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局外之局
    明明在心中已经翻滚了无数脏话,可是大掌柜三人却根本无暇他顾,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阵法之上。

    心神紧紧锁定着阵法,手中阵玉不断的释放着各式的符文,从而操控着阵法的变化。如果有人在此,即使不懂阵法符文,也能够看出三人有些手忙脚乱。

    没有时间去说话,甚至只能勉强用眼神彼此间交流。大掌柜满脸怒火的看向那位“账房”。之前阵法突然停滞大家都不明其中缘故,可是现在调整的过程中,那位“账房”明显犯了一个错误。

    无奈的看了大掌柜一眼,那位账房一脸愧色的叹了口气,将目光重新集中到阵法之上。刚刚平静了不到一息,大掌柜双目微微一凸,紧接着就愤怒的看向另外一名客卿。

    他们两人接连不断的出现错误,使得刚刚要回归正轨的阵法,又一次出现状况。这种状况虽然不太严重,可却会让调整阵法变得更困难,尤其是一旦与护城阵法彼此产生对抗之力,那顷刻间阵法的存在就会在全城暴露。

    不过要走到那一步几乎不可能,毕竟他们有三人合力进行眼前的阵法调整,不论哪一个人出现了问题,其他两个人都会尽快进行调整将阵法的运行重新导入正轨。

    好不容易合力让阵法回归本该的运行轨迹,下一刻大阵就再次停顿了一瞬间,随后三人又是一顿紧张的忙碌。这一次的问题大掌柜没有再对任何人发泄心中的不满,反而是“账房”和“客卿”二人偷偷的扭头望来。

    在看到大掌柜如万年寒冰的脸庞后,两人收回复杂的眼神,隐隐有些不满的情绪被各自控制着没有发泄出来。

    在二人收回目光的之后,细细观察会发现,大掌柜的耳后和脖颈处一片通红,眼底也有着一抹难掩的尴尬之色。

    “账房”和“客卿”两人连连犯错,大掌柜虽然没有开口,可是那凌厉的目光却等于将二人重头到脚的臭骂了一顿。

    也不知是刚刚将注意力都用来骂人,或者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大掌柜紧随其后便犯了一个错,而且是几乎让阵法完全停止运行的大错。

    虽然另外二人都没有说,可是三个人都清楚,这样的大错在他们这些人身上,可谓十分“低级”,因此另外两人才会对大掌柜投以那般目光。

    心中郁闷之余,大掌柜也是感到十分无语,眼前的阵法虽然复杂的难以想象,可是他却并非一窍不通。至少使用阵玉调整阵法这样的事,他还是做过了无数次,不要说如此“低级”的错误,他几乎没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状况。

    带着不解,郁闷,羞愧,大掌柜强行让自己放开杂念,把注意力重新投注在阵法的调整之上。

    此时此刻,一个人却正在阵法之内暗自窃笑,很明显这一切就是他所为,也只有他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些。

    左风两手的食指,此时还轻轻的虚搭在金色丝线上。之前帮助林队长时施展的手段,既是一种尝试,同时也是对阵法进行更深一层的了解。

    收回放在丝线上的手指,左风一脸坏笑的将注意力转向林队长。这种感觉让左风从内而外感到一阵舒爽,既没有危险,又能够看到连场好戏,最有趣的是自己偶尔出手,还能够略微调整这场戏的故事发展。

    这一次左风暗中又动手脚,直接让大掌柜三人焦头烂额,全力扑在了阵法调整上,暂时再也无暇去顾忌其他人。

    不过他们也并不需要太过担心,毕竟整个林家所在的老城区,已经完全调动了起来。外围的明哨暗哨全部动了起来,内部的武者也都全部去到外围,这等于是将这部分老城区都空了出来。

    大掌柜三人只需要将阵法完全激活,后面就可以任由阵法自行运转,那些子阵法自然而然会起到对付外敌的效果,他们接下来就可以将精力都放在应付阵法的调整上。

    当然这是最为理想的状况,如果没有其他的变化,一切当然都会如大掌柜预料的那样,可是这其中有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变数,这变数就是身在阵法之中的左风。

    轰破迷阵的林队长,周身翠绿色的灵气萦绕身体之外,本是气势汹汹的模样,可怎么看都是一副落荒而逃的架势。

    在他身后不远处,被橘红色灵气包裹的胭脂,一脸的犹豫和矛盾,御空而行紧跟在后。她既不敢任由林队长随意在这片老城区中四处穿行,同时又不敢轻易的过去拦截。

    不管眼前的神秘人是否真的是那位林队长,她都深深的明白一件事,单纯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够资格与对方一战。

    她不能轻易放走林队长,至少她要在后面紧紧跟随着寻找机会。

    二人一前一后的掠空而去,察觉到后面胭脂跟随,林队长曾经转身回返,胭脂根本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就调转方向逃走。

    可是当林队长在再次开后,胭脂也立即返回头来继续跟随。二人之间就这样保持一种安全距离,既不会拉开也不会缩短,情形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只不过这中状况只维持了片刻,林队长忽然就感到眼前突兀的浮现出一片雾气。或者说之前林队长没有丝毫察觉,而当察觉的时候,他就已经一头撞入浓雾之内。

    “不好,是幻阵!”

    林队长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的身体向后倒退,紧接着他就从浓雾之中冲了出来。当他看清楚浓雾之外的景色是,林队长的心也是直接沉入了谷底。

    眼前是一排排紧挨着的房舍和小院,形成大片大片的建筑群,这正是林家所在的老城区模样,可是在看到这些后,林队长眉头皱的也更深了。

    他的目光并未落在下方的建筑,而是远远的眺望向远处的东方天际。与自己跌入迷雾之前东方天际有了一丝改变,那就是天色已经微微泛白。

    如果一般人也许不会察觉倒什么不妥,可是林队长始终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同时也在暗自计算着时间。他清楚的知道,距离天亮还有大约两刻钟左右的时间,此时东方天际泛白,说明时间上与自己进入迷雾前后大约有两刻钟的误差。

    既然是误差,那就说明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并非是现实中存在,不论下方的房舍,还是东方天际上的“鱼肚白”,这一切都是虚幻不真实的。

    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林队长脸色显得比之前更加紧张,身为林家之人,当然对迷阵和幻阵有所了解。尤其是比起迷阵来,幻阵应付起来会更加棘手。

    迷阵让人无法辨别方向,明明被困在局中,偏偏就是无法脱身。可是周围的一切存在,却并非虚无,那些都是真实的。

    可是幻阵却要恐怖的多,不论是眼前所见的景物,听到的声音,闻到的味道,接触到的一切感觉,都并不是真实存在。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这个时候靠近自己,林队长通过五感根本察觉不到,他能够做的就是全力将灵气散发开来,以此作为感知周围的唯一手段。

    距离林队长大约十数丈远的位置,胭脂身体之外火属性灵气逐渐收敛,只有一小部分释放在外,保持着御空停在空中。

    在她前方可以看到空间有些微微扭曲变形,不过这并非是真正的空间变化,而是眼睛触及这片区域后,被某种特殊的力量所阻挡,这力量当然是阵法之力。

    胭脂尽量压制着灵气,让自己速度极为缓慢的向前方漂浮而去,好似一切都十分正常,并未出现任何特殊的变化。可是就在某一刻胭脂猛的停了下来,随即她伸出手来向着前方触摸而去。

    下一刻,她看到自己的手指,手掌,手腕依次开始模糊起来,这种感觉有点像亲眼看着自己的手伸入到了水中一般。

    见到这一幕,胭脂神情一动,伸手取出了一枚阵玉,那阵玉与大掌柜等人手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阵玉在胭脂手中被催动,一道道阵法符文飞出将她的身体包裹。再次伸手进入阵法之内,同样的位置,胭脂这一次却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掌,明显不再受到阵法之力的影响。

    轻轻点了点头,胭脂这才身形一动向着前方漂浮而去。她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外隐约有一丝变化,如果没有阵玉中的力量包裹,她此时一定也会同林队长一样,被眼前的虚幻景色所迷惑。

    眼下胭脂虽然身处阵法中,却根本不受阵法的影响,前方的林队长一脸警惕的观察四周,视线明明落在胭脂这边,可是他的眼神却没有任何变化。

    冷冷一笑,胭脂身形再次一动,缓缓的向前飘飞而去,她不受阵法的影响,距离很远就可以看到林队长身体外散发而出的翠绿色木属性灵气。

    她只需要尽量靠近对方,在对方灵气之外突然发动全力一击,到时就算林队长最后一刻反应过来,也根本是回天乏术。

    阵法核心中的左风,看到这一切,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自语道:“这家伙虽然讨厌,可是若是现在就失去他,反而大局上对我不利。这林队长,一定要将其留下来与大掌柜他们这些人打对台。”