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出手一刻
    房顶之上一共埋伏了十五人,其中五人修为在育气期层次,其他人虽然没有达到育气期,可也差不多都在纳气中后期。

    就是这般豪华的阵容,彼此也才交手了数息,就有三人被击杀,两人重伤两人轻伤,战况之激烈由此可见。若不是亲眼所见,左风也不清楚,原来鬼画两家联手后的实力会这般强悍,之前在酒宴上的话,也并非是夸夸其谈。

    原本画家五虎联手时,能够与一般育气期巅峰,甚至是凝念初期武者一战。如今虽然只剩下原五虎中的老四和老五,可两人联手的时候,发挥出的战斗力还是非常的惊人。

    鬼家的三位统领,实力同样不俗,只不过如此直观的去比较,明显还是画家的两位实力更胜一筹。

    “一会儿,咱们跟在画家身后,窥准机会对他们下手,只要能够取走那两个家伙任何一个人的性命,我们今晚的行动就算没失败!”

    左风看着天空上正在分散突围的武者,立刻轻声的吩咐了一句。伊卡丽表情微变,不明白左风为何会舍易取难,选择对实力更强的画家之人动手。

    唐斌却轻呼一声“嘿”,说道:“风城主这主意真是妙啊,画家原本实力更胜一筹,若是让其折损一员大将,他们内部必然会产生矛盾。

    诶,他们走了,咱们也跟上去吧!”最后一句,唐斌是看着天空上说的。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空中逃走的三伙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堂侧面的窗户一动,三道如鬼魅般的身影悄然窜出。

    左风三人并未御空飞行,那样太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三人溜出后就立刻朝着画家两人追赶而去。

    三人速度不急不缓,唐斌和伊卡丽两人当先而行,略微左右分散开来,呈犄角之势在前方一边搜索一边护卫前行。

    这一次与来的时候截然不同,唐斌和伊卡丽两人如同两尊煞神附体一般。虽然精神力不如左风那般强悍,却胜在修为极高,能够提前感知到数丈之外埋伏的武者。

    不论是明岗还是暗哨,只要出现在两人的感知之中,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两人分工也很明确,左侧全部交给唐斌,右侧全部由伊卡丽料理,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待左风赶到的时候,只剩下地上的尸体还在汩汩的流血。

    远处的天空之上,武器在剧烈的碰撞中,会激荡起澎湃的灵气四散开来,即使相隔一段距离,左风等人依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战斗的激烈程度。

    画家的两名高手,此刻正在围攻五名强者。其中三人从实力上来看,算得上是今晚行动的人中最高的存在。可是相比画玉落和画蘇两人,明显还是要差了一些,三人边战边逃到了此地也几乎拼尽全力。

    “看模样应该是素家的武者。”左风眉梢轻轻一挑,双眼望着一名手持长鞭的武者,轻声说道。

    唐斌有些意外的看向左风,问道:“是城主大人曾经认识的人?”

    “不是,我是从对方的功法和武技的运用上,看到一位故人的影子,我想应该不会看错。”

    左风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抬头望着空中正在激战中的双方武者,摆手说道:“那些人应该已经没有能力突破,咱们靠近过去找个好位置吧。”

    左风身影刚刚一动,就被唐斌给拉住,只见对方摇着头,轻声说道:“风城主切不可冲动,出手偷袭感气期强者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可不想将你也给牵涉到其中。”

    话到此处,唐斌转头看向伊卡丽道:“你若是跟我们一同潜伏到近前,反而还会影响到我们两个人,所以还请你不要以身犯险。”

    伊卡丽也正有此意,连忙冲着左风点头说道:“唐大哥说的正是我心中所想,不管怎样你绝不可以到近前去。”

    看着面前两人一脸严肃的模样,左风苦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刚刚露出笑容,左风却忽然说道:“我可以同意不靠的太近,可是却不能留在这里,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你们两人的身份,一旦产生什么误会,大家可都没命逃走了。”

    唐斌皱眉不解道:“他们不认识我和伊卡丽,难道你就会能让他们相信你不成,不要说你现在改变了容貌,估计上面战斗这些人恐怕都没有见过你才对。”

    神秘的一笑,左风伸出双手分别按在伊卡丽和唐斌肩头,轻轻一推,眨了眨眼说道:“放心吧,到现在还不清楚,你们风城主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快看,他们几个支撑不了多久了,你们两个还不赶快行动起来。”

    唐斌和伊卡丽两人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他们拿这位城主大人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看了一眼远处空中的战斗,倒也的确如左风说的那样,被画家强者围攻的人已经有些左支右拙起来。

    伊卡丽在前,唐斌在后两人快速的潜伏而去,这一次两人不再像小心的避开地面上的画家武者,径直朝着战斗的位置靠近过去。

    一袭淡粉色长衫的画玉落,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手中一对长剑翻飞之间不断发动抢攻。这画玉落虽然是女子,可是却生性阴狠凶残,战斗之时更是不断的抢攻。

    这一次潜伏来画家的武者之中,死去的武者有半数都是画玉落所为。

    反观那画蘇,手上戴着一对拳套,虽然身材略显肥胖,可是战斗时以刁钻诡辩为主,同伊卡丽那种大开大阖的路子完全相反。

    “城主大人眼光真是毒辣,虽然这画玉落修为稍高了一筹,可是她攻击风格更加狂猛,这样的人反而更容易偷袭成功。那画蘇走的是阴柔的路子,战斗的时候诡辩百出,反而不容易下手偷袭。”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空中的战斗,唐斌忍不住一脸佩服的说道。

    “别在那啰啰嗦嗦个没完,上面那几个家伙可支撑不了太久,咱们唐大高手给小妹做个样子,我好有样学样拿下画玉落!”玉手轻轻的一指天空,调皮的一笑伊卡丽不急不缓的说道。

    一脸的无可奈何,他们这群人之中,数伊卡丽最快接受左风这类开玩笑的方式。唐斌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明知道我走的是大开大阖的路数,正面战斗没问题,这种寻机刺杀完全是在赶鸭子上架。”

    “嘻嘻”一笑,伊卡丽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这才不急不缓的翻手取出自己随身的兵器,一柄如月般的弯刀,刀身之上似涂抹了某种特殊的物质,不会反射周围的光线,与左风的黑色短刃有些类似。

    弯刀画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反手将其握住放在身后,这一系列动作对于伊卡丽来说就如吃饭喝水般顺畅自如。就连旁边的唐斌,也忍不住目中一亮,眼前伊卡丽似乎有种特殊的魅力悄然释放开来。

    天空之上一共有七名武者被包围其中,其中三人伤势颇为严重,另外四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轻伤。更重要的是七人被完全压缩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留给他们闪展腾挪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这代表他们已经连逃跑的能力都丧失了。

    比一般长剑还要多出数寸的特殊长剑,在画玉落的手中完全展开,凌厉的红芒不断释放着炙热的能量,每一次攻击的同时,都会有道道火芒一并冲击而出。

    虽然画蘇的实力稍逊一筹,可是在配合方面显然不弱,尤其是配合拳套使用的武技。对方全力反击时,他会立刻配合画玉落封住对方一切进攻线路,而对方如果露出破绽,他又会快速突进发动奇袭。

    其实这就是画家五虎的厉害之处,不然平平常常的五名感气期强者,如何能够与凝念期强者战斗。可是他们画家五虎就能做到,不仅能与凝念初期强者抗衡,甚至能够战胜那些刚刚踏入凝念初期的强者。

    如今画家五虎折损严重,可就剩下眼前的老四和老五,联手后实力依然极其恐怖。

    那被确认是素家身份的武者,手中一柄长鞭盘旋飞舞,他们七人能够支撑到现在,大部分依靠他的过人实力,以及多变诡异的长鞭。若没有此人,他们七人甚至没有机会逃到此地。

    可也正因为如此,此人的消耗也是七人之中最严重者,如今长鞭之上的灵气已经渐渐变得淡薄起来,发动的攻击也变得越来越无力。

    见此情景,画玉落脸上洋溢着一丝兴奋的笑意,同时眼中满是阴冷的杀意。窥准机会长剑一摆,直取对面手持长鞭的素家强者。

    这一剑蕴含了极强的灵气,几乎是她全身修为所凝聚,一往无前向前攻去。

    与此同时,一道快若鬼魅般的身影,如同一道清风般突兀的自后方吹拂而来。这身影微微有些模糊,甚至连其御空飞行中,都很难感受到其周身气息的波动,仿佛整个人都融入到了空气之中般。

    最先产生警觉的是画蘇,他游走在站圈边缘,因此率先感觉到了周遭灵气的细微变化。不过在他有所警觉的时候,却是感到自己已经被一道极为凌厉的气息锁定。

    转头看去,正看到一柄释放着淡淡金芒的长枪,朝自己这儿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