这一瞬间不断的出现在左凤的脑海之中,他不知道这些信息对自己有多大的用处。不过自己与遥家已经站在也一起,也早在新郡城的时候就已经和千幻教彻底站到对立面。

    不过仔细想想,好想更早之前在混乱之地的峦城,自己就已经真正的开始破坏千幻教的行动。

    看起来我和这千幻教是天生不和,躲是躲不开了,以后恐怕要多加小心,若是抓到就会也大可以不留情的下手。

    左风心中暗自嘀咕着的时候,天空之中被快速吸收的云层内,一个硕大的头颅也渐渐显露出来。

    那头颅有些像鹿一般,生有一双鹿角,却是长了两道如鲶鱼般的长长胡须。牙齿锋利却又并不显得狰狞,反而有种极具威严的味道。

    眼睛显得很大,如金鱼般凸起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在其眼中的智慧不单单指其智能的不俗,同时那眼瞳之中也带有着沧桑的味道,好像那种饱经世故的老者,对世间之事都以看透悟透一般。

    只是单纯看到这双兽眼,左风就已经信确信,这魔兽定然存在无数个念头,那种岁月的痕迹绝不是什么人和兽能够模仿出来,必然是经历过许许多多才会表现出来。

    那头颅虽然说有些像鹿头,可是大小却如一栋三层高的酒楼般巨大。翻滚的云层被其缓缓蠕动的鼻孔吸收,如同百鸟归巢一般向着其鼻孔汇聚过去,只不过他如此凶猛的吸收,却不会对周围的气流造成什么影响,似乎只有那一大片云会被其调动。

    “他是一头云龙,原本云龙最高层次也就第五阶,可是它当年随老祖身边的时候就已经打到了六阶,现在是什么层次家族之中恐怕也没有几个人知晓。

    在家族之中他也算是个特殊的存在,如果我不是遥家未来的少主,恐怕也和其他人一样不知道其存活至今。”

    听着遥秋儿的介绍,再看那天空之中吞吐云雾的云龙,左风心中一动,便开口说道:“听那黑衣人的意思,似乎大家都认为这云龙已经不存在了,那么你们家那位老祖是否也是一直隐藏起来。”

    听着左风的询问,遥秋儿的神情也是微微一黯,叹了口气说道:“老祖当年就已经失踪,无数年来不论怎样找寻都没有下落,大家猜测他多半应该是已经不在了。”

    两人交谈的片刻功夫,天空中的那云龙已经露出了半截身体,如巨蟒般的身体上长满了厚厚的鳞片。鳞片为淡蓝色,若是在高高的天际上巍然不动,似乎能够和天空融为一体。

    可是若仔细观察又会发现,每一块淡蓝色的鳞片边缘,都包裹这璀璨的金色丝线。

    半截身子露在云层之外,还有半截身子依旧在云层之中,之前不断吸入那些云雾的过程中,这云龙的庞大身躯也在一直不断下降。

    直到这一刻,才完全停了下来,距离那黑袍老者也已经不足三丈远。那黑袍老者始终没有任何动作,就如同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其他武者都没有轻举妄动一般,他此时也成为了砧板上的肉。

    “我们来打个商量,大家各退一步,此事暂且放下,你看可好?”

    身形庞大的云龙,身体漂浮在黑袍老者上空,开口之间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