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制造假象
    两名感气期武者的夹击,若是换了平时,幻卓可能连正眼都不会看一看,随手之间能够将对手打发掉。

    可眼前的情况太过特殊,对面一名武者身体之外黑色雾气缭绕,明明应该是武者的变异属性,可是偏偏拥有凶兽的天赋技能在其。别人也许只会吃惊,可是这些来自古荒帝国的武者,可是大大的震惊了。

    毕竟他们对于凶兽的来历略微听闻过一些,那根本是不属于坤玄大陆的存在,眼前这个人类怎么能够拥有这份能力。

    即使面对两人如此犀利的进攻,幻卓的脑还是忍不住浮现这些问题,明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可是却又忍不住去努力想要弄明白一切。

    这便是幻卓与马冲两人的不同,幻卓所想到的问题,,马冲在接触到黑雾的诡异效果后,自然也同样想得到。可马冲要冷静的多,不论眼前对方还有什么惊人的手段,只要将两人擒下来一切谜底都能解开。

    “锵”

    金铁碰撞的声音响起,琥珀稍慢了一线出手的左风,却挥舞着盘龙棍更快一步碰幻卓短矛。一来左风肉体力量强横,再者他手的御风盘龙棍,在灌注风属性灵气后,会让攻击速度瞬间提升一截。

    不过幻卓毕竟是纳气期强者,虽然对方攻击的力量和速度都大的出,他却依然能够应付。紧接着是琥珀猛烈攻击而来,幻卓同样举起短矛防御,可是在两柄武器碰撞前的瞬间,对方的长枪竟然一缩一放。

    如此变化在攻击之完成有着不小的难度,需要精准的把握出手的力道和角度,更重要的是对于枪矛一类的武器有着丰富的经验。

    之前左风的御风盘龙棍实打实的攻击,也让琥珀这边以枪当棍的攻击顺理成章。可是幻卓却不知道,以前的琥珀用的武器正是短矛,利用强毛的经验也绝对丰富。

    看似长枪如棍一般扫来,可直到彼此将要碰撞前的瞬间,长枪一收一放猛的向前探出。幻卓心下大惊,两柄短矛赶快封挡,只是琥珀并未完全刺出,其还留有几分余力,扫动的过程长枪的枪尖如首般划过。

    血花飞溅,幻卓胸前被开出了一道血口,这还是他反应迅速之下才会只留下皮肉伤,若换了其他人在此,即使同为纳气期强者,恐怕也要吃个大亏。

    几乎在出手的瞬间,左风 已经冷喝一声“走”,琥珀更是毫不犹豫的与左风夹击一次幻卓,立刻从两侧绕开向着幻卓身后的洞穴而去。

    两人速度都绝对不慢,尤其是左风,逆风行运转开来,即使在这陷空之地内,也同样可以如擦着地面飞行。

    被黑色雾气压制在前,两人疯狂抢攻在后,打了幻卓一个措手不及,眼看着两人要从幻卓身后的洞穴遁走。

    在两人距离洞口也三丈左右的距离之时,却是一生怒“喝”在身后传来,同时两股凛冽霸道的灵气带着撕裂空气的声音冲向左风和琥珀而人。

    与此同时一道壮硕的身影,如大鸟般的从二人身后飞快射出来,并未向两人再出一招,而是后发先至超越两人后,如一座小山般的轰然落在洞穴出口处,来人正是幻卓的师弟马冲。

    两道凛冽的锋锐灵气正是从马冲的激发而出,角度和时机恰到好处,左风和琥珀两人不得不闪身躲避,错过了最佳的逃走时机。

    对幻卓出手的时候,左风口虽然明着大喝一声“走”,可私底下却传音两个字“小心”。琥珀之前看到左风眼神示意,已经心有点数,虽然不了解左风的全部计划,可是一些主要的环节他还是明白的。

    眼前的马冲出现在两人眼前,这正是左风计划的重要一步。

    余光向着两人身后看去,只见那坚硬的花岗岩洞穴地面,留下两个深深的足迹,那足迹直接深陷地面半尺有余,明显是之前马冲发力冲来之时留下。

    第二步!

    心默念了一声,这是左风计划的第二步。第一步自然是向马冲发动全力攻击,虽然这样正面与对方最强者动手危险极大,可是左风知道两人必须要硬闯一次,最好是能够让对方受伤。

    之后两人不敌退走,这倒是不需要装,因为两人也的确无法在马冲堵截的洞口出硬闯出去。

    不敌下转身寻找另外一个突破口,也是从幻卓所在的方向遁走,如此一来只要两人有希望逃走,相信马冲绝不会坐视不理,局面会向现在这样。

    这一系列的行动能否成功,最大的原因是这师兄弟两人貌合神离,彼此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矛盾。所以左风和琥珀两人才能够有机会,对付完马冲再对付幻卓,而不用担心两人同时出手围杀自己二人。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琥珀释放的黑雾也功不可没,这算是一个意外惊喜。

    此时面前的马冲和幻卓位置完全颠倒过来,马冲守在原本幻卓的方向,而幻卓反而到了琥珀和左风的身后。只不过现在看来,两人虽然暗生嫌隙,可是面对自己两人,还是不会有丝毫保留。

    眼看着前方如山岳一般横在两人面前的马冲,左风心也不禁微微一沉。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在七级,这如果是换做炼骨和淬筋期的时候,如此差距左风还能够尽量弥补,甚至还有反杀对方的可能。

    可是达到感气期后,情况却完全不同,每一级之间的差距变得愈加明显,更重要的是两人之间有一个重要的鸿沟,那是感气与纳气。可左风除了面对这巨大的鸿沟,再无其他选择。

    与琥珀眼神稍稍一触,双方在这一瞬间也完成了交流,左风狠狠一咬牙向着马冲杀了过去。

    这马冲战力强横的同时心思缜密,是夺天山来的这六人最难对付的一个。可现在左风不得不正面与之一战,因为他现在必须要制造一种假象,自己必须要从马冲身后的洞穴离开,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为了这个“假象”。

    身形微微一晃,左风便已经朝着马冲而去,身侧的琥珀脸有着一抹担忧,可是只是一瞬间,琥珀猛的抬起头来,双目之有着一丝决然之色闪过。

    已经冲出去的左风并未发现,此时的琥珀似乎做了某个决定,而且暗自下定了决心。

    依旧是当初从丁豪那里偷学而来的醉步,当初丁豪所施展的是酒拳,只不过这一整套武技左风并未学到,只是凭借过人的记忆力以及细微的观察才偷学来一部分,所以他只会醉步不会酒拳。

    脚下步伐看起来有些像酒后“蹒跚”欲跌倒的模样,尤其是身更是摇来晃去,时而俯身,时而后仰,时而又会前行之转一圈,可偏偏是如此步伐和移动方式,让人摸不准其真正的轨迹。

    一般武者移动,出招,都会全身绷紧蓄力而动,如此一来整个动作的轨迹也能够做出一个大概的预判。

    可是这醉步却与这类行动恰恰相反,浑身下似乎酒醉之人完全放松,这种状态下的移动和行动轨迹完全无法捉摸。直到出招前的一瞬,才能够让人有所觉察,可是这等于反应时间要少的多。

    眼看着左风正“跌跌撞撞”的过来,马冲却是双目闪过一抹厉色,同时踏步前,手直接横削而出。这一招化被动为主动,明明是守在洞穴口的马冲,此时却抢先发动攻击,反应和判断都绝对是一等一的角色。

    之前马冲是因为任由左风和琥珀两人合击,这才让自己吃了亏,如今他岂能够让左风故伎重演。

    这一斩看似普通,可是左风立刻察觉到了不同,后仰躲避开的同时,沉声提醒道:“闪开!”

    他这话当然是说给琥珀听的,因为这一刀与之前马冲掠空而来发出的灵力锋刃相同,都是借由将灵气从刀锋逼出,能够达到隔空斩敌之效。

    在左风身前扫过,被其躲避开后,刀身继续前行,同时刀锋之一道如水般的刀锋虚影随后离刀而出,直接向着紧随左风而来的琥珀攻去,这一刀竟然是要同时攻击两人。

    有了左风的提醒,琥珀当然也率先有所行动,脚步一撮已经躲避开去,同时毫不停歇的与左风一同攻向马冲。

    仰身躲避过刀锋的左风,余光瞬间扫到了琥珀的动作,不经意间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他,难道……

    心不经意间浮现了一种不好的想法,这让左风本来感到不小的压力,似乎又更重了几分。

    可是左风现在也没有机会仔细思索,马冲长刀扫过的同时,左风御风盘龙棍已经随着扫了过去,正是在对方一刀扫过的时机。

    看到左风扫来的一棍,马冲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幻卓,你若不愿帮忙乖乖站在一旁,等我将这两个家伙擒下,不论有任何秘密,都不会与你分享,到时可不要后悔!”

    一边开口说话的时候,马冲已经撤步扭身,同时在身体外随着其身体转动划了半圈,停身站住的同时猛的力劈而下,斩向面前的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