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神秘手段
    女子来的突兀,走的更是干脆的好似不曾来过一般,直接将傻愣愣的四个人扔在了院子中。

    在场四人齐齐将目光送给了那千娇百媚的背影,术索和术坤两人,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淫邪之意。不过面对女子那样的人物,能够紧守本心者毕竟还是少数。

    只不过此时院中的术宰和左风,便是那不为所动的其中二人。术宰面色微微阴沉,眼神之中似乎有着一种难言的忌惮之意。

    倒是左风在四个人中最显平静,从其脸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不过左风的心里却绝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明天有任务,那肯定会离开这片院落阵法区,甚至能够判断出这片区域所在的具体位置。没想到之前我担心的所有问题,竟然这么快就迎刃而解了,幸福未免来的有些太突然了吧!

    在左风独自思考的时候,耳畔一道声音响了起,正是术宰将灵气收束成一线传递而来。

    压下心底的喜悦,左风不禁转头望向术宰,刚想要传音,就发现术索和术坤两人刚刚收回依依不舍的目光。

    犹豫了一下,左风满脸歉意的说道:“哎,都是我太过心急想要寻回记忆,又很好奇这院落的阵法,结果一不小心牵连了几位兄长,实在是抱歉。”

    术索满脸大度的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胭脂是客卿之中最特别的,能够受到她的关注,也算是你的幸运了。不过你可不要乱打她的主意,大掌柜……,呃,总之不要乱想。”

    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术索刚一提到大掌柜,便立刻停下不说,不过左风从术坤和术宰的表情变化中,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

    术坤笑着说道:“胭脂大人平日里不会如此严肃,今天倒是有些反常,四弟你明天的行动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点了点头,术索和术坤又随便说了几句,便打着哈欠转身回房休息了。左风这才转向术宰说道:“刚刚说这女子有毒,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略微沉吟片刻,术宰这才缓缓说道:“这女子拥有很强的杀人手段,不光是对待敌人时下手狠辣,就是自己人她也同样不留半点情面。因此明天的行动,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我觉得她对你好像特别关注一些。”

    点了点头,术宰的提醒正说到左风心头,在短暂的兴奋之后,左风也隐隐感觉到胭脂在离开前望向自己的那一眼,隐约有着其他的意味。

    “你说她杀人手段很强,杀人就是杀人,她会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既然对方已经开始关注自己,左风也赶忙向术宰打听起对方的情况。

    听到左风的问题,术宰不禁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左风心中一动,说道:“若是不方便的话,不方便说也没关系,毕竟以我的身份打听太多客卿的事情也不那么好。”

    笑着一摆手,术宰直接说道:“老四你将我看成什么人了,若是不方便我之前也就不会多说了。正是因为可以说,我才特别留下来提醒你的,只不过这位客卿胭脂十分神秘,关于他的事情,大多都是我们这些人私下里传的,这样的消息……。”

    面上露出一丝恍然,左风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三哥倒不必太在意,以她客卿的身份神秘一些也是应该的。而且我相信虽然是私底下传的消息,但空穴来风,未必就无因。”

    点了点头,有了左风这句话,术宰的也显得放松了一些,稍显随意的开口道:“这位客卿并不算是我们家族主系之人,不过身份地位却又要超过我们这些直系后辈,这当然不是因为她的修为高那么简单。”

    点了点头,这些并非是传言,左风自然也更感兴趣,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听大家说,这女子是在家族渗透进入玄武南部时,突然出现在了咱们主系一脉中,而且她一来到就拥有客卿的身份,这倒是与家族内的其他客卿大为不同。”

    这方面术宰没有解释的太清楚,好在左风当初听琥珀讲起过。一般的大家族在招揽客卿的时候,都会非常的谨慎,毕竟曾经就发生过客卿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奸细,关键时候倒戈相向,直接使一个中型家族顷刻间土崩瓦解。

    基于这种原因,眼前的女子的身份倒是的确很特别,尤其是在林家暗中对玄武南部动手的重要时期,似乎值得深究的东西更多了。

    只不过眼前面对的是术宰,不适合细细讨论,所以左风也只能将疑惑暂时放在心里,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似乎左风的反应有些出乎术宰的预料,不过想了想,术宰却又不在意的继续说道:“这玄武的南部区域,原本就是各个超级世家争夺比较激烈的地方。你也看到了,光是一座阔城内,各家都有统领级的人物坐镇。

    要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幽冥一族的行动,这阔城之内原本就会有一名家族的统领坐镇。在这样的环境下,林家能够在阔城之内成功站稳脚跟,且又不引起注意,执行起来的困难可想而知。

    在这个过程中,阴谋算计几乎都是大掌柜的事情,至于那些隐秘的刺杀行动,听闻大多都是由胭脂动的手。”

    “莫名其妙的暗杀?”左风有些不解的问道。

    脸色略显神秘的点了点头,术宰轻轻呼了口气,似乎想要舒缓一下略微紧张的神经,这才继续说道。

    “特殊的主要原因,是她能够杀人于无形,甚至被杀者到最后还不知自己因何而死,事后更是无法查出死因,这种手段还不够特殊么?”

    身体微微一震,如果是其他人讲述,左风也许认为其中有夸大的成分,可是眼前术宰显然属于知道内情者。就连他都用“死因不明”来介绍,显然他也不清楚其中缘故。

    “那些被她所杀的人,你都知道么?”略一犹豫,左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摇了摇头,术宰毫不犹豫的说道:“只知道一部分,那些被她杀的人,有修为比其低者,却也有实力超过她的人。”

    “什么?修为超过她的,也能够以同样的方法杀死!”

    “是啊,不光是敌人,家族中犯有过错,或者是办事十分不利者,也都被同样方式杀掉。我曾亲眼看到过一具尸体,那家伙的样子安详的可怕,似乎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点了点头,术宰不无唏嘘的说道。

    抬头看向面色极为凝重的左风,术宰忍不住又安慰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一来你的天赋极佳,家族十分看重你的。再有就是行动的时候小心一些,不要犯什么大错,自然也就没什么危险了。

    好了,我说这些也是为了让你多加小心,可不是让你想的太多。再有不到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你也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行动的时候大家会照应你的。”

    又随意的安慰了左风几句,术宰这才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左风一人独自站在院中。对方说的固然轻松,可左风又如何能够真的轻松下来。

    晚饭的时候因为刚刚被接纳,左风也不好打听太多,尤其是不好打听林家现在的全部实力。可如今只是大掌柜和这客卿胭脂,就已经如此棘手,再加上囤木村的那帮人,左风已经彻底乐观不起来了。

    不管如何,明天的行动一定要多加小心,只要能够搞清楚林家的位置,再联系上琥珀他们,那么最初的计划也算成功了。

    这个胭脂威胁太大,我一定要先搞清楚,她到底是利用什么方法杀人的,不然将来双方交手实在太被动。

    左风一边暗自想着,一边缓步返回房间,之前因为左风的手段而激发出的阵法光芒,此时还没有完全散开。不过左风现在却已经没有半点研究的心情,他的脑海之中完全被一道身影占据,那身影的主人正是胭脂。

    那被左风“惦记”着的胭脂,实际上也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在飞掠了一段后便落了下来,跟着又悄然返回到了那片树林之中。

    此刻她再次取出酒壶,一边品尝着手中的美酒,一边盯着远处的院落,直到左风的身影被关闭的房门而阻断,她才显得意兴阑珊的将目光转向手中的酒壶。

    “小家伙要睡了?那你可是枉费我在这等着你的苦心,这家伙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很亲切,又很危险。嘻嘻,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让我如此感兴趣,我对明天很期待呀!”

    女子淡笑着说完,又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任由酒水从嘴边淌下,在其将酒壶放下的时候,其诱人的红唇在月光之下隐隐泛着一丝诡异的紫色。

    女子轻轻抿了抿嘴唇,那略显红润的脸庞上,不经意间划过一抹病态的苍白,不过很快就完全消失,恢复了她原本的脸色。

    深深的望了一眼远处的院落,阵法的光芒此刻正渐渐的黯淡下去。左风所在的院落,陷入黑暗之后,便完全与周围的院子融为一体。

    即使一直用眼睛盯着,阵法光芒消散的同时,大多数人都会立刻失去目标,而胭脂却依旧能准确的捕捉到正确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