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大厦将倾
    药晴缓步而行,却发现一名容颜俏丽的女子向自己迎了过来,对方一脸和煦的笑容,自己却对其没有任何印象。

    药晴不认识来人也并不怪,毕竟她几乎没有离开过灵药山脉,虽然对外界的事情知道不少,可是真正认识的人却没有几个。

    “是晴儿妹妹吧,想不到你传说要漂亮许多。”

    被一名纯粹的美女夸赞,同为女性的药晴本来应该感到很不舒服,可是偏偏对面的女子态度诚恳,不带任何的造作恭维的成分,反而让药晴心微微一喜。

    “这位姐姐……你是?”

    那女子展颜一笑,缓缓说道:“你我本是同根同源,奈何多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然我们自幼可能是姐妹了。”

    看着眼前女子,连同为女子见到后都不禁会怦然心动的容颜,药晴不禁冲口说道:“你是段月瑶,瑶姐姐?”

    她刚刚冲口说出,好似想起了什么,将嘴巴一撅扭身要离开。

    主动与药晴打招呼的女子,的确是段月瑶,她已经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资格,便也没有兴趣再留在赛场之,倒是洒脱的很。

    有的人珍惜这抛头露脸的机会,明明已经彻底失去了资格,却还依旧赖在赛场之不肯离开。

    好像画家的画七,火焰失控焚毁了药鼎内的一切,可他死赖在赛场之。而他本是无足轻重之人,因此也没有人去多理会。

    当初药门重新与药寻联络,段月瑶不仅知道的非常清楚。而且是段月瑶要求主动将家族内的所有事情都合盘托出,而且也是段月瑶首先提出来要再次返回灵药山脉,重新归于药家族内。

    这一次药寻让她主动退出,虽然心略微有些不甘,可是却也丝毫没有扭捏造作,反而给药寻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她早听说过药寻前辈有一位孙女,自幼在灵药山脉内长大,这一次见到药晴她也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如果严格论起辈分,这段月瑶实药晴还要矮了一头,因为他的太爷爷那一辈和药寻才能够算是同辈之人。因此段云舒才会见到药寻的时候,立刻要大礼相向,其关节在于此。

    不过段月瑶二十刚刚出头,药晴也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两人之间反而不需要那么拘泥于辈分,所以一来是“姐姐妹妹”的称呼。

    可是药晴一猜出对方的身份,反而半点“颜色”不给,转头要走开。段月瑶心一急,匆忙伸手要去拉住对方,可是她的手指距离段月瑶还有不到三尺远的时候,两股凛冽的气息骤然迸发。

    这两股气息一道非常凌厉,如同刚刚出匣的宝剑,另外一股却是浩瀚如渊海,只泄出那一丝丝已经让段月瑶喘不过气来。

    “啊!”

    惊呼一声,段月瑶向后退去险些跌坐在地。药晴本来还打算离开,扭头看到段月瑶如此模样,两腮微微一鼓,似乎强忍着才没笑出声来,不过见到眼前的美丽姐姐如此狼狈,心反而有些不忍。

    “你……你没什么事吧!”

    段月瑶虽然表面看去狼狈,可是两眼之不经意见却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

    如果自己不是用这样的手段,恐怕还真的很难留住这倔强的小丫头,以后药门会重归于药家,与这丫头的关系绝不能够太僵。

    心早已经打定主意的段月瑶,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走前来,缓缓说道:“晴儿妹妹先不要急着离开,也许一代有一代人的决定,可我们两个人的年纪加到一块,也才不到半个甲子,数百年前的事情如何与我们有关系。

    而且这一次你爷爷返回玄武,实际也是我们药门不断的努力才争取来的,往日之事请你不要太过计较了。”

    药晴虽然久居在山林之,长与野兽为伴,可是她却绝不是不通人情世故之人。而且她这第一次见到段月瑶,不知为何有种亲切的感觉,便也没有再立刻扭头走开。

    此刻广场边一处角落,那里本来是为一些零散势力准备的一处地方,可现在聚集在这里的人反而是被挤出来的画家一群人。此刻零零散散环绕在画家家主周围的强者,一个个脸显得极为难看。

    画家仅剩“三虎”的老二画形,眉头紧锁的看了眼广场边的形势,忍不住说道:“家主大人,我看咱们现在留下来有弊无利,不论这两方最终哪一方能够获胜,咱们都必然会被权利排斥在外。

    我看……,咱们不如先行离开,或者是直接离开帝都,将帝都之外分散的家族势力整合起来。今日之后帝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的混乱,权利,利益和资源都需要进行一次重新洗牌,我们既然参与不进来,不如将帝都之外本属于我们的牢牢抓住。”

    在他身边的年妇人,是画家“三虎”的老四画玉落,老二开口的时候,她在那里频频点头,此时也开口说道:“我同意二哥的意思,咱们留在这里不光丢人不说,而且也不可能再有白捡的便宜,不如现在将人手撤出帝都。”

    画元环视了一眼周围之人,忍不住说道:“你们大家也都是如此看的?”

    众人看到家主的目光望来,虽然没有表态,可是眼的意思却十分明显。画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心不禁暗想。

    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察觉,看来当初这步暗手的确是高明。虽然现在退一步是万全之计,可留下来我至少还有机会争一争。

    想到这里画元将头微微转开,向着三大家族的所在看了过去,心再次暗自徘徊着。

    到底是哪一家呢,应该不会是素家,遥家感觉更不像了,难道是……。这千幻教倒也是利用我们利用的彻底,想不到我画家和鬼家都非是他们真正要扶植的势力,折腾到现在我画家和鬼家也是个陪嫁丫头而已,我不甘心呐!

    画家家主的目光不敢在那个方向停留太久,如果让有心人看出什么端倪那非常不利了。自己现在也绝不能够给手下人多解释,犹豫了片刻后,他便将一连串的命令发布了下去。

    画家仅剩的强者拨出去一多半,由三大长老率领,即可离开帝都与城外集合而来的画家势力集合,原地等待命令。画家三虎同自己留下来,等着赛选药子的最终结果出来。

    画元不愿意彻底放弃这些年来的努力,哪怕机会非常渺茫,他也必须要留下来搏一搏。可是家族之人也必须要有个交代,也不可能让整个家族陪着自己冒险,因此才有了这样一番布置。

    画家这边的动静虽然不大,有心人还是看在了眼里,立刻悄悄的禀报给了其他几个家族的家主。

    鬼家这边正有人对鬼冢说着些什么,听了一会儿鬼冢不耐烦的说道:“怎么搅合,众目睽睽之下,我们的人药已经炼制完了,他们的药还在炼制,这个时候除了等着结果我们还能够做什么。动动脑子再说话,你看那边光是药家拥有怎样的实力。”

    那人被家主这一顿骂,只有讪讪的退了下来,却又有另外一人凑去小声说了一些什么。

    鬼家家主眉头微微一挑,余光向着画家的方向看了看,正瞧见画家一群强者正在悄然的退出帝山广场。

    鬼冢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六大世家之他们两人彼此关系最近,这一对“狼狈”在素家的惨败之前可以说无话不谈。

    他看到画元如此安排,立刻明白对方心打着什么主意。

    看来老画是准备赌一铺,却又不想要将全部赌注都压在这里。现在下面的人都有些没有信心,正是因为王家和素家两人此时正在超水平的炼药,可他们却不知道变数也在这其。

    想到这里,鬼冢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画家现在可以暗有小动作,可是自己却偏偏不可以如此做。若是这样显得太过明显,必然会让药寻等药家和药门之人产生警惕,现在可不是将底牌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

    这边药寻面色难看的扫视着三大家族所在,最后扭过头来说道:“驼子,这消息是否准确,你能够肯定是一个世家而不是一个人投靠千幻教,这可是非常严重的。”

    看到药寻那慎重的模样,药驼子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实在没有料到千幻教内堂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若早知道我也不会在赛选之前将叶林的人拉过来同我冒险一搏。

    消息肯定是准确的,只不过我所知的也并不多,相信鬼家和画家那边也只有家主能够略知一点,而且又一多半也是推测而已。”

    恰在此时,药门的一名年人走过来,轻声的向段云舒汇报了画家方面的动作。

    这年人知道药驼子,药寻现在与自己的药门已经从归于一,因此所说的一切都没有避讳两人。

    药寻和药驼子听完之后抬头对视一眼,药寻有着些许无奈和怅然说道:“想不到这些年,六大家族竟然已经如此不堪,看来也真的是到了大厦将倾的时候,现在看来结果如何真的难以逆料,我们现在需要做些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