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奉天北州
    奉天皇朝北州所在之地,此处已经变得一边荒凉。 原本这里算得是奉天五州之最为繁华和热闹的地区。

    也许奉天皇朝,面积最为辽阔,最为枢的存在必然是国都所在的州,可是轮到繁华热闹却当数北州。大草原,叶林和玄武三方帝国,都有一部分与之接壤,地理位置给他带来了优越的条件。

    除此之外,北州无数年来都未曾受过战火的洗礼,一直在蒸蒸日的发展,这一点不同于一样拥有地理优势的玄武。

    当初的奉天国主,也许正是看到了玄武与自己拥有同样的优势,这才悍然发动了对玄武帝国的侵略。

    可如今这一片繁华已经不在,在北州之内已经很少能够看到一名武者,普通人类倒是偶尔还能够看到几个。只不过这些侥幸生存下来的活人,一个个也都是慌慌张张的在逃离之。

    他们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是单纯的带着一个念头,离开北州,离开奉天。只不过这些幸存之人,一个个眼除了恐惧外,更多的是茫然和无助,现在的逃跑也只是一种本能在驱使而已。

    这些人几乎都见过凶兽,只不过凶兽的目标主要锁定的还是人类武者。除非在它们袭击的范围内已经没有武者的时候,它们才会对普通人杀戮和吞噬。所以这些生存下来的人,一个个都深知凶兽的恐怖。

    那些平日在身边强大的各方武者,在面对凶兽的大军之时,宛如一群可以被任意屠戮的羔羊。

    此刻在北州东部的空,一道空间裂缝缓缓浮现而出,随后三道身影缓缓自其浮现而出。这三人白衣飘飘,衣衫之描绘着各式各样的图案,许多人一眼能够认出,这些人必然来自夺天山。

    而且这三人并未使用空间穿梭盘,而是这样直接穿梭空间而来,明显都是那种炼神后期神念期的无强者。

    这三人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老者,表面看去好似普通人五六十岁的模样,只不过这样的超级强者无不是修炼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

    第一个踏出人从外部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与同普通凡人无异。能够达到这种返璞归真程度的存在,即使不是神念期最巅峰的存在,也应该距离那个层次不远了。

    老者一头白发,明明站在空间裂缝前方,背后无数的空间锋刃飞快冲出,可他的头发竟然都没有一点变化。

    老者身体略显消瘦,却并不会给人单薄的感觉,反而让看到的人都有种高山仰止的错觉。古俊的脸庞之,雪白的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星目硕硕生辉,看得出他年轻之时也定然是一位俊雅脱俗的美男子。

    随着老者前行离开空间裂缝,在其身后也有一名年男子。这男子身体略微有些发胖,但是却并不会显得臃肿,反而是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富商感觉。

    如果有之前在帝都见过幻空之人在场,立刻会感觉到,这略微有些发胖的年男子,相貌与幻空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几乎与年男子并肩而出的是一名俏丽的女子,仔细观察这女子眼角眉梢已经略带岁月的痕迹,竟已经是一名年妇人。

    不过细细想来,能够达到这种修为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

    这三人现身之后,头前的老者回头问道:“月丫头,到了这里你还是感应不到幻空那个臭小子么?”

    若是有不知老者身份者,定然会因为这句话而大吃一惊,幻空乃是夺天山第二代的翘楚级人物,可是到了这老者口却成了“那小子”,俨然是长辈称呼晚辈。

    可如果知道这老者身份的人听到,一点都不会感到怪了。眼前这老者名为幻道,是夺天山现任山主幻空的弟弟,算起来也是幻空的大伯,“那小子”这种称呼倒也丝毫不为过。

    妇人听了老者的话,秀美微微蹙起,一脸的担忧之色,摇了摇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并没有开口。老者余光扫到那妇人的神态,也是轻叹了一口气并未多说什么。

    这被称为“月丫头”的女子,在夺天山虽然知道的人不算多,可是知道她身份的人却都清楚,幻空和月歌夫妻二人被称为夺天山二代之的核心人物。

    那随后出来的年男子,忍不住胡开口说道:“大嫂,以我大哥的实力,整个坤玄大陆都没有几个能与其一战,算真的有数名神念期的老家伙围攻,大不了全身逃走还是能够轻松办到的。”

    此人称呼月歌为大嫂,显然他的身份是夺天山幻空的弟弟,如果从表面看他似乎幻空还要老了一点,实际却是幻空年龄要小。

    幻弑,霸道且犀利的名字,只不过表面看,这名字与他那微微发胖的身材,以及满脸和煦的笑容有些不相符。可是若是真的这么想,那可被这家伙的表面欺骗到了。

    如果说夺天山之人在外名声最响亮,当然要数幻生和幻道,以及幻生消失很久的丈夫浮生。可是如果说夺天山凶名最盛,那要数眼前这个看去平易近人的幻弑了。

    与那外貌绝不相符的是,幻弑本身性格极为好战,尤其是对于敌人更是杀伐果断。年轻之时他在修炼花费的时间,远不如他的哥哥幻空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修行。

    那个时候的幻弑,精力和时间都花费在了四处惹是生非,四处与强敌战斗。只是后来在他身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突然之间性情也有了巨大的转变,而是返回夺天山专心修炼,此后修为倒是直追其兄长幻空。

    此刻三人来到奉天北州,即使没有听到三人之前的对话,也能大概猜到来此的目的。调查奉天皇朝内发生的变故,以及找寻突然失去下落的幻空。

    “奉天皇朝发生的事情要调查,不过我们还是要将主要精力放在找寻幻空!”幻弑已经开口说道,目光有意无意间看向前方的老者幻道。

    月歌听闻此言倒是目光微微一亮,她当然更关心的是幻空的情况,此次同意前来也自然是为了找寻幻空的情况。

    最前方的幻道却是没有出声,眉头倒是已经不自禁的皱了起来。他不同意幻弑的这种想法,却也并未当场拒绝,因为目前调查奉天和找寻幻空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三人之的月歌,缓缓闭双眼,略微感受了一下,随后抬起手来向着西面一指,随即身影如一道流光般冲了出去。

    老者幻道和幻弑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紧跟着飞掠而去。两人的速度也很快,几乎一瞬间冲到了月歌的身旁,两人控制着速度不急不缓的在其两侧落后一点,将其保护在央。

    三道身影快速的在空飞掠而过,让地面的幸存的奉天皇朝北州之人看在眼。这些人一个个抬着头目光复杂的仰望着,在普通人的眼甚至看不清天空有几道人影,他们只是知道那那定然是修为极高的修炼者。

    只不过人们只是看了看,也将目光收回,继续他们的逃难旅程。

    这段时间已经看到过不少这样的身影,最初他们还激动的呼唤着天空的人救救他们,可是从没有人理会过他们。在那些强大的修炼者眼,下方的人如同一群蝼蚁,根本不会去关心他们的死活。

    三道身影飞快的在空穿梭而过,因为月歌需要通过感应来找寻幻空留下的踪迹,所以几个人已经不能够继续通过空间穿梭来前行。

    “大哥离山的时候,我记得还带着几个小家伙,如今跟我们联系的却只有雍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几个小崽子难道跑到什么地方玩去了不成。”

    幻弑以如此高速前行之去,说话的时候声音却听不出任何特殊变化,像一个人站在原地讲话时一样。

    眼下的月歌已经差不多将速度完全发挥,可是这位小叔子幻弑显然还留有余力,至少现在的她无法如此平静的讲话。只不过他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够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者幻道依旧是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使在如此快速的飞掠之,竟然都不会造成撕裂空气的声音。听了幻弑的话,他倒是开口说道:“现在的宗门小辈实在太不像话,幻空提前离开,他们竟然敢不将雍图放在眼里,下面的弟子你难道不管管么!”

    想不到这老者一开口,将问题重新踢了回来,面对自己的舅舅幻弑也是满脸的无奈。似乎有些什么难言的苦衷,可到最后也并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继续赶路。

    以三人的修为,也用了不到一日的时间,来到了北州重成,封门城。

    月歌在这里停下来仔细感受着周围,幻弑和幻道两人一动不动的漂浮在旁边,目光却是快速的在周围扫视着。

    片刻后,月歌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空哥曾在这里停留过,而且与人交过手,只是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

    幻弑脸色阴沉并未说什么,幻道却是目光灼灼的扫过下方的地面,一股庞大的念力铺天盖地的释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