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麻烦传递
    林队长明显有些焦急,虽然他挥手让其他人退下,可是却没有等人全部离开,就迫不及待的说道:“阔城的阵法发生变化,术家那边绝对也会有动静,这是一个好机……嗯,木章,你怎么还不离开?”

    林队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了角落处有一人犹豫着没有离开。林队长对这个人算得上比较熟悉,在离开帝都之前,此人便已经暗中与木家这一系潜伏的人马联络上了。

    那位青年人听林队长问起,好似抓住机会般立刻开口道:“青楼坊那边加强了警戒,我们是否还像以前那样供应食物和饮水。而且每次让太多人上楼,似乎也容易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

    林队长点了点头,随手抛出一枚下品储晶戒指,说道:“食物饮水和其他所用之物,不管他们们收不收我们都按时提供。上楼的人不用太多,你为人机灵我倒是挺放心,每日去楼上查探的工作就交给你一个人吧。”

    青年伸手接过储晶戒指,笑着恭敬施礼,便转身跟在其他人后面退出了房间。只不过在青年人在离开的时候,眼中隐有别样的光芒一闪而过。

    虽然林队长要单独说给任火和于笑的话没有听完,可只是那么一句,其中却已经包含了不少的讯息。既然有了讯息,木章下一步就是想尽快传递出去,而林队长如今也将他传递消息的问题解决了。

    心中想着的同时,被称为木章的青年人,微微攥紧了手中的储晶戒指,快步朝着青楼坊后楼梯走了过去。

    “你们两人我当然信得过,可是寻找林家具体位置这件事,却只能由我亲自走上一趟。你们千万要小心,虽然术家这个时候不会有闲暇来抢人,但是小心一些总是要好的。”

    任火和于笑两人点了点头,今晚抓那神秘女子毫无建树,如今林队长如此郑重的交代,他们也自然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

    简单的交代过一番,林队长便迫不及待的动身,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能错过。对于术家来说,木家就像赤身的暴露在对方眼中,浑身上下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而反过来看,木家眼中的术家,就好像终年被云雾缭绕的深山,不仅从外表看不出轮廓,深入其中更是摸不清细节。

    因此对于林队长来说,自己从踏入阔城之后,始终就陷在被动之中。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能掌握术家的情况,便永远难以反客为主,甚至现在手中的底牌也未必能够保得住。

    林队长这边刚刚离开,那名叫木章的青年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消息送到了段月瑶处。以前他们需要几个人一同来五层,而且还要时刻提防段月瑶身边的人察觉到木章的秘密。

    如今那位玲花大姐,彻底被段月瑶掌控在手中,木章又是一个人单独前来,自然畅通无阻的直接见到段月瑶。

    听了木章的叙述,段月瑶先是若有所思的考虑,可最后眼中反而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说道:“哎,可惜无法联系到那两位,不然这次跟着林队长,多少应该有所收获。不过事情发展又岂能尽如人意,等林队长回来后你多留意一下,应该会有些收获。”

    沉吟少倾,段月瑶便又交代了木章一些话,让其偷偷传递给琥珀。如今她和遥秋儿虽然被困木家的林队长手中,可是有木章,有琥珀,有玲花,还有外面的唐斌和伊卡丽,以及暂时失去联络的左风,段月瑶自觉手中的筹码已经足够,可以开始亲手参与布局了。

    从发觉林队长等人的阴谋后,段月瑶一直保持隐忍,当时遥秋儿就异常担心,认为这样隐忍下去只会连最后一搏的机会都失去。可事实证明,还是段月瑶的眼光和判断远非常人所及,如今她等待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除了这些明里暗里的势力之外,此刻城内还有一个人在阵法波动的瞬间就生出感应,他甚至是阔城之内最先生出感应者。

    此刻画家府邸内,一处十分僻静的假山群之中,隐约能够感受到一丝丝恐怖的波动缓缓的释放开来。这波动最为明显处,便是其中拥有大量的念力,只不过大部分念力都被紧紧的束缚在假山群之内,偶尔才会有丝丝缕缕的念力宣泄而出。

    除了念力波动之外,还有一种更加狂暴的能量,带着锋锐的气息,只不过这种力量无法被束缚,偶然之间飞射而出,便立刻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画家府邸之内,似乎对于这片假山群,甚至是整个花园都有过布置,没有一名画家武者会靠近这里。

    若是有人在附近,立刻会察觉到那些破坏力极强的能量,正是一道道空间锋刃。而这些空间锋刃便是从假山群中央处,一名白发老者的身体外散发出来。

    如果唐斌在此,立刻就能够认出,老者正是那位炼神期的至高强者。当时若不是伊卡丽通过雷霆火雷引动空间塌陷,自己不论生死,都将会落在眼前的老者手中。

    这位本来应该是阔城之内最强的大人物,此刻却显得异常狼狈,甚至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因为那些念力虽然极为强大,可是老者的生命气息却显得有些微弱。

    老者运用念力,在身体周围数丈范围内用精神极境包裹,而精神极境范围之内,能够看到数十道空间锋刃,左冲右突的在身体周围盘旋飞舞。

    如果老者此时将精神极境放开,那些空间锋刃必然会瞬间四处飞射而出,到那个时候不仅周围的这片假山群很难保得住,就连这片园林恐怕也将会成为一片废墟。

    不过这些都不是老者最为在意的,他所担心的是空间锋刃的大范围释放,会引起城内那些强者的注意,那么自己将会彻底暴露在众多势力的眼中。

    “该死的,这帮该死的家伙,怎么会有那样的雷火,什么人能够炼制出这种恐怖的东西,竟然能够让空间塌陷,甚至是贯通了空间乱流的通道。

    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一男一女,我绝不会放过!他们必须要死,可是死之前我要将他们所有的秘密都挖的干干净净。”

    老者声音颤抖的自顾自说着,那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可是其中的怨毒和愤怒,却也是难以掩饰的表现了出来。

    老者狠狠的咒骂了几句,双目也渐渐闭了起来,打算全力操控精神领域处理那些空间锋刃。可是他双眼刚刚闭上,就猛的睁了开来,眼神之中有着深深的自责望向了阔城中央处。

    “哎,该死的,若不是造成那么大的动静,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到护城阵法的异状。好不容易通过画家将阵法修改出了一条特殊的通道,如今阵法完全调整后,这条通道也等于彻底封死,该死,该死啊!”

    老者几乎用歇斯底里的咆哮,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与不甘。可是他的生声音才刚刚落下,苍老的脸庞上就猛的划过了一抹红润,随即“噗”的一声,猩红的鲜血就从其口中喷出,那花白的胡须之上也顿时染上一层血色。

    老者一口鲜血喷出,整个身体也微微摇晃了起来。下一刻,那些在其精神领域中飞舞盘旋的空间锋刃,好似被困在网中的游鱼,忽然间找到了逃跑的缺口,一下子都变得疯狂起来。

    数十道空间锋刃的横冲乱撞,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换了平时老者虽然不能轻松化解,但也绝不会对其产生威胁。

    可是在爆炸之时,老者因为需要全力稳固住破碎的空间,已经将自己的念力消耗了一大部分,而且在稳定空间塌陷的过程中,老者也受了不轻的伤。

    如今面对空间锋刃乱飞的瞬间,老者衣衫之上就出现了无数的口子,紧接着衣衫之下逐渐有着点点殷红的鲜血流淌而出。

    老者慌忙收敛心神,他知道自己如果现在还要分心他顾,很有可能这条老命都要搭在这里。那样还不如直接任由那些空间锋刃释放开,自己反而还能保有一部分实力,在阵法完成改造前逃离阔城。

    就在老者全力操控念力,在精神领域之中化解空间锋刃时,一道身影匆匆而来,快速的向着老者所在的位置飞掠而来。

    这青年人看不清其容貌,不过从身材和动作上判断,与之前同老者一起出手的青年人有些相似,可却绝不是同一个。

    之前被老者放弃的青年人,身体被空间锋刃斩去一臂一腿,又落入了塌陷的空间之中,已经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不过看着青年的模样,到不难猜到和老者同为一路。青年人目标明确,速度飞快的向着假山群而来。当他快要靠近的时候,好似察觉了什么,快速移动的身影猛的停了下来。

    “竟然是空间锋刃的气息,看来之前的动静就是岳主使搞出来的。看他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小仲的气息半点都察觉不到,这次的损失看起来还真的不小。我倒不用急着现身,让这那老家伙先行化解掉他自己惹来的麻烦再说。”

    青年人目光闪烁的嘀咕了几句,随即不进反退,缓缓的抽身向着花园之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