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歇斯底里
    眼看着那些金色火焰不断的增加,舌的脸色也是变得愈发难看,那双血红的眸子内也是不断的变换着,似乎在犹豫和衡量着什么。

    那双目之时而有着疯狂的战意涌出,时而又有着迟疑和犹豫,时而抬头看向头顶的左风,隐隐的有着一丝祈求。

    虽然不明白这金色火焰为何会有如此威力,但是切身感受劶的舌,已经让它方寸大乱,甚至原本的斗志都被消磨掉了大半。

    犹豫之后,舌猛的抬头向着头顶的左风看去,沉声说道:“小子,这次我认栽了,从今以后我舌,不,我幽冥一族不会再对菊城出手。只要你将阵法放开,我愿意立刻离开菊城,永远不再回来。”

    此刻的左风,几乎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阵法之内,更准确的说是放在了宝塔阵法后四层的变化。

    如眼前这般深奥难懂的符阵法,左风也是第一次遇到,而且这些阵法符的内容,俨然涉及到了更为神秘的规则力量。左风并不清楚这些阵法代表了什么,不过他知道若是自己能够真正掌握,自身的实力和能力,都将有一次巨大的飞跃。

    恰在此时,舌的声音自下方传来,左风也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眼神平静的向着下方随意扫了一眼,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阵法之内。

    如果不是眼前的形势逆转,相信舌绝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尤其是让一只高傲的九阶凶兽低头。不过左风可不会相信对方的话,即使舌真的有诚意,左风也不敢去冒险。

    毕竟对方若是一旦从阵法脱困,这菊城之内也将再无人可以奈何,所以左风干脆置之不理,任由阵法继续运转下去。

    眼看着左风对自己的提议无动于衷,舌眉头皱起,眼底有着一抹利芒闪过,可是当它开口之时却满是哀求之意,说道:“左风小友,希望你念在我这修行一场达到化形实为不易,放我一条生路吧。

    我愿意将幽冥一族的秘法相赠,同时用来自其他大陆的至宝来与你交换,只求你能够放我一条生路。

    若是认为我脱困后对你不利,我愿意先折去自身七成以的修为,如此一来你也不需要再担心我的威胁。”

    略有一丝错愕的低头看向舌,左风的心终于略微有着一丝动容。若是对方真的能够自折七成以的修为,再加之前已经受到重创,从阵法出来后还真的未必能构成威胁。

    尤其是对方说出的珍稀材料,那些来自于其他空间大陆的珍稀材料,对于左风这位炼药和炼器师来说,更是拥有着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看到左风略显意动的模样,舌脸也微微一松,眼底之有着一抹得意之色闪过。

    表面看左风正在暗自盘算,实际左风却是留意着舌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其神态和眼神的细微变化。即使心对舌的条件再有兴趣,可是左风却不会因欲望而昏了头。

    虽然对舌提出的条件左风非常感兴趣,可是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无论如何左风也不敢纵虎归山。之所以没有一口回绝,一来是要尽量拖延时间,让下方的火焰凝聚的更多一些,同时也想要看看舌是否还有隐藏的手段。

    观察了片刻后,左风突然发现舌微微偏头,向着一个方向的虚空看去。左风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看到那之前被舌轰出的空间缺口,如今还在蠕动着并未完全愈合。

    看到这一幕,左风也感到有些不解,不过转念间明白了舌心所想。左风担心舌有什么特殊手段,现在看来对方的目标,反而是要召唤同伴来帮忙。

    左风不明白天空的黑色劫云是什么情况,可舌是九阶凶兽,又怎么会不清楚劫云之内的蹊跷。

    那黑色劫云被召唤出来,可是始终没有人打算借机突破,直到这劫云内的劫雷落下进入到阵法之内。舌也是判断出了那召唤劫云者,情况必然十分特殊,虽然它也看不出其的蹊跷,可是大概也能判断出那神秘存在,对自己和冥夜,犷修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它也估计到,单凭自己一个人未必能对付那神秘存在,可是加两个同伴,情况将会完全不同。

    心冷笑着表面却不置可否,左风依旧是摆出那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又等了片刻,舌也是心焦急的忍不住说道:“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呀,若是你觉得我提出的条件不能接受,大可以开出你的条件来呀!”

    眼看着阵法之内的金色火焰积蓄的越来越多,舌心也愈发焦急起来,忍不住催促道:“怎么样,我已经拿出如此大的诚意,还望小友一定要三思。大家心平气和的将事情化解,对彼此都有利,如果真的弄到鱼死破对大家没有任何好处。”

    低头看着舌那焦急的模样,知道对方已经没有耐心再耗下去,左风也是轻“咳”一声,好整以暇的说道:“似乎这样的交易,对阁下更为有利吧,算你将好处暂时给我,恐怕最后还是要被你取走吧。”

    带着一丝嘲弄的味道,左风低头看着下风的舌,淡笑着说道。本来舌还认为左风已经动心,可是说了半天对方竟然好似在故意戏耍自己。

    那祈求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下来,随后被狰狞所取代,最后歇斯底里的大喊道:“该死的人类小崽子,真当我是软柿子可以随你任意揉捏不成,我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幽冥一族的底蕴到底有多庞大。”

    口说着的同时,舌也是猛的取出一块五彩晶石。在对方取出晶石后,左风的目光也是被深深的吸引了过去,同时双目也渐渐眯了起来。

    这家伙说的倒也没有全都是谎话,看这块晶石的模样,是我从未曾听闻过的存在,恐怕这是来自坤玄大陆以外的特殊材料。

    在左风的注视下,那舌狠狠的将手的晶石捏了个粉碎,然后一口鲜血猛的喷吐而出,瞬间融入到了那晶石碎末之内。

    暗红色的血液与晶石粉末相互结合,随后有着一道五彩色的光膜出现在舌的面前。那舌又是快速的吐出一口兽能,那五彩光膜微微蠕动后,向着舌靠近而去,随即将舌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其。

    看着那五彩光膜将舌的身体包裹,左风也是不禁皱起眉头,这材料他从未曾见到过或听过,具体有什么效果自然也无法判断。

    只见舌略微观察了一下五彩光膜的状况后,毫不犹豫的向着阵法壁障冲去,兽爪毫不犹豫的向着阵法抓去。

    它虽然刻意躲避,可是阵法护罩周围那些金色火焰,依然有部分碰到了舌的身体。只是在一阵的“呲呲”声响起的同时,舌的身体却并未留下什么伤痕,只不过那五彩色的光膜在攻击下变得暗淡了几分。

    好强的物质,连舌的本体都无法完全抵御的火焰,竟然能够被这五彩光膜给抵挡下来。

    左风这边还在思考,舌已经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阵法壁障之。这阵法壁障本身已经无法抵御舌的攻击,所以在其全力一击下,也是破开了一道不小的缺口。

    只不过在那破口出现后,雷霆之也随即浮现而出,舌却是毫不犹豫的冲前去,兽爪也是再次的抓了去。

    雷芒爆闪之间,无数细密的雷电向着舌冲去,却是尽数落在了五色光膜之,继而被其抵御了下来。

    只不过那雷霆的冲击力,还是使得舌前冲的身体微微一滞,而那雷霆之,也被舌的兽爪给划开了一道缺口。

    舌脸露出淡淡的喜色,速度也是陡然加快,在它的头刚刚从破洞处钻出去后,那雷霆之又是快速愈合,随即将舌的身体给阻拦拉下来。

    同时阵法之内有着巨大的吸扯之力,而雷霆之不仅有着雷霆之力连续攻击,同时还有着不小的排斥之力,要将舌重新推回到阵法之内。

    “这劫雷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破,让我过去,滚开……放我出去!”这一刻的舌像极了一只落入陷阱之的野兽,血红的双目之满是疯狂与愤怒。嘶哑的吼叫声,透出一股歇斯底里的味道。

    舌明白自己若是不尽快离开,恐怕真的要死在这阵法之内了。它能够感受到,这雷之的攻击力越来越强,而那金色火焰的温度也在不断升高。

    现在的自己已经有些抵御不住,若是不能在这火焰之力超出自己承受的范围前离开,那么自己恐怕要被这阵法给彻底炼化。

    同样紧张的还有身处阵法顶端的左风,只不过现在的左风对这一切已经无能为力,阵法完全以一种自我运行的方式在转动。

    连他这位搭建阵法之人,也只能乖乖的作为一名看客而已。在舌大喊着“放我出去”时,左风却是在心大喊着“拦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