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符狂遗册
    这雍家的石堡十分特别,这庞大的建筑是一个大阵,而整个大阵又是由四套小阵法组合而成,也是眼前的四层石楼建筑。

    正因为是完全按照阵法搭建,所以整个石楼从外观看去非常特, 高低不是水平,每一层的高低也不尽相同,甚至与层与层之间的间隔还是那种起伏状态,这样的房子不要说耸立数百千年,是能够搭建出来让他挺住一时半刻都算是迹了。

    可是这石楼却偏偏这样成型了,而且还这样巍然耸立了无尽岁月,让所有见到之人不禁为之咋舌不已。

    以左风对这四套基础阵法的了解,一眼看出了这是四套阵法运转之的一瞬间的写照。因为阵法在运转的过程本应该不断的变化,无时无刻不在运转调整自身的形态,甚至无法捕捉到它的准确形状。

    可偏偏这符狂做到了,他准确的捕捉到了这四道基础阵法运转的一个瞬间,一个绝对平衡的瞬间,将其凝固在脑海,继而按照脑凝固下来的阵法最终搭建成了眼前的石楼。

    不论是否熟识这符狂,只要对阵法稍微有些认识的人,都会为眼前的石楼感到震惊和惊叹。更何况眼前的石楼并非一般人能够看懂,尤其是那庞大且复杂的四套基础阵法。

    无须雍胖子头前带路,左风只是眯起眼睛扫视了一圈,立刻向着第一层的一处位置看去。整个石楼外观看不到明显的门窗,只有无数造型古怪的凹凸,那些尽是符的模样,也同样是运转瞬间被凝固下来的符所在。

    左风之所以第一眼窥准了那一枚符,正是因为这处符是这第一层整个固基阵法的第一枚符,在刻画的过程首先雕琢出来的是它了。

    修建房屋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打地基,而刨除地基的工作之外,那么是要将房屋的门窗位置确定下来,之后才会按照步骤修建墙壁和天棚。

    另外这门的位置更是重之重,屋子的门户涉及到一个家的安全,人在交手的时候会紧守“门户”,保护的是自身的安全,这“门”也成为了极为重要的一个点。

    微笑着超前于雍胖子,信不直接向着前方的那一枚符而去,在雍胖子吃惊的目光之下,左风伸手轻轻的按在了那符的右角位置。

    “咔嚓”

    伴随一个清脆的声响,在那符的表面响起后,整个符也迅速的向内缩进,之后连着那一枚符约莫有长有半丈左右,宽约十数尺的一道石门向内凹去。

    机括之声连续响起,那石门自动向内侧滑动,露出了一道门户。左风带着淡淡的微笑,扭回头扫了一眼身后正惊讶瞪着自己的雍胖子,自顾自的向着石楼之内走去。

    先是一脸的吃惊,可随后雍胖子整个人兴奋的一跃丈许,兴奋的手舞足蹈的说道:“没错,这小子绝对领悟了这阵法的真谛,若非如此绝不可能首次来到这石楼找准了门户所在。有救了,我雍家终于有救了!”

    紧跟着左风的步伐向着石楼之内走去,他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肯定了左风之前的话,最后一点点的怀疑也完全消失。

    在左风和雍胖子两个人走入石楼内的时候,庞大的雍家府邸东北角一处雄伟的建筑内灯火通明。三名老者正一脸紧张的交谈着什么,一个个面色极为阴沉,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长吁短叹。

    这个时候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本满脸不悦的一名老者,猛地站直了身体,扭头向着大厅外面怒吼道。

    “你们都是聋子,傻子么,告诉过你们不要来打扰,是不是想我敲断你们的腿。”

    那外面的脚步声嘎然而止,半晌后一道犹豫的声音怯生生的说道:“三位长老,少,少家主回来了,他让你们去石楼去找他,他已经带着人去了石楼等你们了。”

    从外面的声音能够听出,是之前在雍家府邸门口被雍胖子一脚踢飞的那名青年武者。

    听了他的话,那大厅的老者,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个混蛋整日花天酒地,今天怎么回来的如此久。啊!你说他带人去哪里,在哪里等我们?”

    他惊讶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三道身影如闪电流星一般的从大厅之内闪烁而出,直接扑到了那名青年武者的面前。

    三名老者气势汹汹如同样吃人的猛兽一般,下的那青年武者踉跄的连连后退,声音有些结巴的说道:“石,石,石堡,是石堡,咱们雍家的内堡!”

    三名老者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都从彼此的眼神之看到了滔天的怒火。这位少家主整日游手好闲,花天酒地,惹是生非也罢了,今天竟然还带着外人进入雍家重地“内堡”之,这三位雍家长老可是再也不能容忍。

    雍家的府邸在帝都之内,也只是略逊于六大家族一点点,可是也绝对算得幅员辽阔。站在帝都之巅向着下方帝都观看,有八九处极为惹眼的地方,六大家族的府邸自然算一方面,再是雍家的府邸,还有封禅坛和最高斗场。

    雍家三位长老如鬼似魅,从大厅之冲出后,径直朝着家族心位置而去。他们几个人速度已经完全展开,可是也用了半盏茶的时间,这才来到了那处特殊的石楼所在。

    他们以来到石楼的所在,看到石楼的大门那么打开着,几个人心头怒火烧,一个个怒喝一声冲进了石楼之内。

    整个石头之内空空荡荡,看不到半个人影,这三个老家伙此时的脸色如同吃了苍蝇般,苍老的脸庞血色尽褪,甚至还有些微微泛着绿,额头之都应是青筋“突突”直跳。

    楼断断续续的有声音传下来,三个人扭头正看道墙角处一道怪的石头台阶。每一个台阶都是从前辈之内延伸而出,看样子这些台阶平时都是缩回去,那个时候通向二层也将失去道路。

    三名老者如三头发怒的野兽,三步并做两步径直朝着二楼冲去,此刻二楼之雍胖子正伸着他那肥硕的短粗的手指,在旁边的墙壁指指点点。

    在雍胖子身边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红发青年人,此时正背负着双手,顺着雍胖子所知的方向看向那边的墙壁。

    “孽障,你这是要毁掉我们雍家么,老祖留下来的基业,你准备如此给败光了不成。”

    “今天我们要执行族规,大不了老家主回来后,我将命抵了是,绝不能看着你将家族如此毁去。”

    两位长老已经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雍胖子几乎是用吼的将声音喊出来。这两个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育气期初期,这种修为怒吼出来的声音,在这二层石屋回荡不休,雍胖子和左风两人耳都是一阵刺痛。

    虽然这并非是刻意针对自己,可是声音在左风听来,却是让他感到耳一阵的眩晕,简直是一种音波攻击。毕竟他在这房间之修为最低,感受也是最为痛苦。

    那两名长老刚刚说完,忽然一名老者身气息澎湃不休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那气势左风只是略一感受不禁暗自心惊。

    眼前这位老者年纪差不多七旬开外,而修为已经达到屈离的程度,距离炼神期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这样的超级强者,即使在这帝都之也不是随处可见的角色,由此也可见这雍家的底蕴不俗。

    此人正是雍家大长老,在他气息散发出来的同时,口也同时冷声说道:“你们两个都不必动手,少主人这些年荒唐的也够了,我身为雍家的大长老责无旁贷,今日由我来处置了这雍家的不肖子孙,一切后果也都由我一人承担。”

    看着架势顷刻之间要出手,那雍胖子本来还吃惊的张大嘴巴,可是生死存亡的一刻,他也是猛然清醒过来。

    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道:“停,都给我停停,这都什么跟什么,我请来了雍家的大救星你们几个这是要造反不成,你们难道要毁了雍家的未来不成。”

    那大长老气息依旧,冷“哼”一声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在那里胡说八道,你今日敢带外人来我雍家禁地,不论任何我都不能够饶过你,为的是我雍家不至灭亡、”

    看出了情况危险,雍胖子赶忙开口,这一次他可是不敢多说半个废话,大长老的样子他从未见过,知道自己小命真的岌岌可危了。

    他一指左风,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其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和遗漏。

    三名长老越听越是惊讶,可是眼神却依旧十分冰冷,完全是一副不相信雍胖子所说的模样。

    全部解释完,雍胖子这才说道::“若是想要真正领悟先祖留下的阵法,想要让家族子弟继续在阵法一途继续感悟下去,必须要让他照曾祖的那份遗册,只要他能够帮我族人继续在阵法一途修练下去,重新崛起也是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