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药家主系
    “化魂液,竟然还有此毒,你的朋友在什么地方的毒?”

    段月瑶的神情明显有了变化,与他以往的恬静从容有着非常大的不同,这让左风感到心暗爽的同时,又有着一丝不解。

    自己撇开了与素遥几家家主商量的事情,一来询问起了关于化魂液解药的事情,的确能够让对方大感意外,可是以自己所了解的段月瑶,显然不应该表现的如此吃惊才对。

    左风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我的那位朋友是在叶林的毒,不过有人以特殊手段将毒压制下来,大约在三年之内不会发作,可是没有解药便无法将毒去除。”

    段月瑶一双美目陡然睁大,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神情也逐渐凝重起来。

    犹豫了片刻,段月瑶却是开口道:“你现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回。”

    说完也不等左风反应,径直走出了房间,将左风一个人丢在了厅。左风看着她脚步匆匆的走出了房间,之后又走出了院落,却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到了院门口后停了下来,转身和那院外的老者轻声说了些什么。

    左风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的举动,立刻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那位老者绝对不寻常。

    片刻之后,那老者与段月瑶二人同时返回,这次左风倒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面前老者。

    老者差不多六七十岁的年纪,头发胡须已经尽皆变成白色,一身粗布长衫看起来非常普通,不过那双眼睛却熠熠生辉,其仿佛蕴藏了无穷的智能。

    段月瑶对待老者的态度十分恭谨,并且为左风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左风这才知道了老者的身份。

    原来老者姓段,既是药门的大长老,同时也是段月瑶和段暇的师父,更是段月瑶的亲爷爷。左风本猜想过老者应该在药门之身份不俗,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药门大长老。

    他们两人都很在意左风说的情况,左风也将自己的朋友毒,以及后来有人帮忙将化魂液的毒压制下来的事情。

    段姓老者静静的听着左风的述说,虽然其有一部分是左风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份刻意隐瞒,不过事情的大概还是介绍清楚。

    这些事情他之前已经同楚昭和楚楠父子讲过,这一次述说倒显得非常自然,根本看不出有可以隐瞒的成分。

    老者似乎更加在意的是化魂液出现在叶林的事情,这与当初的楚昭有些类似,因为他们想到的可能都是叶林和药驼子之间的关系。

    听完了左风的述说,段姓老者面色也如段月瑶一般阴沉,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小友到这里求取解药,相信应该是对我药门的来历有一些了解吧。”

    左风不敢隐瞒,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左风如此坦白,那段姓老者脸的神情微微缓和,继续说道:“其实我药家当初分裂后的事情,有一些人是知道的,相信应该是楚昭那个老家伙告诉你的,不过眼下这种情况让你知道这些也无妨。

    我遥家当初分裂的时候,其实真正闹翻的是遥家的直系家族,一边是药驼子那一系人,另外一系人是药寻所在的家族。”

    左风心暗自一惊,表面却尽量克制着不表现的太过明显。他对于药寻的来历已经有所猜测,可是却不敢肯定。现在听这段姓老者的话,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药寻拥有那般精湛的炼药术,竟然与药驼子是同级别的人物。

    段姓老者虽看到左风那吃惊的样子,却认为是药驼子的名字让他有所反应,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

    “药驼子一派想要重振药家,让药家得以在玄武帝国崛起,不再去为遥家和其他家族暗保驾护航。可是药驼子坚守当年的誓言,不愿意同药驼子那些人一起走到明面。

    而我们段家和几个小家族,实际当初属于药家的附庸势力,我们既不愿意同药驼子去争夺权力,也不愿意继续跟着药寻留在暗处,最终我们才分裂成了三方势力。”

    眼前的段姓老者毕竟是曾经的药家之人,说起来也是更加清楚,左风不发一言只是安静的聆听。

    “其实药家炼药的最核心,掌握在了这两部分纯粹的药家人手。只不过当初选择离开的人多一些,选择留下的人少一些,最终药驼子成功分裂了药家,而药寻带领他那一支反而逐渐没落下去。”

    说到这里,段姓老者顿了顿,说道:“帮你朋友压下化魂液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药寻那一脉的后人,只是不知其具体身份。可是听你说他无法解毒,想来他应该有一些特殊问题。”

    抬起头看了看左风,段姓老者继续说道:“能够解开化魂液之毒的,只有纯正的药主系人才能办到。”

    左风仿佛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立刻问道:“你说药家主系人能够解毒,是否说那药寻能解得了那化魂液。”

    段姓男子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不敢说药家主系各个能够解化魂液,不过若是药寻本人,那一定能够将毒化解。”

    骤听此言,左风差点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当场。如果说有人冒名顶替,可是那位不计名利的指导自己炼药的人,竟然是那位药家的药寻,和药驼子实力相当的人物。

    当初自己跟着药寻学习炼药术,彼此在一起相处了也有月余,可却不知道能够解开安雅身之毒的救星在身边,这么白白错过了如此大好的机会,左风肠子都要悔青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段姓老者说到:“那位帮助你朋友压制化魂液之毒的人,应该也知道一些化解之法,不过不知为何他能够压制却不能够解毒……哎,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段姓老者说着说着,发现了左风那怪的神情。左风也知道自己因为骤听这个消息,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才会表现的十分失态。

    不过当初药寻可是吩咐过自己,不能够将自己的事情对外透露,左风也只能够勉强打起精神,将话题叉开来说道。

    “当初那位出手救助我朋友的人,她,她应该是没有任何的修为。”

    左风本以为这番话一说出来,对方能够释怀,可却没有想到的是,段姓老者和段月瑶同时一愣,露出了震惊无的神情。

    “爷爷,你看那个人,会不会是?”

    段姓老者也是面色微微凝重,摇了摇头,接着转向左风试探性的问道:“你说的那个出手救人者,可是一名年女子?”

    对方如此一说,左风让左风心震惊不已,他本能的感觉到有些埋藏了许久的事情,好像在这里即将能够串联到一起。

    可即使心如何震惊,左风却还能够保持冷静,当初藤肖云说过自己和庄羽的来历,却对于庄羽的身份来历讳莫如深,只是让自己去询问庄羽。

    而左风并没有询问,他知道为了庄姨的安全,她的身份和背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现在面对段姓老者的询问,左风依然不能够说出,犹豫了一下左风便说道。

    “当初那人黑纱罩面,只能够看出来是一名女人,不过相貌和具体年龄无法分辨,而且救人之后她匆匆离开,并没有多做停留。”

    段姓老者与段月瑶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眼的疑惑和不解,左风如此说,不论是真是假恐怕暂时也得不到更多的想消息了。

    段月瑶眼瞳微微抖动,似乎脑海之在考虑着什么。段姓老者却是长叹了口气,说道:“沈风小友想要得到解药,最终还是要着落在段家直系人的手。你的那位朋友既然毒性压制下来,你暂时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最近一段时间玄武会有一番变故,我估计你想要的解药应该也是能够得到。”

    左风眉头微微一皱,叹息着说道:“可是药驼子那里,不论有任何变化相信他都不会……。”

    “哼”

    段姓老者说道:“那个驼子能够有什么好心,而且他的毒几乎没有出手化解过的。我听说他已经在你身用过除磷之毒,想要让他帮你的朋友解毒,连想你都不必去想了。”

    听对方如此说,左风眼神微不可查的一闪,原本有问题想要询问,可是到了口边之后还是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自己身除磷之毒的事情,在遥素康三家之知道的也不多,更不要说这些人是绝不可能向外透露。药驼子的行动如此隐秘,是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更是不会主动向外宣扬。

    可现在听段姓老者说的如此笃定,显然是有着更为准确的消息来源,只是略微思考左风猜到了一个大概,所以到了口边的问题也被他咽了回去。

    药门与药驼子本同为药家,分裂的时候偷偷安插一些人在药驼子那里也很正常,这消息多半是从药驼子的身边传出来的。

    可既然不是药驼子,难道还会药家直系人来到玄武,参与到这场大乱之。左风可还是记得,当初的药寻似乎说过,自己不能够踏足玄武帝国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