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帝都旧事
    楚楠本以为父亲机缘巧合之下得到此物,却没有料到竟然是来自身边的青年,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楚一虎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他对于炼器和炼药都没有太大的兴趣,自然对各种珍稀材料也不太上心。

    虽然有这么一位炼器大师的爷爷,还有一位炼药大师的父亲,眼光眼界很开阔,可是涉及到高阶材料的时候,就显出了他所知不足。

    沉吟少倾,楚楠便试着问道:“沈风小友,难道曾经去过古荒帝国,那么你的炼药之术?”

    能够问出这番问题,左风就明白楚楠定然对古荒了解颇深,也说明了自己当初没有刻意隐瞒胡说一通是正确的选择。

    既然楚楠能够想通其中关键,那么楚昭楚大师会向着古荒方向判断,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没有犹豫,左风将当初告诉楚大师的话,又原原本本的再次说了一遍,几乎没有什么增减,只是将当初的内容背书般的说出来。如此楚昭对自己怀疑必然会更小,当初自己说过的内容相信楚大师也应该记着。

    当听闻这护腕不仅得自古荒,而且另外还有他山之石这种稀有材料,楚楠看向左风的目光也逐渐变得炙热起来。

    被楚楠看得有些不自在,左风略一犹豫就转开话题问道:“大师,我之前使用过那御风盘龙棍,可是不知为何那武器在使用的时候,我感觉一瞬间被抽离了不少的灵气,如果每一次使用都需要如此庞大的灵气,恐怕我短时间内,都无法再次使用了。”

    对左风的疑问,楚昭却是半点都没有意外之色,犹豫了一下就将头转向了一旁有些无所事事的孙子楚一虎说道:“虎子,将我前几日给你的家伙拿出来,让他试一试使用。”

    听到爷爷的吩咐,楚一虎虽然脸上有些不情愿,可还是从储晶之中拿出了一柄短刃递给左风。

    看着从楚一虎手中接过来的短刃,不禁有些错愕的说道:“涂火!”

    楚昭笑着摇头,说道:“这短刃并非涂火,只是老夫按照涂火的制作方式,做出的一柄有些接近的武器。品质上比起你的御风盘龙棍,略微高上了一个层次而已,你可以尝试着使用看看。”

    左风虽然不明白,可也猜到对方如此要求必然有其用意,紧握着手中的短刃,将灵力注入其中,以自身灵气来催动这柄短刃。

    骤然之间,那短刃表面火光萦绕,一溜赤红色的火焰瞬间冲出短刃,向着前方延伸而去。短刃顷刻之间化作一柄火焰长剑,随后长剑表面突然弯曲,好似活过来一般的火蛇,摇头摆尾之间竟然甩动了起来。

    “咦,这,竟然还会有如此变化,爷爷,这怎么与你当初用出来的有些不同。”

    楚一虎面色一变,一下子就从座椅之中跳了起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左风手中有了明显变化的短刃。

    楚楠却是双眼带着笑意,淡然说道:“沈风小兄弟火属性灵气已经完全显露出来,风属性却还潜藏在内,只有达到了感气期以后才能够有机会发挥出来。爹并不拥有风属性,自然不可能有此变化。”

    左风也是认真的听着,似乎他也有些明白过来,为何使用御风盘龙棍的时候会出现灵气被抽走许多的问题。

    “小友似乎察觉到了,当你释放火属性灵气的时候,灵气消耗并不太大,却已经能够催动这柄短刃。可是当你使用风属性的时候,灵气消耗必然会很大,就是因为楚楠所说的原因,风属性在你身体之中并未显现。”

    果然如此,竟然是因为属性的显性和隐性变化。通常武者到感气期的时候,灵气属性会显现出独特的属性,不过若是拥有不止一种属性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种显性,另外一种需要不断的摸索和努力激发,才有可能随着修为的提高显现而出。

    现在看来就是因为冲破巨魔法阵的时候,让我将火属性提前激发,所以动用灵器的时候能正常发挥。可是御风盘龙棍调动的是风属性,我现在风属性还未显出,所以耗费的灵气量会非常巨大。

    想明白了其中缘故,左风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暗自感到可惜,这御风盘龙棍现在使用还是有些过早。

    楚昭楚大师不再理会左风,而是转头看向楚楠,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这才缓缓说道:“你今日肯来见我,是否因为帝都进来的一些事情,与你当初的判断有关。”

    刚刚将短刃交还给了楚一虎,本对这短刃爱不释手,可是听了楚大师的话,整个心神也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按说楚昭和楚楠这对父子之间的事情,外人并不清楚,定然不会轻易让外人知晓,可楚昭偏偏这个时候当着自己的面提起来,好像刻意要让自己知晓一般。

    楚楠同样没有因为左风在这里感到不便,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玄武帝国在当初立国之时就已经埋下了隐患,虽然这么多年来依旧维持着稳定,且在不断的发展壮大,可是隐患也同样在发展壮大,终究会有爆发出来的一天。”

    楚昭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帝国存在的弊病的确存在,可是这么多年来能够不断的发展壮大,这说明当初留下来的制衡手段是有效的,只要秩序不被根本破坏,就算是乱也只是小乱而已。放眼各个帝国,哪一个没有什么动荡。”

    楚楠轻轻叹了口气,眼神变得有些深邃,似乎陷入到回忆之中。

    感受到整个气氛变得异常沉重,左风虽然也十分好奇,可是他却觉得继续留下来有些不妥,便缓缓站起身来。

    可他还未来得及开口,楚昭却是抢先说道:“沈风小友不必离去,其实你现在已经参与进来,只不过你自己还未发觉而已。”

    说着他将目光转向楚一虎,说道:“虎子,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

    还未等爷爷说完,楚一虎就立刻说道:“闷死人了,就是不说我也不想留下来。”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一溜烟就消失在了山洞之中。

    目光缓缓从楚一虎身上收回,楚昭这才继续说道:“沈风小友也许真的没有去过古荒,可是我却感到你与古荒有着莫大的关系,凭此一点我便不想对你隐瞒太多。

    除此之外,素遥和鬼画四个家族的争斗,现在已经渐渐要超出家族的范围,而你也恰恰是这场本隐伏暗处的争斗,暴露于表面上最为明显的一个点。

    而他肯这个时候过来见我,相信其中应该也有你的原因在其中,不过很难相信这顽固的小子竟然也有入得眼之人,这倒是我之前从未曾想到的。”

    楚楠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昭,毫不示弱的说道:“若是论其顽固,好像是父亲大人才是更胜一筹,自语说这小子入得我眼,那也是在入了父亲之眼以后的事情了。”

    楚昭眉梢微微跳动了一下,斜眼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却是来个未承认也没有否认。左风虽然还没有搞清楚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不过就他观察这两人想象的地方实在太多,可是性格却有些南辕北辙,如此一对父子放在一起也怪不得难以融洽。

    楚昭性格之中多了一份张狂,即使心性磨练到现在,可骨子之中还隐隐带着一丝嚣张跋扈的江湖气息,这一点楚昭倒是跟那孙子楚一虎有些相似。

    楚楠的脾气秉性虽然和父亲想象,可是为人却更趋于稳重,言谈举止间更多几分的内敛之气,相比较的话左风其实与楚楠的性格要接近一些。

    楚昭和楚一虎彼此间的关系要更亲近,而楚楠虽然和左风只是街上偶遇,乘车之时彼此也交流不多,却相比之下左风与楚楠更为亲近几分。

    楚昭的目光在儿子身上收回,再次看向左风,这才继续说道:“想来小友并不知晓玄武旧事,可眼下你以无形间卷入其中,那老头子我就给你讲讲玄武帝国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不过我希望小友对我说的话加以保密,毕竟期间涉及的太广,我相信小友应该是保守秘密之人。”

    话到此处,楚昭随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囚锁,好似猜到了左风对于囚锁的事情有所隐瞒,他却并不想要揭破。

    左风故作不知,只是静静的聆听对方接下来的话。

    “玄武帝国当初的大乱,三方帝国合力入侵之下,让整个帝国陷入崩灭的边缘,这些我想你应该知道。”

    左风轻轻点了点头,就听楚昭继续说道:“当初玄武在最为难的关头,是古荒帝国插手其中,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将整个帝国给稳定下来。至于当初古荒所使用的手段,实际上就是让门派的分支进驻玄武。

    这几个分支实际上就是古荒几个大势力的分支家族,这些家族帮助玄武彻底稳定下来,最终也支撑着玄武帝国将其他三方帝国逐出了玄武。只不过这些留下来的家族,实际上也让玄武帝国的格局就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首次听闻这些消息的左风心中自然震惊,口中也是下意识的说道:“就是现在玄武帝国的六大超级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