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承受怒火
    陷空之地内无法飞行,即使是九阶凶兽也同样受到这种限制。

    从池底浮出水面的凶兽,刚想要御空飞起,立刻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调动兽能,身体都无法飘飞起来。

    紧接着那九阶凶兽转而使用其他方法,念力凝聚在其伤痕累累的兽爪之,猛的向着自己面前的虚空划去。那凶兽划动空间的同时,本狰狞的脸庞,因为剧痛纠结在一起。

    可是随后那凶兽的兽瞳猛的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一道不足两尺的空间缝隙,而且除了空间的那一道缝隙,空间其他部分异常的坚固,凭借它现在的状态想要强行撕裂几乎办不到。

    眼前这只九阶凶兽受伤颇重,之前一直潜在地之精华尽力恢复,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它所知的非常有限。尤其它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这部分区域,空间已经被完全封锁。

    时间这么稍微一耽误,左风和琥珀两人也得到了珍贵的逃跑时间。如果这九阶凶兽从水池之出来后,立刻全力追击,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可是这九阶凶兽处在巅峰层次太久,不论移动和攻击,概念都是那种巅峰存在的习惯。

    最初它忘记了陷空之地的问题,发现自己不能御空飞行后,又准备撕裂空间穿梭而去,却发现空间遭到禁锢。

    撕裂空间失败,它的伤势反而更重了几分,如此一来速度又再次受到限制。当凶兽冲出石室的时候,左风和琥珀已经逃出去有数十丈的距离。

    不过两个人所逃走的方向,这九阶凶兽甚至不需要释放念力去感知,单纯凭借本能的嗅觉可以直追而去。

    十分巧合的是,九阶凶兽离开了石室,马冲却恰巧与其错过。当马冲踏入石室之的时候,其除了一池地之精华外再没有其他存在。

    “这边!”

    左风高声喊道,前方出现岔路,两人动用了全速,眨眼之间已经来到近前。此时的琥珀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看到左风身形轻轻一晃,立刻已经判断出左风选择的路径,于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紧接着有些眼熟的三条岔路出现在眼前,左风径直挑选最宽敞的那一条通道钻了进去。刹那之间琥珀明白过来,心也是佩服左风的冷静,自己在看到凶兽后脑几乎一片空白,完全是下意识的只考虑逃跑。

    两人刚刚冲入到通道之,身后已经感到一股澎湃寒意汹涌袭来。两人不需要回头去看,已经明白那九阶凶兽已经距离两人不远了。

    不过这条通道本不太长,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来到通道尽头,石壁横亘在两人眼前,两人速度却不减反增。

    来到洞穴下方之时,左风猛的抓住琥珀向抛起,原本琥珀已经在起跳,加左风这一抛之力下冲入到了洞口之内。

    抛出琥珀的瞬间,左风一脚勾在身边的大石边缘处。这大石正是那原本封堵洞口所用,这挑起的一脚力道十分巧妙,旋转着向方飞起。

    左风已经以更快的速度冲出,抢在巨石前方钻入到洞口之内。九阶凶兽此时已经来到,眼看着左风飞身钻入其,一块大石随后轰然撞在洞口处。

    那九阶凶兽跟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妙,可是现在的它能够发挥出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匆忙之间左风挑起的大石,并未将洞口完全封死,不过现在又不是为了掩盖洞口,只是为了要阻挡对方而已。

    “给我站住,该死的人类小鬼”终于按捺不住的凶兽,口吐人言冰冷的说道。

    “轰”

    这样的一块大石,左风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一只九阶凶兽,在它的眼与豆腐没有什么区别。带着满腔怒火,挥手之间巨石化成齑粉。

    可是,是这样一块大石,还是稍微阻挡了一瞬,恰恰是这一瞬间的缓冲,给了左风和琥珀两人争取到至关重要的逃生时间。

    凶兽的声音两人听的清楚,可又哪有闲心去理会。

    琥珀和左风两人几乎同时从洞口钻出,在琥珀略微迟疑的时候,左风抖手间已经丢出了一件物品。那那物品在出手的时候已经被灵气催发,一道阵法随后浮现而出,落入密室之的阵法之内。

    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分分秒秒将会决定生死,凶兽虽然被阻了阻,现在却已经钻入了通道,正向这边扑过来。此时哪里有时间从容启动阵法,不待左风刻画完两人估计都已经死在当场。

    琥珀因为紧张,已经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有一枚阵玉,左风当然不会忘记,在洞穴通道之内的时候已经将自己手的那枚阵玉取出。

    阵玉之存放这启动密室阵法一道小阵,完全省去了刻画阵法的步骤,当初左风准备这阵玉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紧急情况下时间的宝贵。

    阵玉的小阵落入密室的阵法之内,阵法光芒随之闪烁着释放出淡淡白光,随着阵法运转光芒开始不断扩大。

    两人从洞口跳出的时候,目标正是阵法央位置,只不过二人落入阵法的同时,凶兽也从洞口钻了出来。

    “快,快呀!”

    琥珀紧张的大叫着,可是他的叫声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为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等待阵法的自然运转。

    琥珀无法做什么,左风却可以,他在冲入阵法的瞬间,已经取出了御阵之晶。御阵之晶的紫金色光芒,在阵法之显得有些突兀,可是阵法却猛的开始加速运转起来。

    九阶凶兽血红色的眼眸之充满怒火,两个平日根本看不眼的人类小武者,却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跑到了这里。

    当他从洞口钻出来的时候,即使以它此刻的身体,依然能够发动攻击。只是它却不敢,因为左琥两人此时所在的阵法,对它们一族来说太过重要,它害怕自己万一控制不好力度将阵法破坏。

    一念之差,如同它忘记了此地是陷空之地无法飞行,不知道这里的空间禁锢封锁,无法撕裂空间穿行于空间夹缝。

    阵法的光芒猛然间变的剧烈,九阶凶兽不敢动用任何兽能,凭借着单纯的肉体冲下来。在御阵之晶的激发下,光芒和周围的空间猛的向阵法内收缩而去,左风和琥珀两人这样消失在了阵法处。

    紧接着阵法之的光芒猛的向外喷发,鼓荡着向四周扩散开来,同时扩散开来的还有巨大的空间之力。

    原本传送虽然也会有着空间震荡,只不过正常的空间震荡会微弱许多。可是这里的空间被人刻意加固,虽然传送依然完成,可是带来的波荡要巨大了不少。

    那九阶凶兽扑下来,正撞在那鼓荡开来的空间震荡。伴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凶兽鲜血飞溅的被弹开,在它那愤怒且不甘的眼神之,光芒瞬间敛去,阵法恢复平静,两名人类武者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它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即使是天涯海角它都想要追杀而去,可是它做不到。它对于符阵法一窍不通,除了在这里被气得暴跳如雷它什么也做不到。

    “呼,呼呼……该杀,统统该杀!”

    一双猩红的兽瞳死死的盯着已经完全静止下来的阵法,剧烈喘息之,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鲜血从其嘴角流淌下来。

    身体一些本来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此时也有数处再次被撕裂,虽然心极为不甘,可是它无奈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十分沉重。

    身体的伤势太重,并不适合随便动手,尤其是被那空间震荡撞击之后,除了外表的伤口撕裂,内脏的损伤也瞬间加重。

    不敢再有任何停留,它咬着牙没有怒吼来宣泄心的愤怒,像之前没有呼唤其他凶兽帮忙一样,它不希望那些低阶凶兽看到自己此时狼狈的样子。

    默默的从头顶的洞口爬出去,携着满腔的怒火返回到之前的石室。

    只是一来到石室门口,它立刻发现了一名人类武者正盘膝坐在池边吸收着池水的地之精华。

    “嗷!”

    终于压抑不住,九阶的凶兽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声,这一刻的它将全部的怒火都集到了眼前这人类身。

    虽然这九阶凶兽也拥有不弱于人类的指挥,可是算是换了任何人来这里,都会立刻将眼前的青年武者,与刚才逃走的两人看作是一伙的。

    正在吸收地之精华的青年,自然是夺天山唯一剩下的弟子马冲。在凶兽愤怒的一声怒吼惊醒过来,震惊的转过头来,正撞了凶兽那残忍嗜血的目光。

    一瞬间,马冲整个人心底冰寒一片,现在的他不是快要哭了,而是差一点尿了。

    “九阶凶兽”这四个字在他脑海飞快浮现,他不敢相信在这地底还有如此恐怖的凶兽存在,他的思路与之前左风一样,同样认为如此高阶的凶兽,在面坍塌之前应该从这里离开了。

    那九阶凶兽的吼叫声并非召唤手下,而是发泄心的怒火,自然不会有其他凶兽赶过来。听到这吼叫的凶兽,一个个都颤抖的缩起来。

    兽能缭绕而出,九阶凶兽重重的踏出,向着马冲逼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