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胡三机智
    之所以敢那般自信的提出条件,是因为左风已经将之前幻空刻画的那一套阵法完全记在了脑海之。

    论起阵法符的经验方面,左风自然还与那种真正的“大师”相去甚远,可是左风却拥有着远超常人的记忆能力。尤其是他本人对符和阵法有一定掌握和感悟后,而不是依靠凭空记忆这种方式,反而记忆的更加深刻。

    对幻空之前刻画的阵法他算不理解,不过完全照搬的复刻出来,他还是有信心能够做到,即使有错漏应该也绝不会超过两处。

    哪里想得到自己还未动手,幻空已经直接将要求改换属性。表面看起来只是同样的阵法调整了一下属性,可是以左风对于符阵法的认识,却知道这其有着绝对的差异。

    同样的符,可是因属性的变化,符的组合便会有全面的影响。阵法本身如同一个庞大且精密的机器,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一个小部件的改变,若不同时改变整体进行配合,那么整个机器会陷入瘫痪,这才是左风心泛着苦意的原因。

    轻轻叹了口气,左风手指轻轻的点在空,手指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那双漆黑的眼眸之隐隐泛着一丝橘色的光芒,闪烁之间不断调整看向空的焦点。

    盘膝坐于床边的幻空,始终在关注着左风每一个细小动作,当看到左风那双眼间的光芒之时,他那严肃的脸庞也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喜意。

    不错的小家伙,看来当初能够学会雍图的四种基础阵法,绝不是依靠什么好运道,小家伙的天赋和悟性果然不俗。不过……,嘿嘿,拭目以待呀!

    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幻空却是并没有开口提点的打算,反而是兴趣极浓的观察着左风接下来的动作。

    手指终于动了,左风开始刻画起第一枚符,橘色的火属性符很快浮现在其指尖。之前一直在不断的计算推衍,此时一旦开始行动,左风手指尖的动作也是灵动的快速刻画起来。

    一开始幻空也是有些惊讶,眼也不禁浮现一抹惊喜。可看着看着却是忽然皱起双眉,随后笑着摇了摇头。

    显然左风开始刻画的没有问题,可是到了如今这一步,还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漏。只是这种问题只是如今还看不出问题,当全部刻画完毕后,问题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咚咚咚”

    恰在此刻,房门处传来的一阵敲击声,门外琥珀的声音响起。

    “饭菜准备好了,不知是到厅用餐,还是留在房间内用饭?”

    因为琥珀的询问,左风也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幻空。这转头的瞬间,左风却瞬间捕捉到了幻空此时“特殊”的神态。

    心微微一动,从对方的神情来看,自己这第一个还未完成的小阵之,似乎存在了什么问题,只是对方并未直接言明而已。

    “将饭菜拿进来,前辈留在房间内用餐吧。”左风轻声吩咐了一句,房门随即被推了开来。手端着一个大托盘,四样炒菜和一碗米饭放在其。

    目光在房间扫视了一圈,琥珀麻利的将墙角的桌子拉过来,摆在了床边的幻空面前。之后又将那平铺在椅子的纸张,按照原本的顺序铺在了桌面,这才转身退出房间。

    从小生活在康家的琥珀,斥候起人来还是非常周到。而此时的左风已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阵法之,看着那已经刻画出的符,左风眉头紧锁着并未有进一步的举动,脑却是飞快的重新进行思考和推衍。

    半晌之后,左风眉梢轻轻一挑,五指张开掌心一股吸扯之力释放而出,那空由火属性灵气凝聚出的符阵法瞬间被其吸入掌心之。

    已经轻轻将饭碗端起的幻空,见到这一幕不禁有些诧异的停下了手的筷子。见左风重新吸纳了火属性灵气后,手指再次飞快的点动刻画起来,竟然是准备重新刻画。

    疑惑的看了片刻,幻空双目不禁亮了起来,而此时的幻空也正是刻画到了刚刚自己看出问题的地方,这一次的左风调整了符的组合,已经重新作出布置。

    看到这一幕,幻空的脸也不禁浮现出一抹惊喜,却发现左风停止刻画,转头偷偷向自己这瞄了眼。以幻空的老练,见到左风如此表现,只是略微一愣,立刻明白了过来,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臭小子,少在这里跟我玩这小心思,你要是抱着这种心思,可别怪我到时候不尊约定。好好给我认真的画,老头子我这一次绝不再提醒,哼!”一边说着,幻空已经抬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入碗大口吃了起来。

    自己的小伎俩被人发现,左风也是尴尬一笑,看那幻空说话虽然严厉,神态却并未露出任何不满之色。

    被对方窥破自己的心思,左风也不再去看幻空,而是收敛全部心神在阵法之。既然不能借助外力,左风反而之前更加专注,尤其是刚刚的错误让左风似乎有了一些思路,脑再次经过一番推衍后,手指移动间便继续刻画起来。

    山巅之冷风习习,胡三跪伏于地,身的汗水已经将后背浸透。此时的他脑子飞快的转动,正在考虑着如何向对方解释。

    低头冷眼看着胡三的犷修,沉声说道:“我早说过千幻教的人信不过,这种小角色直接杀掉是了,真不明白舌你为何要将其留下来。”

    那舌却摇了摇头,说道:“想要调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必须要一个知情者,不然一切都是我们主观的推断,你觉得双子大人会接受么?”

    那犷修脸神情微微有些变化,似乎对于那双子大人还是有些忌惮,猛的转头厉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给我如实说个清楚,若有半字虚言,会让你以无法想象的方式这死去。”

    “不敢,不敢欺瞒几位大人。”幻空惊恐的连连磕头,口说着的同时,他那一双细眼却是快速转动。

    胡三所知晓的实情的确不少,可是他却不敢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若是让眼前几人知道,这陷空之地的暴露,是因自己为一己之私引诱左风来此,他相信算自己没有半字虚言,死的也绝对会很难看。

    现在的胡三心也在庆幸,庆幸自己之前听到了对方几人间的对话,不然他恐怕连胡编都不知该从何下手。

    好在犷修和舌抓住自己后,并未立刻展开审讯,而是带着自己在盆地附近搜寻线索。之后被冥夜的吼叫声吸引,便匆匆撕裂空间赶来,自己这才有机会先从对方那里获得了消息。

    将思绪整理了一番,胡三这才谨慎的说道:“是,是夺天山之人同灵药山脉的魔兽联手了,这才导致的秘密洞穴暴露。”

    脑的大量讯息略微整理过一番后,胡三最终选择先将这个重磅消息抛出。他需要先引起对方的重视,以及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叙述来,同时他也要试探一下自己这番话会引起对方什么反应。

    “夺天山,果然是夺天山那帮家伙,老子说要直接对古荒帝国下手。”犷修双拳攥紧,额头的青筋也剧烈的跳动起来。

    那舌却是深深的看了胡三一眼,冷声说道:“夺天山与灵药山脉的魔兽联手,这情况属实么,你可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

    冥夜并未说话,只是它的身体之外阴冷的气息不断释放开来,让得距离很近的胡三胸口一阵透不过气的压迫感。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胡三却的嘴角却是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自己第一句话选对了,至少已经引起了舌和冥夜的注意。

    “小人不敢胡说,刚刚所说的那些都是小人亲眼所见。小人不仅在这里要向几位大人如实讲诉,日后我教教主大人也会垂询,小人一样要将这些情况如实汇报,而且我所说的话大人们可以查证。”

    “说!”

    一脸不耐之色的冥夜,冷声沉喝道。

    慌忙点了点头,胡三便继续说道:“本来我们在这陷空之地的行动极其隐秘,可是却因为夺天山几名弟子的到来,让我们潜伏在城的人暴露。我,我想……。”

    “想什么想,有什么屁痛快的放出来。”犷修咬牙切齿的冷声说道,他最受不了人这样吞吞吐吐的模样。

    胡三急忙说道:“我猜想,可能是因为玄武帝都那一场纠葛,引起了夺天山之人的注意。因此他们的弟子特别留意我教之人,并且顺着潜伏在城内之人的线索摸到了这边。

    若是只有那些千幻教的弟子,我们倒也能够对付,可是他们竟然联合了灵药山脉的高阶魔兽对我们出手,因此局面才完全失控。”

    “你胡说,若是灵药山脉的至高魔兽来此,你还有命活下来么,那巨大的深坑你又怎么解释?”三人之舌最先反应过来,冷声开口的同时,迈步向着胡三逼来。

    胡三大呼“不敢”的同时,立刻解释道:“那深坑并非是别人,而是诸位大人的同伴,八屠之的一位搞出!”

    此言一出冥夜,犷修和舌都是略显错愕,却都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