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调换属性
    推开房门左风一眼看到了琥珀正站在客厅一角,小心的向自己的房间内张望着。

    发现左风推门而入,他也是急忙转头向着左风看来,并露出了询问的神情。

    微微一笑,左风知道琥珀很关心房间之内那幻空的情况,而自己之前匆匆离去,并没有向琥珀多解释,所以他也只敢站在门外偷偷向内张望,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心。

    之前虽然也在一起相处过,可是那个时候幻空还处在昏迷之,除了身体状况很诡异外,根本感受不到太多神念期强者的特别之处。

    “幻空前辈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不要让外人来打扰到我们。我跟斯蛮拓已经打过招呼,其他人来找我一律挡回去吧。”回手将房门关好,左风向琥珀简单的吩咐了一番。

    轻轻点了点头,琥珀却是满脸好之色的向着盘膝坐在床的幻空指了指,似在询问幻空此时的状态如何。

    微微一笑,左风直接开口道:“前辈刚刚苏醒,此时还在慢慢恢复的阶段。如果有人问起来,只说是我族的长辈,其他一概都说不知。

    嗯……前辈现在的情况还不太好,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多多照看一些,一会儿你到厨下寻些食物来吧。”

    轻轻点了点头,左风踏步进入房间之时,琥珀已经转身而去,为两人准备食物去了。

    “小家伙,我这成了你族长辈,你还真的是会拉关系呀。怎么?救老头子一命,这要先讨回一点利息了?”

    略显尴尬的一笑,左风挠头说道:“前辈想多了,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佳,暂时更不适合向外透露你的真实身份。而接下来前辈没有完全恢复这段时间,总要有个合适的身份,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能够感受到这番冠冕堂皇的解释之外,眼前这鬼精灵一般的青年人,定然还有着其他心思,不过幻空倒也不去计较。

    笑着点了点头,幻空道:“好吧,族长辈族长辈吧,也许咱们还真的要一起行动很长时间,也的确需要一个身份来掩饰一下。”

    看着左风露出了一副“阴谋”得逞的神情,幻空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左风这边已经伸手入怀掏出一摞纸张,轻轻的递到了幻空的手。

    幻空伸手接过那一摞纸张时,左风特别留心观察了一下,幻空抬手的动作依然十分迟缓,显然自己离开这段时间,对方的身体几乎没有得到多少恢复。

    即使幻空已经再三强调,自己的身体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可左风还是抱着万一的可能。毕竟若是有一名神念期强者坐镇,哪怕是打了折扣的神念期强者,也绝对会是改变局面的定海神针。

    似乎看出了左风小动作的含义,幻空也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已经看向了那纸张所记录的内容。

    这面的字是斯蛮拓所写,自然不可能使用大草原的古老字,而是用坤玄大陆的通用字。

    其材料的种类,品质,数量记录的非常详细,甚至有一部分将材料的外形和色泽都进行了简单介绍。因此只要拿着这份资料,甚至不用亲自清点,便已经清楚此刻菊城之内的各种资源了。

    这面的材料左风已经仔细观察过,不过他自己从未搭建过如此庞大的阵法,所以对材料的搭配和使用无法把握。只不过匆匆看过一遍后,左风倒是已经将各种资源和材料都记在脑,如此幻空提起的时候他也会心有数。

    面对手的资料,幻空先是粗略的看了一遍,对于其所记录的内容,他显得极为吃惊。

    “前辈有所不知,这陷空之地本身是三方帝国交汇之处,因此三方帝国的材料往往会在这里交易。”左风开口解释了一句。

    点了点头,幻空说道:“这方面我清楚,只不过这面的材料似乎……。”

    “太多了吧。”左风笑着,解释道:“最先发生变故的是泽城,紧跟着是梁城,我猜想对方的目的是要将陷空之地完全孤立起来,如此将菊城留到了最后。

    泽城和梁城幸存下来的武者,最后都汇聚在了菊城这里,同时也将梁城之内的大部分资源都带了出来,因此才有了前辈面前的这份资源清单。”

    听了左风的解释,幻空这才恍然点头,之后笑着说道:“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不然我刚刚还在考虑搭建阵法的数种方案,来配合材料不足这种情况。”

    将手的纸张在膝盖轻轻敲了敲,笑容灿烂的说道:“现在倒是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各种材料,而且通过眼前这些材料,我还要找到更加适合的一套搭建方式。”

    听着幻空的话,左风也忍不住一阵欣喜,不过随后左风脑一个念头闪过,因为激动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幻空前辈,不知道,您搭建阵法的几套方案都是什么,能否将你想到的几套方案告诉我。”走前两步,左风搓着手有些腼腆的开口道。

    “哈哈,你这小家伙还真是有雁过拔毛的本事,此刻你我生死都绑在一起,你的要求我能拒绝么?”

    听出对方话的调侃之意,左风也是心大喜过望,立刻打蛇随棍走到幻空身边坐了下来,一脸谄媚的说道:“前辈技艺惊人,所学所会浩如烟海,晚辈有机会得聆教诲自然感激不尽。而且这种机会也不常有,既然让晚辈遇到了,又怎么好轻易放过啊!”

    看到这左风本来还有些含蓄,此时却已经完全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幻空也是无奈的一笑,手的纸张已经在左风面前摊开来。

    这种舔着脸求人的事情,绝对不是左风所擅长之事,不过他却并非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当初遇到药寻的时候,左风也曾经不顾脸面的恳求对方,不仅学到了高深的炼药术,甚至死皮赖脸的将对方的至宝“八宝药炉”给讨了过来。

    如今面对的是幻空这位夺天山的超级强者,对左风来说眼前之人从到下,从内到外是一个移动的超级宝库。只要能够从对方身挖掘出来的东西,对自己绝对是宝贵的存在。

    尤其是对方能够炼制出御阵之晶,这样神妙的阵法之物,显然在阵法和符一途有着极深的造诣。自己现在只能算是有着不错的阵法基础,想要继续精研下去,通过幻空的指点无疑是最快最好的方式。

    而幻空本人虽然表面表现出无可奈何,心却是很赞扬此时的左风。像左风这样天资不俗的年轻人,身在夺天山这样大派的幻空,实在见到过太多太多。

    这样的天才人物,往往自视甚高,有的时候明明很想学东西,可是又拉不下脸来低声求教,结果反被一些天资一般却又不耻下问者超越。

    因此在看到左风这样既有天分,又肯为了学东西低头的青年人,他的心还是极为喜欢,自然更不会有任何藏私。

    看到环空准备将手的纸张摊开,左风向周围扫了一眼,一把拉过来张椅子放在面前。环空满意的点了点头,用椅子当做桌子来使用,把手那写满材料的纸张摊开来。

    “想要从我这里学东西,可以。”笑着看了左风一眼,幻空继续说道:“先将刚刚我刻画出来的阵法重新画出来,我可以给你错三次的机会,如果三次都不能完成,我可只能够教你一种布阵之法了。”

    一脸自信的左风,笑看着幻空正准备抬手刻画,却是心一动,缓缓说道:“若是我能够一次完成,不知前辈可有什么奖励?”

    “哈哈”大有深意的看了左风一眼,幻空淡淡的说道:“老夫所学尽数传你是?”

    左风转身拜倒,高声说道:“多谢前辈将毕生所学青囊相授,晚辈这里先行叩谢了。”这番倒并非做作,而是左风发自真心的感谢对方,因为他从刚刚幻空的言语之,并未听到任何嬉笑的成分。

    用手点指左风,幻空哭笑不得的说道:“小鬼可不要跟老夫玩字游戏,阵法符为老夫私学,功法武技这些可是山门宗派所有。你非我夺天山弟子,阵法符自然可以传你,其他的……想都别想!”

    听对方如此一说,左风也是暗叹了口气,心暗暗嘀咕“可惜”,口却是说道:“不敢不敢,晚辈岂能如此贪心。”

    说完之后,左风已经站起身来,手风属性灵气凝聚在指尖之,便要刻画起来。

    “不对不对,你明明更擅长的是火属性,为何要勉强使用风属性刻画阵法,用火来刻画。”

    左风愣在当场,心略一沉吟,立刻开口说道:“前辈之前所刻画的阵法是风属性,如今虽然同一阵法,属性调换成完全不同的属性,阵法的构成也会彻底改变。”

    “我的话没听懂?”眼皮微微合拢,幻空脸带着淡淡的笑意吐出一个字“画”。

    心嘀咕了着你狠,身体内的灵气调整,灰白色的风属性已变成了橘色的火属性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