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幻辰警告
    左风脚步还未迈出,只见眼前一名纳气期白衣青年面色不散的站在面前,挡住自己的去路,随后两侧身后各有一人将自己围在央。

    看到四人的举动,左风面色也是微微一沉,拦住自己的去路本很不礼貌,而且四个人各个面带冷笑,显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不知道自己与他们有何过节,可是左风从来都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反之也同样。

    冷冷的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青年,这青年容貌算不俊朗,不过一双虎目凛然生威,看样子他是四人之的带头者。

    是单独眼前一人,左风都对付不了,何况是四人修为都在自己之的强者。没有轻举妄动,左风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

    “你是那叫左风的叶林之人?”

    “不错”

    左风毫不示弱的看着对面之人,沉声回答道。

    那带头之人点了点头,说道:“倒是有几分血性,可是你这样的山里小子配不我们的大师姐,劝你识趣的滚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大师姐眼前。”

    眉头微微皱起,左风不耐烦的说道:“大师姐?”

    “哼,是我们沈蝶大师姐,她那样的天仙一般的美人,也只有我们大师兄幻辰那种人物才配得,你这样的野小子根本配不她。我劝你也不要自讨没趣,参加什么古荒试炼,去了也只是白白搭一条性命。”

    说着面前的虎目青年,从储晶戒指摸出了一个袋子,轻轻晃了晃说道:“这里面有六阶兽晶十枚,七阶兽晶五枚,我们大师兄也不让你吃亏,拿着东西尽快消失吧。”

    听到对方如此说,左风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看白痴一般的冷笑着摇了摇头,又扫了周围三人一眼,迈步径直从对方身边走了过去。

    那青年人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左风会如此选择,那么一脸错愕的举着手的布袋愣在当场。

    “卓哥,这小子不识抬举,看来要给他一点教训。”

    眼看着左风已经走开,一名感气后期的青年迈步走来,冷声的提醒道。

    那被称为“卓哥”者正是四人之带头之人,他现在也猛的醒悟过来,脸的神情不禁变得极为难看起来。扭头冷声说道:“你小子可不要不识抬举,你这种货色,早已经与大师姐不在一个层次,不要给自己选了一条死路走。”

    缓步离开的左风,脚步没有片刻停顿,口却是发出了一串的冷笑。

    “卓哥,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去找大师姐了。我们怎么办,幻空师伯他在这里我们可不能够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另外一人接口说道:“如果我们这么放过此人,那大师兄必然会很不高兴,我们是回去也会有麻烦的。”

    带头的青年,眼睛瞪着左风,此时目光已经逐渐变得阴冷下来,冷声说道:“这小子如此不识抬举,那也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说到这里,这青年好似想起了什么,猛的转头看向自己身边两名感气后期的青年,不禁笑着说道:“你们两人的空间穿梭盘不是有些小问题么,嘿嘿……”

    他一边说着,一边冷笑着看向了远处正离开的那一头红发的青年人,眼有着一抹狠戾之色闪过。

    此时左风已经走开,对于那四个人的威胁也并未太过放在心。他现在反而更加在意的是安雄的情况,看药驼子对药寻那恭敬的态度,安雅的解药也算是有了点眉目,这安雄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

    心正考虑着,左风看到雍图已经来到安雄身边,稍微查看一番后伸出手掌在其身体前后不断的拍打。待左风走来之际,安雄已经轻轻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左风松了口气,俯身蹲下来关切的问道:“安城主,你感觉怎么样,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

    安雄勉强挤出了一丝苦笑,缓缓闭目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况,随后声音虚弱的说道:“我的修为还在,只不过之前窍穴似乎被封闭起来,现在运行还不是很通畅,如果给我一段时间,应该能够彻底恢复过来。”

    听到安雄的修为没有被废,而且身体之也没有被人暗下毒或破坏,左风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不过对方之前也想不到安雄会被留下,因此没有对他下毒手也是情理之,估计他们也认为安雄还有利用的价值,才未直接对其下死手。

    此时安雄略微犹豫一会儿,好似在努力的回忆一番后,说道:“我……我只记得自己在城门附近遇到敌人出手袭击,后来我失去了知觉,之后发生的事情非常模糊,几乎都记不住了,现在一努力回忆,反而脑海之异常疼痛。”

    一旁的雍图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用了特殊的精神探查之法,对方显然不想要安雄知道被擒之后发生了什么,用的是直接搜寻他脑记忆的方法。”

    左风听后,心也不禁暗暗一惊,因为他立刻想到的是琥珀现在的情况。琥珀与安雄一同被人抓走,受到的待遇可能也差不多。

    看来当初没有将太多秘密透露给琥珀是对的,这并不是我是否信任他,而是他所知道的秘密对方可以直接从其脑海搜寻。

    心暗自考虑之时,雍图却已经转头看向左风,笑着说道:“小友你应该是得到了我的四大基础阵法精髓,能够通过推衍和感悟,逆向掌握我的四大基础阵法,天资绝不逊色当年的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投入我雍家?”

    在雍图说话的时候,雍家一群人已经围拢过来,听到雍图说的话,雍胖子脸满是喜色,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早说你应该加入雍家,不过现在这小子已经是我雍家的一位客卿长老了,不知道老祖还打算给他一个什么位置。”

    听了雍胖子的话,雍图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这个重孙一眼。他的意思当然是想要将左风正式招揽到雍家,可不是什么挂个需名的客卿长老。

    此时左风见到那幻空与逆风已经交谈完,逆风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而幻空已经转身朝着这边走来。左风躬身向雍图施礼,并感谢了一番后,转身朝着幻空走去。

    “幻空前辈,这逆风是我的好兄弟,那兽纹对……”

    迎向幻空的左风,立刻开口解释起来,他可不想要让逆风因为自己而开罪了这位夺天山的前辈高人。只不过左风的话还未说完,对方已经摆手笑着说道。

    “那小家伙是你的兄弟?,呵呵,那你可要照看好你的这位兄弟,我与它的先人有些交情,它也算是个苦命的孩子呀!那兽纹已经不完全,留在小家伙那里吧,我不会再取回来。”

    听幻空不会取走兽纹左风心也是暗暗一喜,不过立刻反应过来,似乎与逆风的父母还是旧相识。

    可这逆风是天屏山脉的王者血脉,难道天屏山脉的王者竟然已经死去了不成,这也太过匪夷所思。

    幻空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径直朝着雍图走了过去,那夺天山的四名青年,此时正在远处冷冷的盯着自己。左风虽然已经感觉到四个人的目光不善,可是却懒得理会几人,径直来到逆风身边。

    直到左风来到身边,小兽逆风这才忽然有所觉察,抬头看到来者是左风,那么纵身跃入左风的怀。

    左风微微一愣,感到怀的逆风身子轻轻抖动,似乎在抽搐,同时发出了“吱吱”声。

    不同于一般的妖兽,以逆风现在的修为,它已经能够口吐人言,可是现在的逆风却发出了兽一般的悲鸣声,显然此时的正承受了巨大的悲痛。

    半晌之后,逆风的声音渐渐平复下来,却是依旧趴在左风的怀,开口说道:“我的父母都不在了,他们已经达到了那九阶巅峰层次,却依然是死了。他们是被人害死的,我……”

    轻轻叹了口气,左风声音坚定的说道:“放心,你父母的仇,是我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小兽逆风身体微微一震,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左风,说道:“我父母已经是达到了九阶巅峰,连他们都被害死,对方恐怕已经是神念期的无强者。”

    看着小兽逆风此时的无助,左风感到心微微有些发酸,自己从最初遇到逆风的时候,将其当成自己的朋友。一路从叶林来到玄武,彼此间更是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现在说彼此是“兄弟”一点都不过分。

    “还记得刚刚的千幻之主么,我与她也结了仇,早晚有一天我也要面对这样的强者。凭你我的能力继续修行下去,早晚有一天也会到那个层次,到时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害死你父母的凶手,为他们报仇雪恨。”

    听了左风的话,本来还有些踌躇的逆风,也是双目逐渐变得坚定起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也会达到那个层次,我一定会达到那个层次。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对手,我们都一定能够超越。”

    左风笑着拍了拍逆风的身体,忽有所感,扭头向着不远处看去。只见幻空和雍图两人同时拔身而起,那御阵之晶在两人间,二人同时出手不断将一道道复杂的符送入到御阵之晶内部,之后又有更多更复杂的符从御阵之晶飞出,落入到空的护城大阵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