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以退为进
    整个帝山广场之,此时已经彻底的乱成一锅粥。除了有数的一些大势力和二流势力之外,普通的武者早已经逃离这里。

    久居于此的帝都民众,每一个都不是傻瓜。从药家和叶林强者出手,与千幻教的人杀的难解难分之时,大家已经看出了苗头不对。

    尤其是药驼子施毒之后,其一些随风飘荡开来,把数十个无辜之人给直接毒死后,普通人可无论如何不敢再继续逗留下去。

    而一些二流势力,若不是答应了与几个大势力联合在一起,恐怕现在也已经走了个一干二净。

    雍家和康家是这样尴尬的家族,他们也自知实力不足,眼前最高修为已经是御念期强者出手,他们这种层次的还真的不够看,连在一边呐喊助威“打酱油”的资格都没有。

    康易山虽然也早萌生退意,可是这也是无数年来,康家首次与这三大世家搭关系,又能够彼此联系的这般紧密。若是自己现在带着族人退走,那么今天以后三大世家消失也罢了,如果不是这种结果,康家以后也不用在帝都混下去了。

    雍家的几位“谨小慎微”的长老,此时又在反复劝说,让那雍胖子带着族内强者尽快离开。可是雍胖子却执意不肯,一次在素家炼器山之,自己执意选择留下来陪着左风,事实证明了当时他的眼光和判断绝对正确。

    因此这一次他几乎都没有多考虑,断然拒绝了几位长老的提议。眼看着自家家主一意孤行,三位长老也只能够硬着头皮留下来,心却是期盼这一次少家主还能够“幸运”的选择正确。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些实力更差一点的二流世家,因为与三大世家有着附庸关系,也必须留在这里共同进退。

    因此广场之,现在剩下来的最庞大一伙势力,要数三大世家这一方面。

    此刻的药寻心十分焦急,他已经看出了千幻教的实力恐怕还不止眼前这些,如果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最后吃亏的反而还会是自己这些人。

    想到这些的同时,药寻的余光猛的转向帝山所在的方向,从眼下众人交手的位置距离帝山还有十几里。可是以药寻的目力,还是一眼能够看到帝山延伸出来的高台,国主玄宏此刻的小动作。

    这位国主大人现在心几乎要乐开了花,他原本还在担心,这些千幻教的强者实力太过恐怖,最后若是千幻教一家独大,自己的计划反而有可能会落空。

    好在药寻带着人出现,再加大草原的一群强者,以及那实力恐怖的魔兽,一时之间倒是还分不出胜负。

    他现在早已经不去理会什么赛选药子,什么参赛之人炼制的药丸,什么“三老”做出的评判,在他眼都已经没有意义。只要他能够得到那御阵之晶,一切也全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

    而且他发现头顶这护山大阵正在渐渐有所变化,自己投入的符不断的有着更强的反馈,这说明很快自己能彻底掌握阵法了。

    在拖一会,你们千万厮杀下去,再给我一些时间好。

    心正在暗自窃喜的想着,因为得意忘形而有些肆无忌惮起来。他之前都是观察半天,将全场都看一个遍后,再突然间释放符手法试探护山大阵。

    这一会儿战斗的太激烈,所有人都几乎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的变化,他也对阵法施展手段更家频繁起来,而且也不像之前那般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

    药寻轻轻转头的时候,正看到玄宏一脸窃喜的释放符,投向覆盖帝山之的阵法。看着玄宏在那里一脸的奸笑,药寻的怒火骤然升腾而起。

    自己带着这些人在此地拼死拼活,并不是为了什么御阵之晶,更不是什么玄武帝国的最高权力,为的是让给帝国重新恢复秩序,让玄武帝国能够回到原本的轨迹,更不希望整个坤玄大陆陷入乱局。

    可是这位帝国的国主又在做些什么,他还在这里想尽一切办法,要夺得那枚御阵之晶,还想着更加龌蹉的念头。

    可在药寻想要对着国主玄宏发怒的时候,脑却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紧接着药寻的目光转向了广场之,十张炼药用的石台排在最末位置处的身影,此时依然在那里默默的忙碌着。

    以药寻对炼药术的了解,他只需扫一眼,已经知道左风进行到了什么步骤。之前的兽核已经被左风熔炼完毕,此时正在对药材进行萃取,之后剩下融合成丸了。

    看到这一幕,药寻的眼忽然有着一丝精芒绽放,口不自觉的低喃道:“当初我传你炼药之术,只因你的天赋极佳,更是愿意动脑思考能够举一反三。这一次情况实在太过特殊,我只能够将“宝”压在你身了。”

    药晴没有听清爷爷在嘟囔什么,正准备仔细询问的时候,却忽然看到药寻猛的吸了一大口气,那佝偻干瘦的身子也因为充了气而怪异的鼓胀起来。

    “全都住手!”

    这一声沉喝如同九霄之的雷霆,忽然在近处爆发开来,震得许多人耳鼓隐隐作痛。好在药寻是有目的的让声音吐出后,在空才释放开来,不然近处的药晴可要变成小聋子了。

    可是这样,药晴依旧感到耳一片嗡鸣,不满的抬起头来看向爷爷,可随后感觉到周围竟然好似一下子安静下来,不论敌我似乎都按照药寻的意思停手了。

    转头之际,正瞧见了周围各方势力,强者竟然真的齐齐停下手来。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连欢喜堂和尸鬼堂的强者与尸傀也都纷纷停止了围攻。

    国主玄宏本来刚刚试过,此时还不死心的继续刻画符,准备一刻画出来投入到方阵法之。可在这个时候,药寻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让所有人都一下子安静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玄宏,急的险些大吼一声,“停下干嘛,给我往死里打啊!”

    只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哪里敢当着这些人说出来,不过那一双眼睛已经愤怒的瞪向了药寻。

    药寻对着帝都的阵法多少也知道一些,同时他也隐隐猜到了这玄宏的目的。这么多年来玄宏国主从未有一天大权在握,一直被那些超级世家压在头,这一次他想要趁机灭掉所有的势力,是想要将大权重新抓在自己手。

    可是在药寻看来,他的做法不仅疯狂,更是愚蠢,简直愚不可及。支撑玄武帝国这庞然大物的,实际是这些超级世家,他们既分走了权利,同时也保证了玄武帝国的安全和稳定。

    姑且不论帝都的护山大阵有没有那么强的攻击力,算真的能够将在场所有人一个不剩的杀光,他玄宏又能够做几天国主。其他帝国再次来袭,他又能够支撑几天。

    算除去其他帝国,是眼前这实力恐怖,手段诡异的千幻教,玄宏也根本无法独自应付,竟然还在那里做着美梦。

    药寻并未说破国主的秘密,他现在实在不想再增加变数,冷冷的扫了玄宏一眼将目光投向了千幻教一方。

    “各位,千幻教来此的目的何在,我暂时可以不去理会,可今日是我玄武帝国的赛选药子试。如果你们执意要凭借武力来抢夺我玄武帝国的重宝御阵之晶,那么我们暂时可以不理会叶林之人,不过接下来你将要面对的是我们整个玄武帝国。”

    说到这里,药寻转过头来,看向三大家族一方,说道:“三位家主,我希望你们能够从大局出发,为了玄武帝国也不能够坐视不理。”

    看到三大家族的家主,一个个面露踌躇,似乎到现在还有些拿不定主意。药寻暗叹了一口气,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几个家主。玄武帝国能够有今日之乱,与这些家族各自怀着的那份私心不无关系。

    玄宏固然有他的野心在作祟,若不是其他那些家族的家主野心勃勃,又怎么会让局面演变成今天无法收拾的局面。

    心虽然带着怒火,表面药寻却是一脸平静的说到:“为了释去各位家主的疑虑,月瑶!”

    听到药寻的话,冰雪聪明的段月瑶立刻会意,微微欠身施礼后,便开口说到:“我段月瑶,自愿退出今次的赛选药子。”

    药寻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向了药驼子,此刻药驼子已经十分狼狈,米黄色的麻布衣袍外面尽是斑斑血迹。也分不清楚,那些血迹是他的还是被其杀死的敌人留下。

    在药寻看向自己的时候,药驼子已经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余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左风那里。

    迟疑了一下,重重的点头,可他还未来得及开口,听到药甄慌急开口道:“师傅,不能,不能够呀!”

    药驼子面色一寒,冷声斥道:“滚开,这轮不到你说话,我药家……药凌退出。”

    药驼子的话音落下的同时,合欢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虽然看不见甘罗此时的神情,可是却能够感受到一丝焦躁愤怒的精神波动传荡开来。

    三家的家主本来还不明白,可是当药驼子看向左风之时,却好似被一下点醒过来一般。

    素鹰率先站出来,朗声说道:“寻老快人快语,我素家听从您的调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