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借敌脱身
    今夜的阔城,注定无法平静,所有身在阔城之人都能清楚的知道,一场关系到整个阔城格局变化的激战正在画府之内上演。

    画府之内的战斗,差不多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全城之人的注意。达到育气期层次武者间的战斗,光是凝聚灵气碰撞后产生的震荡,整个阔城范围内都可以清晰的察觉到。更何况伴随着强横武技的施展,那造成的影响就更大了。

    尤其不久后连续不断的爆炸,不仅仅是阔城之内,甚至远在阔城外数十里,都能够看这座处在山顶上的城池内,冲天的烈焰席卷天空,好似要将这天都一并燃烬。

    王家强者逃跑路线上,是鬼画两家事先准备最充分的堵截路线。可被琥珀这么一顿狂轰滥炸,虽然后续还在不断调动强者过来,可是对于一心撤走的王家武者来说,已经无法阻挡其离开的脚步。

    琥珀并未立刻动身逃走,若是引起了敌人的警觉,以他这样的实力将很难脱身。不过也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整个画家之内的武者,此时基本上都聚集在了三处位置,分别是素王两家武者撤离的方向。

    琥珀小心的绕了一个圈,悄然向着没有武者聚集的方向而去。路上虽然偶尔还能遇到一个半个的武者,不过实力都比较弱,以他的身手倒是能够轻松避开。

    如今素家的强者与左风合在一处,实力顿时有所增强,尤其是唐斌和伊卡丽这两个生力军的加入,阻拦的武者几乎转瞬间就被击杀。

    如此一来几个人倒是顺利的突破了鬼画两家的包围网,可是在逃跑之中,左风不住的回头向身后望去。

    这细微的动作,素坚最先察觉,问道:“药子大人,有什么不妥之处么?前方再有不远,就是画家府邸之外,虽然外围的一条街也是画家的势力范围,不过我相信他们不会在那里有所布置,我们只要离开这里就应该暂时安全了。”

    听了素坚的话,左风脸上却没有半分喜色,向着前方一指说道:“大统领可曾认真感受过,还是你现在因为受伤,连探查灵气波动的能力都失去了。”

    有了左风的提醒,素坚心底一颤,立刻集中全部精神,认真感知正前方的灵气变化。这一感觉,他的身体便突然颤抖起来,猛的转头看向左风说道:“药子大人,你明明感觉到了前方有敌人的埋伏,为何又不早早提醒,还让大家继续向这个方向逃。”

    说话之际,素坚的眼中不禁再次浮现出一抹警惕之色,他现在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般,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立刻让他生出戒备之心,哪怕眼前之人刚刚救了自己。

    虽然左风拥有御阵之晶,这件足以证明身份的信物,可是生死面前,他依旧还是会怀疑左风的立场。

    不过转念之间,素坚又隐隐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尤其是看到冲杀一翻刚刚返回的唐斌和伊卡丽两人。若不是他们俩同时出手,自己等人必然要死在画蘇和画玉落的手中,对方若是有心要对付自己,何必还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左思右想之间,素坚再次忍不住问道:“既然药子大人察觉前方有伏兵,你为何又……”他本想问左风“为何老关注身后”,可是随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立刻用神感受起来,随即不禁郁闷的说道:“该死的,这帮阴魂不散的家伙,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死心,如今前有伏兵后面又有强敌追来,我们麻烦大了。”

    另外两名素家统领,听到素坚的话后,也是慌忙集中全部精神探查起来,随即他们两人的面色也渐渐变得同样难看起来。

    在他们的感知中,前方超出画府范围外的位置,属于武者的灵气波动隐隐可以感知出来。之所以原本没有察觉,主要是因为距离稍远,其次是因为武者大部分拥有单一灵气属性,众多不同属性武者混杂在一起,远远感知起来就好像天地间的驳杂灵气一般。

    可是像归像,毕竟武者自身散发出的灵气,仔细感知会察觉到其中细微的波动,那是拥有生命力的灵气所固有的特征。因此素坚等人在细细感知后,立刻就肯定了左风的判断,肯定了前方有武者埋伏。

    见到他们已经看出问题,左风这才解释道:“对方既然早就埋伏在外,显然目标就是要对付我们,若是我们现在改变方向绕开,很有可能会被后面的追兵赶上。

    之前我们击杀画玉落的时候,那画蘇亲眼所见,眼睛都没眨一下就逃走了。现在既然敢回头再次追来,必然是有信心对付我们这些人。我们若是改变路线绕远,结果必然是被后面的人追上。”

    直到此刻,左风才将自己的的判断说出,其他人听完后一个个心情也顿时变得沉重起来。因为这番分析挑不出任何问题,正是戳中了此时最严重的问题关键。

    相比素坚等素家武者,左风反而还要更加冷静一些。今晚发生在画府之内的阴谋,他从最初开始,便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同时以计算之外的力量加入,从中进行破坏和干扰。

    到目前为止素家一方损失也不算小,素坚等三位统领有些失去冷静倒可以理解。

    “我刚刚一直在考虑,你们搞出这么大的一个计划,难道在外围没有布置什么人手么?”众人不敢停下,依然在快速的向前冲去,左风开口询问了一句。

    知道左风不会无的放矢,素坚赶忙回答道:“人手虽然也有安排,可是我们两家本以为十拿九稳,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将接应的人手都安排到了画家的势力范围之外。”

    左风差一点就直接爆出粗口,可是好在他也算有分寸,最后还是将那骂娘的话给咽回肚内。

    转念之间,左风再次问道:“那你们行动之前,是否做过调查,画家在外面布置了这么多的人手,你们难道都没有察觉么?”

    如此一说,素坚也不禁露出了委屈之色,摇头说道:“我们当然做过调查,虽然画鬼两家的详细实力我们不太清楚,可是若真的在府邸之外有如此多的人手布置,我们怎么可能半点不觉,这事实在太过诡异。”

    听到素坚的话,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左风明白就是素家之人再糊涂,也不可能连画家这么大量的武者调动都没有调查过。

    “不是画家布置,也不可能是鬼家布置,可是这阔城之内就你们四方势力,哪里来的第五方势力。难道……!”

    左风口中暗自嘀咕着,忽然间好似想到什么,猛的抬起头。前方的唐斌和伊卡丽也在这一刻齐齐转头看来,三人六目碰在一起,心中齐齐浮现出了两个字“林家”。

    如果没有被抓入画府监牢的这段经历,没有遇到那叫“木休”的武者,左风三人就是想破头都不会有半点头绪,可如今他们却立刻明白过来。

    这阔城之内除了明面上的王,素,鬼,画四家之外,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林家,如今这林家的存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个秘密。

    搞不清楚对方的状况,左风也没有半点思路,可是如今搞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左风的脑子中也顿时活络起来。

    看到左风好似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有给自己多解释的意思,心中焦急之下素坚开口问道:“药子大人,前面我们就要与对方碰头了,我们难道就这么直接硬闯过去不成?”

    回答他的是沉默,左风低着头沉默不语,在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想到了一个脱身之法,可是要实现这个方法却有着一些难以实现的重要环节。

    ‘林家在这阔城之内有他们自己的势力,不过阔城之内的林家,与那囤木村似乎又并非统一管理和调遣。不然便无法解释,“木休”这个人是从囤木村来,而不是从这阔城之内的林家势力中过来。

    虽然这其中有一些细节还搞不清楚,不过左风却能够肯定一点,至少画家与林家,还没有达成联系,不然那个“木休”也就不会出现在牢房之内。

    既然他们彼此之间还没有联手,那么画府之外的这些林家之人,实际上是画家所不知道的存在,如此接下来就需要制造一场混乱了。’

    想到制造混乱,左风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炎晶火雷,可是这个方法刚一冒出,就立刻被他否定。此刻若是使用火雷,那么高阶武者会立刻避开,低阶武者杀死的再多却对眼前的局面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脑海之中快速的思考的同时,前方已经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画府的最外面的围墙,同时围墙之外的强者气息,此时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不像之前那样模糊。

    “药子大人!怎么办?”素健再一次大声说道。

    “别乱叫,告诉你我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大家都靠近一些,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停留,更不要与对方纠缠,最重要的是保证自己不要跑错方向。

    眼下只能借前面这帮家伙,来帮我们拖住后面的追兵,如此我们才能够顺利脱身。”

    除了伊卡丽和唐斌,其他所有素家的武者,都一副看傻瓜的模样望向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