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后手琥珀
    同样是天地之间的灵力,当第二道阵法运转开来的同时,变化的却非是之前驳杂不纯的能量,而是众多的精纯能量。

    仿佛第二道阵法有着无数无形的大手,直接伸入到了天地之间,拉扯着天地间各种单纯属性的灵力。

    橘红色的火属性,璀璨的金属性,暗黄的土属性,淡青色的木属性等等,其甚至包括了一些极为罕见的属性能量,都在此时被一并拉扯而来。

    随后在冲入阵法之内后,便立刻得到炼化和转变,从而以这些能量衍生出巨大且澎湃的火焰。

    如果只是距离很远,并不会感受到阵法内的温度变化,只能够看到宝塔阵法底部的火焰由暗红色向着橘红色转变,颜色只是略微变淡了一些。

    倒是身处阵法之内的舌,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阵法温度的变化。当阵法之内的火焰颜色越来越淡后,那火焰之蕴含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

    舌的身衣衫早已经彻底粉碎,只剩下半身的裤子,此时温度陡然升高之后,它的裤脚处立刻显现出无数焦痕。这说明以它现在的修为,已经无法保护自己的裤子不受火焰影响。

    虽然如此高温依然奈何不到舌,可是这样的温度已经对其产生了一些影响,这对于舌来说至少不是什么好兆头。

    怨毒的抬起头来,向着头顶之的左风看去,却发现左风根本没有多看过自己一眼,而是双手之已刻画出了新的符阵法,向着头顶的御阵之晶内送去。

    那悬浮在宝塔阵法顶端,整个阵法核心一般存在的御阵之晶,微微一颤后,瞬间有着四道光束猛的送向了阵法之外的四个角落里。

    舌的目光循着那四道光束看去,能看到在这广阔的院落四角位置,有四块并不起眼的石头,光束正是落在其。

    之前舌追踪左风来到这里时,并未留意到阵法之外那四块大石。此刻仔细看去立刻发现,那四块大石似乎一部分被深埋在地下,只有一小部分露出地面。

    略一辨认,舌看出了那四块大石,正是幽冥一族千辛万苦收集到的磁灵石原石。因为这磁灵石原石要求特殊,这四块之甚至有三块根本不是坤玄大陆之内找寻到的,而是幽冥一族在侵略其他独立空间时掠夺而来。

    如今看到四块磁灵石在此,并且嵌入到了整个阵法之,它立刻明白了之前攻击自己的地之精华,很可能是通过这四块磁灵石原石产生的效果。

    看着那四块磁灵石原石,舌的怒火甚至要超过周围的烈焰。它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陷空之地的情况,它始终认为陷空之地地底洞穴不应该如此轻易暴露。

    如今看来,陷空之地的暴露,十有八九与眼前的青年人有关。如此一来它也更相信,胡三之前说的那番推论。

    不仅陷空之地地底洞穴的毁灭与眼前的青年有关,北州城内族的血肉浮屠尽毁,也同样与其有着莫大的关系。当舌将这一切联系到了一起后,它对于左风的恨意也是到了极致。

    可是这边舌怒火正在熊熊燃而起的时候,宝塔阵法第三层,轻轻一颤之后,终于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将舌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宝塔阵法第三层虽然转动起来,可是相于第一二层的速度,可是要缓慢了太多,而且在转动之还会偶尔出现一丝丝迟滞的情况。

    低头看向转动的宝塔第三层,左风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虽然心十分焦急,可是面对宝塔第三层阵法,他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第三层阵法我掌握的并不彻底,若不是有幻空的帮助,这第三层阵法我甚至布置不出。虽然材料方面勉强可以维持阵法,但是阵法布置的细节问题,现在也都暴露出来了。

    虽然左风心郁闷不已,可是宝塔第三层阵法依旧在不停的运转着,一道道青色好似木属性灵气般的丝线,分别从四块大石之内飞出,顺着四道光柱向着宝塔顶端的御阵之晶冲去。

    那淡青色的能量,正是磁灵原石从地底抽取而出的地之精华。不过说这些是地之精华还有些勉强,因为这些只能够算是精纯的地脉之气,需要集合一部分才能够凝聚出一滴地之精华,由此可见左风获得那接近一池子地之精华是多么恐怖的量。

    虽然只是地脉之气灌注进入宝塔阵法内,可是从宝塔三层开启的“火门”,却是迸发出了温度极高的火焰。

    带着淡淡青色光芒的火焰,如同幽幽的鬼火一般射入阵法之内,那青色的火焰与一层,二层的火焰瞬间融合,火焰的颜色也立刻变成青红之色。

    在火焰颜色开始转变的瞬间,舌面色陡然变得凝重起来,同时喉咙之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闷哼。

    紧接着那它的裤子也在这火焰之被焚烧成一片灰烬,而舌身体的血迹,在烈焰的焚烧之下也渐渐消失而去。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舌的头发此时已经在高温下焦糊着卷曲起来。

    “这该死的阵法,竟然能将地之精华转化成如此炙热的火焰,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察觉到问题严重的舌,疯狂的大吼了一声,伸出两手狠狠的向着身体之抓去。双手的手指如同十柄锋利的首一般,在抓向身体的同时,直接抠入皮肤之内。

    暗红色的鲜血顺着手指流出,立刻在青红色的火焰之被蒸发而去。剧痛之的舌,脸却有着一丝狰狞之色闪现,可是眼寒芒闪现着的同时,它毫不犹豫的将身体的皮肉给抓了下来。

    舌眼神凌厉的看着两手之被抓取下来的皮肉,一双血红的双眼紧紧的盯在那皮肉之内,正在缓缓蠕动的黑色符图案之。

    看着那蠕动之的符图案,舌的眼也是隐隐有着一丝迟疑,可是最后还是被愤怒和疯狂所取代。

    两手用力狠狠一捏,那些皮肉瞬间炸裂开来,只剩下了掌心之内无数的黑色符。在那些皮肉炸裂开来之后,黑色符也是快速的蠕动着好似在寻找依托般,立刻缠绕在了舌的双手之。

    而后舌两手快速的结出数道诡异的手印,当其双手放开的时候,两手之的符也是猛的开始幻化成一双兽爪模样。

    只不过这一双兽爪不同于修罗真身那般巨大,而且兽爪表面呈现着暗红颜色。当那兽爪形成的时候,是身在方的左风,也忍不住低头惊骇的向下方看去。

    左风能够感觉到,此刻舌那一双兽爪之蕴含着强大的能量,那种能量隐隐有着一种与宝塔阵法内的规则之力相互抗衡的趋势。

    破坏规则之力,这些凶兽果然具备这种天赋力量。只不过眼下舌调动的力量,似乎起之前破开阵法时还要强大几分。若只是眼下的阵法,恐怕很难抵挡这家伙的攻击。

    心这样想着的同时,左风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向了一处空荡荡的虚空处,口低声呢喃道:“若是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你参与进来,如果失败了连你也要跟我一同死在这里。”

    眼犹豫过后,左风却是不再继续犹豫,而是冲着那片虚空点了点头,之后目光又投向了下方的四块磁灵石原石。

    那出虚空虽然空空荡荡,可是在那处位置的空间夹缝之,琥珀却是一直在仔细观察这边的变化。

    当看到左风冲自己轻轻点头,又看向下方的磁灵石原石之际,琥珀已经完全明白对方的全部安排,也知道左风为什么要交给自己那一只瓷瓶。

    地底洞穴之内的地之精华并未被左风全部收走,他还交给琥珀一部分,只不过让其不要随便使用。一来这东西不能暴露给其他人知晓,另外也是因为这东西炼化太过困难,随便使用反而会有不小的危险。

    如今舌已经明白了左风的用意,毫不犹豫的从自己的储晶戒指取出了全部共四支水晶瓶,每一支都盛放着满满的地之精华。

    动用空间晶刃破开面前的空间壁障,琥珀毫不犹豫的从其钻了出来。他一走出空间裂缝,立刻感受到了阵法之散发出的炙热高温,只不过有阵法的阻隔,阵法内的火焰倒是对琥珀没有影响。

    而阵法内的舌此时双手的诡异变化已经接近完成,琥珀再不敢有任何停顿,快速的将手的四只水晶瓶狠狠的抛了出去,分别向四块磁灵石原石扔去。

    看到琥珀手的水晶瓶,左风差一点要惊呼出声,他的本意是让琥珀使用瓷瓶的那些地之精华。却没有想到琥珀竟然如此大手笔,直接将那四只满满的水晶瓶都使用了出来。

    要知道一支水晶瓶的地之精华,足够装满那种瓷瓶三瓶都要多,而且琥珀这一下子使用了四支。

    只是琥珀已经抛出,左风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支水晶瓶落在磁灵石原石后破碎开,其的地之精华迅速的顺着阵法光柱,融入到御阵之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